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段家军:说不尽的金瓶梅——李瓶儿
    段家军:说不尽的金瓶梅——李瓶儿
    • 作者:段家军 更新时间:2018-08-29 01:11:4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331



    《金瓶梅》中的李瓶儿是个标准的古典美人,她是《金瓶梅》中与西门庆、潘金莲并列的一个丰满而生动的艺术形象,是使《金瓶梅》得名的三位女性之一。著书人对她的塑造刻画更体现出原创的独特性与超凡的艺术功力。她出生时,贺喜者送了一对鱼形瓶儿来,故得此名。


                                一


    李瓶儿是个曾经沧海的女人,她在短暂的一生经历了五个男人。在其十七岁上作了北京大名府梁中书的小妾,梁中书乃当朝太师蔡京女婿,他的原配夫人也就是蔡京的女儿,那可是真正的千金小姐和官二代。这个女人性爆且甚嫉妒,婢妾们稍微的冒犯于她,就会将其活活打死,打死了的卑妾连死了的猫狗都不如,直接在后花园里挖个坑就埋了。


    这李瓶儿每日里像个避猫鼠般战战兢兢的度日,好在她会来事,蔡一时半会的倒也抓不住她的把柄。平日里,李瓶儿只在外边书房内住,有养娘伏侍。话说政和三年正月上元之夜,梁山好汉为救玉麒麟卢俊义大闹大名府,李逵两把大斧子一抡杀了梁中书全家老小。老天眷顾,梁中书同夫人当日晚间去翠云楼上观灯躲过此劫,然后与夫人各自逃生。这李瓶儿则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与养娘走上东京投亲。


    李瓶儿到了东京没多少日子,偏巧赶上花太监正欲为侄儿花子虚娶亲,经媒人撮合,李瓶儿嫁给了花子虚为正室,时年22岁。而花太监也官运亨通,由御前班升广南镇守,成了封疆大吏,带李瓶儿上任,捞个盆满钵盈,因病还乡,和花子虚夫妇定居清河县,其宅恰在西门庆家隔壁。


    回乡不久,花太监就一命呜呼了。但是留下了大笔的遗产。有人说了,一个太监能有啥遗产。这话也对也不对,那要看这个太监伺候的主子是谁。这花太监可非同等闲,曾在皇宫里伺候过宋徽宗,那地位相当于唐朝的高力士、明朝的刘瑾和魏忠贤、大清帝国的李莲英和小德张。


    花太监有四个侄儿,花子虚独享花太监遗产,完全靠李瓶儿之功。而李瓶儿谈起老公公花太监则别有情怀,更是显示出二人关系不一般。这一点,在《金瓶梅》第十回中就有隐笔:李瓶儿嫁给花子虚后,花太监由御前班升任广南镇守,到广南上任,也带着他们夫妇到广南,住了半年有余。后花太监有病告老回到清河县,他们又随之而来。花太监死后,财产落到这两口手中。


    这说明,李瓶儿自从嫁给花子虚后,两口子始终没有离开过花太监,说的好听点儿是一直在花太监的羽翼下生活,但实际上他们的关系应该更隐秘莫测。明清时节太监养外室、逛妓院的所在多是,虽然没有了性能力,但更需要在女人身上发泄以作补偿。《金瓶梅》第三十二回中,西门庆请客,妓女李桂姐问吴月娘:“今日没有那两位公公?”月娘答只有薛内相一位,桂姐道:“刘公公还好,那薛公公惯顽,把人掐拧的魂也没了。”很多太监在宫外讨老婆来伺候,并用收养儿子的方式来延续香火,从李瓶儿对花太监的一往情深上看,他是把李瓶儿当作自己老婆、把花子虚当作自己儿子的。


    花太监的遗产是李瓶儿又一笔重要财富。


    李瓶儿得到了花太监大笔的遗产。有些遗产是无价之宝。例如波斯国进口的两块鸦青大宝石,一百颗西洋大珍珠(个别珍珠有鸽子蛋那么大)。


    李瓶儿在当时的清河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富婆。


                                二


    李瓶儿的第二个男人是花子虚,名人之后,年仅23岁,是个不谙世事不懂生活不会安慰老婆的浪荡公子,按李瓶儿的话来说:“成了家,在外边眠花俗柳,嫖风戏月,成年的不着家,奴家自己都快成活寡妇了。”


