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陈永明:荒野葛藤
    陈永明:荒野葛藤
    • 作者:陈永明 更新时间:2019-11-20 08:46:0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57

     秦岭的荒山野岭中多葛藤,我们都叫它葛麻藤。它是一种多年生的蔓草,茎长二三丈,富含纤维,韧性极好。树林中生长的葛藤沿着树杆向上攀生,侧枝挂满树梢;荒地上生长的葛藤顺山坡或山沟匍匐向四方延伸,叶怲处又生出一些新根来,生发成另外一窝来。葛藤细者一小指头粗,呈灰色,老壮者胳膊粗呈黑色。葛藤叶,手巴掌大,细枝上长的密密实实,攀援在树上的葛藤远远的望去,只见葛藤叶而不见树。

     秦岭深山气候适宜种苞谷和洋芋,先民到此,要生存下来,先开垦荒地,种这两种植物。据说他们立于高处,搭眼远望,凡葛藤架多的山坡,必是土壤肥沃之地,开垦出来种苞谷、洋芋最为适宜。

     小时候,除了上学外干得最多的活是砍柴。先爬到半山腰找到荒山上生长的葛藤,割上指头粗细、丈余长的葛藤二三根,盘成直径约为一尺五的圈,斜套在肩腰上,然后继续爬上高高的山顶,砍一堆柴,用葛藤把这些柴打成捆,再沿溜槽拖到山下扛回家,有时把柴拖到半山腰,葛藤就被溜槽里的石块磨断了,还需要用备用的葛藤重新捆好。只要葛藤准备好了,砍一捆柴弄回家就相对容易一些。葛藤韧性极好,不仅仅砍柴离不开它,许多场合把它当作绳索使用,如捆豆杆、拴腊肉、扎篱笆墙、搭号棚、做草扇……有一年村上在大场里做了高高秋千,就是用刀把粗的葛藤做秋千绳的。

     生活困难时期,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猪,到了冬天,草枯叶黄,猪食成了大问题。养猪的人家多了,要寻到能供猪不断顿的猪草就要颇费一些周折,都知道枯黄落地的葛藤叶捡回家,晾晒干用梿枷打得碎碎的,在锅里煮熟可喂猪。一到冬天,我最不爱干的活就是捡葛藤叶子。拿上一个麻袋,钻入葛藤架下,把掉在地上的葛藤叶一片一片捡起来,塞入麻袋内,再用脚踩踏瓷实,拖着它又钻入另一葛藤架下继续捡拾。往往葛藤架与红刺条混生在一起,常常捡拾干葛藤叶时,双手被刺条挂出一道道血口,甚至手掌、手指上扎些小刺,回家后让母亲用小针把刺挑出来。

     葛藤富含纤维,父亲曾经用粗壮葛藤在河沟的水里浸泡一段时间,用木棰锤轻轻锤打,再在水中漂去粗皮和杂质,成为麻一样的丝丝状,用来编制草鞋,称之为葛麻草鞋,它比一般稻草鞋、蓑草鞋经磨耐穿。近日我在读一本《诗经选》中有“葛覃”一首,其中一段:“葛之覃兮,施于谷中,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为斁。”今译为:“长长的葛藤,在山沟沟里蔓延,叶儿阴阴一片。葛藤割来煮过,织成粗布细布,穿起来舒舒服服。”我这才知道,古时,还用葛藤织布做衣服,而且用这种布做成的衣服,穿着还舒舒服服。葛藤能织布当然也可以用它来造纸,特别是书画用的宣纸。

     年轻时,同事朋友常聚一起喝酒,打发一些无聊时光,且喝起酒来不节止,不醉倒几人不罢休。一次喝了酒,听一位朋友说,葛藤花阴干泡水喝可解酒醉,他还带来了一包并亲自烧水,给在场的朋友一人泡了一杯,既可当茶饮又可解酒,一试果然有效。紫色葛藤花成串生长在葛藤架上,春夏之交一大串一大串的葛藤花,采摘下来还可做菜下饭。

     葛根还是一味中药,有解肌退热,透疹,生津止渴,升阳止泻之功效。现在有农户专门种植,收获后制成中药饮片卖给药材商,也可制成葛粉,卖制药厂制成中成药。

     葛藤,一种普通而又常见的植物,有土就能生长,无需人们给它浇水、施肥,只要我们不对它刀斧相加,就能生长的茂盛。葛藤这种植物,它能不断去修复人们开垦的满目疮痍的土地;从根、茎、叶和花全都可以奉献给我们。大自然的万物都是平等,没有高纸贵贱之分,“稀者为宝,广者为草。”有的“稀”是人为造成的结果。我们千万不能因葛藤有益,再把这种“广”物变为“稀”物啊。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