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黎采:恋一只蝶
    黎采:恋一只蝶
    • 作者:黎采 更新时间:2019-08-02 11:53:3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53

    我很确定,我被一只蝴蝶勾了魂。

    自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这只蝴蝶将从此飞舞在我的心里梦里。

    三年前,盛夏的一天。

    雨后,初晴。

    我乘坐一艘游船漂荡在清江之上。我正在向一只蝴蝶靠近。说不清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只蝴蝶在召唤我,召唤我走近她。尽管这只蝴蝶一动不动,不来不去。她就在那里,在建始县景阳镇。对于这个召唤,我想置之不理实在有点困难,因为它时常在我心底闪现,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烈。那就索性听从来自内心的召唤,赴一次恋蝶之旅。

    船上人声鼎沸,我听不见。我的整个身心都系在这一程山水之间。蓝天旷远,江水浩荡,峭壁耸立,草木滴翠,薄雾缭绕,飞鸟翱翔……壮美的清江画卷在我眼前徐徐铺展,清冽的江风拂过峡谷在我耳边悠悠回响,船尾卷起的丛丛浪花在我心头轻轻荡漾。穿行在清江峡谷之中,我是那样的激动又幸福。

    一路上,我没有说一句话。也不是,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流淌在澄碧江水里,飞扬在氤氲空气中,散落在险峻绝壁上……我想,无声无息的语言,才是我对这一路风景最真挚的赞美和最深切的依恋吧。

    船愈行愈远,我甚至有些慌乱——我离那只令我魂牵梦萦的蝴蝶愈来愈近了。可是我好像依然没有做好准备。就像一个人兴冲冲地去见心上那个日思夜念的人,总觉得手也没地儿放,笑容也很僵。越接近见面,越不知所措。

    为一只蝴蝶,我动了心又犯了傻。不过我乐意,那是一只古老又年轻的蝴蝶,也是一只伟岸又翩跹的蝴蝶。她的身子,是由两面色彩斑斓的绝壁组成。她的名字,叫“蝴蝶崖”。

    蝴蝶崖,八百里清江画卷之中一个无可比拟的美丽存在。

    有时候,上天是会眷顾那些痴心的人的。比如,当我抵达蝴蝶崖时,我就觉得上天待我真不错——那一刻,映入我眼帘的蝴蝶崖是那般的惊艳绝伦。

    只见一只振翅欲飞的巨蝶赫然挺立于江边,一条飞瀑从巨蝶“双翅”正中的上部倾泻而下。

    霎时,我分明感到,我这个凡人在巨蝶飞瀑面前是那么的渺小。或者说,我彻底被巨蝶飞瀑的非凡神采震呆了,几乎忘了自己的存在。

    先声夺人的是瀑布。如果说水是一支自然之笔,那么这瀑布简直就是水被一只无形的手握着,在天地之间恣意狂草。张旭怀素若是看见了,也不得不服。

    那还是水吗?如果还是水,那这些水一定是疯了。它们集结成一支水的队伍,浩浩荡荡,勇猛无畏,刚毅决绝,从数丈高的绝壁上喷射而出,直冲下来,在江面上激起无数漩涡和水花,发出震耳欲聋的回响。那是一万匹来自天际的战马在奔腾在冲撞在嘶吼,仿佛要把这个世界冲得面目全非才罢休。那是一曲浑然天成的山水交响乐,铿锵激昂,奔放豪迈。

    那真是水吗?那的确是水。是作为一条瀑布之水的千娇百媚的模样。谁说水无形?那就是水的瞬息万变之形,极尽魔幻之形。飞瀑之水,在其磅礴的气势之下,更是演绎着水的无尽空灵。那是一亿颗宝石在跳跃在眨眼在璀璨。没有哪一双眼睛能够拒绝这般美妙。正午的阳光洒在飞瀑上,缥缈的水雾幻化出七彩迷离的光,又像是一千个仙子在回眸在浅笑在闪躲。些许水雾飘落在我的面颊上,手臂上,丝丝凉意沁入心脾,缕缕惬意飞出心㡳。

    看着看着,又觉得这瀑布如云,如烟,如絮,似锦,似绸,似绢……真个是变幻莫测。又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种我无法抗拒却也无法抓住的诱惑。

    瀑布如此雄奇恢宏,又如此澄澈灵秀。

    我是那么震撼惊叹,又那么静默欢喜。

    就让这飞瀑在我身体里奔流吧,同我的血液一起奔流。就让这飞瀑在我灵魂里歌唱吧,和我的信仰一起歌唱。一个人,活在世上,还是需要给自己一些力量——我相信,这瀑布,一定充满隐秘而干净的力量——瀑布在这里,我在这里,这个“在”,便能于不知不觉中拂去很多于生命而言本就无用的东西,只留下重生般的觉醒。

