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余继泽:玄子
    余继泽:玄子
    • 作者:余继泽 更新时间:2019-08-02 11:50:4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14

    1


    玄子已经养成一个习惯,每天早晨起来,要刷牙,牙刷了,洗脸,脸洗了之后,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然后,泡了茶,坐在门前场院里,放着的一个石桌上,静静坐着,很是悠闲的喝茶。


    玄子已经退休几年了,退休前,是个教师。


    玄子有个女儿,嫁在附近村庄,叫见儿。玄子有个儿子,叫均儿,找了个媳妇,叫阿北。均儿和阿北,也有了个孩子,是个儿子。


    玄子的女人,没有工作,是个农村妇女,是个善良,勤劳的人,自从嫁给玄子后,就一直操持家里,种地,喂猪,做饭,洗衣服,生孩子,养孩子,领孩子,把玄子照料的妥妥当当,把家庭日子,过的妥妥帖帖的。一直到把孩子养大,女儿嫁了人,儿子找了媳妇,然后,有帮忙领孙子,孙子能走路,会说话了,她依旧闲不住,照顾玄子,做着一些家务活。


    玄子虽然一辈子靠着工作,吃着轻松饭,但是,女儿和儿子,却都没有把学上出来,念书念不进,先后混到中学毕业,就回家了,女儿最后,就嫁给了附近村庄里,一个农村人,儿子也找了村庄里,一个村里的女孩子。


    见儿和均儿没有上出学来,已经让玄子感到没有脸面的,连声叹息,养了蠢猪,废物。毁了,毁了,败了,败了,家就要毁在你们身上,败在你们身上。


    对于女儿要嫁给村里人,儿子又娶村里的媳妇,玄子也是不同意,说是家里是吃轻松饭长大的,怎么就非要嫁村里人,娶村里人呢!这不是辛苦几十年,一夜又回到解放前了吗?好歹也要找个吃轻松饭的,不但有脸面,将来日子也过的轻松,幸福。


    玄子给人的感觉,是儒雅,文弱的,但是,养的两个孩子,都是生龙活虎一般,性格刚烈。见儿性格刚烈,均儿性格也刚烈,从小就这样,不管玄子骂,打,或者是说服教育,都不起作用,他说什么,孩子都辩什么,一直到长大,一点没有改变。


    面对玄子的反对,见儿对玄子说,嫁了村里人怎么了,还不是照样吃饭,生活。工作怎么了,还不是吃饭生活,如果都去工作,吃轻松饭,那还有谁来种地,挣钱。你工作了一辈子,除了自己有一口轻松饭吃,也没有见做个什么出来。


    见儿刚烈的反对,玄子表面作出很生气的样子,而实质却是柔弱的,也知道见儿的性格,奈何不了他。而妻子也在一旁劝,自己老了,能不管的事情,就不要管,不说的事情,就不要说,孩子大了,他们的事情,由他们去,何必操那份心,要多种花,少种刺,他们自己要那样,将来怎样也怨不得我们。


    玄子也就以默认,由了见儿去。最后,见儿落得了圆满,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嫁到附近的村里去了。


    不过,玄子以不操办的方式,表达了对女儿婚事的不满。


    儿子和村庄里的女孩子阿北好,玄子像对女儿一样,表达了不满,反对。但是,均儿也像姐姐一样,以刚烈的性格,一样的话语反驳父亲。加上母亲的劝说,玄子依旧也以沉默,和不操办来表达了不满,反对,而均儿和阿北,也就以旅游结婚的名义,简简单单的把婚结了。


    2


    见儿和均儿先后结婚。玄子也都表达了不满,反对,而最终也都以沉默的方式,任凭他们结婚。


    不管怎样,见儿结了婚,就到了附近的村庄,和那个村庄里的小伙子过日子,不管玄子如何反对,不满,一般不会在一块,看不到,听不到,心里就不烦,见儿毕竟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人,选择了爱情,不管日子多么苦,和喜欢的人在一块,相爱的人在一块,还是感到快乐幸福的。


    而均儿就和姐姐见儿情况不一样了。父亲对他的婚事,是反对,不满的,尽管他们结了婚,旅游归来,在甜蜜,幸福过后,走入家庭,日子,生活,还是要和父亲在一个屋檐下,在一块生活的,早不见晚见。


