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行天下 >> 老四:白狐
    老四:白狐
    • 作者:老四 更新时间:2019-01-24 11:54:56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30

    我是暗红的深秋,是阴天挂在柳树上

    我是湖水敞开大门,是风尘女小何正在投湖

    我是写字楼窗户探出一颗脑袋,是电梯间机油味

    我是海底捞风筝线,是火锅沸腾刹那

    我是一群人木然的表情,是蹲在楼梯口乞讨的江西人

    我是一口瓷碗,是碗里的钱或命运

    我是此时方圆一公里内的夜

    我是一只小狐狸,平坦穿过湖边

    窜进一座楼里,窜进一口锅里,窜进时间里

    那些流动的事物,牵挂心如刀割

    我静静看着自己,这一平方公里的绒毛和雪白

    作为最美的白狐,不断穿梭的姿势是我的命


    点评


    清代才子袁枚写有一部奇书,名叫《子不语》,又名《齐谐》,写的全是闻所未闻的奇谈异事,里面有大量的狐仙鬼怪,和其前辈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有很多相通之处。其中有一则讲述一个美得惊人的狐仙冒充观世音而被人膜拜的故事,充满了现代黑色幽默。世事本来如此,亦狐亦仙,亦人亦鬼,亦狐亦佛,善与恶美与丑,并不是那么容易区分开来的。如同苏州上方山寺院中的那座坐在锦幔中的观音,很灵验,却总是勿许人见。为什么呢,因为“塑像太美,恐见者辄生邪念故也。”《白狐》诗中的白狐,又是一只什么样的狐狸或狐仙呢?我怀疑作者是在写字楼里,一边听着影视流行歌曲中的狐仙传奇,一边想象着各种可能的狐仙身影。狐仙虽然是异类,并潜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性,但总的来说,狐仙还是善良的,并且深得人类的恩宠。《白狐》的作者应该是一名女性,或者至少内心中弥漫着女性的柔情吧?白狐很白,出现在诗中却是一片“暗红的深秋”,是挂在柳树上的“阴天”。这样的感觉,和人们通常印象中的白色狐仙完全不同,那么幽暗那么成熟那么不可捉摸。作者始终固执地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试图让我们相信,并试图向我们暗示白狐的前世今生:这只窜进时间里的“最美的”小狐狸啊,她是(我是)投湖的风尘女子小何,还是从写字楼窗户探出的某一颗脑袋?她是(我是)蹲在楼梯口乞讨的江西人,还是方圆一公里内的黑夜?她是(我是)诗人自己,还是穿梭不停的命?这命,不仅是白狐的,不仅是诗人的,也是我们的。如果是命,得认,当然也可以起来反抗。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