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念人:《追 梦》第十八章
    念人:《追 梦》第十八章
    • 作者:987654321 更新时间:2019-01-18 09:01:56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626

    《崛起的南溪村》一文发表后,阿才的名字也随着南溪村名字,响遍了全国大江南北。阿才的名字,也成为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的话题。

    三月初,经南溪村群众充分讨论酝酿,选举阿才为人民代表,出席第十八届南江县人民代表大会。大会期间,县人大常委会破例通过两个决议,一个是关于廖正才同志扶贫工作突出,任命廖正才为南江县副县长;一个是关于阿才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工作有功,被县人大增补阿才为省人大代表,出席第十八届广南省人民代表大会。

    阿才当上了省人大代表,名声越来越大。如今,他堂堂正正与其他人大代表坐在一起,参政议政商讨着国家大事,当家作主人,再也不是当年那位被富人以狗看待的打工仔了。

    再说《崛起的南溪村》一文发表,群众反响强烈。目前,各地到南溪村参观学习取经的人络绎不绝。来时,谁都想要阿才介绍脱贫致富经验,谁都想见见这位从打工仔跃升为省人大代表阿才;走时,还邀请阿才一起拍照、留言……面对一张张热情的脸孔,阿才总是有求必应。对此,忙得不可开交。

    这天,阿才正在办公室接洽来宾,突然,他接到阿南打来电话,阿南在电话里十分焦急地说:“阿才,你赶快回家!阿霞回来了…”

    阿才一听,吃了一惊,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是听错了,马上反问说:“什么…什么?你再说一次。”

    “阿霞…阿霞回来了!”阿南说。

    “好的,好的,我马上回去。”阿才说。

    阿才放下电话,与李成光说了几句话后,于是,他就赶回家去。一进门,只见一位穿着搂屡的、头缚着头巾,神志不振的中年妇女坐在大厅沙发上。

    “你…你是阿霞?”阿才惊奇地问。

    “是的,我是阿霞!”阿霞说着,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直奔到阿才面前,紧紧抱住阿才“呜呜”哭起来。

    面对着这位脸容憔悴不堪的前妻子,阿才悲喜交集,不知道如何安慰是好。他把阿霞扶坐到沙发上,为阿霞冲上一杯菊花茶、端上一盘饼干。然后,坐到阿霞对面的椅子上,心情十分复杂地说:“你是怎样回来的?”

    阿霞一边喝着菊花茶,一边擦掉泪水,陈述起她离开阿才后,如何熬过这几年的艰难日子。

    原来,阿霞去应聘时,没良心中介看到阿才生得头形端正有姿色,便送给美容院当服务员。这间美容院名为美容院实际上是妓院,阿霞入美容院后,老板娘看到阿霞长得标志亮丽,为了赚大钱,安排阿霞接客,阿霞坚决不干。于是,老板娘指使打手对阿霞进行拷打,威迫阿霞就范。可是,阿霞认为做这种事天地不容,宁死也不干。曾两次逃走都被抓回来。她完全没有想到,这里是狼窝,入时容易出时难。老板娘见阿霞不肯就范,最后,使出最后底线,派人到阿霞家抓她的孩子。为了保护孩子,不让孩子受到伤害,只好答应了老板娘。然而,在接客过程中,有一位富人邓汉,自称是马来西亚华侨,他看到阿霞长得苗条漂亮,了解到阿霞几次逃走都被老板娘抓回来的情况,便产生起歹心,买回家做第三姨太太。于是,他暗中以一百五十万元把阿霞赎出美容院。然后,邓汉以帮助阿霞逃出美容院,到南洋协助打理橡胶园为名,坐飞机离开了广南飞机场。阿霞从小到大没有坐过飞机,对坐飞机很陌生,反正,此时她没有别的想法,唯一是逃脱狼窝。这样,只好让邓汉任意摆布了。经过两个多小时飞行,飞机在邓州飞机场降落,并不是在吉隆坡国际机场降落。这样,阿霞逃出狼窝,又进入虎窝。邓汉甜言蜜语,东欺西骗,为阿霞搞了一个假身份证,与阿霞结了婚。为了不让阿霞逃跑,将阿霞限制在邓家大院花园中,有吃有穿,有Y头照料,与外界失去了联系,邓汉还安排两名保镖,以保护阿霞安全为名,不离不舍。这样,阿霞在虎口里煎熬过了五个漫长年头,为邓汉生下了一男一女俩个孩子。尽管她为邓汉生下了一男一女,可是,那是被迫无奈啊!她的心依然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前不久,邓汉被公安机关逮捕归案。此时,阿霞才真正了解到邓汉的本来面目。原来,邓汉是邓州一家房地产老板,又是当地黑社会老大,有几十个亿资产。这次,他征用土地,指使黑社会人员横行霸市,无恶不作,打死了两个人;同时,又查出邓汉所掌握的十多家房地产、酒店、商店等企业大量漏税骗税问题。邓汉被抓走后,在一位好心Y头帮助下,舍下两个孩子,偷偷摸摸地逃出邓家虎口,从邓州坐火车返回广南……

    阿才静静地听完阿霞的陈述,心里仿佛像煮沸了的开水一直不能平静。他觉得阿霞的悲惨遭遇值得同情,可是,双方都结了婚,面对泪水满脸的阿霞,面对这尴尬的处境,究竟如何是何呢?

    刚刚过上几天好日子的阿才,此刻,沉重、烦恼、怜悯,犹如满天乌云,再次重重的笼罩着心头上,使他无法摆脱出来……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