    不过,那时,父亲还没有退休,每个礼拜天下午,去乡里的学校工作,到了礼拜五下午回来。


    于是,礼拜天下午,和礼拜五之间的时间,家里就母亲,均儿,阿北在家。


    母亲的性格,从儿时以来,一直都是让均儿感到温暖,慈祥的,母亲贤惠,善良,勤劳,一般的时候,话语不多,总是默默的做着一些活儿,做家务活,也照料父亲,照料他们,也总是任劳任怨。


    此时,母亲尽管一点点苍老,头上有了白发,脸上有了皱纹,但是,母亲的性格依旧如此,默默的做家务活,照料父亲,照料他们,对阿北也一样的好。母亲的贤惠,慈祥,让均儿感到,母亲身上,让均儿感到,母亲的身上,有一种博大,从容,安详的美丽。母亲给予他的感觉,就像太阳给予的感觉一样,从儿时一直以来,都是暖暖的。


    所以,在礼拜天下午,到礼拜五下午之间,对均儿,阿北来说,都是甜蜜,自由,轻松,幸福的时刻。


    母亲对阿北像对自己一样的好,照顾阿北生活,阿北喜欢吃什么,她就做什么吃。还对阿北嘘寒问暖的。渐渐的了解了母亲,阿北对母亲也有了依恋,对母亲也好,母亲做什么时,她就跟在一旁帮忙,时不时拉一些家常,从心灵上,和母亲温暖了起来。感到均儿的母亲,就像自己的亲母亲一样慈祥,温暖。


    母亲默默的忙碌着她的事情,均儿和阿北,也就有了更多的属于他们的生活的时间和空间。


    家里的活,由母亲做,家里的生活,用的钱,由父亲操心,均儿也就懒得去操心家里的生活,家里的事情,于是,就过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操心的事情,一天懒懒的过着日子。


    其实,均儿也不是不想操心,不想做什么。只是,他通过对一些事情的了解,知道操心了也是白操心,想做什么也都做不成,母亲什么都不说,默默的做着她做的活儿,父亲只要一会儿来,凡是他想的,在他眼里都是错的,凡是他想做的,父亲认为,那都是不对的,是胡整,还是过安稳日子好。还对均儿严厉的说,家里有他撑着,有饭吃,有地方住,日子过的安闲,就不要胡折腾。谁胡折腾,把家里的日子折腾垮了,谁就滚蛋。


    于是,均儿也就不再做什么,也不再想什么,阿北也似乎了解到了玄子对待丈夫的态度,也知道了均儿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的原因了,于是,也就顺应了丈夫,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任凭丈夫一天吃了饭,懒洋洋的玩去,她显得慌了,就陪母亲做些活儿,说些家常。过玄子认为的悠闲,幸福的,让村庄里人羡慕的生活。


    3


    见儿在家里,也像均儿一样懒,什么都不做,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偶尔之间,会被母亲帮忙洗个碗筷,洗个衣服什么的。


    但是,见儿自从嫁到了附近村庄去了之后,忽然之间,就像变了一个人。


    见儿的男人牛妞,虽然没有工作,是个农村人,但是,人勤快,什么活都会干,能干的了,脑袋也灵活,有许多挣钱的门道,人也随和,和村庄里,任何人都相处得来,人缘好。


    见儿嫁给牛妞后,最初的几年里,就看守着家,做些家务活,做饭,洗衣服,怀孩子,生孩子,领孩子。空闲的时候,也喜欢回娘家去。回去,母亲对她热情,给她做好吃的,带给她儿时的慈祥,温暖。只是,父亲回来了,老是爱谈说,说她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把孩子没有领好,说到家里的事情,也说这也不该做,那也不该做。这让见儿感到有些心烦,回去的时候,就渐渐的少了。


    牛妞对她很好,牛妞的父亲话语不多,但是,对人真诚,实在,母亲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善良,慈祥,勤劳,默默的做着活,她想吃什么了,就给做什么。这让见儿很快融入到这家庭里,感受到了温暖,就喜欢上这家,留恋这家,娘家在心里就渐渐的淡了下去。


