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龚铁鹰:军营人物(二篇)
    龚铁鹰:军营人物(二篇)
    • 作者:龚铁鹰 更新时间:2019-01-04 10:14:4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168


    副军长裴飞正

    当年在三十八军,提起裴飞正副军长的大名,那可是如雷贯耳。裴飞正是山西平遥人,抗日战争初期入伍,在三十八军副军长任上离休。虽然1955年他仅被授予上校军衔,但在三十八军官兵心目中,他却是勇冠三军响当当的将军。裴副军长个性飞扬,有勇有谋,从来不甘人后,经常弄出点匪夷所思的动静来,在当年身经百战的军首长中,他的奇闻轶事最多。

    最知名的一例是在解放天津战役中,他时任三十八军337团一营营长,该营作为突击队,将第一面红旗插上天津城头。临战前身为一营营长的他别出心裁,非要把三营八连借过来参加一营的突击梯队,理由是“钢八连”好使。

    大战刚一打响,他看到友邻三十九军一一七师在开辟通路时在鹿砦旁插上了红旗,误以为兄弟部队要率先发起冲击。说起来还有背景,三十八军在辽沈战役中作为东野的总预备队,没捞上打大仗,早就憋着一股劲儿,这一次还能让人家抢了头功?所有参加突击的各军都是一个军打一个突破口,唯独三十八军是一个军打两个突破口,可见三十八军在此战中要力压群雄的决心!兄弟部队的红旗一飘,裴飞正可是红了眼,他带领部队发起冲击,跟着炮弹尾巴就嗷嗷地扑向炮火连天的天津城头。可此时,我炮兵三分钟的压制射击刚刚开始,在战役总指挥刘亚楼询问为何提前冲击的电话响起的同时,三十八军军长李天佑急令炮火转入延伸射击,但为时已晚,眼睁睁地看着突击队淹没在浓烟之中。由于敌人火力点没有被有效压制,加大了部队的伤亡,还有不少战士倒在自己的炮火之下。但无论如何,裴飞正带领的一营在四野进攻天津的五个主力师中,最先登上天津城头。虽然他可称为攻克天津首功,但因此过,无缘进入解放天津功勋簿中。裴飞正争功心切率部提前冲击固然莽撞,但那种有我无敌的勇气和血性值得尊敬和称道!一支视荣誉重于生命的军队是战无不胜的,裴飞正和他的部队正是如此,所以战后前指并未对他追究。

    他曾立下无数战功,最显赫的当在朝鲜时。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三十八军血性男儿痛击傲慢的美国军队,志愿军总部的嘉奖令结语是:中国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在此次战斗中,裴飞正任339团副团长,他带领该团三营和军、师侦察连,出奇兵炸毁武陵桥,彻底断绝了敌军退路。战斗故事片《奇袭》反映的就是这一壮举。

    我1973年才到三十八军当兵,那时,裴飞正在军里任副军长。我虽然无缘领略他的英雄气概和指挥风采,但因为我军赴唐山抗震救灾是他带队,所以,也曾有机会远观他的身影。不过,对他更多的了解,则来自老兵讲述的奇闻轶事。

    裴飞正最大的特点是争强好胜,打仗不要命,部队带得嗷嗷叫。再有就是鬼点子甚多,动起心思来也时常冒个尖儿,所以得了个绰号叫“二鬼子”或称“老裴头”。刚解放时他任一一三师团长,那时部队响应号召灭鼠,灭鼠多少口说无凭,师里规定以上交老鼠尾巴为证。开始时三个团成绩不相上下,可第二天老裴头所在团数量猛增,另两个团增加力量四处清剿老鼠,上交尾巴仍以老裴头团为最多。上交鼠尾时另两个团派人现场观看,发现裴团所交鼠尾甚短而且整齐,原来他们每条鼠尾一截为三,两个团上告师里,才阻止了这种“劣行”。

    战后部队练兵,军师经常组织考核比赛,只要有比赛,老裴头就想拿第一。一次考核,他当团长的337团成绩落后338团,全军通报成绩,老裴头脸上挂不住了,他批评团作训股说,你们真肉,怎么打不上?要求师里再比,结果337团成绩远超338团。338团上下觉得蹊跷,团里派人去337团会老乡摸情报,原来门道儿在报靶上。验靶时,337团战士每人手指缝夹一颗子弹,没打上的,就用弹头朝九环、十环上多捅几下,成绩一下就上去了!刘海清当时任一一三师师长,人家告老裴头灭鼠作假,无关大局也就算了,此次他大动肝火,跑到337团召集团领导开会,指着裴说:

    “裴飞正,你打过仗吗?”

