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理论在场 >> 王小枪:万物有灵且美 ——读陆颖墨新作《白丁香》
    王小枪:万物有灵且美 ——读陆颖墨新作《白丁香》
    • 作者:王小枪 更新时间:2019-06-17 09:21:43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477

    每个写作者笔下的文字其实都是他自己,是作家打通自己和世界表达的一种渠道。小说所描述的点滴情感,以及故事中主人公对世界的看法,也传达着作者对世界、对情感的看法。作品的文字风格犹如作家的第二张脸。


    小说《白丁香》继续保持着作家陆颖墨一贯少而精的写作品质,静水深流,娓娓道来,字里行间都有丁香花的淡香。


    可能是年龄的关系,年轻时喜看刺激的情节,近些年对清淡的故事却情有独钟,最近尤为关注小人物。好故事不一定非得上天入地,跌宕起伏,人物越大越容易脸谱化,故事越小,反而让人心头一荡。《白丁香》里有上好的人物:实习护士许淼淼温柔但极其有力量,这种力量从人物的本能生长出来。还有深谙世故的韦护士,作者寥寥数笔,却把这个人物写得异常鲜活、跃然纸上。


    好的作品,应该把叙述变得自然和朴素。作品的三观,远比写作技巧重要得多得多。小说到最后写的是境界,是作家对这个世界、对人的认识和理解。


    《白丁香》是作者对人的理解。许淼淼和江川之间没有超越情感的爱情,但二人之间情感的留白,更叫人感慨万千。瞬间的心动似乎为孤独的灵魂(尤其是江川)提供了一处抓手;然而,纵使许淼淼把八瓣丁香花好运铭记在心底,并对命运的逼迫步步退让,最终还是变成了对邂逅的缅怀。


    《白丁香》有自己独特的画面语言,以致某个瞬间,我觉得自己在看电影。小说中的四位青年男女,都是生活在理想世界里的人。再看看作者的题记,“昨天已经越来越遥远”,是作者让我们又回到了那个纯真的七八十年代。作者笔下的人物与读者们短暂的邂逅,就像一根探针在彼此心头莫名柔软的部位轻轻一刺,留下一个又酸又痛的印记。小说中的许淼淼与江川充满了从容不迫而极其鲜活的细节,它们本身就是小说的主体。这些点滴都是再平常不过的故事、属于两个再平常不过的小人物,然而当我们站在邂逅的端点上,把这些故事拢在一处,却忽然感到心有所动,这份感动让人既锥心刺骨又五味杂陈。


    生存本身充满了无法逃脱的悲剧性,察觉并理解这一点,是真正走进陆颖墨小说的重要前提。他的小说一贯的原动力和最终落脚点,往往都在于对这种情感、命运的体验与表达。高级的小说都有自己的悲剧性,一贯如此。


    我曾试着分析过陆颖墨小说里的“命运情结”(包括给我留下极深印象的、曾收录于《海军往事》中的小说《彼岸》),并认为这是进入他精神结构的一条“秘密通道”。很多作家终其一生都在解决或者是困扰于一个问题:一个艺术创作者,该如何与现实生活共处?


    我不知道艺术在多大程度上参与了作者的真实生活。但有一条是肯定的,他完全没有把生活和艺术对立,把艺术变成现实的敌人——那是狭隘的文艺青年们的通病。只有这样,他才能从生活里汲取无数的养分,用艺术的手段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好小说不需要反复强调情节,那样反而怯了。真正上乘的作品,一定要塑造出真正隽永的人物。《白丁香》做到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