    在孩子能走路,会说话,断了奶了,见儿在家就呆不住了,牛妞做什么,她就跟了去。牛妞心疼她,对她说,你在家里,可是什么都不做的,还是不要跟着我做这些活,你做不了,做了,别人谈说,笑话。让你爸知道了,又要说什么了,说让你受罪了,对你不好了。甚至嘲笑你当初嫁给我了。


    见儿就微笑着说,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是父亲不让做,一旦做了,这也说做的不好,哪做的不好,不如玩着。现在不一样了,在自己的家里,想怎样做,就怎样做,一旦做了,不会没有人谈说我做的好坏。爸就那样了,一辈子就爱评论,谈说人和事情,也习惯了平稳安定的日子,他想怎样说,就让他说去,反正一般的时候,也见不着,说了我也听不到。至于跟了你,是受了罪,还是享了福,就像鞋子合脚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他们爱谈说,嘲笑,尽管嘲笑去好了,我心里自然有我的感受,那就是我不后悔嫁给你,我现在很甜蜜,幸福。


    这话说的牛妞的心里,暖洋洋的的,四下无人,忍不住把见儿搂进怀里,轻轻吻了一下,见儿的脸,羞的绯红,就像女孩子时代。


    见儿没有干过活,许多活儿,的确是不会干,牛妞就教他。一样样的教,一点点的教,渐渐的,见儿就能干各种活儿了。


    开始干,有些累,干一会儿,牛妞让她歇会儿,渐渐的,就能适应了,牛妞干多久,她就干多久,让歇都不歇,一副女强人的样子。


    母亲在家看守家,做家务,父亲分头去做另外一些活儿,他默默的做着,虽然有些缓慢,但是,用蜗牛般的精神,许多的活儿,竟然一点点的做完了,这让牛妞轻松了不少,腾出了手脚。


    在农活空闲的时间,牛妞就找挣钱的门道,母亲在家里看家,做家务,照看孩子,见儿也就跟着牛妞一块去。


    牛妞挣钱的门道很多,进入山林里,在他眼里,似乎什么都能挣钱,遇到什么做什么,什么挣钱找什么。挖药材,下套套牲口,伐一些木头,摘一些野果子。这些东西,许多看似不起眼,而弄回来后,有的很值钱,村庄里,有了小商贩来,一下卖出去,就有了许多的钱到了手里。


    见儿跟着牛妞,渐渐的也学会了这些门道,知道了什么值钱,怎样弄这些东西。


    东西买了,夜里,躺在床上,看着那厚厚的一沓钱,牛妞特别的高兴,豪迈,见儿的心里,也一样高兴,激动,就和牛妞憧憬着家里的日子,将来钱攒够了,要把房子收拾漂亮,要给房子里,买许多的家具,许多的东西,还要买新衣服,更远的打算,那是买农用的车。有了农用的车,把山里值钱的东西贩运出去,把外边值钱的东西,贩运进来,两边挣钱,家里的日子,就越来越好。


    就这样想象着,见儿激动着,感到家里的日子,未来是充满了光明,幸福的。而想着和牛妞的爱,见儿的心里,不后悔嫁给牛妞,反而感受到了无比的甜蜜,幸福。


    牛妞看到了见儿的激动,幸福,就一把把牛妞搂进了怀里,拉灭了灯,在怦怦的心跳,粗重的喘息声里,和见儿温柔着,疯狂着,仿佛回到了新婚的夜晚一样激动,甜蜜,幸福。


    4


    均儿和阿北,每天吃过了饭,就那样懒洋洋的,不知道做什么,也不敢做什么,就那样懒洋洋的玩着,或者坐在屋檐下,像一对老人一样,望着山头发呆,或者像抽了大烟的人一样,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


    母亲默默的忙碌着,做着家务,洗衣服,做饭,喂鸡,喂猪。


    家里的日子,由父亲玄子操心着,操持着,就这样,在父亲渴望的平静安稳里,日子也能平静,安然的过下去。


    在开始的时候,均儿和阿北,都有些不习惯,看着村庄里,那些比自己大的,和自己同龄的,甚至是比自己小的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也都知道做什么,或者种庄稼,或者找了门道挣钱,而他们就这样玩着,什么都不做,也不是个事情,就像无头的苍蝇,找不到生活的目标,方向,也有没有事情做的无绪,无聊,寂寞。


