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段家军:说不尽的金瓶梅 ——拾翠寻香的元帅之西门庆(一)
    段家军:说不尽的金瓶梅 ——拾翠寻香的元帅之西门庆(一)
    •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18-10-17 08:39:0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683
     
    
    	

     小说《金瓶梅》中的主人公西门庆,是一个集地痞、恶霸、官僚于一身的精明商人。他是兰陵笑笑生塑造的一个十分出色的人物,他一生孜孜以求的是金钱和女人。

                                 一

    西门庆尽管是个大淫棍,可他自身却有着超乎寻常的男人魅力。他是很帅气的小伙儿,按照今天的话说,属于外貌协会的,但他绝不是娘炮儿。金瓶梅开篇就写道:话说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中,有一个风流子弟,生得状貌魁梧,性情潇洒,饶有几贯家资,年纪二十六七

    这样的标准人物,就是放之在当下,也是女人要嫁的第一人选。

    西门庆小伙儿不仅长得俊秀,而且很有钱,说不上百万富翁,也算得上家资雄厚。这一点得益于他的老子西门达。他父亲西门达,原走川广贩药材,就在这清河县前开着一个大大的生药铺。现住着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家中呼奴使婢,骡马成群,虽算不得十分富贵,却也是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

    西门达给西门庆打下了一片天地,西门庆也没辱没门庭,他进一步做大做强,不仅把买卖铺子做得风生水起,还与官府中的公家人员打得火热。商场沉浮的西门庆摸索出了一个经验,生意做得好,必须和官人勾在一起。这样自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他是大把花钱,把清河县官场上的头面人物都拉下了水。

    有钱无势,早晚一场空。这是西门庆悟出的真理。

    有了势力作靠山,西门庆在清河县是脚面水平趟,没有他办不成的事儿:西门庆财大气粗,在当地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只为这西门庆生来秉性刚强,作事机深诡谲,又放官吏债,就是那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臣,他也有门路与他浸润。所以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搅说事过钱,因此满县人都惧怕他。

    比如说,一个人想在城里的一角儿干烧烤,无照经营还污染环境,那官家的人必定前来治理。轻者把你轰走,重者砸了你的摊子,所有物品全部没收。可要是这个人和西门庆沾亲带故,那官家的人不仅不管,且还会经常去捧场。

    这就叫势力。

    西门庆不仅深深懂得有钱可以鬼推磨,而且还可以让磨推鬼。于是,他为所欲为,是一个明知是坏事,只要能满足他的欲望,就可以不择手段地去干的恶棍。

    一切都是注定,一切都是孽缘,

    自那日紫石街帘下见了潘金莲一面,西门庆的魂儿就丢了,到家往炕上一囊,把脑袋别进裤裆里就琢磨开了。他就琢磨着咋把个美人儿弄到手。

    琢磨来琢磨去,西门庆猛然想起卖茶的王婆子来。《金瓶梅》第二回: 却说这西门大官人自从帘子下见了那妇人一面,到家寻思道:“好一个雌儿,怎能够得手?”猛然想起那间壁卖茶王婆子来,堪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撮合得此事成,我破费几两银子谢他,也不值甚的。”于是连饭也不吃,走出街上闲游,一直迳踅入王婆茶坊里来,便去里边水帘下坐了。

    偷情自古不敢明目张胆的,哪怕他是西门大官人。

    西门庆想勾搭人妻,需要王婆子帮忙撮合,但毕竟不是光彩之事,不好意思主动挑明。王婆子是个老鬼鸡子,在兰陵笑笑生笔下,王婆子这个人物形象是非常丰满的,书中对其是这样交代的:开言欺陆贾,出口胜隋何。只凭说六国唇枪,全仗话三齐舌剑。只鸾孤凤,霎时间交仗成双;寡妇鳏男,一席话搬说摆对。解使三里门内女,遮莫九皈殿中仙。玉皇殿上侍香金童,把臂拖来;王母宫中传言玉女,拦腰抱住。略施奸计,使阿罗汉抱住比丘尼;才用机关,交李天王搂定鬼子母。甜言说诱,男如封涉也生心;软语调合,女似麻姑须乱性。藏头露尾,撺掇淑女害相思;送暖偷寒,调弄嫦娥偷汉子。

    也就是说,王婆子眼子毛儿都是空的,拔颗眼子毛儿都能吹笛儿。西门庆被潘金莲的竹竿子砸了脑袋,俩人在街上眉来眼去的,王婆子瞧了个满眼儿。今儿西门庆一光顾她的茶摊儿,老东西心里早就明白了西门庆的来意。她也晓得武大郎与潘金莲不般配,但在西门庆表现出愿意给她花大钱之前,她就抻着他,故意不说破。

