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好诗赏评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王思发:办法
    王思发:办法
    • 作者:王思发 更新时间:2017-11-23 03:32:31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01

    秘书把文件夹,往头头办公桌上,轻轻放稳。见头头此时正在盯电脑出神,没有注意送的东西,离开时,便指着自己送来的文件夹,提示般说,哎,这里头,有一封举报信哦。

    嗯。头头脆脆地应了声,就头也不偏地继续看电脑,可能那上面有吸引力大的家伙嘛,神不守舍地样子。可是,秒后,她想起秘书说的举报信,就呼地车身把视线移向,还没有打开的文件夹,准备伸手拉过来,打开看看,究竟是哪个人,啥子内容,但是,突然停住了,心里嘟嘟直跳,口里蠕动,阿弥陀佛,上帝保佑,不会是我的啥子事噻。

    嘻嘻嘻,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她看见是举报下面一个大拇指,随意搞建设,怀疑不廉洁的内容后,点点头,嘴里止不住地吐词。

    接下来,把文件夹合起来,往桌子边边哗地一甩,在座机上,拨通秘书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气呼呼地下令,喂,等你忙完了,给大拇指去电话,叫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越快越好,但是,一定要记住,如果问啥子事情的话,就说不晓得了事。

    咚地放下电话,头头在办公室喘喘气,断断续续地说,这,这个家伙,脸比鞋底板还厚!人家举报一次,找来训一次,每次都是坦白大王,还拍着胸脯保证,请相信,看在私人关系的份上,孙子不是最末一次,哼,这一次,难道是鬼做的呀,咹!

    喂,秘书吗,还没有给大拇指打电话嘛。嘿嘿,不好意思,这阵恰好在处理公文,今天有点多,一大堆,我现在立刻就打,打完了再处理。接罢头头的电话,秘书吞吞吐吐地说。头头马上讲,那个电话,暂时不打了,等集体研究以后再看。

    纪检监察室主任,把涉及人事监察,教育,财务的副头头,通知到会议室,给的茶杯倒好开水以后,自己在一旁坐定,列席参加会议。头头最晚来到会议室,把工作笔记本,边摆在办公桌,边说,吔,只有我来晚了,堵车,装支烟,道个歉哈。看大家脸色还可以的期口,头头,闲话休提,书归正传,开门见山地说,嗨,大拇指真是不是个玩意,说话不算数,老是口头革命派,硬是把随意建设搞起了瘾呢,把我们的话,完全当放屁,这不,群众举报信又来了,大家看,啷个办的好,能不能来想个苦办法,狠狠地,咹,整治一下顽皮癣。

    头头说完,哑口开水以后,微笑着分别给大伙扨去一支烟,意思是,看在兄弟一场的情份,帮助给这个老大难一条,宽严格适度的出路,免得给我个人添堵,给单位老添麻烦。

    嘿嘿,问题之所以呀,好像割韭菜一样,前赴后继,关键,关键在哪里,说句得罪人的话,太信任,太仁慈,成本太低,心存侥幸,偿到甜头,当然就没完没了了。头头打完开场锣鼓,分管人事监察的一副头头,见看手机的看手机,翻笔记本的翻笔记本,自己就放了挂横炮,也算是打破会议室的寂静。

    看习惯做笔记的头头,低头写个不停,分管思想教育的二副头头,也坐不住了,摇了摇身子骨,拢了拢凳子的扶手,半捂起嘴巴说,看以前出了事情下来,大多是,啷个说呢,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放马后炮,不去深挖思想根源,补齐短板,触及灵魂,怎么能够断根呢。

    我觉得,还是给他们的,自由开支权利大了点,这一年节约的,又不作为新一年开支数,啷个不,挖空心思,想方设法用完呢,是不是?分管财务装备的三副头头,脸色犹如鸡冠子那样红,眼睛看着笔记本,晃了晃身子,摸了摸肩膀开口。

    分管纪律检查的四副头头,双手插进口袋,斜坐在椅子上谈,我说呀,这里面,原因千丝万缕,联系盘根错节,我们大家想想,如果,如果哈,明明上面三令五申强调,好钢用在刀刃上,勒紧裤带过日子,为什么,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说明啥子,这里面,弄不好有利益驱动的。

    嗯,这些原因,各位找得好,应该说,解决的措施和办法,已经产生一半了,大家下面,喝口水,抽支烟,松弛松弛神经,接着把处理的办法,初步吹一吹,我来画个圈算球,好不好?头头有些不耐烦地说。

    会议室又出现了寂静,几个副头头,你看我,我看你,有的手托腮膀,有的眼看窗外,好像是说,病脉被我们,基本上都清出来了,各自挥刀子宰了拉倒,反正我们说了,也只是给你参考,最终你拍板,何必绕圈子;要不然,你拿几个意向性的处理方案,叫我们几个投票,你作为决策的参考,综合出来就妥当了,没有必要浪费时间,表情什么的。

