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龚静:西门聚气
    龚静:西门聚气
    • 作者:龚静 更新时间:2019-11-21 08:58:2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20

    出租车从温宿路左拐进察院弄。弄口那一头原乃当年嘉定人民大礼堂和军人大礼堂所在。多年变迁,两座大礼堂已拆,路还在,也从弹硌路修缮为石板路,路面平整,明净灰色。此处周边有间社区卫生中心,余以居民住宅为主,周日的上午颇为安静。嘉定图书馆老馆在此,边上如今修建了一处“我嘉书房”。窗明几净,上下两层,局部带点中式风格装修,虽不算很大,若来此开卷览读,清静的。

    上午就在这里二楼和读者朋友们一起分享今年6月出版的拙作《西门,西门》。来的人不算稠密,但是气氛却随着我一张张照片或书中插图的播放而不断升温,大家回忆、谈论甚至争论,说到会心处,好比彼此对上了暗号,欣悦之情不必遮掩,笑容绽放;有时我需要停下来,等读者们彼此间的讨论暂告段落,再继续讲述,但接下来又会有新一轮。我播放的插图自然来自《西门,西门》,这些或水墨或白描的插图乃我和外子的共同创作,这些带有情景感的插图,那些已然流逝的生活片段、方式,自然给参与者非常感性的观感,容易让人浸入。而照片则亦源于自己这些年来不断返回嘉定的摄影积累,一个地方,不同年份,变化直接可感,当予人更多感受吧。于是,西大街的前世今生,以及由西门老街辐射出去的嘉定城以及周边乡村的历史和风俗人情,渐渐在一个不大的空间内形成场域,我和现场读者从现在回望过去,又从过去返回现在,一本书连接了我的个体生命,连接着书中历史和人事的生命,也连接了读者们各自的生命体验。原居方泰的女子说小时候经常去西门白相的,虬桥她记得的;70后嘉定女子道少女时代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啊,买菜烧饭做点心倒马桶,什么家务都要帮着做的;80后的先生年纪不算大,不过说小时候也常去西门玩,有些地方也都熟悉……我说写《西门,西门》不是为了怀旧,只是想看看自己的来路,寻唤曾经的那些生活生态,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抟起物象、心象和人像的气息。这些气息也必然抟在各自的身心中,成为自然基因之外的另一种人文基因。也许也因此在现在的生活中,更多地懂得身心真正的想愿的。

    所以,当现场有读者问到书中的人物静岚是你吗?我说,是,也不是。静岚是个体,也具有同时代人的普遍性的。书里的静岚在“看”,作者观照着静岚的“看”,过去和现在也于此糅合。

    嘉定电台的俞小姐还用乡音念了我书中一段文字,第一章“原来练祁”中写到炼红小学食堂杨师傅蒸馒头,静岚和外婆候着时间拎着竹篮头赶紧去菜市场排队买菜。当我听到俞小姐用“豪懆”来代替“赶紧”时,会心地笑了。在嘉定话(包括部分吴方言地区),“豪懆”就是“赶快,赶紧”之意,音韵里还真是有一种赶快赶快的别样风味的。

    外企工作的70后沈先生竟带来近些年来我出版的五本书,很是感铭,一一为之题款签名。沈先生言语不多,眼神明净,但简短的交流间却表现出其别于他人的文学修养,他说蛮喜欢《西门,西门》的叙述视角和叙事方式。通常读者可能都比较关注作品在写什么,而容易忽略作者怎么写,用了怎样的心思来表达,如此视角的读者自然对作者作品有深入的了解阅读,其自身的阅读和审美视野也相对较广。他在分享会后又买了好几本《西门,西门》送给嘉定同事。听了素昧平生的沈先生之言,颇有往通声气之感。

    想起9月下旬在闵行图书馆“敏读会”与读者交流《西门,西门》,听者众,基本非嘉定本土人士,但大家看到老街也皆有戚戚焉。活动尾声时一位中年女子递来条子,她说40多年前“就读嘉定技校,西大街一定会去逛的。但是为什么即使技校还在,老街还在,都没有了过去那些温馨的记忆?”她说她想从我的书里找回那美好的东西。时间关系,我没能在现场回答她的问题。她与我同龄人,我想我们有不少感同身受之处。想对她说,时间在流逝,我们也在变化,曾经给我们带来温馨记忆的场域也在变化,我们回忆过去并非为了使其再现,而是了然使我们感到美好的渊源究竟是什么?过往的那些温馨(其实并不必然皆温馨的)已然刻为生命的年轮,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也于此,在当下的生活中,我们也许更加能够懂得什么是美好的,以及如何去感受和创造美好。不知那位同龄人是否认同我的这个想法?

    有一位读过拙著《西门,西门》的同龄朋友近日去嘉定游玩,问路人如何去西门?路人答:西大街拆迁改造中。私心里我倒觉得她此次未能成行是好的,否则从书中得来的感受与现实情境或许差异太大。我们曾经有过那些回忆,我想就是好的,恒昌不过愿景。

    有愿景当然亦是好的,好比经由《西门,西门》一书凝感同,聚声气,作者和读者彼此间触动生命内在的欣悦和期望。《西门,西门》是过去完成时和现在进行时互相交错的,时空的流动和丰富自然会与西大街修建完成的将来彼此层叠。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