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周静华:呼兰河水起涟漪——萧红逃婚
    周静华:呼兰河水起涟漪——萧红逃婚
    • 作者:周静华 更新时间:2019-07-09 10:28:0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85

                           一

    1925年,在萧红14岁,也就是刚上初中一年级时,父亲张廷举便给她与当地首户一个叫汪恩甲的男人订了亲,保媒的是萧红的六叔张廷献。

    汪恩甲,这个萧红短暂人生中第一时间登场的男人,是滨江小学教员。据传,汪氏家族原是满族,好像还是金代完颜阿骨打的后代。起初汪恩甲的父亲一直在家务农来着,后来跟随爷爷迁移到哈尔滨。老汪头勤俭持家,几经奋斗,遂成为了这里的大地主。汪恩甲的二哥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哈尔滨教育部门工作。他是汪恩甲与萧红联姻的撮合者,又是后来坚决阻挠他们结合的当事人。

    汪家家境殷实,祖辈是富商、地主,而汪恩甲本人更是身高一米八左右,长脸,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还在政法大学夜校就读,同时很讲究穿戴。如此男儿,在小小的呼兰城也算是一表人才了。和萧红认识的时候,汪恩甲虽比萧红年长一些,但那时的萧红对相貌堂堂且家世良好的汪恩甲还是很满意的,所以这门亲事,她虽有抵触,却并不反对嫁给他。

    另据萧红同窗刘俊民回忆:萧红给未婚夫汪恩甲织过毛衣。汪家老人过世,萧红还去汪家披麻戴孝。但汪恩甲到底是富家子弟,身上纨绔之气很浓,甚至还有抽大烟的恶习。和身边的进步青年比起来,萧红开始讨厌汪恩甲。汪恩甲不懂萧红,他要的只是娶妻生子,也给不了萧红童话般的爱情。

    虽如此,萧红并没做出和汪恩甲立马分手的决定。

    偏偏时代弄人,就在萧红人生处于彷徨之际,五四运动来临了。新思想、新思潮席卷中国的大江南北,更是给苦寒之地的呼兰河带来了一股春风。

    萧红骨子里原本就充满着不安分,她岂可坐失良机。

    由是,有研究学者认为:倘若萧红没有赶上五四运动的时代,没有受到新思想的鼓动,没有结识那些有理想有见识的高年级学生。或许,她可能初中毕业后,和当时的大多女性一样,从此安安分分的和汪恩甲结婚,在家相夫教子。但萧红的内心是个充满光亮的人,只要有一丝飞翔的机会她都不可能放过。

    于是乎,萧红蠢蠢欲动了。

                               二

    晚风吻尽荷花叶,任尔醉倒在池边。

    正值萧红在情感的漩涡中苦苦挣扎之际,她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及时雨般出现了。这个男人就是他的远房表兄陆哲舜。

    陆哲舜不仅相貌堂堂,而且一肚子学问,满口的新名词把个萧红迷得晕头转向。而陆哲舜家中已有结发妻子,但他却不顾一切地爱上了萧红,还极力怂恿她一起去北平读书。

    萧红何尝不是如此,她也早已坠入情网。所以当陆哲舜要前往北平的国民大学深造时,她毫不犹豫地计划追随他去。尽管事情隐秘,她和已婚男人私交的事还被六叔张廷献知道了。

    呼兰河,一个小城,这样的事儿一传出来,瞬间满城风雨。

    舌根子压死人。

    萧红的出格行为,令张廷举很是头疼。他合计了一些日子,做出了决定:萧红和汪恩甲结婚。

    张廷举认为,只要女人结了婚,心也便定了。

    于是,两家开始急忙筹备婚礼。

    眼瞅着婚期逼近,萧红心内如焚,一旦结了婚,自己将无法继续念书了,更主要的是不能和表兄在一起了。她有心明着和父亲干,但多年来和父亲的明争暗斗使她懂得了斗争的技巧。最主要的,她且深知父亲张廷举是个老顽固,决定的事儿九头牛都拉不回的。

    此时的萧红已不是当年为求学闹着当修女的小女娃娃了,她眼珠一转,主意有了。她表面上一切都顺从了。

                                   三

    财主家的女儿出嫁可是不能寒酸的。

    1930年7月,张廷举见萧红心回意转,非常高兴,他给了萧红一大笔的钱买嫁妆。银子到手,萧红心花怒放。她置办了一身华丽行头,借口出去办嫁妆趁机和表哥陆哲舜跑到了北平。到了北平后,有陆哲舜为萧红担保,萧红得以进入北平女子师范学校附属女子中学念高一。她与陆哲舜在二龙坑西巷一小院,分屋而居。

    一段时间后,陆哲舜向妻子提出离婚,但并未如愿,反而被断了经济供给。少爷羔子吃不得苦,没钱的苦日子一天也过不得。三天没过来,陆哲舜便向家中妥协,回到了哈尔滨。而萧红也因没有家庭的支持生活陷入困顿。万般无奈之下,她极不情愿的于1931年1月返回哈尔滨,但她并未回呼兰小城。

