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桑林海:童年二三事
    桑林海:童年二三事
    • 作者:桑林海 更新时间:2018-11-21 09:08:18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795

           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去过许多地方的城市,也就在我的心底留下了许多故乡,无论它们处于繁华还是冷僻,我始终在收获着自己。

          我是在十五岁那年南下去上海,父母在那里打工,暑假我去。火车急速驶过长江,长江那是一个粗犷的老农,黄黝黝的皮肤,雄浑的江面,江船零星的洒在它的胸膛,岸边覆压着丛丛树木。我还以为要落脚在这里,但是,不是,火车仍急速的行驶,窗外闪过一片片良田和一栋栋住宅区,我迷茫的坐在车上,让它随意把我拉到何方,直到傍晚,我才来到第一个异乡的故乡,当天细雨蒙蒙,雾把远处全罩起来,使人看不真切。这一 所郊区的瓦房停在路边,路的对面是一条大河,河的两岸都被农民开垦起来种满各种蔬菜水果。我那时还不知道就是这条河陪伴了我整整几个月,让我至今回味无穷。

           这条河粼粼的波光无休止的波动,鱼在那里喜悦的跃出水面,虾经常在水边若隐若现,尤其是那贝壳臃肿的身子如老人挨着水面晒太阳。我对于这片水面的注意是从钓鱼人开始的,每天都有三三两两个拿着新式的钓竿,全副武装在水里打窝。一个下午能收获颇丰。我也照葫芦画瓢钓起鱼来那时火急火燎常常被鱼儿耍了一个下午,也钓不上来一条小鱼,但仍然兴致盎然。后来我父亲在河里拉了一张网,横贯河的两岸,一个下午父母去上班,我欢天喜地的在河里张望,常见水里漩涡起来像少女素颜的轻笑,我知道这是鱼儿上网了,便手舞足蹈起来,但我又怕吓退鱼儿,也怕让上网的鱼儿知道我的高兴而它上网不高兴,我心疼它们,上网的鱼儿痛苦地挣扎而等不到父母回来,便绾起腿儿,撸起袖子,踏着清凉的水波,呵护的到近岸去解救它,它也不安分起来,常利用我的仁慈和疏忽而逃之夭夭,我又气又喜。我累了,要去休息了,但心里始终放不下它,我躺在床上还想着鱼儿无忧无虑的朝我的网欣喜的游来。迷迷糊糊睡着了,在梦里我梦见自己走沟串坝,游走于狭长的草地、款款的流水,浓郁的树阴下,洋溢着声声不绝的蝉声,一直睡到浓浓的鱼汤飘香。其间父母回来起网时,鱼儿闪烁的身影像珍珠一样让人欢喜。渐渐的我每天都要耗费一些时间在河边玩耍。

            骄阳似火的时候,湖边便不能呆了,我便转向一片树林,这树林里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见,鸟儿的叫声被黑暗压得喘不过气来,可是它太宽广了,我是常见鸟又欢喜又忧愁的飞进飞出,但我只在尽头几行树木里玩过,从没有向里面去过,原因是他太黑了,又阴冷,厚厚的落叶踏上去好比踏上一条船,并且光滑的树皮上有很多干瘪的躯体,让人悚然,落魄的游荡时,我鼓起勇气到它的腹地,我借着风儿吹过树林裂出的一痕痕闪进的阳光,我也真正见到了这鸟的天堂,同时又是鸟儿的坟墓,起初你只能看见许多小鸟停在半空中扑棱棱的翅膀并不飞走,还有许多奄奄一息着,有的一动不动,我心里纳着闷儿,走近才发现那是被猎人网住的鸟儿。其身也悲,其声也哀,还有一些鸟儿盘旋在叫。依依惜别。又像探监似的,我大着胆儿看了几只,有一次我带出来了一只,把它养在自制的鸟笼里,但是它不吃不喝和我闹着别扭,我最终是成全了它,让它展翅的翱翔。

           童年白驹过隙,流逝了青春那份欣喜,当你蓦然回首时,不由得陷入一种苦涩中。

           如果我用年龄来做逃避的借口的话那我真没有什么可回忆的。在上海的另一个地方,我们家后面是一栋小别墅里面住着一对老夫妻,他们操着上海话,房子也是我们租他们的,整个人见了我们也不显不出鄙夷,老人没事的时候喜欢在阳光下正襟危坐的拉二胡,声音悠扬传满屋前屋后常常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还意犹未尽地拉起来。这也引起了我父亲的注意,他动着心思,想让我跟老人家学拉二胡,我当时也懂事,父亲含着笑向我抛来眼神,我当时可就紧张了,一百个不愿意!我告诉父亲那上海人又不熟悉,父亲马上回驳我,你要熟悉他干什么?跟人练就是了,我肯定学不会,我挤出这么几个字,没有什么天赋不天赋的,父亲拉起脸,我嘟嘟囔囔地说了许多话一一被父亲辩驳,好像上刑场一般,心里咕咚咚的跳着。我僵立了站在后窗前。等待最终的审讯。父亲最后也没能把我送到老人面前,日子一长就冷淡下来,就这样我逃过了一劫,我大多数的时候是在树阴下溜达,踩着落在地上的果子,唯一干的正事就是浇菜,这可是个轻便的活儿,我乐此不疲。

           夏天天气热了。傍晚父亲下班回来,夕阳还在西天上做最后的燃烧,它把湖水温得很适人,父亲常常下水游泳几次,几次他便想起了我,那时候我还不会游泳,他又想让我学游泳,并且每天自己仰着头游向我,我知道这是示范,但我最终也没有涉水,他游泳时我就热情地看着,这倒是挺喜欢的,但我疑心重重,时间久了,我还是不会游泳,这样行动便受到了束缚,享受不到英雄主义也不能玩得酣畅淋漓,是我懒惰与胆怯,让我的童年失去了光辉,有时候你的错失正是你这辈子再也无法挽回的。

           就这样,我蹉跎了岁月,在岁月日益成长的时候,不是他抛弃了我,而是我自己狠心的抛弃了我自己,是的,学不会那些东西可能也没有什么,但如果在该奋斗的年纪选择了安逸,蜷缩于自己狭小的空间,而畏缩不前,纵容思维的怯弱与保守,那么逝去岁月给我的礼物——锻炼,可就得不偿失,悔青肠子也得不回来了,时间在继续行驶,机会抛下它的花环越来越少,你始终没有抓住一两件就遗失了少年。

            后来我又在浙江留恋了一阵,在宁波一个叫杭州湾的地方,我拖着岁月给我疲惫的身躯和没有生气的心灵,在这里我找到了一个栖息地,是关于自己本性的一场争夺战,我要在这里把遗失的温习,把刚体味到的酝酿,把根深蒂固的和阻碍我本性的来一次洗礼,早晨阳光从水湾沐浴中苏醒,像初生的婴儿,新的耀眼,我也像新生的婴儿,拥抱新的早晨,起来晨练,我跑步,我锻炼器械,太阳划入中天的时候,整个院落像蒸笼一样,人不能出去,我便在屋中读书,虽然不能像日中的太阳全身心投入他很热爱的人间,我也囫囵吞枣,接受了改造。晚霞最精彩,他把另一端的水面。调上了最浓重的颜色,就像德高望重的老人在暮年为霞满天,我依偎在窗前,我开始思考自然赋予人的一切,洗尽铅华,回归自然,以心为马,不负韵华。寻找有意义的事情来做,以使你不愧对你自己的童年。

            时间就这样渐渐的流逝,我的笔跟不上它的流失,当我想拾起它的点滴时,这份童年已成佳酿,抑或失去温情的月光。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