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解永光:大兴小住
    解永光:大兴小住
    • 作者:解永光 更新时间:2019-07-09 10:30:5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74

    五月过一半了,计勇正考虑怎样给晁原夫妇通话,说好到大兴来住,逛逛北京城,女儿的房子已经结束装修,可以入住;妻子也忙着理女儿屋里要用的一床薄被子,北京的夏季说开始就开始了——气温有过几天高过30度C氏了;按自己在青岛的经验还得盖一阵被子,但是在北京地方立夏以后说热就热了。这两天的热,让夫妇二人想起青岛的游泳季,正好上网收到了通知,青岛的游泳季今年办理更衣证也有新办法。

    通知说: 青岛第一海水浴场即日(5月15日)开始办理2019年6月1日~10月31日的更衣证。今年更衣证全部实行人脸识别系统,办证时一定记住必须携带个人身份证,否则办不了证!……携带相关证件和个人身份证,符合条件可以享受半价,……

    “半价的每证50元,通知说了人脸识别,说了价格,老年人就算你洗五十回,每一回用一块钱。”计勇说,“通知说了人脸识别,这主要是管理上用,今年我们不能回去游


    泳,对我俩的人脸,你海水浴场下个游泳季再识别吧。”

    妻子陈华接着说:“约好请晁原夫妇来北京玩一趟的事不能再拖迟了。晁原游泳主要是要带孙子游泳,妻子马 兰自己要下水下海,她身体保持到了68岁还能打工挣钱,就是靠每年游泳季的下水游泳锻炼;游泳季很重要,她不会放弃。”

    两人说到这里,想起去年游泳时候碰见马兰的一次:早晨7点半左右,他俩进到海水浴场正门下楼梯时候,碰见马兰洗完冲完,对话几句,知道了马兰是洗完海澡,赶去上班——她在一家雇主家里当家政服务员,做得好,双方都满意。她这是上班之前,先来游泳一次,不耽误上班。年龄近七十了,不断游泳,可以不再安排其他项目——比如走步、跑步、健身操等等,既节省了时间,又锻炼了全身。

    “铿锵玫瑰”,陈华赞道,“为了还购房款,还坚持打工挣钱呢。”


    几十年前,在兵团时候从青海回青岛探亲,他们几个人在北京换车,——这个北京换车的安排、本身就是为了到北京玩玩,否则直走陇海线胶济线行了。北京站小住,挤在候车室打盹,白天乘公交车到过天安门广场,留过影——军垦战士到过北京了。晁原后来还有机会跟其他弟兄玩过北京,马兰则只能在心里存这么个愿望,她在兵团农场连队里是炊事班战士,探亲时间不能在路上久呆——全连人等着吃饭呢。当然炊事班还有人,可以另安排,但好饭菜却不是另派的人都能带来的。

    去年游泳季,陈华游泳到八月,腰背脊椎骨意外发生了骨折。在陈华去去医院接骨

    手术的当天,儿女不在身边,丈夫自己的腿不便出行;陈华听大夫说得轻松,也忽略了自己已是退休后老年人群,就接受了手术治疗。这种微创手术大夫说只要住两天院;陈华住院手术以后,在没有亲人介入的情况下,只好电话请茂姐(陈华称马兰昵称)到医


    院来陪陪——没有亲人签字,手术不能开始。晁原夫妇就是这样被卷入了“住院接骨”情节。赶巧了,陈华的侄女间接知道姑妈骨折住院赶来医院照护,茂姐知道她家还有俩孩子上学,硬是把她赶回家了;陈华要出院的那天,夫妇又有新任务——晁原的弟弟也到这家医院治病;晁原夫妇接着伺候病人吧。由于这些缘故,计勇提议让晁原夫妇六一过来小住,他俩被儿子接到大兴住着,又接晁原夫妇小住儿女家。

    6月6日计勇夫妇去北京南站接上了晁原夫妇,坐地铁到天宫院。地铁青岛现在也有多条,不像以前坐北京地铁那么稀罕了。说的话是一段段回忆材料。

    “几十年过去,咱那时候路过北京,不如现在的打工仔,人家是出来挣钱的,而且

    能挣到钱,咱们那会儿,没有工资,只有津贴。津贴也是月月积攒,攒着探亲……”

    “后来评上工资了,结束供给制生活;但是坐火车跑着探亲没有结束……”


    “这次住大兴,看看永兴湿地公园的自然环境,不比咱青岛八大关差,当然风格不一样,你那里海滨湿地,这里是华北平原永定河湿地。”计勇话题转到住大兴。

    “我看见材料说要重现鱼跃河塘、百鸟觅食的自然景观——跟咱们屯垦的柴达木原差不多。不过在北京不说格尔木屯垦。说说湿地吧,我要是规划湿地公园时候碰上提建议,一定建议要划出一片湿地游泳池来,人靠近湿地也可以下水游泳。”计勇说。

    “不说湿地游了,先说陆地游;北京尽量遊,天安门广场、故宫、长城都要去,天坛、颐和园、圆明园坐地铁就到了,包括王府井商业街百货大楼,……不过咱大兴天宫院这里就有百货大楼,名叫凯德,有特色,咱青岛的哪一个商厦也比不过……”陈华说着,还加上了自己的议论,“大兴是个区,但是能比上一个市,地级市的级别……把你市南市北李村沧口崂山的商楼找出来比一比,哪一个也比不过,……”


    “附近有个念坛公园,公园里还有幽州台呢,就是咱学过的古诗: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那个幽州台吧?念坛的念字说不定还出自这句古诗呢,”计勇说起古诗。

    “咱们逛逛凯德商厦?……”陈华问茂姐,“还是先回家?这么近便,晚上再来?”计勇却说:“地下平台上,有大兴区古迹介绍,看看大概,心里好有个底儿,大兴的天宫院嘛,离故宫还是不远。”小陈知道他是瞎解说——才来半年,出行并不多。

    晁原一下子来了忆旧的劲头——草原上牧马人的劲头。

    “当年坐飞机到兰州,你还赶着小牛车去格尔木机场送过我们,……”

    “现在坐飞机,大兴就有国际机场——不用牛车送,坐地铁就过去了……”

    “当时坐的还是军用飞机,有熟悉的军人才能买上票。……一个小时到兰州,要不的话,长途车得坐三天;换火车再坐三天,——探亲假全丢在路上了。”晁原说。


    “您别说,这丢在路上,就把军垦战士丢在北京了——我们那时候逛天安门谁不是

    趁着在北京换车,抽空进城转转留下了印象?要不能成为一个青春遗梦?”茂姐说。

    “这次是要圆梦的。小住大兴圆青春遗梦。小住很重要啊!”陈华说。

    “圆俺青岛知青——青海农建师三团战士的家国梦,当然包括各自的青春梦。”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