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行天下 >> 严彬:巴弗奴斯挽歌 ——献给被遗忘的法朗士,这首诗源于一个他讲过的故事
    严彬:巴弗奴斯挽歌 ——献给被遗忘的法朗士,这首诗源于一个他讲过的故事
    • 作者:严彬 更新时间:2018-08-30 02:44:3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096
    巴弗奴斯挽歌
    ——献给被遗忘的法朗士,这首诗源于一个他讲过的故事

    一,

    在遥远的尼罗河沿岸
    盛大文明的降临和衰竭之地
    雄壮的亚历山大城建立
    面具的黄金被掩埋,被熔解
    权力的白银重新刷满墙壁
    在王族、富商和新祭司的室内陈列

    六百年间,尼罗河多少荣枯
    多少肥沃的泥地中故人掩埋
    家族更替,老妇新死
    纯种的孩子长在摇篮里
    卑微的人在河岸分娩
    尼罗河在红色、黄色和黑色的地上流淌

    摩西的后人在迦南地生根发芽
    他的后人中有平民、圣徒、乐师和娼妓

    二,

    六百年间,那些着苦衣的人不断出生
    他们四处寻觅,汗水和血
    流在苦棘枝干粗糙的皮上
    他们数落和背负自己的罪恶
    他们对前世的记忆最深
    沿路回忆过去的生活,父母和邻居的言行

    那过去的罪是什么?
    ——黎明之前的疯狂,黑夜中的甜蜜
    对饥饿的忍受不够
    没有柳条抽自己的背
    没有梦到神圣的莲花和葡萄树
    在一朵金色的野菊面前停留太久

    “但溃疡和创伤是肉体的装饰
    沙漠中处处开满花朵”

    三,

    而尼罗河的水最终接纳了他们
    遥远的沙漠降下磨难又赠予甘泉
    在树枝的窝棚和地底的巢穴中
    他们找回了自己,找到了共同的父亲
    长夜如此冷清,豺狼在外流离
    他们长守住自己

    称呼相邻的人为兄弟和姐妹
    面对太阳呼唤共同的父亲,仁慈的神
    那些舍弃的并没有离去
    农民开垦出菜地,牧人放养羊群
    但他们限制自己的食欲,甚至限制呼吸
    只在傍晚时闻羊群的奶,进食菜羹

    他们仍保住了自己的身体
    就像保有了罪,为了侍奉和修行

    四,

    亚历山大的巴弗奴斯就住在这里
    成为昂地诺埃最有信念的人
    和他的二十四个门徒在一起
    如果你去过他的棚屋
    如果你听到过他深夜的忏悔
    你也会愿意跟随他,如同跟随天上的神

    而他曾享受过多少奢华
    接受过多少世俗的流言,甜蜜的诱惑
    在父亲那闪光的财富面前
    最优秀的诗人也向他高颂赞美
    那时他多么无所顾忌
    几乎忘掉曾因囊中羞涩在一个女人门前徘徊

    直到真理的剑穿过他的身心
    成为一个全心接受了各各他信仰的人

    五,

    就那样成为虔诚的巴弗奴斯
    肉体的快乐在他身上慢慢消退了
    日复一日重复着苦行
    日复一日回忆从前的生活
    那羞愧和比羞愧更深的痛苦延续着巴弗奴斯
    使他成为一个全新的人

    拥有过的,不是甜蜜,是蛇的红信
    野路边被玷污的菜汤
    当他记起自己的情人,那些在晚宴和
    白日的颂歌中见过的朋友
    他给予怜悯,在告解中试图救赎
    偶然他还会想起爱,那未经迈进的门

    在某一刻
    他甚至挑战了维纳斯

    六,

    那就是她啊!不洁的黛依丝
    那道他曾经为之停留的大门,那少年的羞涩
    和人人都有的欲念——那门背后的女人
    就是美丽的黛依丝,妖艳的黛依丝
    男人们为她流连和狂欢
    女人们对她恨之入骨

    天资优越的黛依丝生活在人世的魔汤里
    就像男人们生活在贫穷和富贵里
    整日作乐的黛依丝有她的银色房间、粉丝装饰
    有钱的人轮流供养她——人尽可夫的黛依丝啊
    竟然也是神的门徒,纳维斯的女祭司
    享有世间独特的美

    谁能改变失心的黛依丝?
    谁能拯救坠落的黛依丝?

