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刘乃玉:一个小镇里的东夷天空
    刘乃玉:一个小镇里的东夷天空
    • 作者:刘乃玉 更新时间:2019-05-07 08:29:18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01

    1


    小镇,在黄海旅风的吹奏中成形,在海滨龙神的醉梦里丰满,明清士子石臼所观海的目光,绽开在傍依小镇的夷水河里,河面上蒙蒙的水气升腾起来,在小镇清亮的上空缥缈逡巡,这时一只蓝篷翘檐的红船缓缓划来,划开了小镇一幅迷离的画卷,载来了一个如梦如幻的东夷天空。


    小镇是属水的,水就是小镇的脸蛋和瞳仁,又是小镇的骨血和精气,最直接体现水性存在的,是小镇连接外界的拱桥,及禄桥,招财桥,寿昌桥,龙飞桥,福星桥,还有喜雨桥,一座座形态各异,横卧在夷水河上,让走在上面的旅人心里安宁,又有了体验小镇生活的冲动和向往。


    阳光透彻明媚,空气舒爽亮泽,是小镇的特产,在崇拜太阳的海滨大地上,是对慕名倾心而来的旅人的馈赠。小镇的天空一定是亮泽的,阳光温温地印在人们的脸上,一朵朵笑容绽放着享受的爽朗。


    尽管小镇伊始,如处子鲜明,但韵味古色古香,是一种自古渗透出来的韵味。这种韵味可以从唐诗宋词中勾沉出来,从明清画意中寻找出来,从飘自小镇上空的东夷味道与古琴筝声里感觉出来。


    2


    小镇建设的时候,我就喜欢着,喜欢这里营造的意境,成为骑行时的必经之地。骑车从碧海路进入,发现的是水的激越,草的繁华,一条河在一汪湖水里潺潺流出,自东向西在小岛中央铺陈着,映衬出两岸房顶海草的淡黄光泽,两只渔船行驶在水面的草丛里,似是拖着长长的波纹,一下子勾起我对故乡鸡龙河的记忆。


    撑船的渔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站在船头,眼光犀利老到,撑杆划之所向,似是群鱼隐游之处,身后立在船尾上的两只鱼鹰跃跃欲试,趋之若鹜。这是凤仪岛的内在气质在小镇空间里养眼的表现之一,就像走在凤翥街或凤鸾街上的娉婷女子,摘走了自己骑行时发呆的目光。


    凤仪岛海草房的墙壁砖石错落有致,为了尽可能地做出原生态的感觉,采用了不同的石头精雕细琢,一个工人师傅一天只能施工一平米左右。房顶的海草,一层压一层,不用粘合与捆绑,一间需要两千多斤,高耸在屋脊上有四、五尺厚,极像了童话。住在这里,冬暖夏凉,行走在岸边,流连忘返,小栖在亭子里,安然自得,是那么得自然舒心。


    来这里的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又像什么也没寻找。河里渔人的桨橹声中,似是凤凰闪耀而过,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追寻的吗?凤仪岛,有凤来仪(夷),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市区北京路上铁路桥南头的那座名叫“太阳鸟”的雕塑,很久我没悟出它立在那里的寓意,是这个岛的名字,让我想起日出先照地方的人们的图腾崇拜。


    在岛的西头,海味岛酒店的北旁,生长着一墩有着七八根枝杈的高大灌木,店主人将一百余个巨大的海蛎子壳挂满了枝杈,以此当作生意的幌子和招牌,开始是原色的,现在涂成了五颜六色,着实吸引了很多游客,特别是小孩子,看见了就不愿走,争着做出各种“炮丝”,让他们的父母亲给照像留影。


    脚底下硬硬的石板路上,印满了暖暖的阳光,脚抬一步,车行一圈,都似乎听见阳光印下来时清脆的声音,整座岛上,依稀为我走路或骑行伴随着节奏分明的乐调。此刻我愿把烦忧拂去,把急躁放下,让海风和海味的缭绕放慢心跳的节奏,或似一种修禅,时间就此止住脚步。


    3


    经过龙凤桥,就是龙栖岛了。这里酒楼茶肆、宅第店铺鳞次栉比,货物五光十色,种类繁多,男女老幼,摩肩接踵,熙熙攘攘。这一派常在古装剧中出现的繁荣景象,成了岛上的真实写照。龙凤桥是连接凤仪岛和龙栖岛的桥梁,先凤仪,再龙栖,中间还有座龙凤桥作为过度,这是设计者和命名者的匠心。


