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王思发:姐姐
    王思发:姐姐
    • 作者:王思发 更新时间:2018-03-12 10:12:0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333

      妈妈出嫁时把自己的女儿带上,成为妈妈另外老公的地方风俗性寄女。

      起初,半路夫妻的后爸爸激情燃烧,勤勤恳恳,吃苦耐劳,里里外外一把手,是方圆几十里打着灯笼火把都不好找的模范丈夫。转眼间喜添一丁,自然是寄女姐姐手下的弟弟。然而,迷信害死人。有一天喜欢看着本本算命的邻居李巫婆酒足饭饱以后,疯疯癫癫地叫他算一挂,说熟人熟事的免费,只要求帮助打个口头广告传名即可。开始他脑壳唬地打破折号说:“嘿嘿,莫来那一套,我相信科学,那是逗你玩,骗人钱的鬼把戏。”后来经不住酒疯子的死缠烂磨,敬高档烟,称兄道弟的诱惑就半推半就。

      算结束了,巫婆妈呀一声就哑巴了。他几次追问批章究竟是啥子,巫婆均是深深叹气加重重摇头,无言以对。过一会就煞有介事地说:“对不起,我感冒了,马上回去吃点药。”屁股一拍就射了。意思是,命运糟糕得不好开口,不说为佳,因为算命这行当,往往说好的不一定灵,说不好的怪得很巴倒信,怕说出来那不好的人家万一接受不了出问题,就螃蟹夹到鸳鸯脚——想脱脱不了,倒不如沉默。

      过后,他想晓得结果的心情,如果用牵肠挂肚,魂牵梦绕来形容的话,应该是恰如其分。鉴于巫婆对任何人都守口如瓶,猜疑心重的他就从对方当时的神情,手势那些去揣摩结果可能是活不过而立之年。

      于是乎,自顾自情绪一落千丈,判若两人,游手好闲,烂酒度日,直至偷鸡摸狗偷卖家具或硬撤房瓦找钱来喝,常常酩酊大醉,不省人事,醉倒在街头路上,甚至被人打得鼻青脸肿送派出所要家人接回,成了家常便饭。

      没熬多久就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风雨交加的深夜,跌跌撞撞地去抱行进在陡坡中的丰收牌拖拉机脑壳,遭当场撞毙了。无情地撇下了老婆,幼小的寄女和儿子。

      老实本分的妈妈迫不得已挑大梁,靠没日没夜累死累活地栽田种地糊口,还有养家禽家畜卖来补贴油盐酱醋的经济缺口,应该说日子还马马虎虎过得去。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由于节衣缩食,操劳过度,积劳成疾,查出疾病一拖再拖,耽误治疗最佳时机,才三十多岁就患上心脏病综合征,卧床不到半年就骨瘦如柴,依依不舍地驾鹤西去。

      弥留之际的黄昏,妈妈呻咛起把在院子地坝跳绳的姐姐喊到床边,泪流满面,死死攥着姐姐的手不放,泣不成声:“妈妈的乖女,我走了以后,就是遇到再大的难题,也要记住,千万代我把你弟弟拉扯大,长成人,活出个人样给自己看。”姐姐跪在床前哭成泪人言简意赅:“呜,妈妈,您,就放心地一路走好,我,会争气的。”

      妈妈还山过了,村子的婆婆妈妈茶余饭后,堆在一起,对姊妹俩的日子走向担心开了,说法不一:哼,有的同胞姊妹还捏不成团,何况他们两姊妹,又不是同胞姊妹会铁心管他吗,她自己奔前程还来不及会背包袱走路哦,就等起当乞丐吧;姐姐要是对妈妈言而有信,菩萨心肠,说不定弟弟将来还会是福人呢。

      这些话稀稀拉拉地传到姐姐的耳朵,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什么迷茫,害怕,痛苦,失落,逃脱都一起袭来,不知所措,特别是社会上经常说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还各自飞,何况我们之间是还是异胞姊妹,没有血缘关系,好歹给他吃饭穿衣就天地一样宽,在别人眼里也说得过去的想法,占据大半个脑壳,是啊,情理之中的事情,我都还是小不点,哪有啥子能力管他呢。可是,每当眼前浮现妈妈那一刻渴望的目光,想到妈妈临终前一字一句的嘱托,各人的承诺,心里就咚咚咚地打起铜鼓:嗯,老天爷大镜子照起的,说话不算数是要背时的。

      那回上午,姐姐的老师,丢下功夫走两公里崎岖不平的山路,来家喊她去村小学校上课,并且苦口婆心地说:“上面特殊照顾,一分钱都不要她交,中午饭也不要钱。”她口头脆脆地答应:“要得谢谢你。”最后落实下来呢,老师从头到尾见不着面。原来是干农活做家务走不脱身,去了锅儿就会底朝天,只好把读书的大好春光永远地让了弟弟。