    西门庆如猴屁股着了火,像哪吒踩着风火轮般连着几次往王婆子的茶摊儿跑。第一次;西门庆连饭也不吃,直踅入王婆子茶坊,打探潘金莲是谁家的娘子。王婆子却打起了哑谜,欲擒故纵,吊足了西门庆的胃口。《金瓶梅》第二回:王婆道:他是阎罗大王的妹子,五道将军的女儿,问他怎的? 西门庆道:我和你说正话,休要取笑。王婆道:大官人怎的不认得?他老公便是县前卖熟食的。西门庆道:莫不是卖枣糕徐三的老婆?王婆摇手道:不是,若是他,也是一对儿。大官人再猜。西门庆道:敢是卖馉饳的李三娘子儿?王婆摇手道:不是,若是他,倒是一双。西门庆道:莫不是花胳膊刘小二的婆儿?王婆大笑道:不是,若是他时,又是一对儿。大官人再猜。西门庆道:干娘,我其实猜不着了。王婆哈哈笑道:我好交大官人得知了罢,他的盖老便是街上卖炊饼的武大郎。西门庆听,跌脚笑道:莫不是人叫他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么?王婆道:正是他。西门庆听了,叫起苦来,说是:好一块羊肉,怎生落在狗口里!

         在得知潘金莲的男人是街上卖炊饼的武大郎后,西门庆便转移了话题,先问他欠了王婆子多少茶果钱?后让王婆子的儿子王潮跟着他混:干娘,我少你多少茶果钱?王婆道:“不多,由他,歇些时却算不妨。”西门庆又道:“你儿子王潮跟谁出去了?”王婆道:“说不的,跟了一个淮上客人,至今不归,又不知死活。”西门庆道:“却不交他跟我,那孩子倒乖觉伶俐。”王婆道:“若得大官人抬举他时,十分之好。”西门庆道:“待他归来,却再计较。

    王婆子心中大喜,弥陀佛。宝贝儿子终于有了个好前程。欢喜是欢喜,高兴是高兴,王婆子就是不捅那层窗户纸,她晓得西门庆还会找上门来。

    王婆子真是能掐会算,不到两个时辰,西门庆又来到她的茶摊儿,他朝着武大郎门前坐着。王婆子道:大官人吃个梅汤?西门庆道:好!多加些酸味儿。他央求王婆子给说个好媒,承诺会重谢王婆子:“干娘,你既是撮合山,也与我做头媒,说头好亲事,我自重重谢你。

        王婆子却笑着给西门庆说有一个快九十三岁的老太婆:“那娘子是丁亥生,属猪的,交新年却九十三岁了。”

    西门庆说王婆子故意胡扯,他笑着起身去了。

    天下雨娘嫁人。你走你的,我忙我的。王婆子心说,小兔崽子,和老娘斗法,你还嫩点儿。用不了多大会儿,你还得往老娘这跑。她是稳坐钓鱼台,向西门庆挥手致意,不送。

    果不其然,天刚擦黑,王婆子正要关门打烊,西门庆甩哒甩哒第三次又来了,他朝着武大门前只顾将眼睃望。王婆道:大官人,吃个和合汤?西门庆道:最好。干娘放甜些。说完,他笑着又去了,到家甚是寝食不安,一片心只在妇人身上。

    一宿没话。

    转天天刚亮,王婆子才打开店门,西门庆第四次又到了她的茶摊儿。只见西门庆又早在街前来回踅走,踅过几遍,奔入茶局子水帘下。王婆子装作啥都没看见,只顾在屋内点炉子扇火,也不出来问茶。西门庆是管丈母娘喊大嫂没话耷拉话,他问王婆子武大郎家是做啥买卖的。王婆子是神侃了一顿;“他家卖的拖煎阿满子,干巴子肉翻包着菜肉匾食饺,窝窝蛤蜊面,热烫温和大辣酥。