    站在龙凤桥上,就能感到龙栖岛周边都是水了,夷水河满满荡荡地环绕着四周,只有过桥才能进入岛里。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蓝色海滨映照下的天空,将龙栖岛的每一条街空也暄染得钢蓝钢蓝。


    这种蓝,叫日照蓝,是日光先照的大地上的奢侈品,也是富有的令人骄傲的,不来这里的人是享受不到品味不到的。这里蓝色无价,蓝色里的阳光也很奢侈的照耀着,沐浴着岛上每一条街上的店铺和角落,把大把大把的负氧离子泼洒得到处都是,只有细细地长时间的凝注才会感觉得到。


    龙凤桥西头,是一处比较宽敞的街区,算不上广场,南侧是与“紫气东来”的影壁墙相映对的龙神庙,去年六月在这里举行的龙神庙开光庆典,标志着小镇精心打造的“福禄寿喜财”五大元素中的“福”元素,正式融入产业布局。大殿内二龙绕梁,神气逼真,院门刻有“长、朝”二字对联,“长长长长长长长”与“朝朝朝朝朝朝朝”,寓意龙神面朝大海,日久天长。


    在这里往西,龙栖岛生发出了神农街、伏羲街和女娲街,神农街是条美食街,是吃货们的天堂,是小镇最有吸引力的具有古镇韵味的商业街,云集着各种小吃,同时也还分布着渗透着东夷文化元素的建筑和艺术雕塑,让进入这里的旅人在享受美味大咖的同时,也分享了一顿文化大餐。


    这不得不让我感到,去一座城,最不能错过的就是它街边灶间发出的味道,尤其是一座沿海城市,海鲜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于游人而言,一条美食街最是直截了当。神农街的东端,第一个美味便是灯塔下面的海沙子面,这是个老店,是日照独特的吃法,海沙子是一种体型极小的贝类,将其熬制成卤汁,再用卤汁下筋道的手擀面条,白色浓郁的汤汁,味道鲜香营养,一下子便打开了味蕾。


    与海沙子面紧连的,便是西边的鲅鱼水饺,到了这里是必打卡的美食之一,要一碗放在街中间古铜色的木板桌上,坐在旁边的木凳上,用筷子叨起一个,趁热气直冒,咬开便尝到了鲅鱼肉质的鲜嫩劲道,似乎时光里的记忆一下子涌了出来。对于味道二字,除了味蕾上的享受,唇间咀嚼的更多的应该是那些记忆中的时光,时光里总是会有相似的场景、相似的味道,还有那些相似的人与事,那才是勾人魂魄的所在。


    我总是把美味当作载体,把记忆串联,让过往与当下握手言和。深入街里,各种美味的气息竞相钻入鼻孔,一根面,面硬汤软,真功夫烤猪蹄,外酥里嫩,满口的胶原蛋白告诉我,我依然年轻,木捶酥,用木捶在案板上打出来的一种地方风味糖,香甜的味道让我忍不住趁热吃了几块裁切,朝鲜族打糕,两个木棰在一个高直的石臼里反复碾砸,最后一小块一小块的嫩白筋道的打糕,放在嘴里咀嚼,流淌出了黄海对岸的浓浓风情。


    最能体现日照风味的,是吃一碗岚山豆腐,它是卤水做出来的,有一股大海的味道,非常顺滑的口感,吃了第一口就根本停不下来。再品一下旁边的日照油条、日照烧饼,那满口的香气真的能让游人下决心留下来。还有黄墩小错鸡,看似家常,实属上品,油而不腻,肥而不膏,软嫩酥爽,清香鲜美,挫改成“错”,歪打正着,真是良鸡(机)不可错过。


    神农街上,有美食,也有从明清走过来的渔村建筑,除龙神庙外,还有六一书院、财神殿、祈愿阁、戏台、茶楼、抗战纪念馆、民俗博物馆、钱币馆、国医馆、微澜酒家、广云黑陶馆等镶嵌其中,充分体现了东夷文化、渔文化、陶文化、酒文化四个主题,有着“八大怪”的传说,比较有代表性的,有“百姓随意登戏台”、“书院大门朝北开”、“庙里道长席长摆”,总结者赋予了新颖的寓意。


