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文德芳:土里的父亲
    文德芳:土里的父亲
    • 作者:文德芳 更新时间:2019-04-24 08:45:13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775

    我和母亲站在院外东侧的老桃树下,身后,竹林掩映着鱼鳞般的黛色瓦檐,青石板铺就的院落里,苔藓幽蓝幽绿。眼前,老桃树新绿的叶片间,已经能看到翡翠色毛茸茸的小桃了,老桃树的西侧,玫瑰花已经铺开长长的枝条,花儿在叶间绽放。父亲从桃树下的小径慢慢走来,我立即上前两步说:“爸爸,你去哪里了?”原本瘦高的父亲更瘦了,脸色寡白,有气无力地说:“我就在镇沟湾里,还走鱼塘湾去耍了。你看,这衣裳穿着不安逸呀。”父亲说“呀”字的时候,皱起了眉头,音拖得长了两拍。母亲转身,回屋给父亲找换的衣服。我说:“爸爸,你回来就好,看这衣服怎么都湿了?”父亲说:“我一个镇沟湾都爬过了,费好多力才爬回家来。”我伸手要拉父亲进屋,父亲却甩掉我的手,连连往后退,天色阴暗下来,风呼呼地吹着……


    我一急,醒了,恍惚间不知身在何处。我拧亮床头灯,橘色的灯光氤氲满室,我坐起来,定了定神。哦,是梦。梦境是老家。而梦中的父亲,已于两个多月前去了另一个世界,那棵老桃树是看着父亲的棺柩从老屋抬出的。此时,我在山西小城,离父亲安睡的川南笔架山下西侧的镇沟湾2000多公里,这个小城我已经生活了20多年。


    时节已过春分,父亲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已渐渐近了。我老家的传统习俗,新坟第一年清明节扫墓不过春社,应该在五戊之前。白天我还在电话里和弟弟妹妹商议,第一个清明节早些回老家“挂青”,给父亲的新坟添土烧纸。


    我披了件衣服坐起,看了一眼床对面的钟表,凌晨3点21分。梦境将我的思绪百转千回地带回了老家。


    2013年的冬天,在我的生命里是最寒冷的。冬至前一天傍晚,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父亲安睡之地与父亲一砖一瓦修起的老屋两两相望,之间相隔着一条镇沟湾。镇沟湾是四面环山的田野,多为稻田,土质肥沃。湾里的稻田,如链似带盘绕、层层延伸到父亲的坟畔。父亲安睡的地方,在湾里的高坎上。父亲睡在那里,与他的稻田朝夕相伴,看着岁月在梯田里一年四季色彩各异地滑过。父亲的坟头与老屋门前的桃树远远相望,那是一棵比我还年长的老树,虬干、枝桠纷披。自打我记事以来,年年春光里它都会桃花满树,春风夏雨从桃枝上走过,到盛夏桃子便红了嘴尖,咬一口,香甜盈溢。


    父亲在世时,每年桃花绽放的春光里,我们兄弟姐妹为父亲庆祝生日而从深圳、从山西、从县城赶回来,热热闹闹地团聚在一起。早上,迎着朝阳,我们聚在老桃树下,纷繁的桃花开得密密匝匝,犹如一片朝霞落在老屋门前,那是我们人生中最惬意温馨的时光。


    我梦里的情景,是我家的老屋。说是老屋,其实并不老,是父亲十几岁开始,如燕子衔泥般用一块块瓦修盖起来的,一直到父亲四五十岁,小弟恋爱了,父亲都还在修房建屋。


    我不记得父亲何时栽的屋前的老桃树了,但父亲栽玫瑰花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父亲说:“清明前后,栽秧种豆。”那天下午,我放学回家,父亲也刚从亲戚家栽秧回来,手里拿着移来的玫瑰花苗。父亲在桃树的东侧,锄松泥土,栽下玫瑰,边栽边说:“以后栽秧子就有玫瑰花儿包猪儿粑吃了,香甜得很!”那时候,我上小学,父亲30来岁,我注视着栽下玫瑰的父亲说着玫瑰糖猪儿粑,眼神明亮,露出了瓷白的牙齿。父亲去世那年,那棵玫瑰花却在清明时节盛开后,死了。连同玫瑰花一同死的,还有堂屋门口的一棵花椒。“花椒原本青枝绿叶的,结得很稠,我从地里收活路回来,天黑了,忙慌慌的,锄头不慎挂了一枝花椒,那枝花椒便死了,随后是一棵都死了”。记得2013年端午节,父亲在电话里和我说起花椒死了这事,还补充说;“花椒就是小气,气死了。”父亲是当玩笑说的,我听来却意味深长。


