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百家争鸣 >> 雷开艳:初识小周郎——我所结识的天津作家段家军先生
    雷开艳:初识小周郎——我所结识的天津作家段家军先生
    • 作者:雷开艳 更新时间:2018-01-22 08:53:33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701
     

                         

    初识小周郎,是在我任主播的美刊作者群里。

    有天闲来无事,看到群里很是热闹。作者们互相交流,独小周郎每出一言,都蕴涵着历史典故,虽并不深奥,但颇觉有趣。那些天,我正练习古文诵读,点开他的朋友圈,除了毛主席头像,干净的什么都没有。

    能把主席头像作为背景图,这样的人能浅薄到哪里去呢?即兴之下,我立马加了小周郎为好友,并唐突地把自己的诵读练习发给了他,请他多加指点。

    说实话,我并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小周郎能够回复,因为在微信里,有太多的人太多的事大家来不及处理,我也早已习惯。没承想,小周郎很快回复了,并礼貌地表扬了我,几句简短的寒暄,拉开了我和小周郎结识的序幕。   

    随后并无交谈。

                                 

    又识小周郎,是看到他在作者群发的美图,他自己用农家肥种的茄子、黄瓜、缸豆、苞谷、西瓜、他养的花草、大丽菊、牡丹、美人椒、金桔、茶花、杜鹃、蟹爪兰等等,茄子紫莹莹的,带花的黄瓜青油油的,苞谷结着须儿,豆荚长长的,那西瓜红红的瓤儿,让人不忍心去咬它,却又迫不及待的想一亲芳泽,尝一尝它绝对甘甜的味儿。

    不仅如此,小周郎还发美食。他自己包的饺子,一个个捏成花边,摆成一个圆,或是一个方阵,自成一幅美图,把它们或煎炒的金黄,或水煮的滑嫩,让人垂涎三尺,让手机这端的我总想穿越手机屏幕,去尝一尝美味,还有他做的汤圆,滴溜溜的圆,像一粒粒白色的小圆球。

    群里热闹非常,我在屏幕这头静静欣赏,心里好奇这位小周郎究竟是干什么的?谁知他发的这些美图竟招来群里一位作者的激烈反对,说这是文学群,请小周郎这位“开饭馆”的老板绕道走,且言辞颇为严厉。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可如何是好?小周郎会如何回复呢?唇枪舌剑,激烈回击?没想到他只是呵呵一笑,“请兄台止怒,自觉美刊当有美食,美图而已,并无他意。”

    风轻云淡的寥寥几句,干戈瞬解,我心生佩服。

    我也更加好奇,这小周郎究竟何许人也?可能如我一样,一个文字爱好者而已?我把小周郎发的他养的花发到我的朋友圈,引来花友们的一片赞叹,纷纷询问都是咋养的?我乐呵呵地转达花友们的问题,小周郎侃侃而谈,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干货满满,让开花店的我自叹不如,不禁鼓掌赞叹!     

    有一天,小周郎发过来他写的一篇文章《外婆》,邀我诵读。看到作者,才知小周郎原名段家军。这篇文章是一故事性很强的散文,讲述外婆年轻时深夜冒大雪送信遇上鬼子的事件。我读到枪响的这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把这个手枪的声音形象的表达出来?

    遗憾之中,我在微信里给小周郎坦述我不会读,他立即发了语音,读了几段,我一听,呀!这声音,说评书的高手啊!他把手枪声音模仿的就像是真的有手枪从我耳边呼啸而过。

    我不懂枪,怯怯地问,您怎么知道这种手枪发出的是这种声音呢?

    结果,小周郎便耐心的给我讲述了一番不同的手枪打出子弹时的不同声音,我除了佩服,别无他言。他真是博学!(后来才看到,小周郎曾经服过兵役)而我感觉的也不错,小周郎真是一位说评书的高手!

    这篇诵读我终是没好意思发出来。但在与小周郎的对话中,感觉他是非常平易近人,知识博学,说话幽默,爱生活懂生活的一个人。

    这期间,小周郎也发过几篇他写的文章给我,他的散文如述家常,娓娓道来,让人丝毫不见高冷与故作姿态,但能把一些平常事剖析的更深一层,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他对历史如数家珍,信手拈来,让我想起读书时背诵历史那叫一个事,可在他这里,咋就不是事儿呢?  

                                   

    再识小周郎,是在散文网与美刊里看到周静华老师写给段家军(也就是小周郎)的系列文学评论《乡吟》,直到此刻,我方才知道小周郎是天津有名的青年作家,是给原国家领导人华国锋主席唯一作传的作家。

    我惊讶,高兴又惶恐,我随手一加,竟加了这样一位名人,竟还不知天高地厚喋喋不休地问了那么多各种各样的问题,先生都花费时间给我一一作了解答,该是耽误了先生多少宝贵的时间啊!前不久还把自己写的一篇小文发给先生,他在准备一个讲座的演讲稿的间隙,还认真地给我点评,惶恐又感激不尽。

    此后,我急不可待的在网上搜寻先生的文章,认认真真地拜读,越读越是佩服。例如:《那根白发》中,“夕阳沉落了,很快,漫天的红霞也都消失了,大地渐渐由透明的枯黄变成了一片混沌的灰暗,那天夜里,我躺在炕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那只蝴蝶,而娘的那根白发变成了风筝线,闭上眼睛,一串豆大的泪水滚滚而下。”文笔质朴,感情真挚,字字戳进人的心窝,触动了我心底深处的柔软。又如《子牙春早》,文章开头:“故乡,在子牙河畔。多少次,我的梦中总有一支枯萎的葫芦,沿着季节之河,飘向源头。”短短几语,对故乡的浓浓的情怀跃然纸上。

    我喜欢散文,也爱读散文,许多散文的文字极美,像染了仙气,美的飘渺,刚开始,我时常沉浸于这种文字所描绘的意境中,感叹我们中国的文字太美,简直美得不像话。而久了,对这样染了仙气的文字竟也厌倦起来,那些沾着地气的文章实则耐读许多。段家军先生的散文正是这种沾了地气的有温度的文章。读第一遍,味甘,读第二遍,味浓,及至第三遍,方觉回味无穷,韵味悠长。

    百度时,得知段家军先生已出版发行好几部长篇巨作,例如《河畔人家》等等,忽地想起有次交谈中,先生透露在写一部长篇小说,共三部,已完成两部,第三部也已写了十几万字了,期待中!       

    与先生交谈的多了,越觉先生是一个淡泊名利,说话幽默,思想睿智,潜心写作之人。网上看到抨击一文化名人正好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位作家的文章。不解,堵心,发与先生,询问真假,先生回复我:“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一语中的,旁观人士,只知表面不知其里。

    又谈及文人圈里文人相轻的现象,先生说:“不参与任何是非之地,用自己的作品说话,不损人利已,走自己的路。”又说:“一个作家或一个写作者,是不应该成为交际花的。”

    先生的话语言出心声,让我受到不少启迪,感悟这句句真言。 先生的文章,我仅仅只读了九牛一毛,而每读一篇,都心生感叹:我何其有幸,结识小周郎这样一位师长!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