    七,

    而作为神,维纳斯又岂会错误
    又怎会蒙上自己的眼睛
    任凭她那最得意的使徒在人间祸患
    去争那天上的光环(与堕落)
    也许是人们信奉了她
    去追随她的七色裙摆

    或是美丽的黛依丝增添了自己的美
    以睡梦和无所顾忌的白天挥霍她的美
    偷食更多祭坛上的苹果
    将门前的葡萄树全部砍伐
    或是她将荣耀之书焚毁
    忘掉了爱的箴言:

    “爱是赠予,更是纯洁自己的身心
    不和那不爱的人同床共枕”

    八,

    当棚屋中的巴弗奴斯为往事忏悔
    在往来的人群中看到起舞的黛依丝——
    她已经成为亚历山大的妓女
    甚至成为他昔日朋友的情人
    虽然拒绝了来自亚历山大的全部来信
    将自己的栖身之地掩藏

    他仍然不能不想起黛依丝
    十五岁时他也曾那样迷恋她
    在自我的悔过中他又听到神的训诫
    如今他远离苦海,身着苦衣
    对一切无所求,唯独洗刷自己
    全心全意信奉自己的神

    “仁慈的人尚且拯救一头狮子
    她愈是有罪,我愈是应该可怜她,搭救她”

    九,

    善良的巴弗奴斯陷入困境
    他已是昂地诺埃修道院院长
    人们都称颂他的修行和美德
    在尼罗河的在那片沙漠,人们说
    他是离神最近的人,是骷髅地的光环
    当他想起要去拯救少年时的梦

    那被黛依丝烟熏的唇,甜蜜的乳房
    梦中的罪恶和梦中女郎燃烧……
    以仁慈之名拯救堕落
    以爱之名拯救荒淫
    他为此痛苦,首先说服了自己
    又去找他智慧的巴莱孟兄弟

    “鱼放在干地上会死去
    修道士离开他们的小屋,就会背离善良的决心”

    十,

    但善良的巴弗奴斯依然说服了自己
    将经书和修道院一一托付
    什么也不带,只身前往那熟悉的城
    黛依丝和巴弗奴斯的亚历山大
    哦,他那颗仁慈的心啊
    就像少年去寻找他的梦中情人

    在风沙和荒漠中行走
    穿过血水流过浑黄的利比亚河
    因为神的庇佑,他在野兽的墓地中走
    为了纯洁的德行,他绕过富足的村舍
    拒绝同路人的布施,飞鸟的音讯
    他着草鞋在炽热的岩石上走

    这一切都是为了黛依丝——
    “神的新妇啊,请跟我走”

    十一,

    在沿路的传言中他得到黛依丝的消息
    那些落魄的男子因为穷酸诋毁她
    ——那只斯芬克斯的蝙蝠,无家可归的妓女
    坐在车里头戴金项圈的男人轻浮她
    ——我们的朋友都要享受黛依丝的欢愉
    巴弗奴斯加紧赶路,为了提前抵达亚历山大

    黑夜中他跪地长叹
    哀愁像苍耳沾满他的脸和黑衣:
    可怜的黛依丝,是什么让你如此
    你也曾是亚历山大母亲的好女孩
    你也曾饮深井中甘甜的水
    请你听我说吧——

    “你为何迷恋歌舞和情欲
    为何不珍惜你的美,哪怕做个普通人”

    十二,

    现在,没有谁能阻止巴弗奴斯寻找黛依丝
    就像男人寻找他的女人,骑士寻找走失的妻子
    这对他来说也是有益的修行
    巴弗奴斯在埃及的土地上绕道而走
    来到那要被遗忘却又如此熟悉的亚历山大
    他的出生之地——领受罪恶之地

    在黛依丝从前的门前停留片刻
    回忆那位迷途中的少年,回忆少年如何辞别父亲……
    他提醒了自己,不是以爱欲,而以正义之心
    敲响黛依丝那所宅子彻夜尖叫的大门
    "忙碌的黛依丝不在家"
    ——她的仆人在门内回答

    当他在群星下祈祷,神给了他启示:
    "去你的故人那里,找回那个穿红衣的人"

    十三,

    丧失自我的人才会赤身裸体在地上跑
    漫无目的,在人堆中大声说话
    他们如此可怜,不明白生活的方向
    没有寄托,不知道信仰为何物
    有时他们吃地上的甘草,嚼树上的叶子
    离开自己熟悉的小屋,必将摔倒在路上

    而美丽的黛依丝何止如此
    她在别人的宫殿中舞蹈,坐在客人的大腿上
    与心灵对比,她将自己廉价卖掉
    为了追求所谓的情爱,她尽纳朝她走来的
    男人……亚历山大的黛依丝如此可怜
    她褐色水晶的眼中蒙上一层一层污浊

    "堕落的人千千万万,仁慈的巴弗奴斯
    你为什么选择拯救黛依丝?"

