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在场 >>  百家争鸣 >> 雷开艳:村庄儿女各当家——闲谈段家军先生的《白马河三部曲》
    雷开艳:村庄儿女各当家——闲谈段家军先生的《白马河三部曲》
    • 作者:雷开艳 更新时间:2019-06-19 11:01:2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088


                          一

      段家军先生的白马河系列中似乎不见爱情的忠贞。

      果真如此吗?                         

      先来说说白马河里的爱情。爱情是什么?书上解释,爱情是男女之间相互爱慕的感情。好,遵循这一原则,我们来找找看。

      刘麻鹄与夏金花是爱情。

      刘麻鹄是大白马河村乃至白马河两岸四十八村有名的大先生,可她娶得老婆却是个大字不识二斗的农家女。这样落差很大的一对男女成亲后,男教书女务农,把个家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不仅如此,那夏金花还和刘麻鹄一起照顾抚养他长大的干娘胡玉瑶一家。他们的爱情虽没有多么缠绵悱恻,但温情却甜蜜,与大多数夫妻一样,过着平凡却满足的日子,这样的爱情真实。

     由此,我想到了路遥的小说《人生》。在路遥笔下,高家林也是村里的老师,也是个大先生,但他却辜负了巧珍的一片真情。之所以最终高家林和巧珍分手,二人没了共同语言是一个方面,因为巧珍只会说,你家的老母猪下了十二个猪羔子,一个被老母猪压死了,还剩十一个;要么就是巧玲教书了,大队长高明楼的小儿子三星开拖拉机了。但终其一点,高家林还是受了外面大环境的影响和黄亚萍的勾引,而变成了当代的陈世美。

     那先生笔下的刘麻鹄会不会是第二个高家林呢?

     我想不会的。

     第二个典范,那就是春林与李秀颀是爱情。

      春林时大白马河村的一个好后生,婚前暗恋着白凤花,但暗恋归暗恋,生活归生活,后来在遇上另一个女孩儿李秀颀后,就把这份情逐渐忘记了。也许一开始是出于对李秀颀的同情,但婚后却踏踏实实地和她过起了日子,这份感情是稳定美满的。而春林最动情的一句话是他当兵的前夜,李秀颀“警告”春林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不要学陈世美。春林说,俺不是那样的人,没娶你时,这话俺不敢打包票,这娶了你,心就不会再变了。

      话朴实却感人。

     这一点,高家林是望尘莫及的。

      年少时,哪个女子不怀春?哪个后生心里没有个白玫瑰、红玫瑰的?可一旦结了婚成了家,肩上担起了家的责任,夫妻两人互相宽容、体谅,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互助互励,心怀希望朝前奔,夫妻间的感情也日久弥坚。

      这是爱情的又一个模样。白马河,虽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但有情人都能如此相伴终生,应该是爱情的圆满了。

                                     二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月老向凡间抛红绳的时候,误接了多少红尘男女,又棒打了多少苦命鸳鸯?

     春榴榴是白马河两岸四十八村九朵金花之一。情窦初开的她怀着满腔少女的真心,魔障般喜欢上公社宣传队的台柱子贾文化,怎奈那贾文化心有别属。

     春榴榴伤心欲绝,犯了单相思。没办法,这是她一个人的爱情。

      先生笔下的另一对痴情男女袁万能与常如梅的爱情则有几分悲壮了。两个人真心相爱,不料就在袁万能部队复员回乡要和常如梅成亲之际。风云突变,那常 如梅却要遵父命给哥哥换亲。

     一对相爱的人儿终挣脱不了命运的安排,痛苦分离。

       戚巧云真心爱着丈夫袁万能,可怜袁万能不爱她……

       悲伤的爱情。

       此外,在书中,我看到了白马河的女子在爱情面前所表现出来的烈性与敢做敢当。杜梅英在男人死后,因不服从瞎眼婆婆想把她嫁给远方表弟的安排,愤然和冯昀褀驾船远走他乡;村妇女主任金桂兰在姐姐出嫁悔婚的当天,独自跑到姐夫家,要嫁给姐夫;戚巧云与张秋来私通,被婆婆发现后告诉了丈夫袁万能,一个人揽下事情……

      这些女子都是真性情。她们没有多么远大的理想,平凡的普通人,想着柴米油盐事,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过生活,够了。

      可世间多少事,哪能都依了美好愿望?

     我长叹一口气,为白马河女人们的爱情,为她们的命运。这世上有多少美满的婚姻,就有多少不幸的爱情。爱情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模样,是美是丑,是残缺还是圆满,需要两个人用真心真情去灌溉,才能开出美丽的爱情之花。无论当初多么激情四射的爱情,到最后都是相濡以沫的过日子,相伴到老。

      白马河的男人女人们,在磕磕绊绊中,相扶相携走人生。

      爱情,是用来磨的。

      也许,爱情最初的模样,就是你来,我刚好在,那就搭伙过日子吧。

                                      三

      在乡下,春天到来时,苦菜花,大洼里遍地都是。

     苦菜花,味微苦,全身是宝,可入药。

     先生笔下的春榴榴,就像一枝苦菜花。而白马河的女人中,我最喜欢的,也是春榴榴。她漂亮能干,敢于大胆追求自己的爱情。她喜欢上公社宣传队的贾文化,只要贾文化在白马河四十八村里有演出,哪里就会有她的影子。