    王婆子提醒西门庆不要上门上户买,让去街上找武大郎买。

         西门庆喝了口水,又起身离去了。可功夫不大,他又回来了,这是他两天来第五次光顾王婆子的茶摊儿:王婆在茶局里冷眼张着,他在门前踅过东,看一看,又转西去,又复一复,一连走了七八遍。少顷,迳入茶房里来
    西门庆从怀里身边摸出一两一块银子递与王婆子。王婆子眼前一亮,银子。白花花的银子。她心里暗喜,表面上还要装着矜持,在假意推辞了一番后,笑嘻嘻地收下了。
    王婆子心说,妥了,火候差不多了。
        在西门庆诉了一番相思苦后,王婆子却说起了自己的血泪史:“我家卖茶叫做鬼打更。三年前六月初三日下大雪,那一日卖了个泡茶,直到如今不发市,只靠些杂趁养口。老身自从三十六岁没了老公,丢下这个小厮,没得过日子。迎头儿跟着人说媒,次后揽人家些衣服卖,又与人家抱腰收小的,闲常也会作牵头,做马百六,也会针灸看病。”
    这真是,你扔你的原子弹,我打我的手榴弹。
        尽管打法不同,西门庆却很快摸清了王婆子的战略意图。他开出了自己的条件;我并不知干娘有如此手段!端的与我说这件事,我便送十两银子与你做棺材本。你好交这雌儿会我一面。西门庆的意思很明确,只要和潘金莲见一面,便送十两银子给王婆子做棺材本。
                            
         战役第一阶段进行的比预想的还要顺利,王婆子哈哈大笑了。她这才给西门庆定了挨光计:潘驴邓小闲。

    王婆子不愧是个行兵高手,她的作战计划可以说百密而无一疏。用陕西话说:稳妥得很。她给西门庆传授啥叫挨光:怎的是挨光?似如今俗呼偷情就是了。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的。第一,要潘安的貌;第二,要驴大行货;第三,要邓通般有钱;第四,要妆小伏低,就要绵里针一般软款忍耐;第五,要闲工夫。此五件唤做“潘、驴、邓、小、闲”。都全了,此事便获得着。

        西门庆恰好这五件俱备:实不瞒你说,这这五件事我都有。第一件,我的貌虽比不得潘安,也充得过;第二件,我小时在三街两巷游串,也曾养得好大龟;第三,我家里也有几贯钱财,虽不及邓通,也颇得过日子;第四,我最忍耐;他便打我四百顿,休想我回他一拳;第五,我最有闲工夫,不然如何来得恁勤
    另外,王婆子提醒西门庆不要怕花钱,肯使钱到九分九厘,也有难成处:大官人休怪老身直言,但凡挨光最难,十分,有使钱到九分九厘,也有难成处。我知你从来悭吝,不肯胡乱便使钱,只这件打搅
    在玩女人上,西门庆是从来不吝啬的,他是连忙表态,百分百听从王婆子的安排。一切安排妥当,王婆子话锋一转,她却让西门庆过半年三个月再来商量。西门庆哪里等得上仨月和半年,他恨不得马上和潘金莲成了双。你看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只得再次央求王婆子:咱有没有速成班,要是有的话,必有重报。