    男人成天的不着家,活寡妇,明摆着李瓶儿正常的性生活得不到满足。长期夫妻生活得不到满足,长期受压抑,李瓶儿要憋疯了。也就是在这紧要关头,天降福娃,西门庆大官人及时雨般出现了。


    俗话“朋友妻不可戏”,西门庆却不分远近亲疏,管甚兄弟不兄弟,劫财劫色,毫不手软。况且西门庆第一次见到李瓶儿时,就被她的美貌惊呆了。《金瓶梅》第十三回:不想花子虚不在家了。他浑家李瓶儿,夏月间戴着银丝髻,金镶紫瑛坠子,藕丝对衿衫,白纱挑线镶边裙,裙边露一对红鸳凤嘴尖尖小脚,立在二门里台基上。那西门庆三不知走进门,两下撞了个满怀。这西门庆留心已久,虽故庄上见了一面,不曾细玩。今日对面见了,见他生的甚是白净,五短身才,瓜子面儿,细湾湾两道眉儿,不觉魂飞天外,忙向前深深作揖。

    西门庆追求女人,绝对是有绝招的。这个绝招的得来他还要感谢开茶馆的王婆子,是王婆子教会西门庆如何追女人的。王婆子的绝招就是:试探。故此,西门庆在追李瓶儿时从头到尾只做一件事,就是在反复地试探对方。在其表现自我的过程中,获得女方的愿意。


    只要李瓶儿愿意了,那就必成。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西门庆对于李瓶儿的态度。书上写道:西门庆留心,把子虚灌得酩酊大醉。又因李瓶儿央浼之言,相伴他一同来家。小厮叫开大门,扶到他客位坐下。李瓶儿同丫鬟掌着灯烛出来,把子虚搀扶进去。西门庆交付明白,就要告回。妇人旋走出来,拜谢西门庆,说道:“拙夫不才贪酒,多累看奴薄面,姑待来家,官人休要笑话。”那西门庆忙屈身还喏,说道:“不敢。嫂子这里吩咐,在下敢不铭心刻骨,同哥一搭里来家!非独嫂子耽心,显的在下干事不的了。方才哥在他家,被那些人缠住了,我强着催哥起身。走到乐星堂儿门首粉头郑爱香儿家,——小名叫做郑观音,生的一表人物,哥就要往他家去,被我再三拦住,劝他说道:‘恐怕家中嫂子放心不下。’方才一直来家。若到郑家,便有一夜不来。嫂子在上,不该我说,哥也糊涂,嫂子又青年,偌大家室,如何就丢了,成夜不在家?是何道理!妇人道:“正是如此,奴为他这等在外胡行,不听人说,奴也气了一身病痛在这里。往后大官人但遇他在院中,好歹看奴薄面,劝他早早回家。奴恩有重报,不敢有忘。”这西门庆是头上打一下脚底板响的人,积年风月中走,甚么事儿不知道?今日妇人到明明开了一条大路,教他入港,岂不省腔!于是满面堆笑道:“嫂子说那里话!相交朋友做甚么?我一定苦心谏哥,嫂子放心。”妇人又道了万福,又叫小丫鬟拿了一盏果仁泡茶来。西门庆吃毕茶,说道:“我回去罢,嫂子仔细门户。”遂告辞归家。自此西门庆就安心设计,图谋这妇人,屡屡安下应伯爵、谢希大这伙人,把子虚挂住在院里饮酒过夜。他便脱身来家,一径在门首站立。这妇人亦常领着两个丫鬟在门首。西门庆看见了,便扬声咳嗽,一回走过东来,又往西去,或在对门站立,把眼不住望门里睃盼。妇人影身在门里,见他来便闪进里面,见他过去了,又探头去瞧。两个眼意心期,已在不言之表。