    眼观六路,耳闻八方,善于察言观色的头头,此时此刻,也在琢磨,是的,谈具体的处理意见,是干货,杀伤力很强的,一旦保密意识差一点,平时说话时,稍不留神,就会泄露天机,那家伙,要是传到大拇指耳朵去了,不暴跳如雷,恨一辈子,恨死才怪,谁愿意轻易表态,我,是逼上梁山了,没有退路,没有办法的办法,硬着头皮上。

    好了,这样,你们呢,继续思考,尽可能成熟一点点,我下面抛出个观点,几个吧,供你们打开思路。头头沉默过后的话,使会场的气氛缓和起来。

    对,你统揽全局,登高望远,足智多谋,先提出方向性的东西,我们,在你的基础上,进行适当的充实,完善呗,几个副头目,你一言我一语地,赞同头头的说法。

    首先呢,由纪律监察部门,还是把大拇指,叫上来,搞回诫勉谈话,认真仔细地,将问题,毫不客气指出来,错误在哪里,危害是什么,根子在何方,应担啥子责,等等,让其有一个充分的思想准备,享受知情权,就是最后啷个理麻,也口服心服。不是有人说,处理不是目的,正人才是王道哇。头头不紧不慢地,抛下第一个想法,其他副手听着,相互间时不时,交换眼色,嗯,不愧是坐头号椅子的,思路清晰,点子多。

    头头看了看窗户外面,慢慢腾腾地讲,其次呢,把大拇指的开支权限,从根本上控制控制,也就是说,把下面的经费开支权,上收一大部分回来,下面的工程,该不该搞,规模好大,都由上一级说了算。对,早就应该这样办了。头头的观点,很符合一副头的认识,当时得到附和。

    那,我问你,下面自己伸手,到啥子对口支援单位,扶贫单位,还有有钱单位争取的钱,你上面的帐上都没有,啷个控制,岂不是水中捞月呀。二副头对乙副头的说法,抬起杠来了。

    一旁的三副头,也凑热闹打开话盒子,照这样说的话,大拇指的思想意识,啷个说呢,弄不好已经被乌云遮了,明摆着,上面禁止,群众反对的事情,你还要绞尽脑汁去干,充分说明,那里面有油水,并且还不小,你才去舍生忘死地对着干啊,像这样的人,就应该削弱,最好是取消其权利。

    如果在工程建设当中,出的纰漏,确实够了摘乌纱帽的份儿,马上靠边站,是必须的,纪律面前,人人平等嘛,问题是,上不上,下不下的,啷个办,一个人的成长,尤其是进步到这样的位置,确确实实,来之不易,真是要动刀子,不管是谁,还是有些抖手呢。一副头站起来,弯着腰,点了点手说。

    好吧,好吧,看来,大伙从不同的角度,谈了对同一个问题的看法,体现了对同志,对人民负责的一致性,我呢,也从中受到了启迪。头头见人们,聚精会神地在听,喝口开水接着往下说,我觉得,前面每一个同志的发言,都是积极地,善于意地,治病救人的,会议结束以后,纪检监察口的负责人呢,一边立马把大拇指通知来,将归纳的几条意见,滴水不漏地,传递过去,让其好好地触及灵魂,深刻反省,下不为例;一边通报全系统,引以为戒;同时,财务部门,对下面的工程建设项目,规模,投资,承包方,最大幅度地上收,由上面决定,全过程参与监督,以观后效。

    那,如果这样做了,听之任之,我行我素,随心所欲,请问,当家人还有啥子高招啊。头头话音刚落,三副手,站起来,提起开水瓶,走着给每个人添了开水间,高一句,低一句地曰。

    头头神了半天才接腔,你说的,那是后话,也是最糟糕的时候嘛,我想,良心上,不愿意看到那一幕的出现,要是防不胜防的话,请放心,任何个人在组织面前,应该都是渺小的。

    接下来,纪律检查部门,完完全全按照集体研究的意见,做了办理,短时间,重复建设,随意建设,盲目建设的风气,得到很大地遏制,投诉,举报,几乎绝迹。可是,原来的大拇指远走高飞不久,新来的飞鸽牌大拇指,不知道是受攀比,享乐,政绩,利益的影响,还是贪大求洋的牵引,对工程建设的举手投足,较前任,几乎如出一辙。

    对此,头头痛心疾首之下,迅速集合一班人想方设法,争取立法机关,对各城市,涉及国计民生的重大建设工程,提前做个长久规划,谁大拇指来都必须照此办理,谁出轨谁买单。过后,说来也真怪,这个城市建设中的老大难问题,还竟率先逃之夭夭了呢。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