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蒋建伟:鱼原来认识我
    蒋建伟:鱼原来认识我
    • 作者:蒋建伟 更新时间:2019-01-15 09:22:4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34

    从小到大,鱼好像都认识我似的,爱吃钩,爱逃,逃得轰轰烈烈,一条也不剩。更可气的是后来,有些鱼竟然吃得理直气壮起来,反复吃鱼饵,反复逃跑,每次都假模假样挣扎,再一脸坏笑着跟我说“拜拜”。唉,窝囊!

    这年夏天,我自感钓历颇丰,再说鱼已换了七八代,没有几条认识我了,就和一干人等驱车大海边,雄赳赳地去海钓。忽地,就想大海里的咸水鱼,跟认识我的淡水鱼不属于一个水国,等于说,所有的咸水鱼都不认识我。“哈哈”,一高兴,忘了车外的桑拿天,迎着小车的空调风老打嗝儿,美得冒泡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王老几了。

    我们乘船出海。上午9点,驶进一片无人岛海域,停了船,熄了马达。船家二男,中年老年,皮肤黑红,说话间,开始给我们分发东西,有渔线、鱼钩和鱼饵,但没有鱼竿、鱼漂,为什么呢?一人说,海上风浪大,要鱼漂没有用。一人说大海里的鱼个大、劲大,容易把鱼竿折断,全凭手感。我们不信,却一个个迟疑着接过了渔具,在船四周各自寻找钓鱼的位置。两个人也不管别人信不信,发完以后,就坐在船尾抽烟聊天,时不时地偷看我们海钓。

    我是最后一个上阵的,要渔具,要鱼饵,问要领,问得两个人都不耐烦了,还问:“我笨,能钓到海鱼吗?如果钓到最大的鱼,有多少斤?”两个人面无表情,自顾自地抽着闷烟,半个字都不吐。正郁闷呢,有一女士惊呼一声,一条四指长的老虎鱼飞出了水面,一个说:“你看人家,不是钓上来一条了吗?”我的心一凉,才不足三两重啊!可是一想,只要今天能钓到它,哪怕一条也算我破纪录了。又想,说不定我钓的个头比她的还要大,干吗不甩钩一试?手哆嗦了几下,线就甩出去了。比起他们来,我甩得不专业,线有点偏向船边,要是再甩远三米就好了。不过,渔船虽然停止不动,但并不是一点都不动,船身随着海浪还是有一点点移动的,这样的话,线和钩与船身的位置忽远忽近,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我紧紧盯着线的晃动,发现不靠谱,立即拉了拉那线,直到左手感觉到线的重量存在时,方才停止了拉的动作,傻乎乎地等着鱼们上钩。等待是一项功夫活,我想世上除了谈恋爱,没有谁愿意忍受它的折磨。好在我正昏昏欲睡的当儿,感觉鱼钩好像动了一下,我顿时一个激灵,两眼瞪得贼大,一万条神经集中在了那根线上,可什么动静都没有了。我有点怀疑刚才是不是幻觉,怀疑下面的鱼认出了我,这距离故乡几千公里,怎么可能呢?等,哪怕傻等,也必须一心一意地继续。终于啊,老天爷开始保佑我了:鱼钩竟然动了起来!而且是连续在动。看样子,下面的鱼不止一条,不止一斤二斤的,是很多很多条呀!它们是不是正在开会研究我的鱼饵好不好吃?怎么个吃法?是男让女、老让少,还是大让小?哎呀,说不定下面围观的,不仅仅有海鱼,还有海螃蟹、章鱼、乌贼,甚至还有大海虾……万一它们都上钩的话,我能拉得动吗?要不要中年船家帮忙呢?

    胡思乱想中,鱼跑了。拉上来一看,鱼钩上空空荡荡,钩和钩的叉开处,沾了一滴水珠,像玻璃一样透明,很好看。但,我看着却感觉一点也不好看。那人安慰我说:“第一次海钓嘛,大部分都跟你一样。”这才舒服好多。重新钩上鱼饵,朝老位置甩线,这次,明显比上次甩得远一点点。

    也许是哪个小精灵尝到了甜头,刚过10秒钟,线就开始摇动了,很重。“肯定是一条大鱼!至少二斤!不能让它跑了——”我一边斩钉截铁地想,一边火急火燎地拉线,拉的过程中,感觉勾上的东西很重,立马心花怒放起来。等拉出水面一看,原来是一团条绒状的草绿色垃圾。一时,船上响起了稀稀拉拉的嘲笑声,声音虽小,不过很刺耳。老年船家却说:“兄弟,快要看到‘海上日出’了,你只有半步之遥——加油!”这话听起来,如同自己睡觉、别人送枕头,两好归一好,就是舒服。

    就有了第三钩,也是10秒钟过后,线就晃动了,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手就感觉猛地一沉,鱼咬钩了!“你还等什么?”有人围观,比我还心急。我就开始往回拉线,缓慢地拉,一寸一寸地拉,鱼在拼命挣扎着,我变得更加万分小心,生怕到手的鸭子飞了!拉着拉着,线不再挣扎晃动了,看来这条鱼已经不再做垂死挣扎,屈服于我了。鱼的心理跟人的心理相差无几,“胳膊拧不过大腿”,有意思。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条鱼竟然跑了。钩上只剩下半块鱼饵,好像被某个调皮鬼在一个馒头上胡乱咬了几口,就扔下不吃了。我非常生气,这家伙不是铺张浪费吗?老年船家告诉我缘由:“鱼可能在拉线的半途中,挣断了上嘴唇,也可能是断了上鼻梁,才逃跑了。”我问老人家:“它不疼吗?”老人反问我:“是嘴疼一下重要,还是它的小命重要?”我说:“怪不得小家伙这么聪明哩。”

    接下来的第四钩、第五六七八九钩,我的鱼饵都被鱼早早吃掉,成功逃走,再返回重新吃钩,继续逃走,太不像话了。中年船家说:“你看看你,也不知道究竟是钓鱼的,还是喂鱼的呢?”我说:“它们好像都认识我。”周围一阵大笑,也难怪,人人都有收获,多的钓12条,少则2条,我纳闷,也不知他们是怎么钓上来的。说说笑笑间,涨潮了,鱼越来越少,都跑向深海去了,游向了未知的深海世界。就收了线,总结起整个上午的战利品,竟有一桶半的大鱼小鱼,老虎鱼居多,也有一些白肚皮、长身段的小鱼,重三两四两的,有人建议午餐时红烧,有人说做成椒盐鱼,还有的说做汤、白灼好吃,中年、老年两个人不停地说“好”,因为大家这一闹,他们又有了午餐这一顿的生意可做。

    这天的午餐,在无人岛不远的一家海上餐厅,水波荡漾,人也荡漾,具体都吃了些什么,我们都说不上来了,无非是虾兵蟹将、大鱼小螺,味道那叫一个鲜、一个嫩啊。我们吃剩下的鱼骨蟹壳之类,包括什么汤汤水水,都被餐厅老板倒进了大海里喂了虾兵蟹将,他们连刷锅碗盘子筷子都不用洗涤剂,直接拿海水一冲一刷,干净,环保。其实,他们把虾兵蟹将当成了亲人,他们爱它们啊!

    难怪我总也钓不上鱼,原来这些鱼在数十亿年以前,不仅认识我,还知道什么人跟它们最亲,什么人跟它们一样善良。

    传说,鱼是大海的孩子,我们也是大海的孩子,都是海底世界里一群群最善良的孩子。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