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解永光:“自己的地儿”
    解永光:“自己的地儿”
    • 作者:解永光 更新时间:2019-09-29 12:31:1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60

    2015年秋天同学正式聚会以后,外地同学回青岛的时候,同学又有过几次相聚。这几天是谁又提出小聚:“到小客厅见见面。”到小客厅,就是说地点选在八大关。

    八大关那里青岛人公认的城市小客厅,适合于休息休息聚聚,见见面,说说话。

    头几天,相关事务各自落实着;到了聚会这天五个男生先来了。有刘树、许炜、牛克奇、于德、仙山琼阁——仙山琼阁是网上笔名,中学群里都知道。

    他们在过来的时候,还给外地来遊的学生介绍过八大关的游路;武胜关路车站是多路公交车到八大关的一个大站,约好小聚的同学在此等一等;先是等来了五六个外地青年,来问路。

    “请问:八大关怎么走?”

    刘树直接回答:“怎么走,——看站名,在这站下车,就已经进八大关了。路牌标明武胜关,过来的那个小学就是嘉峪关小学,怎么样?两个关了吧,顺着这条路向南……”刘树顿了一下,继续介绍:“直走不转弯,紫荆关路,到头就到花石楼;先下坡,再上坡,过了坡顶,就能看见海了……”他知道很多人是为了看海到八大关来的,就先把海提出来说到。问路遇到如此热心的青岛人,问路的女生们卸掉了一路的陌生、劳累和紧张,顿时升起了喜悦和热情,顺着紫荆关路路口轻松地下坡向南走去。

    刘树这边也等到了自己老班的两个女生柳谐和“在海一方”,“在海一方”也是网名,对网上笔名同学也都熟悉。他们走下坡路段,几个人接着八大关话题继续。

    许炜说:“同学群里有八大关介绍文字,也有点预习的意思。预习预习,咱们聚会跟上课一样。”

    克奇接着说:“介绍文字说到1930年始建洋房,这儿面积共有35市亩。”

    “35市亩……”于德倒觉得:“这面积和空间,跟屯垦连队的西一毛渠渠口那片地面积相等。”——西一毛有很多屯垦故事;但这次是同学聚会,不是兵团战友聚会,相关故事不大用得上。

    小客厅八大关这里却有许多文字抒写,这不,在文字介绍下面,就是“仙山琼阁”同学的诗歌《八大关》,已经发在中学时代群里。同学看网页:

    依山傍海八大关,建筑博览美誉传。嘉木繁花拥重楼,曲岸回澜翔白帆。

    将军楼堞飞天鹅,公主宫墙忆童仙。婚纱摄影茵湖畔,情侣相携意缱綣。

    “缱綣,两个字都是上声,”仙山琼阁插进来解释说,“若用情侣相携意缠绵,觉得缠绵词义平俗,就换一个少用的词。”

    “其实常用词缠绵两个字都是阳平。”男士克奇最先打开自己的微信,把仙山琼阁的八大关念了一遍。克奇是最能代表班里“百姓”倾向的文人。他吟完八大关七律以后,爽快地发表自己的评论:“嘉木繁花拥重楼,现在全国到处重视绿化,在旅游季的青岛,嘉木繁花哪里缺?没写出八大关的特色景物;曲岸回澜句气势也不够,但是后边翔白帆翔字下得好。”

    于德同学找出自己的中学时代网页看着,同时听着评论。凭着对八大关的热爱,他也觉得不宜采用七律诗形式,律诗中间的联句,对仗要求高——说句实在的,先不说咱能不能找到那些对仗美,那些句式美;能找到可以用于联句里的内容已经不容易,比方花石楼,拿什么跟它对?也许班长的笔名可以对得上?

    大伙从微信上都知道班长的笔名叫黑土地,许炜插话说:黑土地对花石楼,花石楼对黑土地,也许诗语里可以,咏怀可以,但是专咏八大关的诗里,还不好安排对仗句。

    又旧又老的花石楼,凭什么拿咱班长的黑土地去对仗?不和谐。所以还是选用新诗方式,适合于青岛小客厅的抒写。哪怕就像孙犁的散文文字一样,也是写出了农民作家、抗日作家这些人,对于八大关风景和八大关疗养生活的感恩述说和抒情,让我们同学、这些身在疗养地常游的本地人,受到深深的感动。

    克奇又说:八大关文字介绍说:青岛八大关在一浴(第一海水浴场)东边,青岛地方的小客厅;是不是由于它背后有太平山,前面有太平角?

    于德问仙山琼阁:这太平角是不是太平山的余袂(mei,衣袖),伸展入海的一部分?——从太平山到太平角?仙山琼阁没有接着回答,可能还得落实材料。

    刘树收起自己的微信机,他的要点在简单生活上,近两年挺关注简单生活的议题,在心里已经把同学这首《八大关》诗删减了 一半。他说明为什么要删减:其实只要首两句,尾两句,可以完成全诗要说的意思;美誉传把建筑概括了,情侣携手留影已賦予风景地生命力,律诗中间两联可以不要了——读诗的人管它楼是谁建、院是谁居——自己来遊,看着美丽,也就行了。再说,除了来疗养,或者来开会,谁来住这些楼?谁管他谁住过,住进去的大师也就几人写过相关文字,农民出身的作家孙犁写到过相关文字—— 青岛的乡土教材里可以建议选编一下。

    刘树末了说:还有一联聚会联语,章太炎的作品:偶逢游客同倾酒,闲与仙人扫落花。给咱们小聚增加点文化意味


    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大伙儿拐上正阳关路向西走,根据仙山琼阁的提醒,走到了南北方向的宁武关路上,看见了人行道边有辆小车,还发现前面居庸关路上有个人侧卧在柏油路路面上。

    柳谐说了一句:是不是李海娇来了?