    门上贴着“明德万年馨、文章千古事”对联的六一书院,介绍的是古往今来日照人民的骄傲,它的大门却朝北开,有一个关于魁星爷的美丽传说,相传书院设计师夜梦魁星抱怨,“不能笔沾东海”,于是把本来朝南开门的设计,改成了朝北开门。点缀其中的“山东108匠”展示才能的雕塑,更是将小镇文化氛围推向了极至。


    大茶坊旁扎着长辫子倒茶的小茶官、炒锅边用双手的温度测量着茶叶方寸的炒茶人、非遗传坊旁和小女孩玩拨浪鼓的民间艺人、一米线旁一手摇炸苞米花机一手拉风箱正在爆苞米花的村人和正捂着耳朵等爆炸声的小孩、六一书院旁脚踩乌龟肩扛器具手拿毛笔的魁星像、右手拿理发刀左手在平展头发的理发匠、岚山豆腐东边的磨豆沫的村妇、微澜酒家旁戴瓜皮帽的端酒跑堂和坐在桌边伸手要酒的饮酒客、灯塔下边推独轮车很用力样子的长辫子汉子,形态神态各异,维妙惟维肖。


    还有微澜酒坊东旁的”摔碗酒”,吸引了一大些姑娘小伙儿,更是有正拍婚纱照的情侣,在那里喝酒摔碗,一大摊碎碗前边用参差竖立的木块拦着,木块上写着一些很牵动年轻人心的话语,像“牵手、相守、白首”,“不言、不语、不忘记”,还有“岁月静好”,更有瘾头的是碎碗摊上面木板上的对联:喝了这杯酒财神跟我走,摔了这碗酒健康幸福全都有。横批是:越摔越有!


    有了醉意的姑娘小伙儿离开摔碗酒摊,走在街上互相扶着发出爽朗的笑声,拍婚纱照,真的是选对了地方,美景良辰,寓意和幸福全在了其中。经过微澜酒坊时,两边二层式的设计,一把把颜色各异油纸伞,撑开了,悬挂于半空中,真如小伙子邂逅了那位姑娘,那位带着微醺的红裙姑娘,在那幽长幽长的神农美食街,回眸一笑,百媚嫣,不能忘。


    4


    小镇“八大怪”之一,就有“白天没有晚上嗨”。小镇夜晚灯火辉煌,热闹非凡。究其原因,归纳小镇“八大怪”的人说,是当地居民和外地游客白天一般都去上班或者去海里游玩,夜色来临,海面漆黑,很多人就自然来小镇信步闲游。依我看来,未免有些牵强,但还是有些道理。


    的确,夜幕降临,灯光纷纷亮起,一座座一排排建筑在颜色各异的灯光缭绕下,璀璨靓丽,如诗如画,远处的拱桥在灯光的装扮里,轮廓凸显,如梦似幻。我喜欢此时静下来的小镇,显示出来的别样的韵味。


    夜色之中,总能让人想到一些白日里想不到情节。在祈愿阁对面的游客服务中心,买到了一张夜游小镇的船票,然后来到河滨码头,那只蓝篷翘檐的红船停泊在龙栖岛西侧的夷水河里,我想近距离接近和体验小镇的夜色美,必是要在她周边的水里走一走的,而这只蓝篷翘檐的红船满足了我。


    和我一样想法的旅人还真不少,红船里座无虚席,他们看着窗外的夷水河和水上面的小镇夜景,惊讶的神情溢于言表,手里不停在指指点点,和身边的旅友交流着自己的发现和感觉。船开动了,在水里像条游动的鱼,波翻浪卷,水草喧腾,扇形的鱼尾纹,让夷水河一次次活力张扬,春华回荡。


    换个角度从水里看小镇,看小镇的夜景,小镇呈现出了夜色的饕餮盛宴,真是有了不同于白天的感受。不断变换颜色的灯带在房檐翘角上蜿蜒伸展,倒影在夷水河里,晃出了不停的时清时晕的光影,像在镜面里一样闪烁着。红船调了个头,向东行驶,坐在里边的感觉真好,两岸的亭台楼阁、弯弯拱桥,变换着橙红蓝紫的灯光。


    过了喜雨桥,伏羲街上的房子更加清晰地映入眼帘,竞有一些琴筝之音,慢慢地从变幻的灯光里飘来,自岸边的花木叶片和放着光亮的“大月亮”圆球上低低荡漾,飞进耳边,感觉自己像神仙一般地漫游在水气渐渐升腾的幻影里,水气似覆了一层薄膜,与天上的气团相照应,似有若无,娉娉袅袅,到了有灯光的高处又没有了。


