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百家争鸣 >> 解永光:试说李白两首诗的本事
    解永光:试说李白两首诗的本事
    • 作者:解永光 更新时间:2018-09-04 09:05:23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055

            近读李白诗二首,看到“謫仙人”跟平民百姓的生活往来,看到李白跟百姓的亲和力。很想探究一下两首诗的本事。这里的“本事”一词,从“本事诗”一词里借用过来。本事指本领,常用词。另指文学作品所根据的故事情节细节。本事诗指含有故事情节细节的诗歌作品,在文学史上,作品流传久远,而作品所根据的本事却不流传传扬的情况很多。后代读者,关注到本事诗的本事,也就是那个诗故事的本来面貌,加以叙说。《辞源》收《本事诗》一条,用了书名号,那本书是唐人孟棨(一作啟)撰。一卷。“分条记述诗人作诗的事实原委,并录所作之诗,故称本事诗。分情感、事感、高逸、怨愤、徴异、徴咎、嘲戏七类。除乐昌公主、宋武帝二条外,均录唐人作品。书中保存了唐代诗人许多轶事和民间传说。”由本事诗说到诗本事,似乎可以方便于理解,本文从这个角度试叙两首诗的本事。


            读《李太白诗集》,卷二十二《哭宣城善釀纪叟》:纪叟黄泉里。还应釀老春。夜臺无晓日,沽酒与何人?校注[题]:此首两宋本、缪本俱注云:一作题戴老酒店,云:戴老黄泉下,还应釀 大春,夜臺无李白,沽酒与何人?——说明在诗的流传过程中,纪叟跟戴老混了,酒仙接触到的酒家多,也不奇怪。

            这是《李太白诗集》的倒数第二首诗,压卷之作。纪叟是李白熟悉的一个釀酒师,两首诗说的都是釀酒卖酒——个体经营者。纪叟死后,李白记起酒场上老朋友——给自己供酒的老朋友纪叟,自然要哭之。这地方名酒“老春”,是嗜酒的诗人李白熟悉爱饮的。无晓日说的是夜臺,阴间地方,当然天不亮,没有在宣城的白昼饮长夜饮。釀酒是纪叟熟悉的技艺和业务,诗人想象着:去到黄泉里(地下深处),周围的经商环境仍然一样,纪叟还在操持自己的活路。然后笔一转,回到生死两隔的现实,纪叟酿酒卖酒,


            可那里我李白还没有去,纪叟的酒卖给谁喝?这就是我们千年而后的读者所见到的李白和纪叟之间的熟络关系,一种义的交往,一种纪叟死后友人之义的歌唱。古代喝酒的诗人多,但是能给供酒的酿酒师留下一首哭诗的却不多,李白诗流传千古,纪叟的酿酒供酒也一起流传千古了。

            诗题是哭宣城善酿纪叟,宣城,公元前109年设郡,历代为郡、州、府城,相沿二千多年,范晔、谢朓、沈括、文天祥等先后出守于此;李白、韩愈、白居易、杜牧等相继寓居。人文遗迹众多,自然风光优美,得有“上江人文之盛首”赞辞;更因谢脁、李白、杜牧等诗人的大量歌咏,而享“宣城自古诗人地”美誉。百度介绍,提到众多遗迹,也包含着纪叟供酒文人赋诗——而李白是其中大户。

    宣城吸引文人居留,人文环境而外,还有自然山水,其中敬亭山李白就常遊常咏,


            《李太白诗集》卷十有《自梁园至敬亭山见會公谈陵阳山水兼期同遊因有此赠》诗卷十五一页“敬亭惬素尚,弥棹流清辉。……水国饶英奇,潜光卧幽草。會公真名僧,所在即为宝。開堂振白拂,高论横青云。雪山扫粉壁,墨客多新文。……”饶英奇,说诗人雅聚;卧幽草,说其中有的还是隐居者。名僧,墨客,粉壁,新文,人汇聚,文多成。

            有《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敬亭一回首,目尽天南端。仙者五六人,常闻此遊磐。谿流琴高水,石聳麻姑坛。白龙降陵阳,黄鹤呼子安。羽化骑日月,云行翼鴛鸞。下视宇宙间,四溟皆波澜。汰绝目下事,从之复何难?百岁落半途,前期浩漫漫。

            强食不成味,清晨起长叹。愿随子明去,炼火烧金丹。——从之,随着仙道去修炼又有什么难处?人生百年,落半途才五十岁上下。想到这些,食而无味,寝而难安。表个心愿,去给仙士炼丹烧火。写的是在宣城时候的生活活动感情等等。


            “酒债寻常行处有”(杜甫),李白在宣城居留时候,跟酿酒纪叟关系亦应相似,有诗有酒,宣城重要,所以,《哭宣城善酿纪叟》收进诗集里面。

            诗集的卷九里有另外一首诗《赠武十七谔 并序》。“并序”,在题目里提一下,点明序的重要。“门人武谔,深于义者也。质本沉悍,慕要离之风。潜钓川海,不数数于世间事。闻中原作难 ,西来访余。余爱子伯禽在鲁,许将冒胡兵以致之。酒酣感激,援笔而赠。”这首诗李白赠予门人武谔,序里称赞武谔是“深于义者也”。全诗曰:马如一匹练,明日过吴门。乃是要離客,西来欲报恩 。笑开燕匕首。拂拭竟无言。狄犬吠清洛,天津成塞垣。爱子隔东鲁,空悲断肠猿。林回弃白璧,千里阻同奔。君为我致之,轻齎涉淮源。精诚合天道,不媿远游魂。

            李白赠诗的这位武谔,是李白的一个“门人”,门人,学生,门客。深于義者也,深于義:对于义有深入的爱好理解,者也,人物判断。沉悍,沉稳悍勇。羡慕古代刺客义士要離的武风?说他不斤斤计较世间事。闻听中原地区国难发作,到西边来访我(问有难事否),我倒是有个难事儿:子伯禽在鲁地,靠近战乱地区。许,武谔答应将冒着胡兵的拦阻而把伯禽带出送过来。酒喝到将醉我心里感激,拿起笔来写出诗来赠送。结尾句:精诚合天道,不媿远遊魂。赞语。

            读完序,读诗:马如一匹练,明日过吴门。形象在白在速,赞美义士座骑其实在赞义士。乃是要離客,西来欲报恩。此人乃是像要離一样的刺客侠客,要離,春秋时刺客。事见《吴越春秋》。向西来找我要为我做事向我报恩。笑開燕匕首,说话间笑着打开带来的燕国匕首。拂拭竟无言,拂了拂锋刃,到底没有话说。武谔取匕首出来,亮了亮自己的心愿。此句传神地写出了门人武谔的性格,序言说到的“沉悍”:言说不多,内心已经决定要在乱世里闯闯,该报的恩要报。当时李白“爱子伯禽在鲁”而“中原作难”,“西来访余”且“许将冒胡兵以致之”——要冒着胡兵的拦阻把伯禽带回来,送给李白。诗里有句“林回弃白璧,千里阻同奔”,出《庄子·山木》“林回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李白用此典故,把武谔的义举抬到如父救子位置。当然,从本事上说,还没有资料说到义举怎样落实,落实到什么结果,专著《李白与杜甫》里也没有提到。



  • 上一篇杨海波:文人与菊
  • 下一篇石厉:废品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