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桑之未落:正午的树林
    桑之未落:正午的树林
    • 作者:桑之未落 更新时间:2019-11-19 09:12:4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45

     正午的树林借来了向晚的烟岚,在它的领域营造出一片迷离之地。


     在这个时节,万物已同阳光达成和解,迎面相拥。


     一股风不怀好意地吹来,企图从中作梗。昨日已经冬至了。这股风来自万里迢迢的西伯利亚,是南下寒潮的前哨。


     来自西伯利亚的风,吹老了洞庭湖,也同样吹老了林子边的小河。同样在老去的一树垂柳,正与这小河作最后的亲密交谈。再过些时日,它们各自将失去今日的容颜。


     树叶子该黄的黄了,该落的落了。许多树都光秃秃的,有的还挂着些残叶残果,显得有些狼狈,也有些壮烈。


     天蒙蒙亮的时候,落下些雨点,地下湿了一层。这会子太阳又钻出了云层。树脱去了夏天的浓荫,像卸掉了负担,整个林子都轻松起来,亮堂起来,让人感觉周围世界和自己内心都很轻盈明亮。


     林子里浮动着一股异香,不是花。有草木的气息,某种说不上来的成熟发酵的陈韵,颇似茶香。似乎在某处,已有一壶上好的热茶为来访者沏好了。


     梧桐也老了。干枯的叶片无力地蜷缩在枝头,次第坠落,打着的旋,是它们今生舞过的最美舞姿。


     苦李树的叶子也失去了早先的血色。阳光倾泻而下,给它们注入一剂神药。阳光和烟岚之中,苦李树的叶子由芜秽变得锦缎般光彩四溢。


     对有些生命而言,一生中最华丽的时刻,也是一生中最后的时刻。


     拉拉藤一生都在寻找依靠。一棵老树成了它安身立命的支柱。如今,枯立的老树已成死树,而拉拉藤终于在阳光远去前爬到了死树的至高处。蓝天下,它以胜利者的姿态,向世界面露微笑,点头致意。


     一群调皮的野菊花把自己开成太阳的样子,于是这里便挤满了一簇簇金黄灿烂的,散发着清苦香味的迷你版太阳。它们的模拟行为,是否可以看作是一场仪式,一场对即将离场的太阳提前举行的送别纪念?


     在梧桐的怂恿下,构树把它传统的绿衣换成了青黄两色的彩衫。这令它显得格外清新明丽。它在夏天结出的成百上千的火一般艳丽的红果子,一半犒劳了林中的飞鸟,一半任性地掉落到地上。因为它不动声色的谋划,远远近近的土里都长出了构树的孩子,远远近近的地面都成为了构树的地盘。


     一棵孤单的刺槐从土里长出来,紧挨着一棵伏地的桃树。桃树在夏天就病入膏肓,被蚂蚁蛀空了树干底部,最后孤独地死去。刺槐不知桃树已死。它成长的姿态,像是在拼命用自己青涩的身躯撑起已然伏地的桃树,好让它重焕生机,在下一个春天延续上一个春天的天香国色。


     树林子的尽头,是一个异常热闹的场所。这里长着十来棵成年的雪松。一群大大小小不同家族的鸟,有麻雀,喜鹊,黑老鸹,还有别的叫不上名字的,都飞到雪松林来,为着相同或者不同的目的喧闹不休。叽叽喳喳的鸟语里,有抑扬顿挫,抑扬顿挫里,传递着鸟族想表达的得失悲欢。


     雪松林间的鸟语,在我听来有好几个有待确定的版本。比如说会场上群情激奋的社员大会,比如说集市上卖方竭尽全力的吆喝,或买卖双方激烈的讨价还价。也可能是不同家族间因利益纷争而起的激烈舌战。有本书上说,这个时节也是某些鸟发情的时候,那么,说此地是发情鸟儿求偶的场所也极有可能,因为我看它们每每上下追逐都成双成对,前后不舍,天天如此。这里靠近两条马路的交合点,人车繁杂。鸟们选了这里来做如此浪漫的事情,大约是因为可以此为自己的羞怯壮胆。在林子中幽静的别处,也长着另外十几棵雪松,却因为一直没有鸟的光临而落寞着。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