    “打过呀。”裴飞正心想,这话问的。

    “打过?你知不知道你打不着人家,人家就要打死你?你个二鬼子,你那打靶算本事呀。”

    裴飞正看到师长发火,不敢吱声了。刘海清说:“以后你再胡闹,看我怎么收拾你。”又教育在座的团领导,“养兵就是为了打仗,你们都是从枪林弹雨中钻出来的,不玩儿真的行吗?裴飞正,你这样做不仅欺骗了上级,还玩弄了337团全体官兵的感情,败坏了部队作风,你必须在全团军人大会上作检讨。”裴为此作了检讨。

    他常有灵光闪现。“文革”中,他要在群众大会上讲话,干事上台宣布,下面请三十八军副军长讲话,听众嘁嘁喳喳注意力分散。裴告诉干事再宣布一次,教他如何介绍。干事重新上台,宣布:下面请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某某国武官、北京军区防洪总指挥裴飞正讲话。下面立时鸦雀无声。裴任副师长时,去北京汇报工作,到总参招待所住宿,人家规定正师以上才能入住。招待员问裴的职务,裴说比师长多一个字。招待员说,首长,不知我理解得对不对,您是副师长?比师长多一字,裴还是这句话。招待员满脸严肃地说,正师才能住。裴生气了,说你们上面的人下去,我们好房给住着、好酒招待着,我们来了,怎么,住一宿都不行?招待员只好请示上级,回答说同意住。裴让车开进院里,可人家又不让停车。裴火了,好,我不住了,走!带车走了。

    裴对部下还是爱护的,当团长时,几个战士投弹射击得了冠军,他给战士放三天假。一天,值班室报告说有战士在街里吵架,他去了一看是几个尖子在饭馆吃饺子,嫌上得太慢和店家吵起来。他说这是何必呢,走,跟我回团,我让司务长给你们包最好吃的饺子。

    一个老战士讲了他这样一件往事。1962年,三年粮荒困难时期,某连一个战士因吃不饱肚子,一天晚上,到驻地旁老百姓庄稼地里偷掰了几穗玉米,被该连查哨的连长发现了,连长严厉训斥,还说支部要讨论处分意见。在营里视察的裴飞正听说此事,马上赶到这个连队,对连队领导说,对这个战士批评教育是必要的,处分就不要给了。还说,问题发生在下面,根子却在我们支部身上,是我们没有搞好连队伙食,今后要把改善连队生活当成提高部队战斗力的大事来抓。战士只有吃饱肚子,才能有战斗士气,才能安心部队建设。连队采纳了裴副师长的意见,让那个战士在全连大会上作了检讨,指导员又带那个战士到老乡家道歉,老乡感动地说,掰几穗玉米算个啥事?还用得着上门道歉?这件事在当地传为佳话。

    老战士还讲过另一个故事。1965年的一天,正在某连蹲点儿的裴副师长听连队干部汇报军事训练情况,当汇报到某班战士邢玉根收到家中母亲病重的电报后悄悄收起电报,继续投入紧张的军事训练中时,他紧皱眉头,收敛了笑容。会后,他对连队指导员说,那个叫邢玉根的战士,我想找他谈一次话。邢玉根来了,裴问他当兵几年了,探过家没有?战士说已经当兵四年,还未探过家。裴又问,听说你母亲病重,还来了电报?战士含着眼泪说,是这样,首长,这件事我能正确对待。裴厉声说,正确对待?我问你,你有几个妈?一句话把战士问愣了。还未等回答,裴又说,你马上给我准备回家!战士走后,裴对连队指导员说,你们支部应该研究一下,给战士邢玉根特批十天假,让他回家探望老母亲。战士越是自觉,我们越应该关心他们!

    “文革”期间,保定剧团要随省会搬迁石家庄,裴去剧团看望,大家围拢听他说话。他说,你们到石家庄后,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立场,不要被反对派压趴下,这是我个人意见,也是军党委的意见。军摄影干事张文波随后也去剧团,向演员转述了裴的话。他说,你们不要听信此话,他嘴上没有把门儿的,这话不可能是军党委的意见,你们听他的话,出了事连裤子都提不上。一个演员看裴时,把文波的话一字不漏地向他复述,裴火冒三丈,立即到军宣传处找文波,未遇,告诉处长让文波立即跑步到办公室。裴在气头上,文波哪里敢去,只好躲。

    一天,文波去小卖部买糖,一出门见裴迎面走来,文波想溜。裴副军长说:“哈,文波,可看见你了,不知道我找你吗?”