    王婆子说速成班倒是有,但要多花钱。

    西门庆心知肚明,老狗日的敲竹杠。明知王婆子敲竹杠,西门庆还要装的满肚子欢喜。为啥?有求于人呗。

    目的达到,王婆子给西门庆献上了十大连环计。

         第一步;西门庆去买一匹蓝䌷,一匹白䌷,一匹白绢,十两好锦交给王婆子,然后王婆子去请潘金莲过来做衣服。如果潘金莲不愿意,这件事请就算了:大官人如干此事,便买一匹蓝绸、一匹白绸、一匹白绢,再用十两好绵,都把来与老身。老身却走过去问他借历日,央及他拣个好日期,叫个裁缝来做。他若见我这般说,拣了日期,不肯与我来做时,此事便休了;他若欢天喜地说:‘我替你做。’不要我叫裁缝,这光便有一分了
         第二步;如果潘金莲愿意过来做衣服,这事情便有了一分希望。王婆子就把她请了过来,那么这希望就变成了两分:我便请得他来做,就替我缝,这光便二分了
         第三步;王婆子安排一桌酒席作为潘金莲做衣服的答谢,如果潘金莲说不方便,一定要去她自己家里做衣服,这事情就算了。她若答应了吃饭那么这希望就变成了三分:他若来做时,午间我却安排些酒食点心请他吃。他若说不便当,定要将去家中做,此事便休了;他不言语吃了时,这光便有三分了
         第四步:王婆子和金莲吃上一天酒,做上一天衣服,这一天之内西门庆都不能现身,什么时候现身呢?第三天中午以后西门庆再来王婆家,只说要来王干娘处买杯茶喝。如果金莲这时候便告辞走了,这事情就算了。她若不动,那么这希望就变成了四分:这一日你也莫来,直至第三日,晌午前后,你整整齐齐打扮了来,以咳嗽为号,你在门前叫道:‘怎的连日不见王干娘?我买盏茶吃。’我便出来请你入房里坐吃茶。他若见你便起身来,走了归去,难道我扯住他不成?此事便休了。他若见你入来,不动身时,这光便有四分了
         第五步:西门庆进门之后,王婆子便对金莲说这些绸缎都是西门庆送给她老婆子的,并且夸西门庆的各种好处,西门庆也就顺水应答。如果金莲不来接这些话头,这事情就算了。她若是愿意和西门庆说上几句,那么希望就变成了五分:坐下时,我便对雌儿说道:‘这个便是与我衣服施主的官人,亏杀他。’我便夸大官人许多好处,你便卖弄他针指。若是他不来兜揽答应时,此事便休了;他若口中答应与你说话时,这光便有五分了
         第六步:王婆子以西门庆和潘金莲二人,一人出钱,一人出力为名要请他二人吃饭。如果金莲不愿意当时便要走,这事情就算了。她若愿意留下来吃饭,那么这希望就变成了六分:我便道:‘却难为这位娘子与我作成出手做,亏杀你两施主,一个出钱,一个出力。不是老身路歧相央,难得这位娘子在这里,官人做个主人替娘子浇浇手。’你便取银子出来,央我买。若是他便走时,难道我扯住他?此事便休了。他若是不动身时,事务易成,这光便有六分了
         第七步;王婆子便要出去买些酒食,就请西门庆陪着潘金莲说说话。如果潘金莲当时便要回家,这事情就算了。她若愿意留下来和西门庆说话,那么这希望就变成了七分:我却拿银子,临出门时对他说:‘有劳娘子相待官人坐一坐。’他若起身走了家去,我终不成阻挡他?此事便休了。若是他不起身,又好了,这光便有七分了
         第八步:王婆子买回酒菜之后就请潘金莲同桌陪西门庆一起吃一杯酒。如果潘金莲不愿意,这事情就算了。如果她愿意,那么希望就变成了八分:待我买得东西提在桌子上,便说:‘娘子且收拾过生活去,且吃一杯儿酒,难得这官人坏钱。’他不肯和你同桌吃,去了,此事便休了。若是他不起身,此事又好了,这光便有八分了。
          第九步:三人酒吃的高兴时,西门庆再拿出银子请王婆子出去再买些酒来。这时候王婆子就把他们二人留在房中,从外面把门拽上。如果潘金莲这时焦躁便要回家去,这事情就算了。如果她由着王婆子就关了门,那么希望就变成了九分:待他吃得酒浓时,正说得入港,我便推道没了酒,再交你买,你便拿银子,又央我买酒去并果子来配酒。我把门拽上,关你两个在屋里。他若焦燥跑了归去时,此事便休了;他若由我拽上门,不焦躁时,这光便有九分。
         第十步:西门庆这时就要说些甜言蜜语讨金莲欢心,但是切记不能用强。然后西门庆可假装失手掉了筷子,然后乘着捡筷子的机会去潘金莲的脚上捏一捏。如果这时潘金莲闹将起来便要翻脸,这事情就算失败了,而且以后也不要再提起。如果潘金莲任西门庆这般动手动脚,这希望就达到十分,这偷情挨光之事就完备了:只欠一分了。只是这一分倒难。大官人你在房里,便着几句甜话儿说入去,却不可燥暴,便去动手动脚打搅了事,那时我不管你。你先把袖子向桌子上拂落一双箸下去,只推拾箸,将手去他脚上捏一捏。他若闹将起来,我自来搭救。此事便休了,再也难成。若是他不做声时,此事十分光了。
         王婆子的连环计,一环扣紧一环,一环都能出错,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惊心动魄。这真是;挖下陷阱擒虎豹,撒下香饵掉金鳌。好个厉害的王婆子,心思缜密,步步为营,看似自己置身事外却又掌控全局,这小坑儿挖的。
    自古以来,大凡陷阱无外乎几种共同点,其一,必须有诱饵,就像钓鱼,得打窝儿;其二,鱼儿上钩后不能脱钩;其三,鱼儿越想脱钩越疼,最后乖乖成了钓鱼人的盘中餐。
    王婆子晚生千年,绝对能祸国殃民。
         祸害不祸害和洒家无关,西门庆大喜过望: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做晚餐。这山涧的水,无比的甜,不羡鸳鸯不羡仙。西门庆知道这回自己找对人了。看来,刘备要想成就大业,离开诸葛亮还真是不行。
    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王婆子所料。此绝户计一步步把个潘金莲引进了罪恶的深渊,也使得西门庆如愿以偿。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