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王思发:时间的记忆
    王思发:时间的记忆
    • 作者:王思发 更新时间:2019-07-02 10:12:1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57


    仅仅透过回忆时间,由开始在地坝上,话筒上,逐步成长在树上,手心上的事实,俺就可以多多少少聆听到,我们伟大祖国,一以贯之地,强力推进科学化,现代化建设昂首挺进的佳讯。

    时间在地坝上。晴空万里,每每母亲去生产队出工之前,大都要在门口,盯着俺,反反复复地叮嘱道,哎,娃子,中午吃的马铃薯,一定要在我十二点收工回来以前,去院子门前的水凼凼掏干净,要是忘记了,莫怪黄金树条子不认人哈。

    俺嗯嗯嗯地答应下来,却不知道啷个掌握准时间点,就怯生生地去问爷爷,老人家笑嘻嘻地回答,哼,这下成了莾坨坨了吧,走,到院子地坝边我教你,他指着水沟边的石头说,太阳射在房子上的影子,照这个地方了,也就是你母亲的回来时间。

    俺眼前一亮,傻乎乎地说,嘿,原来时间老爷子,就在这个地坝上长起的,还是个不要钱的钟表呢,好安逸。

    时间在话筒上。烟雨蒙蒙,母亲出工前后,依然要慌慌张张地交代,跟你说,中午,一定要按照规定时间,提前做好做午饭用的青菜,萝卜清洗工作,我走拢就烧火煮饭。还说,休息时间短,同样是人,饭吃晚了,走在别人后头,很没面子。

    俺只是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坝边,一言不发。她走了几步折回来,气呼呼地告诉,喂,死脑筋一个,看不到太阳影子,未必还听不见六角弯,料队长吹牛角角,就是喊收工的时间。只要一响,马上去淘东西也不迟噻。

    俺灵机一动,自圆其说,哦,听说,有的大人凭做活路的数量,肚子的饱饿感觉等等老经验,基本上能够判断是啥子时间哈。母亲摸摸俺的脑壳,莞尔一笑。

    时间在树上。俺家附近建起一所大队小学校过后,准确掌握时间的事情,就算老省心省力。学校有钱买钟表哇,只要一敲水池边黄桷树上的铁框框,响几回,俺就大约晓得为几个钟点,赶快去完成母亲下达的家务任务。常常得表扬呢。

    时间在手上。值改革开放的春风劲佛田边地角时,一家人,真可谓迎着大好时光,撸起袖子加油干,努力摘掉穷帽子:父亲上班时间,为生产大队千多号人跑田坎,获得工分报酬,早晚忙忙田地活;

    母亲在自留地种粮食,平时进行一般性的施肥,除草管理,真正的种养殖大行动,则是全家总动员,四面八方赶回来参加大围剿;大弟弟做木工,当手艺人;二弟弟逢赶场日,上街摆日用品簸簊摊摊,当个体户;俺就是一门心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力争自食其力,少给家庭添麻烦。

    每个人的腰包慢慢地鼓起来那会,家庭要买个大大小小的挂钟,各式各样的石英钟,个人想配个bb机,大哥大手机什么的,实在是易如反掌。不但再也用不着,东奔西跑,战战兢兢地看时间,而且微微一抬手,那家伙,时间准确到分分秒秒。不失为人生路上的好帮手呢。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