    几个女生的笑语:不是她是谁?除了她,谁能趴在八大关马路上?

    说笑声中,侧卧的李海娇起来呼应:“我来了,没有人。我就在自己的地儿上卧一卧,等着姊妹们呢。”

    真是铿锵玫瑰呢,她不去茵湖边卧,不去条椅上卧,不去美石上卧,就按照自己心意、侧卧在马路上了。——许炜这样想着,没有做声。

    “没修马路没有街道没有建筑之前,这儿都是北面太平山入海的山袂(衣袖)的一部分。农民在山坡翻地,工人在山坡修路,休息时候都可以在坡地上侧卧一下,甚至仰卧一下,晒晒太阳,让背部多受点儿热量。”李海娇继续评价绿地。

    这一点做过农活的于德从内心接受,他在柴达木盆地种过地浇过水,深知做活累了仰卧在沙柳堡一面晒晒太阳的惬意。

    李海娇继续说:“马路是地上,地上有专论,我是8月才读到的。”

    她又故作铿锵地说:我才读到黄永玉人生名言,“躺在地上过日子,贴着土地过日子,有个好处就是,摔也摔不到哪儿去。”俺回到家里了,回到自己的地儿上了,躺一躺,像老艺术家说的“躺在地上过日子,摔也摔不到哪儿去”。

    于德听到铿锵玫瑰的名言解说,很喜欢“自己的地儿”的说法,他虽然不会像女同学一样侧卧在柏油路上,但是把八大关山坡地里一角当成“自己的地儿”,该同意。

    9-13晨补——“八大关每一关的树还都不一样,你看下来的紫荆关路是松树,李海娇侧卧的居庸关路是银杏,小客厅的设计真是心思到位了。”仙山琼阁提醒同学。于德补了一句“武胜关路是法国梧桐。”还是自己的思路,他说:随便看看,除了不多的庭院,还有挺大的花园园林,挺大的水池,平地平台,绿地凉亭。除了这花园,建筑之间还有,反正是绿地,草多,树也不少。总之是游客少到的安静地方,在海边坡地高处,在八大关风景区里,在青岛的小客厅一角,在能去的时间,有块自己的角落可以静坐,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自己的角落,准确。就像那个侧卧在居庸关路路面斜坡上的李海娇一样表白:可以侧卧一下,就像在自己家里,在自己花园里一样,关键在于:这是自己的地儿——

    青岛人的地儿……青岛市民自己的地儿……”柳谐说的像背台词一样。

    刘树说:当然,把八大关的坡地叫成自己的地儿,也不是每个青岛人乐意叫的……

    柳谐说:是青岛人自己的地儿了,并没有排斥外地人的意思。

    和柳谐一块儿来的“在海一方”同学接上说:疗养区本来就是全国的,哪里人都可以来,青岛人有块自己的小客厅也 就行了,坐坐歇歇。

    许炜对“在海一方”说:忘不了,记得住,你网名在海一方不就是指的家乡、不就是指的八大关吗?忘不了在海一方的家乡、忘不了在海一方的小客厅。

    在海一方说:分配以后,离开家乡远了,八大关小客厅,偶尔才能回一次。

    许炜说:就像名字联着经历,班长在东北求学,同学群里留着“黑土地”笔名;在海一方记着的是小学中学的学习环境,说宽点儿,今天,这地方就在咱们脚下。

    说了脚下,再说周围。许炜继续评论:建筑如何,让风景图去说,让建筑外貌去说,让旅游景点旅游角度旅游胜地线路那些去说,咱只要达到让天下有情人都来这里成婚留影就行了。——婚纱照其实只是一个成婚的证明、一个标志,八大关有这个作用已经是景点的大端重端。景点多了,像八大关一样吸引新婚夫妇的,不过是有山有海有树:山海永存绿树长青嘛,地方话“都去过八大关了”,就是说恋爱史到了成婚阶段。

    同学知道,许炜这是对路上看见几组拍婚纱照的议论,其实这里经常会碰到。

    许炜的议论转移到对“自己的地儿”的辨析上来,他说:自己一词,在这里似乎是个复数,是个群体;也可以是个体,偶然遊到此地的个体,也有资格标示“自己的地儿”。疗养区地块,休养者人少;外地的游客,数量有限而且呆不久,非常安静; 偶闻鸟鸣或听见大鸟在忽闪翅膀,哗哗或刷刷,就算大的声响。车也少,而且多是小车;客厅嘛,没有大的基建项目,载重车不用过来,来客多乘小车……

    刘树插进来议论:是说有那么一块儿地儿,这地儿在青岛的小客厅一角,你侧卧在那里,不会被干涉,不会被要求离开,你心里可以这样自认一下,侧卧得更放松,侧卧得时间更长久,也就行了。要筹划建筑,你另找地儿,这儿是青岛的小客厅,是休闲度假区,大伙儿过来走走停停坐坐歇歇的地方,中国山的美丽,中国海的美丽,青岛的美丽,青岛海边山坡的美丽,中国人,人人有份,平民有份,我们自然有份。

    克奇听了许炜的议论,赶紧说:“自己的地儿”的说法,不是农民的自留地,是青岛市民的说法;俺在俺的花园趴一趴,随意的应该的,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应该不应该,不影响他人,不干扰他人,更显示人性,显示社会和谐,有什么不好?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