    记得父亲栽下玫瑰花的那几天,我几乎每天放学回家都坐在老桃树下,看着花苗的叶子由浅紫渐渐变新绿,猜想着父亲说甜香得很的玫瑰猪儿粑的味道,而镇沟湾里春耕的交响声也听得真切。种黄豆的锄土声,水牛四蹄扬起哗啦哗啦的春水声,农人吆牛声,担底肥的木桶撞击木瓢的声音,鸟儿的鸣唱声,青蛙的咕咕声……从老桃树下俯瞰镇沟湾里,春风过处,耕耘过、已经施了底肥的梯田泛着波波涟漪;油菜花收起最后的鲜黄,冬小麦喝足了春雨,油亮的绿连到湾的尽头;秧田里即将移栽的稻秧,如浅绿的薄毯般随风起伏;豌豆蔓长长地垂在梯田外高高的塄坎上,如同铺满翠绿的挂毯,紫的、白的、粉的豌豆花开,仿佛挂毯间彩蝶飞舞;田坎侧面的一行蚕豆,蓝色的花儿已谢,刚刚开始挂荚,绿油油地随田坎蜿蜒……


    每年老桃树花儿谢了,绿叶间缀着的小桃绒绒的,像一只只刚睁开看世界的小眼睛,这时便到了清明时节。在我的川南老家,清明前后10天,都算是清明时节。桃树下半坡高高低低的玫瑰枝蔓,花蕾鼓胀起来,枝蔓伏下身姿,玫红色的花儿便开了,枝蔓延伸着,花期在清明前后陆陆续续有一个多月。邻里乡亲谁家栽秧子,只要想吃玫瑰糖猪儿粑,或者想吃玫瑰糖水鸡蛋,随时到我家的桃树下,采摘一捧新鲜的玫瑰花儿。那软糯而独有的甜香,多少年来都是留在我味蕾间回想家乡的味道。


    现在,父亲的玫瑰花儿死了,父亲也去了另一个世界。


    圆坟那天,扶着那堆黄土,烧纸的气息混合着新垒泥土味儿由鼻孔窜进心胸。此时我才真切地感受到父亲离我很远,远得不是我乘飞机赶火车就能抵达的了。


    圆坟后,我们从坟地回到老屋,三妹用手机拍下了堂屋里父亲灵前供着的遗像。遗像面对堂屋门,从门外坡下竹笼树丛的缝隙望出去,就是镇沟湾,一湾的冬田,有的已经翻耕完毕蓄上了保墒的水。现在,父亲以另一种方式守护着他耕种了一辈子的土地。


    而三妹用手机拍下的父亲遗像,图像不知何故,脸上仿佛流着长长的泪水。见此,三妹不解地问我。我说,我们有多不舍父亲,父亲便有多舍不得离开我们。我们告慰父亲,还会像他生前年年桃花盛开时,回家给他过生日一样,年年清明时节,都会回来看望他。


    一算日子,那天正好是父亲去世后的“头七”。


    传说“头七”这天,去世的人经过奈何桥,在喝孟婆汤忘掉这一世之前,会在望乡台上望一眼亲人和生活过的地方。


    在我准备清明时节回去给父亲“挂青”的时候,又梦到父亲。我沉思着梦境,父亲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梦里,父亲说的镇沟湾,就是安葬父亲的地方。衣服湿了,肯定是地底下湿冷。至于父亲说去了对面鱼塘湾。确实,鱼塘湾在我家的斜对面,呈120度角,有三四百米的直线距离。


    我们祖上是以教书传家的名门望族。鱼塘湾这座老宅,原本是我父亲的祖屋,正院、偏院、天井、花厅、正厅,院套院,院连院。书籍全部被焚毁,爷爷去世后,祖屋被分给了赵姓的四家、文姓的两家居住。至今,六户人家在那里开枝散叶,加起来有上百口人。


    父亲4岁就被撵出了祖屋,在外四处漂零,几次险些没命。父亲长到了十四五岁的时候,已经有条件优越的人家相中父亲,让父亲做上门女婿,并许诺让父亲成为公家人,而父亲一口拒绝。父亲说此生不离开生养他的土地,要顶立文家的门户,父亲在祖屋对面建房子居住。刚开始是用竹竿搭的茅棚,从茅棚到垒土盖瓦到修成一个青石大院子。父亲一生不休不歇,除供我们读书外,心血全用在修房建屋上了。他修建的老屋与祖屋天天相望,却再也没有跨进过祖屋的门槛。直到在医院临做手术的前一天,我在医院守护父亲,父亲还在和我念叨祖屋,念叨爷爷,念叨小时候的事情。


    阴阳师给父亲择的最后安睡的地方,背靠祖屋鱼塘湾,面对父亲自己修的房屋,栽种有果林。父亲的坟墓离祖屋不到50米,仿佛枕在祖屋长长的臂弯里。父亲生前没有实现的愿望,想必是在天国实现了。


    我们一家人相聚老桃树下,春风吹来,桃花雨下着。暖阳里、春风中,诗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不断撞击着我的心怀,那种物是人非之伤感,如江畔春雨后的蔓草,无边地滋长。


    时光荏苒。我们走过迢迢长路翻山越岭追赶的,只能是年年清明节眼前的一尊黄土。追着赶着,我们也终将成为黄土。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