    对于萧红人生中出现的第二个男人,二人是否真的有情,世人不得而知。但有研究萧红的学者认为:此乃是萧红人生中,第一次寄希望于一个男人改变她的命运。她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逃婚的行径,不计后果地和另一个年轻男子去北平读书,无疑是和张汪两家站到了对立面,不再考虑回头路,那么,她必定对这个男子有莫大的信任。

    萧红回到哈尔滨也就过了一个来月,2月底学校便开学了,萧红又回到北平上课。这一次,萧红的未婚夫汪恩甲追到了北平。虽然萧红逃婚了,但两人并未解除婚约。萧红上学,汪恩甲就在身边照顾她。

    不知何因,萧红居然同意了和汪恩甲一起回呼兰生活。

    3月中旬,汪恩甲带着萧红回到了呼兰。

    这次回来,萧红面对了前所未有的羞辱,她逃婚的“丑闻”传遍了呼兰小城。其父张廷举受到连累,黑龙江省教育厅以教子无方为原因,解除了他省教育厅秘书一职。萧红的弟弟也因受不了同学的嘲笑,两次转校出呼兰。

    流言蜚语烧焦了萧红家大院。为了躲避闲言碎语,张廷举把家迁到了阿城的福昌号屯,萧红被软禁在家半年之久。囚禁的生活对萧红来说是难以容忍的,同年10月,她毅然逃出家门,只身来到哈尔滨。萧红出走后,张廷举大为恼火,认为给他丢了面子,宣称“开除她的祖籍”。后来有萧红的研究者发现,张家的家谱里果然找不到“张廼莹”三字。

    10月的哈尔滨寒气逼人,衣裳单薄的萧红流浪街头,饥寒交迫,她曾去投靠在哈尔滨的亲姑姑,可姑姑开门一看是萧红,立即又关了门。

    街头凄冷孤独,天寒地冻。萧红从姑姑家吃了闭门羹出来后,在哈尔滨街头与父亲张廷举偶遇,两人只冷冷地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就擦肩而过。

                                四

    汪恩甲得知萧红和家庭闹翻,找到萧红,将萧红骗到道外东兴旅馆,与她同居了。不久,萧红怀孕了。因为两人都没有工作,汪恩甲从家里带出来的钱很快也就花完了。无奈之下,汪恩甲只能回老家取钱。

    萧红此时已有7个月身孕,她迟迟没有等到汪恩甲归来,便拖着沉重的身子去汪家找他。谁知,一进门,就被汪家人轰了出来。汪恩甲大哥汪大澄出面,说要代弟弟解除婚约。

    一气之下,萧红以 “代弟休妻”为由,将汪大澄告上了法庭。

    最终汪恩甲为了保全哥哥汪大澄的名声,提出是自己要解除婚约。

    一场败诉的官司让萧红越发的灰头土脸。一时间,她成了呼兰小城人人唾弃的女人。怕萧红心眼窄而寻了短见的汪恩甲追到了旅店,他指天跪地三番五次向萧红解释着,这并非他的本意,是被形势所迫。萧红最终原谅了汪恩甲,两人依旧住在旅馆。没工作,没收入,萧红又挺着大肚子,日子艰难可想而知。到1932年5月,他们已经欠下债务400多元。

    汪恩甲以再次回老家要钱为由,离开了萧红。

    此一去,汪恩甲再也没有回到萧红身边。

    关于汪恩甲,后人大都批判他对萧红始乱终弃,丢下即将临盆的萧红不管,实在没有一个男人的担当,他的形象一再被丑化,最终定格为一个抽大烟、拜金、势利的纨绔子弟。然而当事者本人萧红在她后来的人生中却一直绝口不提,讳莫如深。

    这人世间的许多事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尤其男女之间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尽管如此,后世之中,还是有研究学者为汪恩甲打了抱不平:不难看出,汪恩甲对萧红是有爱意的。倒是萧红对汪恩甲,从心仪到嫌弃,到转身投奔陆哲舜无果,再到重新接纳汪恩甲,后又因官司事件失望,然后为生存再次接受……如此反复不一。最终,当两个没有独立经济收入的人真正被生活所迫时,最初的那点情分,也被现实击碎、一点点磨灭殆尽。或许汪恩甲也渐渐明白,萧红仅仅是利用他实现自己的读书梦,甚至依附他生存而已,而她的任性和反复,又曾经那么让他和家人难堪。

    汪恩甲离开后,萧红的日子更难了,还差一点儿被旅店老板卖去妓院抵押房费。怀有身孕,困在旅馆的萧红,无奈之下,提笔给《国际协报》写信求援,在裴馨园及萧军等人的帮助下,逃出困境。

    逃出困境后不久,萧红与萧军同居了。

    在萧军的影响下,萧红开始了创作生涯。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