    这时感觉河水是有温度的,它在呼吸,或者说在喘息,很轻,转角的地方涌动尤为明显。蓦地就产生了很想上去触摸一下的想法,而这种触摸必是带了感情的。灯光赶过来填补了水气的空隙,实际上是为水气濛过的船窗玻璃,上了一层釉,越发夸大了水气的作用。朦胧里看小镇,夜色构成了另一种品质的美。


    渐渐湿润,微微暗淡,而后又猛然开朗,瞬间清亮。红船一会儿在光影之外,一会儿又在光影之中。驶过福星桥,拐了个弯,来到龙凤桥,灯塔里的光束很强硬地照了过来,房檐翘角散射的灯光顿时黯然,钻进龙凤桥下时,桥把一串水珠连同强光束甩进船里。来到灯塔北侧,寿昌桥就在眼前了,光束还是很强烈地照耀着。


    穿过寿昌桥和招财桥时,河面变得狭窄起来,光线阴晦,那种阴晦绝非让人压抑沉闷的阴晦,而是有了一种微妙的感觉,船上的我和身边的游人,应该就是需要这种感觉,在大明大亮之后,在大平大顺之中。夷水河妙就妙在绕岛一圈,在及禄桥那里进入了一片开阔的水中,往码头边靠时,一个游人说,往湖里边转转吧。


    游人说的湖,是夷水河在码头这里变得开阔的一片大水。红船还真的往这片大水里转去,祈愿阁、及禄桥和伏羲街西头的房屋檐角泛着晶亮的黄色,倒映在这片大水里,船恰似在立体的镜面里游动,年轻的游人惊叹地呼叫起来,这是到了仙境了吗?船在水面上游动,导游说,再往前走,就是水上运动基地的泻湖了。


    5


    怎么是泻湖?我看着水面往南的拐角处,以为听错了,就是一路五桥串四岛的泻湖吗?就是我曾因锻炼身体而几乎每天都骑行在那里曲径上的“世外桃园”吗?就是前几年我的生命几乎都弥散在这里的早晨或傍晚里的泻湖吗?


    我步行或骑行在一路五桥串四岛的小径上,尽管脚步和车轮轻轻,但我还是忍不住触动了莎士比亚笔下一百多年前的那个敲门声,还是惊动了泻湖上那些我曾爱过、痛过、也幸福过的树木花石,惊皱了泻湖藏入潋滟波光里的隐秘。


    没想到这里的水竞连着泻湖,我久久地看着拐角处发着一片通明光亮的地方,我想看到它的深处去。它的深处有什么呢?瓦砺、箭簇、皇冠、音乐抑或诗书?我想起了一则报道,去年8月16日,小镇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有“浪漫钢琴王子”之称的理查德•克莱德曼,在离小镇不远的太阳广场,上演了他2018中国巡演日照站演奏会。


    他漫步小镇街道,在戏台前观看日照文化剧的演出,为粉丝签名,他影响了老中青三代的音乐鉴赏,他风靡全球,他所到之处都刮起一阵音乐的热潮。小镇在飞扬着东夷元素的天空里,还引进了优质资源,以人无我有方为特色的创新精神,上演着东夷文化、海洋渔文化、非遗文化多种元素融合的文化多重奏。


    走下红船,来到龙栖岛上,又有一拨游人上了船,用“游人如织”描绘夜幕下的小镇,一点也不过份,“白天没有晚上嗨”,真的是小镇一怪了。


    看着那个檐角高翘散发着晶黄光泽的祈福阁,我感到,小镇是一个抹不开的地方,是一个不管白天还是夜晚,天空里都充盈着东夷民族文化元素的地方,总有一些人像在石臼所观海的明清士子厉愿和叶先登与它搭上话题,总有一些文化元素像克莱德曼的浪漫音乐与它沾上边,它是红船划开的一幅迷离画卷,不产生“八大怪”那才怪了呢。


    女娲街招财桥旁,竹林掩映的灯光里,又传出了古筝的鸣音,淙淙铮铮,似是飘散在东夷历史的风烟中,真想在这飞扬着东夷文化元素的小镇待下去,小镇不是让人敬畏的,而是让人亲近的。我带不走小镇,哪怕一砖一瓦,好在,我的住处离小镇不远,我就一次次轻轻地来,再一次次轻轻地去。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