    可是,父亲玄子一直说,咱们是干部是家庭,当然就不用种地,受那样的劳累,有工资的收入,当然也就不用考虑挣钱,就应该玩着,过安然,闲适的生活。


    在父亲的话语里,让均儿和阿北仿佛感到了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于是,也就不想着干活,挣钱的事情,就那样安然,悠闲的玩着,一天吃过了饭后,什么也不做。


    而渐渐的,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后,均儿和阿北,就根本不想干活,挣钱的事情了,就一心依靠着父亲,过安然,闲适,平静的生活。


    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在他们夜里的缠绵,疯狂之后,阿北的肚子里,播种下了均儿和阿北爱情的种子。


    这事情,最初让母亲知道,母亲是特别的高兴,叮嘱均儿,不要让阿北做什么,照管好阿北。


    后来,父亲玄子知道了,这也是唯有的他没有说均儿做的不对,不好,而是让他很高兴,大加赞赏的事情。专门去杀了鸡,让妻子炖了鸡汤,给阿北喝。


    均儿给阿北端去了鸡汤,阿北喝一口,也给均儿喝一口,想着父亲母亲的高兴,就有了做了轰烈的事情,是功臣一般的骄傲,自豪。


    在阿北怀孩子的这些日子里,父亲玄子,是最高兴,兴奋的时候,不再是一脸的严肃,时常笑眯眯的,眼睛里,有了明亮的目光,人变得精神,年轻了。也时常给妻子钱,让阿北想吃什么了,就给买什么。也给均儿钱,让照顾好阿北,阿北想要什么了,就给买。也给阿北说,不要做什么事情,不要想什么事情,就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所有的事情,天大的事情,就是照顾好阿北,把孩子怀好,把孩子顺利的生出来。


    礼拜天,玄子很晚才离开家去学校。礼拜五,早早的匆匆的就回来,回来了,总是带许多东西回来,都是好吃的,好喝的,鸡,鸭,鱼一些好菜,还有一些水果。给了均儿,让照顾阿北吃,给了妻子,让做了给阿北吃。


    然后,又询问均儿,妻子,阿北的一些情况,当知道阿北一切都好,肚子里的孩子也好,能听到孩子的蠕动,叫声,玄子的心里,别提多高兴,脸上像盛开的花朵。


    就在玄子的高兴,期盼中,在妻子,均儿的细心照料下,阿北终于到了临产的时候了。


    开始决定的,是在家里,请村里有经验的老接生婆来接生,就在家里生。可是,在最后的时候,一直追求稳定,安稳,平静生活的玄子,忽然做出了决定,给了均儿许多钱,让均儿领着阿北,由妻子陪伴,一块去医院生。


    临走的时候,对均儿说,一定要阿北和孩子母子平安,顺利出生,不管花多少钱,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叮嘱够了之后,均儿和母亲,妻子一块坐了村庄里的面包车,去了医院生孩子去了。