      一天清晨,爱早起锻炼身体的堂叔,看见姐姐在院后的竹林里,像运动员那样朝后弯腰,黄昏又发现她在门前的石板路上竞走,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开始以为是在暗暗学武术,强身健体,暗自高兴,后来一问大吃一惊,是经常弯腰去割草,栽秧等等,得了轻微的腰椎间盘突出病,没有金钱,时间去理疗诊所就诊,各自请教过来人,在赤脚医生的指点下慢慢调理。为保障弟弟的基本生活开支节约点点滴滴。

      到了谈婚论嫁的季节,月下老人接二连三地为姐姐的那一半牵线搭桥,因为姐姐虽然书本知识不多,但社会知识经验比较丰富,并且天生丽质,花容月貌,心地善良,勤俭持家,口齿伶俐,孝敬老人,可以说人见人爱。奇怪的是,每次媒人把小伙子说得天花乱坠,无以复加的时候,姐姐都痛快地承认:“给qq,微信什么的,表态了解了解再往下说。”觉得,这样自己找茬子推了男子,不容易得罪煤人。结果呢,当然始终没有一个高富帅进屋。不怪她眼光高傲,而主要是暂时还没有搞对象的诚意,要等弟弟成家立业,过上好日子以后,再来考虑解决剩女的婚姻大事,心里更要踏实一些。

      转眼间,弟弟以品学兼优大学毕业了。由于事业心,上进心,同情心,羞耻心俱佳,在亲朋好友的介绍下,很快有了心上人。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婚不嫁惹出笑话。姐姐就紧锣密鼓地张罗着给弟弟完婚。心想,虽然目前家庭经济不是很宽裕,买不起高楼大厦,豪华轿车,高档别墅,给不出大量彩礼,可是,除开经济基础比较于同龄人略逊一筹以外,其他方面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定要倾其所有,尽其所能办得体体面面,风风光光的,哪怕是赔本买卖,也要叫人强烈觉得,不但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有寄姐的弟弟同样像块宝。不给弟弟和各人留遗憾。

      于是乎,专门找红红火火的婚庆公司周密策划,精心安排,争取万无一失。比如,提前三个月给亲戚朋友,街坊邻居发短信,上门送请贴送喜糖邀请作客,以防事到临头忘记了出席冷场难堪;在街头娉请了餐饮业一条龙服务公司,到自家院子按照对国家工作人员规定的要求办理宴席,这样,既卫生节约,还有给家庭增添喜庆的氛围,何乐而不为;举办具有浓浓民族风味的结婚典礼,时髦伴娘,花炮,蜡烛,香槟酒,摄影万事已备,指时可待。

      谁知道,正酒那天,临近正式进入结婚仪式,需要人捧场。可是随便啷个清点人数也只有两个客人:一个是八十多岁的留守老大爷,另一个是残疾人。情急之下,姐姐头痛脑热,心灰意冷:我的天害死人,结婚典礼议程可以简化再简化,甚至取消无所谓,无非冷冷清清,权当旅行结婚一样。关键是成千上万的食材啷个消灭掉。弟弟眉头一皱,急中生智说:“退货不可能,丢了太可惜,送人没面子,干脆将一大批熟制品赠送给养老院算球。”

      姊妹两翻箱倒柜查找那些客人答而未到的原因,开始始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换位思考,恍然大悟:哦,可能是那天同队有两起结婚的缘故,那一家财大气粗是去城市宾馆请的客,不去得罪不起,而我辈还在就业的门前徘徊,场面土里土气地,岂能一视同仁。

      痛定思痛,姐姐送弟弟到南方一亲戚家的建筑企业打工,从勤杂工开始,逐步向技术工,管理层,老总方向发展。三年过后返乡自立门户,创办了建筑企业集团,滚雪球似的发展,逐步成了远近闻名的纳税大户。随之而来,弟弟的票子,车子,房子,位置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

      当他决定在本地区小范围庆祝建立企业五周年,好好回馈父老乡亲亲戚朋友的鼎力相助,去外地邀请明星演出队助兴的消息透露以后,他们自发地成群结队,络绎不绝地带着厚礼前来捧场。而弟弟对所有来者不但统统分文不收,反而高规格高标准地招待吃喝,免费观看精彩演出,尤其是还以精准扶贫的名义,公开给自己结婚那天前来道喜的两位来宾,堂而皇之地给每个人另外发三个五位数的大红包。当然其良苦用心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发红包间,几个当年无故没有到堂的失信者,竟红润着脸颊悄悄地给领红包的投去羡慕的目光。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