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王思发:面试
    王思发:面试
    • 作者:王思发 更新时间:2018-05-30 09:21:5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57

     夜间,老黄和老婆在客厅,同坐于一张沙发上,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电视上的朗读者节目。忽然老婆隐隐听到老黄的手机,在卧室嘟嘟嘟地响开信息彩铃,就火爆爆地连喊他去接,可是仍然巍然不动。响毕过好一会,他怕耽误正经事才淡淡地说:“你去看看是又来骚扰啥子的哟。”

     “恭喜你光荣进入面试圈了,笔试第二名。请明天上午九点钟,提前10分钟到公正酒店面试室参加面试,若无故延时不到,就视为自动放弃永不补试。”老婆看着心跳加速,面红耳赤,马上急匆匆地将手机递给老黄分享。

     他把内容一晃便将手机嘭地关了,放在沙发上若无其事地继续看电视。

     “也,男子汉,看样子没有啷个想去面试,是害怕面试不成功丢人现眼;有把握用不着准备啥子;还是打工安逸些,去笔试是搞起耍的。”急性子老婆走过去啪地关了电视机,噼里啪啦地猜测。

     老黄不慌不忙地剥开橘子,塞给老婆一半在手里解迷:“啷个说呢,应该恭喜你猜对了一个:确实笔试是闹着玩的,信不信。”

     “那天几个兄弟伙,喝多了就笑我是读死书,窝囊废,连一个应聘面试成绩圈都进不了,我这回才赌气去考的。当然可能是酒疯子些,忘记前三次笔试均考了第一名,结果面试下来都榜上无名的悲惨历史吧。还有想检验各人究竟还有多少知识留在脑子头。”见老婆脑壳歪起看他,就一边吃橘子一边一五一十地从实招来。

     老婆给老黄嘴巴喂片橘子,睁大眼睛激励:“哦,你亚克西,还晓得人要脸树要皮。那,我在想,如果这一次倘若面试真的过关,不是就更赌死他们的乌鸦嘴了吗?”

     “嘿,不怕得罪你,简直是蚂蚁心大。上三回笔试第一名下来,那样舍人又舍钱地去面试,后来都空手而归,莫说这回第二名,完全是做梦取西施——想得美。”老黄说完将橘子皮子朝塑料垃圾盆咚地一扔。

     老婆站起来,双手背起,在客厅来回走起畅想:“嗯,现在这个年月,还是老老实实点为好,赶快莫去想靠啥子金钱关系,那些歪门邪道来开路的方,到处都是大兵压境,风声鹤唳的,死路一条吧。”见老黄哎了一声,觉得可能信心差一截,紧接着就奏起狂想曲,壮胆打气:“我看,唯一的出口,是不是靠第一名自动弃权,或者发生啥子意外情况靠边站了,你哥子才有希望ok呢,嘻嘻嘻。当然,我知道,实现这种想法的命中率虽然是微乎其微,也是极为不道德的哈,但是,也不可能完全排除,未知的变数深不可测呢”

     “嗯,在我看来,说起命运这个东西,有时间好像是有点怪里怪气,雾里看花,难说清楚。万一阴差阳错,时来运转,好运临头呢。管他的,去淘见识,搞起耍,凭命闯吧。争取不给老婆丢面子,不给自己留遗憾,不给兄弟伙留话把。”老黄脖子一扬,张大嘴巴,右手抛进一片橘子咀嚼起表态。

     老黄如约淡而无味地来到面试室外的过道,等待面试开始。过道两边都摆放有一排长木头凳子,烟灰缸,垃圾桶什么的,方便来人使用。

     老黄刚才在烟灰缸旁边的凳子落坐,就看见正对面的凳子上咚地坐了一个男人,蓄长发,着西服,打领带,穿皮鞋。十足的有识之士派头。稍待片刻,男人旁边又坐下一位女人,留披肩发,穿工作服,登解放鞋,拿湿拖把。满满的保洁员装扮。接着其他参加面试的也陆陆续续来了,在过道的公示栏东看西看的。

     那男人斜坐了几秒钟,就动跷二郎腿,从口袋里掏出高档香烟巴嗒着向空中一个接一个吐烟圈。看那悠哉乐哉的样子,可能感觉面试需要的各个方面都是超实力派,过关已经是道了非我莫属,舍我其谁的天地了。之所以还亲自来面试,只不过是走走过场掩人耳目罢了。

     烟还未抽过半节时,就将烟屁股朝老黄旁边的烟灰缸,瞄了瞄地弹去过去。以显示其好眼力神枪手。可是,后来由于用力不足,方向有偏,掉在了烟灰缸附近的地面上,还烟雾直缭绕着。烟火都忘记了掐灭。

     “喂,那个人,马上把它捡到烟灰缸去,快点!”男人把右手曲成手枪一样,对着老黄下达命令。

     正当老黄正在支支吾吾,摇曳身体准备去捡那阵。男人唬地坐正了恶狠狠地补充:“还不快点捡,房子燃起来了你娃逃不脱哟。”

     “要得,安全从我做起。”老黄软绵绵地说完就弯腰捡了。背倚墙壁,眯着眼睛,熟练啷个应对面试提问的事情。

     “咚!”老黄身旁的垃圾桶发出了敲鼓声。老黄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原来干干净净的地面,有一个红色的皱皱巴巴的硬纸烟盒。正在左看右看是来自何方期间,那男人又气势汹汹地要他捡起来,放入烟灰缸。

     “哎,年轻人,你好脚好手的,自己能够干的芝麻事,啷个还硬来逼我这个陌生人干呢?”

     “哼!你为啥子不该干,未必干了身上就会长啥子疮吗,助人为乐,学习雷锋都不懂啊,笨头笨脑的样子。”

     正值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石头不认钻子那会,一直默默地在旁边当观众的女人,放下拖巴,唬地起身,微笑着弯腰捡了烟盒置进烟灰缸,就拍拍手直奔进面试室。

          由于面试是按照报名先后来确定顺序的,老黄第一个面试过后,男人接着坐上了面试席位。当他抬头看见坐在主面试官位置上,焕然一新的女人,原来就是刚才给自己捡烟盒的那个时,脑壳唰地巨发炸热,心不在焉,答非所问,面试得分远远名落老黄,综合成绩断崖式下跌,最终被无情地淘汰出局。拱手把这次令人羡慕的唯一岗位让给了老黄。

  • 上一篇林子的诗
  • 下一篇张越琦:青春物语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