    玄子在家里,既焦急,又放心。焦急的,是孩子什么时候出生,放心的是,把阿北交给医院,由医生接生,比什么都放心,就算是有了意外,他们也能有办法。


    在玄子的焦急,和放心之中,十几天后,均儿,母亲,阿北,和阿北怀里抱着的孩子,又坐了村庄里的面包车回到了村庄家里。


    孩子顺利出生,是个儿子。阿北和孩子一切都好。


    玄子一下高兴的就像个小孩子,脸上笑的像花儿,人精神的仿佛回到了年轻的岁月。


    5


    孩子出生了,心就都放下了。是个儿子,是让家里所有人都感到高兴,有希望的事情,家里就被这份喜庆笼罩着。


    孩子满月的时候,村庄里的人,来庆贺,送了礼物,放了鞭炮,看着孩子,说着恭维的话语。


    家里弄了酒菜招呼大家。屋子里飘散着酒菜的香味。人们说着恭维的话语,让均儿,玄子的心里,特别的甜蜜,幸福。


    均儿去陪大家喝了酒,玄子也去陪大家喝了酒。阿北喝不了酒,给大家倒了酒。家里充满了喜庆。


    孩子满月后,家里的日子,就在喜庆中,恢复到平静中,彼此的心放了,又和以往一样,在平静平顺中,安静安稳的过着。


    玄子去学校里工作,母亲像以前一样默默的做家务,在父亲的叮嘱下,给阿北做想吃的,帮忙照看孩子。


    均儿和阿北,也在父亲的叮嘱下,什么事情都不要想,不要做,安心的领孩子。他走的时候,总是给均儿留一些钱,回来的时候,总是买许多的东西,水果,蔬菜,奶粉。


    玄子在家的时候,最喜欢的事情,不像以前,是泡了茶,静静的坐在门前场院里喝,喝够了,就静静的坐着发呆。而是喜欢抱孩子,逗孩子乐,自己也乐。


    一家人,就这样,以孩子为中心,又在曾经的生活的角色里生活着,平静平顺,安静,稳定的生活着。


    一晃,孩子就大了,能说话,到处跑着玩了。


    能到处跑着玩的孩子,对家里,家里的人,都已经很是熟悉,对家之外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不再满足家的小小空间,也不再满足家里人所给予的温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吃饱了,喝好了,就离开家,去村庄里跑着玩。


    母亲操心,害怕孩子在外边玩,会摔了,碰了,出什么事情。或者和别的孩子在一块,发生矛盾,骂人,打架,惹了祸。


    一样担心的,是均儿和阿北。均儿和阿北知道,自从怀了孩子后,父亲就特别的高兴,人也变得精神,年轻了。自从孩子出生后,人在高兴,焕发了精神,目光变得明亮,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也特别的心疼孩子,挣的工资,给了母亲,他们,都以孩子为中心的花着,只要孩子要,喜欢,让孩子高兴,吃的,穿的,玩的,都给孩子。所以,他们知道孩子在父亲心里,在家人心里的位置,也就不敢掉以轻心,像这么多年一样,信心的照料孩子,操心孩子一样,依旧操心,照料孩子。知道孩子好,他们就好,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不用想,安然,悠闲的生活。孩子一旦出了事情,父亲就会不高兴,至于会做什么,怎么对他们,他们也不敢想象,那他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于是,均儿和阿北,还有母亲,就看着孩子,不让孩子去外边玩,就呆在家里,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想玩什么,都满足他。但是孩子却奇怪,对那些吃的,喝的,玩的,似乎都吃好了,喝好了,玩够了,再没有兴趣,而是对家之外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兴趣。也往往的,乘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溜出屋子,去村庄里外。


    一旦发现了这样的事情,是均儿,阿北最着急的事情,而同样,也是母亲最着急的事情。满村庄里,只见母亲苍老,走路蹒跚的身影,满村庄,也是母亲的声音,在喊着孩子的名字。


    但是,孩子也总是淘气,似乎隐约的感到,自己在家里,就像小皇帝一样,被爷爷,奶奶宠着,被父亲母亲宠着,家里都是以他为中心,他做了什么,哪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家里人都不敢把他怎么样。而奶奶,父亲,母亲有什么没有做到,而让他怎样了,爷爷知道了,就要骂他们的。所以,在父亲母亲着急的找他,奶奶满村庄的找他,喊他,他就是看见了他们,也不装作没有看见他们,有时躲起来,让他们找不到。就是听到奶奶的声音,也装作没有听到,和奶奶躲着迷藏,直到奶奶疲惫,着急,操心的绝望,害怕的时候,他才淘气的作着鬼脸出现在奶奶面前。


    这让均儿和阿北感到很疲惫,而均儿和阿北,也和孩子一样,在这样什么都不用想,不用做的生活里,养成了懒散,好闲的性格,吃过了饭,除了孩子之外,什么心都不操,就那样懒懒的玩着。