    文波说:“知道,可这几天我手上有活,实在脱不开身。”

    裴说:“你说我给剧团讲的话不代表军党委意见,这没啥,我的话是有点儿大。可你说听我的话连裤子都提不上?我真那么废物吗?你呀,要汲取教训,咱们俩都是因为这张嘴把自己害了。”

    “裴副军长,我说的话是不好听,可是您说让剧团去石家庄后和人家对着干,您觉得行吗?他们会有好果子吃吗?我是想他们照着您的话去做,会害了他们,也害了您呀!您刚才这句话说得也不对,我的嘴害了我,可您的嘴没害您呀,您当团长我是干事,您当师长我还是干事,您当了副军长我还是干事,您上得多快呀,哪里害了自己呀?”文波说。

    一听这话,裴转怒为喜,说:“走吧,到我家吃饭去。”两人小酒一端,喝了个一醉方休,此后两人成了忘年交。一次,文波去一一四师拍照片,反映部队现代化建设,调动了炮兵团、坦克团、高炮团三个团的武器、车辆,在大操场演练。裴打来电话说,文波,我告诉你,咱们军刚装备三辆最先进的通讯车,其他部队都没配备,我给你调去拍片吗?文波想,通讯车里面设备先进,可外观就是一个大铁壳,就说不用了,谢谢裴副军长。裴说,那好吧,你需要什么就告诉我,我给你调。

    ……

    裴飞正副军长还有很多奇闻轶事,这里讲述的只是吉光片羽。他为何让人怀念?因为他有血性,有亲情,让人觉得亲近。时光流转,裴飞正副军长到另一个世界已经快二十年了,但是,不管离开部队多久,裴飞正副军长的传奇故事,将永在军营流传。

    旅长黑子

    人称黑子的这位治军能手去炮兵旅之前,那里的军政主官不和,部队纪律涣散,各类事故不断,最严重的是该旅越野车过北京地道桥时,竟出了血的事故。

    当时军里下决心改组炮兵旅班子,将炮旅政委调到军政治部做副主任,旅政委自觉“打了败仗”,他离开部队时说,旅长留下将来非得出大事。军里考虑新派一位旅长,就盯上了时任师参谋长的黑子,黑子表示我不会去,我都任了4年副师了,我平调到那个地方干什么!军里就说我们研究研究,此时已经放出风来,说黑子要去炮兵旅任旅长。听闻此言,黑子认真地给军长和政委写了一封信,表示不接受这个安排,说现在有那么多年轻有为的炮兵团长可以选任,何必让我这个老兵去旅里。军领导回话,说你的意见我们知道了,今天军里开党委会,会考虑你的想法,但是如果定你去,你也别推三阻四。结果一上会,一致通过他去炮兵旅,方案上报军区获批准,军政委和他谈话,说军里研究只有你适合任炮兵旅长,你也别闹情绪,两天后去报到,我送你去上任。黑子一看木已成舟,就向政委表态,我本意不愿去,但既然军党委已经决定,请政委放心,出了这个门,我没有任何意见了。

    两天后,政委和军干部处长一起送黑子去炮兵旅,这是没有先例的,哪有军政委送旅长到新岗位任职的?这个旅是从其他部队调入三十八军的,来到这支英雄部队后一直表现平平。黑子上任后,全旅面貌焕然一新,最出彩的是军事训练大改观。当时军区组织全旅炮兵快速反击演练,即拉得快、打得快、撤得快、休整快。黑子闷头干了一个星期,起草了十几页的演习方案。军炮兵主任组织大家研究了一个上午,最后问黑子有什么意见,黑子从战斗准备、战斗实施、战斗撤出说了一个小时,各位听后叹服,方案无懈可击。

    演习开始时,军参谋长带军区炮兵部副部长,还有全军炮兵主官在旅里开“炮兵群快速反击”现场会。黑子严格要求部队,一扫过去弄虚作假的风气,所有的连、营、群射击,点目标、横目标、面积目标,全部按照实弹实目标实面积执行,营阵地按照500米乘500米方圆设置。炮与炮之间一块石头甩出去,就是一个炮位,谁也不能来等间隔的,全部是自然设定,单炮最大间距有150多米,一个连阵地既有纵深,又有高差,三个营阵地两边望不到头,横目标长度超过300米,把来参观的炮兵干部震了,因为那个年头演习总是作假,就没有人这样实打实地干过。演习中间下暴雨,军参谋长和军区炮兵部副部长说,下这么大雨,这晚上科目还能打吗?不行就撤了吧。黑子说,不行,战士从紧急集合开始,在外面疏散一晚上,又挖炮阵地,打了一天炮,在外面都冻了两天了,如今快结束了,你们不看完就要跑?不打完谁也不能走!只要雨停了就接着打!黑子把他们按住说,来,喝酒!

    待雨一停歇,黑子说,走吧,上山。他让部队打了12发照明弹,把暗夜中的整个靶场照得通明,随后是炮兵群火炮齐发,漫天是飞弹穿过夜空的闪光,这是炮兵情绪最高涨的时刻!这是黑子当炮兵以来,第一次把所有炮兵科目都实弹打了一遍。那些年部队正规训练之调不弹久矣,前来观看演习的军官,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完整科目的炮兵实弹射击。此次演习过后,黑子在旅里的威望直上云天,又经过两年整治,炮兵旅改头换面雄风展现,不久便荣立集体三等功,在和平年代全旅集体立功甚为少见,黑子也升任集团军装备部部长。

    黑子所为暗合鲁迅论中国脊梁之意: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在混乱的年代里,绝非上下皆黑,像黑子旅长这样埋头研究军事,时刻准备打仗的不乏其人!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