    十四,

    "我奉天主之名
    愈是罪孽深重之人愈是可怜
    我愈要拯救,我所收获的也更大"
    这是巴弗奴斯对自己说的话
    他在故人门前等候多时,傍晚时见到老朋友
    闲谈中听到一个女子荡漾又寂寥的歌声

    那就是他的黛依丝
    她在侍女的簇拥中来到正厅
    仿佛已是这位故人家中的女主人,披着数层长裙
    如巨大的红石榴,如移动的小型火山
    她的眼神轻佻,言辞傲慢
    在一把镶嵌蓝宝石的巨椅上斜坐,面对故人巴弗奴斯

    巴弗奴斯原谅了她
    在银色大厅说出她的全部恶行

    十五,

    "仁慈的主仍会接纳你
    在苦行中赦免你的罪,赐你做神的仆人"
    黛依丝对自己过去的事并不懊悔
    "我只是做着一个柔弱而孤独的小女人
    我的幸运在于得到了维纳斯的眷顾
    她赐予我爱和美,俗世的快乐——我错在哪里"

    巴弗奴斯强忍自己的悲伤
    在曾经爱慕的女子面前,紧握昂地诺埃的手杖
    "你为何顽固不化,看不见身边的魔鬼
    你本是良善的女子,如今却流连于男人之间
    抛却那虚妄的美和爱吧,随我去圣洁的各各他
    尼罗河的水会养活并洗净你"

    这样的对话经历了几天几夜
    黛依丝由傲慢变得疲倦,由任性变得伤感

    十六,

    她在维纳斯的神像前痛哭流涕
    日落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为了争夺这位美丽的女人黛依丝
    黑夜以天使和魔鬼的幻象同时现身
    在眩晕中她打碎自己的梳妆台,脂粉溅到墙上
    黎明前以一封长信向往日辞别

    去街头找到在露水中过夜的修士巴弗奴斯
    ——同样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
    黛依丝容颜依旧,巴弗奴斯已经衰老
    早出的妇人顶着牛奶和蜜从他们身边经过
    亚历山大六百年来的金色在方形屋顶上展开
    在这样的早上,一位不洁之人即将消失:

    “带我去见你们的父亲
    告诉祂我要成为祂的新妇,并请为我改名”

    十七,

    巴弗奴斯在梦中已经见到一切
    他的神在远方的山上向他显灵
    醒来时手上有一件黑色素衣
    曾经朝思暮想的黛依丝就伏在自己跟前
    她的眼中是泪水、悔恨和哀愁
    仿佛从前的一切都消散,一切都消散

    “现在就带我走,去你们尼罗河畔的小屋
    就像回到摩西的出生地”
    “那里没有美酒和情爱,没有维纳斯神像
    你是否做好了准备,黛依丝”
    “是的,神父,我已打碎美神的雕像
    我已经背叛了美丽的维纳斯——而你那里有什么?”

    ——沙棘果,泥墙,带刺的柳条,赎罪的十字架
    尼罗河水日日流淌……

    十八,

    什么是罪?
    ——出生。哭泣。进食。出走

    什么是路?
    ——迷途。魔鬼。幻想。大风

    什么是人生?
    ——时间。走路。赎罪。死亡

    什么是死亡?
    ——黑夜。忏悔。节制。爱

    什么是爱?
    ——自我。痴狂。别离。永恒

    什么是永恒?
    ——约旦河。迦南。光芒。平静




    十九,

    巴弗奴斯回到尼罗河岸
    继续他从前的修行
    因为重新见到女人、爱欲,荒淫的亚历山大
    在夜里听到过往日的回声
    他将鞭子挥得更重
    驱赶心中的秘密

    直到黛依丝穿上真正的苦衣
    直到她亲手建好自己的小屋
    直到每晚听到告解和哭泣
    直到她消瘦
    直到她枯萎
    直到死亡来临

    神与神的谈话重新开始
    尼罗河的水将黑衣人冲走千百次……

    2018-02-07-08



    严彬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创造性写作专业 研一  电话:18610448121

    邮箱:10139350@qq.com

    北京市海淀区中国人民大学 静园17号楼17宿舍 邮编:100872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