    所以,面对孩子的淘气,调皮,时常偷偷的溜出家去玩,最操心,着急的,就是奶奶。一旦孩子不见了,奶奶就去村庄里找,去村庄里喊。


    于是,那些日子里,院子里,时常都是孩子奶奶苍老的,走路蹒跚的身影,是她那充满了慈爱,焦急,苍凉的声音。


    6


    见儿和牛妞,手头已经攒了好多钱了。


    在商量了之后,就决定修房子了。最初的决定,是把老土墙的房子,翻修一样,墙加高,屋顶弄平整,把屋子里外用石灰粉白,把屋里顶子吊了,地面用水泥打了地面,场院里,也用水泥铺了。可是,后来一想,老屋再收拾,毕竟是土墙房子,也不洋气,好看。再仔细的盘算了一下,想想手头有的钱,也够修楼房的,于是,脑子一热,一激动,就决定,不拆老屋,把老屋留着,在自己家的田地里,修新房子,修砖房子。


    在有了孩子,又跟着牛妞一块忙着日子的时候,见儿回娘家的时候少了。但是,在兄弟媳妇生孩子的时候,孩子满月的时候,回去看了。看着兄弟的孩子,胖嘟嘟的样子,见到父亲高兴的样子,也一样的高兴,给孩子钱,给孩子买了新衣服,抱孩子,逗孩子。


    在过年,过节的时候,也回去,给父亲母亲买东西,给孩子,兄弟他们买东西。看着家里一切都好,看着兄弟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一样,一天天见长,长的像兄弟,也像兄弟媳妇,眼睛乌黑,一逗就笑,胖乎乎可爱的样子,心里也很高兴。


    回去的时候,母亲一直默默的,给他们做着好吃的。父亲不多问他们的生活,只是给他们说着他的工作,如何的安闲,悠然。也说着家里的日子,孩子健康成长,一家人的日子,由他支撑着,什么心都不用操,过的平静,安然,安稳。


    只是,父亲没有多问她的生活,家里情况,只是问了下家里人什么情况,见儿说都好,父亲就沉默着,不多问了。


    见儿知道,父亲话语里的意思,是告诉她,家里的日子过的安稳,安定,平顺。


    见儿想,家里人都好,日子过的安稳,安静,平顺,那是好事,他们不操心,也不用她操心什么。


    而见儿似乎也听出了别的意思,父亲似乎在话语里告诉她,家里的日子,在安稳,安稳,平顺里,日子过的悠然,安闲,似乎是在羡慕她,告诉她她此时的生活,不管苦,累,都是她自己选择的。


    见儿就在心里说,我不后悔我的选择,和牛妞在一块,也不怕苦累,在苦累中,有甜蜜,有希望,而不像家里的生活,虽然安然,安静,安定,闲适,但是,却像一团死水,兄弟,兄弟媳妇什么都不做,而要靠父亲养着。


    而见儿也似乎从父亲的话语里听出来,父亲也要他们的生活,和他们的一样,要安静,安定,安稳。


    见儿就这样想着,但是,什么都没有对父亲说,而是依旧一脸的微笑,看着父亲,做出认真听父亲的话的样子。


    所以,见儿也就没有把自己家的情况,她想修房子的事情告诉父亲,就连牛妞的父亲母亲都没有告诉。


    不告诉父亲,是怕父亲又会说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要他们过安静,安定,稳定的日子,不要折腾。有老屋住,有口饭吃,就行了。


    不告诉牛妞父亲母亲,而是感到,牛妞的父亲,母亲,都是老实,本分,善良的人,父亲只会默默的种地,给牛妞当帮手,母亲只能看着家里,做些家务,他们回家,有热水喝,热饭吃,给他们说了,这些事情,他们也操不上心,也拿不出来钱,只是在做的时候,他们能尽自己能力帮些忙罢了。所以,就不告诉他们,感到做这些事情,还是要靠自己做主。


    所以,在主意一定,把一切都想好了之后,见儿和牛妞,就开始请了车,把需要的材料一样样的拉了回来,然后,就去请了人来,给修房子了。


    材料都拉回来了,钱也不缺,所以,没有多久的时间,房子就修起来了。新修的房子,在村庄里,是最漂亮,在阳光下,闪耀着光泽。


    房子里,四壁雪白,地面铺了地板砖,场院里打了水泥地面,场院的四周,种了花草,果树,在村庄里,就是小洋楼,很是漂亮,房子里,很温馨。


    玄子在见儿修房子没有多久,知道了这事情,只是不停的说,放着有口饭吃,有地方住的安定,安稳的日子不过,非要这样去折腾,图一时的快乐,荣耀,面子好看,将来窟窿弄大了,有的是苦日子过。