    这瀑布并非一年四季都有,据建始县志记载,此瀑是景阳镇粟谷坝河水流至龙湾峭壁裂口跌落而成,称龙湾瀑布。春夏之季雨水充沛时尤为壮观。呵,我正好遇见这一景象,这甚至像一种恩赐。我充满感恩地伫立于游船一角,一再把瀑布深深凝望。有那么一瞬间,我恨不得让时光停住——我多想一直停在这了无凡尘的瀑布之前,无过去无将来,无悲无喜,无生无死,无我无累……

    什么也不会停留。奔泻的瀑布霸道又温柔地撞开了我的恍惚。我微笑,把目光投向与这瀑布相依相偎的绝壁。两面绝壁并肩而立,左边为大寨绝壁,右边为大井坡绝壁。那是一幅奇绝的水墨画:雄浑大气的构图,简约流畅的线条,粗犷精巧的皴染,壮阔灵秀气韵。蝶岿然不动。蝶翩然欲飞。蝶在沉思。蝶在撒娇。

    神奇——这个词,像一个被我追寻已久的猎物,它潜藏着,若隐若现,当我亲眼看见蝴蝶崖时,终于被我这个笨拙也执着的猎人逮到了。置身这蝴蝶崖下,我无法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神奇得叫人敬畏。这是否就是大自然的神性?

    我不由得想象,当瀑布消退后,这蝴蝶崖肃然静立,该是多么的端庄威严;当袅袅云雾升起时,这蝴蝶崖隐于其间,该是多么的娇羞妩媚;当漫天雪花纷纷飘洒时,这蝴蝶崖身披白纱,该是多么高洁清雅……她有无数种样子,每一种样子都让人迷恋。

    关于蝴蝶崖,在当地还流传着一个凄美的传说。蝴蝶崖的“双翅”是土家族先祖容美女王和瀑布下龙潭中的小龙王化成的:在龙潭上方的巨大绝壁前,小龙王和容美女王被雷劈开,即将跌落龙潭之际,双双化为了蝴蝶,永远定格在了绝壁之上。而这雷,是二郎神引来的。他引来的雷还把粟谷坝湖盆撕裂开一条裂隙,湖水喷涌而出,从绝壁上倾泻直下,形成瀑布。

    而这一切,缘于一个“情”字:容美女王本是玉皇大帝的小女儿,二郎神看上了小仙女,可二郎神是玉皇大帝的外甥,为了阻止二郎神与小仙女的爱情,玉帝把小女儿贬到人间,做了容美部族的首领。小仙女带领着还处于母系氏族公社时期的容美部落在清江峡谷两岸采集渔猎、繁衍生息。商朝末年,武王起兵伐纣,小仙女奉命带领部族相助,浴血奋战之后,武王平定天下,大周朝建立,小仙女被武王封为容美王。带着部族归来的小仙女,来到龙湾潭边,准备沐浴。此时,对小仙女思念不已的二郎神也来到这里,他想把小仙女带回天庭,再续前缘。龙湾潭中的小龙王一直暗恋小仙女,眼见小仙女将被抢走,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汹涌的爱,挺身阻拦。二郎神怒了,引来炸雷快意了爱恨情仇,却也毁灭了一切过往。

    这个传说给蝴蝶崖蒙上了一层极其神秘的色彩。苍茫大地之上,千山万水之间,何时何地无传说?蝴蝶崖的传说,有些悲凉,仙也好,人也罢,都难免为情所困。情为何物?蝴蝶崖穿越漫漫时空,始终缄默无言。对蝴蝶崖来说,这个传说没有所谓的真假。但它寄托了当地的土家族人对这一独特风景的浪漫情怀。

    这个传说,难免让人联想到关于清江的另一个传说:巴人廪君与盐水女神的爱恨纠葛。同样充满悲情色彩。同样弥漫旷世遗憾。一水清江,悠悠流淌,万千风情,自在其中。

    我闭上眼睛,蝴蝶崖似乎变成一只真正的蝴蝶,映着奔流不息的清江水,梦幻般地翩翩起舞。生活在清江两岸的土家族人,在一只蝶的舞动里,生生不息,他们心中,都住着一只蝴蝶吧……

    我在蝴蝶崖徘徊了多久呢?我记不清了,似乎只有一瞬间,又似乎有一万年。嗯,是一万年。一眼万年……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