     记得电影《薰衣草》里有这样两句经典台词:暗恋一个人的心情,就象是瓶中等待发芽的种子,永远不能确定未来是否是美丽的,但却真心而倔强地等待着。此话,用到春榴榴的身上,怕再恰当不过了。贾文化结婚的当晚,春榴榴偷偷跑了十几里的夜路到了贾文化家里,当她看到人家两口子恩爱,是心急心痛,狂奔回家。她心中纵有千般不甘,万般不愿,可人家贾文化也有了别的女人。

    尽管如此,春榴榴对贾文化,还是付出了一个少女的全部真情。贾文化生病了,她去照顾;仇五、徐六打了贾文化,她跑去质问。

    可惜这情份,终是流水无情,随白马河悠悠的远去了。

                                四

    有一种感情,似静水深流,表面上波澜不惊,暗地里却已是汹涌澎湃。之所以喜欢春榴榴,皆因她那泼辣的性格,面对泼皮徐六的欺负,硬话软话,有勇有谋。只是可怜一个柔弱女子,怎抵得过徐六的强硬?还是被徐六破了身,好好的一朵鲜花,被牛粪给糟蹋了。失了身的春榴榴独自承受心中的悲痛,后来不得已嫁给徐六,这其中经历了怎样的心理磨难?

    我且从以下几点,浅析人物的心理。

    一、即失了身,对心上人贾文化断了念想。每个清纯的女子,都愿意把自己的白无瑕般的身子留给心上人。且那贾文化已结了婚,不能去破坏他的婚姻。

      二、对徐六,春榴榴的情感是复杂的。

    从一开始的厌恶、不屑,到后来嫁给他,春榴榴的心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失身于徐六后,春榴榴痛苦不堪,一个农村的女孩儿被人破了身,身价大跌。就像农民选土豆种子,再好的土豆,破了皮,有了虫眼,农民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弃之一边的。最可怕的是乡人们的唾沫星子。舌头底下能死人的,一个大姑娘家的,怎遭得住村民们的闲言冷语哦!

    人言可畏呢。

    三、男女间一旦经历了性事,肉欲之门就被打开了,便开了窍,春榴榴便是如此。况且那徐六大炕上功夫了得,弄得春榴榴飘仙欲死,一下子尝到了甜头,欲罢不能,越发水灵了。

    四、春榴榴被徐六破了身子后,她娘胡玉瑶那是不依不饶的,先砸了老徐家的门,后又一纸状子告到了县里。不想,那来抓徐六的警车半道上却打了回,原来是徐六的大爷在部队里把官儿混的大了,暗中给县里递了话,而最要命的是,春榴榴的哥,春林的部队正好是徐六大爷管辖的。老徐家暗中放出风来,如果胡玉遥一意孤行,春林就会被部队送回来,前途也没了。

    为了这,胡玉遥与春榴榴只好咽下这口气。

    平民老百姓,小胳膊难拧过当官的腿哟。

    五、话说回来,那徐六对春榴榴是动了真心的。春榴榴是谁?那是一朵花,而且是香死人的大烟花哩。多少白马河的男人梦里都想抽上这颗大烟花一口呢?哪个男人骨子里不盼着娶个花枝,除非没办法才会寻上个丑八怪。

    贾平凹好像在一篇关于女人的文中这样说过:真正有点不注重了女人美丑的是那些偏僻乡间的贫困的老大不小的光棍汉,“尾巴一揭是个女的”。他们认为,只要能娶来在他的土坑上就行了。他们对于美的女人有不属于自己的潜层意识。如同我们身为机关科员,平日眼盯着科长、处长的位子,而从来没有要当国家主席的念头,即使去了一趟中南海,也不至于流连忘返,夜不成寐。可这些身子很饥渴的光棍汉毕竟还要说:“什么美的丑的,灯一拉还不都一样吗?”他们在婚后也就至死不点了灯行房事,可见对女人之美的愉悦是男人共有的,对美女的追求只阻于穷,穷不择妻。

    一言以蔽之,乡下男人都想娶个漂亮的女子做老婆,不过就是穷罢了。 

                                五

    一个女人,既然是仅属于女性的人,其形象的美与丑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但实际情况是,每一个男人,包括最理性者,见到一个具体的,活生生的,漂亮的女人,没有不产生异样感觉的。

    徐六对春榴榴,就是入了魔。

    白马河边,春榴榴劝说徐六做个好人,浪子回头金不换,就是银不换也成啊。春榴榴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能把徐六给治服。先生透露说,在第三部《白马河的男人女人们》中,徐六在春榴榴的治理下,还是改变了不少。

    好男人都是被好女人调教出来的。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位好女人。若上天给了你一副乱牌,要努力地把它打成好牌。春榴榴与徐六的生活,没有大逆转,在生活的长河里,苦难酸甜,流泪欢笑,平凡男女、寻常人家。

    日子,是慢慢过的。

    人生可以潮起潮落,生活依然要艰难前行。

    春榴榴,白马河的一枝苦菜花,就从少女变成了娘。

  • 上一篇王竣:干亲
  • 下一篇姚烨:存在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