    沉默的妻子这时对玄子说,不管咋样过,那都是人家家里的事情,毕竟也没有来麻烦家里,不管过好过坏,都是人家的,也不管咱家的事情,去说那些事情,管那些事情做啥!那不是得罪人吗?人老了,要多种花,少栽刺,少说话。


    玄子虽然感到妻子说的对,但是,却用一贯对待妻子的态度,和语气,说,你懂个什么,女人家的,去去去。


    所以,在见儿和牛妞房子没有修起来之前,玄子一直没有去女儿家。而见儿和牛妞忙着照看修房子的事情,也就没有回去。


    7


    见儿和妞儿的房子修起来了的时候,玄子去了女儿女婿家。


    这时,玄子刚好退休。


    去的时候,村庄里有许多的人,也去见儿家,给送礼,放鞭炮庆贺。


    一块去的,还有见儿母亲,均儿,阿北,孩子。


    是见儿牛妞捎信让他们来的,说是房子修好了,这天入住。


    玄子去了,看见女儿家新修的房子,是惊讶,也是担忧,一些说不上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母亲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心里感到特别的温暖,一种说不出的莫名的高兴,激动涌上心头。


    均儿和阿北,和父亲一样,面对姐姐姐夫家的房子,心里是惊讶,好奇,激动。只是,没有父亲的那份担忧,在激动好奇,激动之后,对姐姐姐夫修这么好的房子,充满了羡慕。


    见儿和牛妞,一脸的微笑,热情的迎接着来恭贺的客人,也更是热情的迎接父亲母亲,兄弟。


    尽管阿北和均儿,满手都是茧子,脸上也有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但是,人却格外的精神,满脸都是微笑,目光格外明亮。


    见儿和牛妞,把父亲母亲,亲人迎接到屋子里,让座,倒水。


    母亲的脸上,是慈祥的笑容,告诉人她内心的高兴,激动。


    均儿和阿北,左看看,右看看,是好奇,是羡慕。


    父亲的脸上,一贯的没有表情,只是,心里却像波涛一样汹涌。是惊讶,担忧。


    只有孩子不懂世事,凑到一块,在场院里去追逐,打闹,嘻嘻哈哈的。


    父亲坐下后,拿着架势,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茶。


    见儿和牛妞,给倒了茶,然后,找出水果,瓜子,让大家吃。


    喝了一阵子茶之后,父亲忽然说话了,房子修的不错,的确是漂亮。可是,在村庄里住着,修这么好的房子做什么,有老屋住,有饭吃,不就好了吗?


    见儿和牛妞没有说话,一脸的微笑,谦恭的面对父亲。


    玄子喝了口茶,又说,放着好好的,安定,安稳,平静的日子不过,尽出风头,房子虽然修的好,但是,能吃吗?能喝吗?


