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贾哲慧:老田
    贾哲慧:老田
    • 作者:贾哲慧 更新时间:2019-08-06 09:57:25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727

    小县城玉峰山半坡有一间意林书屋,估摸着县城一中的学生都知道这个地方,每次去的时候看到的都是穿着校服的少男少女。书屋老板是我的高中同学,老田,我们都这么叫,从上学的时候起叫到现在。

    我与老田上学那会儿同在学校文学社做文学发烧友,并不记得他写过东西,他的字写得规整,在文学社负责刻蜡板。

    他结婚的时候我们闹了他的洞房,并不知道他其实有了病。

    小城虽然不大,平时难得见上一次面。多年后,在街上碰到老田,他摆一个移动书摊,人不见老,但坐姿有些怪。他告诉我,他的病叫强直性脊柱炎,不死的癌症。随着时间,会越来越严重。就因为这个,他干不了重活,又没学下技术,只好卖书。 后来县城文化环境整治,不让摆书摊,只好租了间简易的房子。

    老田做生意活泛,又肯动脑筋,他瞄准了学生。在他的书屋,也藏着一些算卦的书,黄书也有,但绝对不卖给孩子(我以人格担保他的人品)。他告诉我,学生经济不独立,尤其农村孩子,很穷,他不得不将利润压得很低,为了盘活资金,有时候赔钱,书也得卖。

    老田的书屋基本没有对我路子的书,他的书以网络小说和教辅为主,我偶尔顺路去他那儿,只想见见面聊聊天。他往往一动不动地坐在门口,身旁斜靠着拐杖,除了眼珠能自如转动,几乎僵成了一尊塑像。

     我们东拉西扯,没有主题,有时谈起他的病,他会告诉我,他在电视上看到某种药能治他的病,他订购了,效果不错。过了一些日子,再去看他,他又说钱白花了,又迷上了另一则电视药品广告。

    我的书出版了,会送他一本,下次去的时候,书插在他就近的书架上,我不知他读了没有,反正他从未提起过。不过他偶尔会给我推荐外国作家的作品,还会征求我的意见,他的书屋摆哪类书可以提高品位,当然是无话找话,假装客气。我一笑了之。

    有段时间,路过他的书屋,发现门闸拉着,往常他不在的时候,他的媳妇值守。心里想是不是他的病严重了?想一想也就过去了,没时间放在心上。大约一两个月吧,门开了,他仍旧僵坐在门口。隆冬时节,书屋没有暖气,他守着煤球炉,仍旧很瘦。寒暄了几句,我接了个电话就走了。

    来年春天,他的妻子抱着一个男孩。同学调侃他:老田,你这家伙腰虽然不行,但金枪不倒么!他不辩解,只是坏坏地笑。老田有个闺女,快考大学了。

    老田痴迷于手机微信,边拨拉手机边跟人聊天,给文章点赞,一条能赚几分钱。他跟我大谈网上赚钱之能事,跟我举证了许多成功案例,之后又醒悟过来,说:哎,跟你说这些没意思,你衣食不愁,不会感兴趣的。

    忽一日,同学来电话,说老田走了。

    放下电话,我很平静,看来自己早已认为,像老田这种身体状态,随时都有走的可能。

    老田网购了一台空调,送货的师傅匆忙放下就走了,他嫌碍路,想挪一挪,结果人倒了。其时,家中除了他只有年幼的儿子,儿子扶他不起,给妈妈打电话。妻子赶回家的时候,老田已经没气息了。

    几天前去玉峰山办事,路过意林书屋的时候,有意张望了一下,已经换成了中国福利彩票的牌子,意林书屋就像老田这个人一样,一团灰似的被时光之手抹去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