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散文诗 >> 王亦标:稻花香里
    王亦标:稻花香里
    • 作者:王亦标 更新时间:2019-07-12 09:33:2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199

    把你的目光捧在手心,温柔,温馨,是家的两扇门。

    所谓的根本遵循,所谓的流水行云,还有什么能比这一刻更迷人——

    稻花香里,你柔韧的胸襟和开阔的胸怀,被归巢的鸟儿来回搬运。

    没有什么可以报答的。我用我一生的光阴,将这一刻坐稳。

    早熟的稻穗垂下了谦卑的头颅,石榴正怀着身孕。

    再也不能丢失赖以安身的魂,再也不能丢弃赖以立命的根。

    汴水绕古城,赋生命以能量;古城环汴水,赠生活以底蕴。

    夕阳西下,立一杆箭荷,蜻蜓把分娩的影子还给了绵延的楼群。抬头望,一枚星子卧于天心。

    身段低些,再低些。放低一寸,神性就会升高一分。

    稻花香里,无惧遥远,我想倾听释迦寺的钟声;有请缘分,我愿靠近端坐在莲花上的观音。

    小暑已过,大暑掌握着自己的命运。汴水东流,廊桥从来不戏耍天真。

    铁塔上,花喜鹊搭的巢很大,却吞不下漫长的黄昏。

    一曲《醒来》,童声恰似天籁,我不愿黑夜过早地来临。

    虽然酷热难耐。虽然蝉声嘶叫得有些闹心。虽然炊烟的腰扭得有些过分。

    炊烟里,蝉声中,月色起伏不定,月色升沉无序。

    起伏的月色。沉浮的月色。这些条月色怎么缝都缝补不了艰辛在你额上刻下的道道皱纹。

    稻花香里,一脉流水,两袖青云。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