    见儿和牛妞依旧没有说话,依旧一脸的微笑。


    玄子再喝了口茶,又说,修这么好的房子,一定欠了不少账吧!将来天天有人上门要钱,看住的安稳不。


    牛妞一脸的笑,没有说话,见儿说,爸,我们没有欠账,都是以前辛苦挣的,攒下的钱。


    玄子的心里一震,端着的茶杯,水漾了出来。但是,却故作镇静,没有说话。


    而这时,有人喊吃饭了,坐席了。见儿和牛妞就喊着父亲,母亲,均儿,阿北一块去坐席。


    让家人自然坐的是主席,最好的位置,父母自然坐的是上席。


    玄子的脸上,一贯的严肃,沉默。


    母亲的脸上,却保持着她的沉静,稳重,但是,却难以掩饰那幸福,甜蜜的微笑,眼睛里的目光,忽然间变得特别的明亮。


    均儿和阿北,依旧是羡慕,好奇,左看,右看,吃菜。只有小孩子,无忧无虑的,见了好吃的就吃,吃饱了,依旧出去在场院里疯玩着了。


    其他的席上,人们在喝酒,吃菜,说着祝贺,恭维的话语。


    屋子里,充满了喜庆的气氛。


    见儿和牛妞,也去给大家敬酒,听着人们恭维的话语,感受着这喜庆的气氛,心里有说不出的甜蜜,骄傲。


    见儿和牛妞敬酒敬到家人那席上,父亲依旧一贯的严肃,沉默,只是,在见儿和牛妞给倒了酒之后,什么也没有说,一饮而下。


    母亲喝了,脸上是慈祥的笑容。眼睛里的目光,格外的明亮。


    均儿和阿北,也喝了,喝下去,感到那酒,辣辣的,烧烧的,在羡慕,好奇之外,想着自己的家里,想着自己的生活,心里有说不上的滋味。


    8


    客人散去,见儿和牛妞留父亲母亲,均儿,阿北,孩子在家住,但是,父亲却执意要回去,说还是自己的老屋住着舒服,踏实。


    父亲要走,母亲,均儿,阿北,孩子也就只有回去。


    一路,父亲一直沉默,什么都没有说。几个人心情各不一样,像大海一样澎湃。只有孩子无忧无虑。


    入住新房后,见儿和牛妞感受着辛苦后的甜蜜,新房。新房子宽敞,明亮,屋子里舒适,温馨,让他们在甜蜜中,感受着未来生活的希望。


    见儿和牛妞,虽然住进了新房子,也没有忘记勤劳,每天依旧辛勤的去种地,空闲的时间找了门道挣钱。


    而在有一天,村庄里忽然来了一帮子城里来的人,看到了见儿和牛妞的小洋楼,感受着村庄里,自然,幽静的气氛,喜欢上了村庄,也喜欢上了见儿的小洋楼,就要在小洋楼里住,要见儿牛妞给做菜。


    这让见儿和牛妞感到意外,诚惶诚恐的给做菜,安排住宿的地方。


    这些城里来的人,对见儿和牛妞的服务感到特别的满意,也喜欢村庄里自然的幽静,在走的时候,把住宿的,吃的菜钱,都给了见儿,说以后有空了,还要来,还要领更多的朋友,亲人来玩。来感受村庄里自然的幽静,来品尝见儿做的充满了农家气息的饭菜,让人有逃出了尘世的感觉,让人品尝到儿时的味道。


    他们让见儿和牛妞,把住宿的地方弄好。准备些自然的,农家的菜。


    见儿接过了钱,送走了这帮城里人。


    回到屋子里,见儿和牛妞数着钱,盘算着花销,尽赚了不少。这比种地,以前挣钱的门道更为的挣钱,挣的更快。


    见儿和牛妞的心里,格外的甜蜜,心里悄然间,就有了新的想法和打算。


    9


    父亲从女儿家回来后,依旧保持着一贯的沉默,不多提说见儿家的事情,女儿家新修的房子。


    在偶尔有人提说时,玄子就说,那都算个啥,是胡整,是外表光堂,而实质还不知道弄出了多少事情,欠了多少钱。再个说,那楼房住着,就是外表好看,没有老屋住着舒服,冬暖夏凉,人住着踏实,睡着了香。


    母亲是一脸的微笑,什么也不说。


    均儿和阿北的心里,却像波涛汹涌的大海,在澎湃着,虽然在父亲安排的生活里,安然,闲适,安静,稳定的生活着,可是,自从见了见儿的房子之后,心里却难以平静。


    尤其是均儿,心里想着,都是一个堂堂的男人,是女人的男人,孩子的父亲,却依旧被父亲管束,什么事情也想不成,做不成,还要被父亲管着,被父亲养着,这让见儿忽然感到自己懦弱,无用。


    均儿就的脑子里,忽然就有了想法,想了许多,许多。也好想找到事情做,做许多,许多的事情,自己养活自己,女人,孩子,不再靠父亲生活。而有了事情做了,也就有了主心骨,不再这样的茫然,无助,一天吃过了饭之后,无所事事的无聊,没有生活的目标,守着破旧的老屋,沉闷的生活,一天天,像在死水里一样,把日子熬下去。 &am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