    好个厉害的西门庆,果然是深谙兵法:连环计都让他使绝了。其一、把花子虚灌醉,趁机接近李瓶儿;其二、博得李瓶儿的好感,并且让对方不防备自己,借机和对方套近乎;其三、对花子虚恶意中伤,说他经常嫖宿妓院,行为不端,为李瓶儿感到惋惜;其四、和李瓶儿心有灵犀一点通。妇人道:“正是如此,奴为他这等在外胡行,不听人说,奴也气了一身病痛在这里。往后大官人但遇他在院中,好歹看奴薄面,劝他早早回家。奴恩有重报,不敢有忘。”


    李瓶儿的意思分明让西门庆勤走动一下,西门庆听了自然美出鼻涕泡儿。书中有言:这西门庆是头上打一下脚底板响的人,积年风月中走,甚么事儿不知道?今日妇人到明明开了一条大路,教他入港,岂不省腔!


    李瓶儿一旦下定了决心,花子虚就算死定了。


                            三


    西门庆自从想把李瓶儿搞到手,就制定了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他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先是和花子虚等人拜了把兄弟,整日在妓院鬼混,以至花子虚经常不在家中;自此西门庆就安心设计,图谋这妇人,屡屡安下应伯爵、谢希大这伙人,把子虚挂住在院里饮酒过夜。

    接下来的事情,进展的非常顺利。李瓶儿命丫鬟迎春在黑影里手扒着墙学猫叫。西门庆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正在院子里急得抓耳挠腮,听见联络暗号,忙急吼吼地搬过来个凳子,踩着骑上了墙头。墙的这边早就给西门庆搭好了梯子。那西门庆如偷桃的猴儿般溜下了梯子,小跑着进了李瓶儿的房间。好个李瓶儿,早就周身上下拾掇得溜光水滑,洗了澡,身上喷了香水,那香水还是法国货:夜巴黎。等下俏美人,西门庆垂涎欲滴。

    屋子里早就摆好了酒菜,李瓶儿风情万种的给西门庆倒了一杯杏花村,亲手递给西门庆;奴一向感谢官人,蒙官人又费心酬答,使奴家心下不安。今日奴自治了这杯淡酒,请官人过来,聊尽奴一点薄情。又撞着两个天杀的涎脸,只顾坐住了,急的奴要不的。刚才吃我都打发到院里去了。

    西门庆根本没有心思喝酒,恨不得立马入巷成就了好事儿。毕竟贼人胆虚嘛:只怕二哥还来家么?李瓶儿咯咯一笑,用手点指着西门庆:奴已吩咐过夜不来了。两个小厮都跟去了。家里再无一人,只是这两个丫头,一个冯妈妈看门首,他是奴从小儿养娘心腹人。前后门都已关闭了。

    西门庆这才把砰砰跳着的一颗贼心放进肚子里。喝了几杯酒后,李瓶儿春心荡漾,脸颊绯红。那西门庆也是热酒上头,他浑身燥热,一伸手脱了外衣,仅穿个内衣。那内衣虽不是跨栏背心儿,可西门庆身材好啊,小伙子个头高挑儿,又常年习武,虽不像打虎武松一身的腱子肉,那胸肌也是十分发达的。

    李瓶儿看在眼里爱上心头,接下来的事儿越发的顺理成章:灯光影里,鲛绡帐中,一个玉臂忙摇,一个金莲高举。一个莺声呖呖,一个燕语喃喃。好似君瑞遇莺娘,犹若宋玉偷神女。山盟海誓,依稀耳中;蝶恋蜂恣,未能即罢。正是:被翻红浪,灵犀一点透酥胸;帐挽银钩,眉黛两弯垂玉脸。

    就这几句,一个高举、一个忙摇、一个莺声、一个燕语,就把偷情的景色描写得入木三分。一夜偷欢,李瓶儿彻底被西门庆征服了。在男女性事上,西门庆有着超乎寻常的本领,这使李瓶儿肉体和精神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由此,她死心塌地的喜欢上了西门庆。这种喜欢,尽管畸形,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

    看来,天亮真不是鸡叫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