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肖义成:新晃老哥
    肖义成:新晃老哥
    • 作者:肖义成 更新时间:2019-12-23 10:43:0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029
    [导读]记忆可以淡化很多东西,也可以风干、定格很多东西,老哥哥,历经20年,你在我的记忆中依然那么清晰和生动。

    之所以称老哥哥为老哥哥,是因为老哥哥比我大了三轮有余。

    老哥哥是湘西新晃人,那是李白笔下 “我寄愁心与明月”并欲让 “愁”随风所到的地方——夜郎。可见是个边远偏僻的地方,老哥哥的出身由此可以想见。

    那时,我在湘西读书,学业还没有完全结束,就在中文系找到了一份事做,系领导在理科楼给我安排了一个单身宿舍,进理科楼大门时,传达室里走出一对老俩口,他们热情的帮我开门,领我去开铺——那就是老哥哥两口子。

    老哥哥并不是理科楼的工作人员,只是因为他的妻子负责打扫理科楼的卫生,他才住在那里。他是生物系的勤杂工。每天一早,他就扛上锄头,提着修剪花木的剪子半歪着头哼着小调去上工。我估计他的工作和在老家种地差不多。

    一天,我到生物园去看书,恰好碰到他正在忙着什么,我赶过去和他打招呼,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在嫁接塔形菊花,我来了兴致,同时对他生出些许敬佩,想不到他还有这个技术。他边忙边说开了:“塔形菊花好看呢,分层开放,颜色各不相同,开起来热热闹闹的。”我问他嫁接在什么上面。“青蒿、艾蒿等,只要是菊科蒿属的就都行,这些东西叫砧木,砧木移栽到盆中,移栽后二十天左右就可嫁接。嫁接要选择在晴天九点至下午四点进行,此时嫁接成活率高。接穗的粗细应与砧木同样粗,一般采用劈接法,你看,就是这样,”说着,用塑料膜一缠,一个接穗就固定好了。“分层嫁接,每十天左右嫁接一层,直到嫁接完为止。”他看我很有兴趣,就说:“来,我来教你怎么弄。”我弄了一会,很不得法。他安慰我说:“肯定能活,过一两个月,你就能看见自己的劳动成果开出爱人的花了。”

    没事时,他常来我房间玩,多半带着眼镜和书,有时是农学方面的,有时是小说之类的,碰到字不认得的,就问我。我请教他的大名,他说他叫江月绎,又用手指蘸茶,在我桌子上写了一遍,字形有欧体风格,很有几分骨力。次数多了,我就了解到,老哥哥初中毕业后,原来是考上了安江农校的——这学校当年只是一所中专,但从某种意义来说,名气不下于211工程和985工程学校,因为那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从事教育科研的最为重要的一站,院士在此奉献了人生的37个春秋——后来由于家境贫寒,父母多病需要照顾,就没去上学了。但是自己很不甘心,于是自学农学知识,有时也看点文学书籍,“唉,‘行路悠悠谁慰籍,母老家贫子幼’。没有时间,都是学个半吊子。”他最后的一声叹,使我大感惊讶,因为这是清代顾观贞《金镂曲》中的句子,对大多数中文本科毕业生而言,只怕也未必看见过,更别说用得上了。

    那时一个人,也算安了家,计划着不时改善一下生活,便买来了一些炊具,他看见了,说:“我有个闲置的电炒锅,可以借给你用。反正你用电不要钱,还可以省几个气钱”。眨眼工夫,已经给我提过来了。这家伙构造非常简单,应该是我国最原始的电炒锅了:锅底下面直接连着两根线,用时插上电源即可,不能控制火温,发热装置集中在锅底巴掌大的地方,煮东西还行,真用来煎炒,十次倒有九次糊。并且,有一次我还被电得头皮发麻,从此再也不敢用了。去还时,老哥哥尴尬地说:“想不到这东西还欺生呢,哦,我忘了跟你说了,用它炒菜时,应该穿一双胶鞋。”

    老俩口没事时,想买个电视看看,这对他们来说是大事,他们俩专程找到我,要我帮忙出出主意,同去看看货,谈谈价。我慨然应允了。到银行取了钱,就帮他们作主花了八百多元买了台二十一吋的创维彩电,回家后,我又帮他从经过他房门口的有线电视线上接入信号,看到清晰的图像后,老两口比过年还高兴。立即洗腊肉,炖土豆,留我吃饭喝酒,三杯酒下肚,老哥哥便醉得连心爱的电视也没法看了。

    年底时,我发了一笔不少的工资——三千四百多元,老哥哥找到我,说要跟我借点钱给儿子办喜事,我立即拿出一半给他,他千恩万谢地去了。后来叔叔问我,工作了一个学期,存了多少钱,我说只有一千七百元,他问怎么只有这么点,我说借了一千七百元给老江了,他问哪个老江,我说生物园干活的那个,结果我被叔叔声色俱厉的教训得灰头土脸,他说你知道江湖险恶吗?你知道人心隔肚皮吗?你知道轻信别人的后果吗?我内心暗暗嘀咕,急什么呀,人家又不是不还。过了年,老哥哥就从老家来上班了,第一件事就是把钱给还了,还送了我几个雪白的糍粑。我和叔叔一说,又招来一顿骂:算你小子运气好,要是碰见耍赖的事主,你只哭得!

           后来,我又多次到生物园去过。一次,我看到葡萄园里的葡萄很是丰硕,就问是什么品种,他说那里面种类很多,这种是巨峰葡萄。我说可不可以弄几根栽到老家去,他说可以,等到秋冬叶落时就可以采枝扦插了。到放寒假的时候,我正在忙着整理东西买火车票回老家过年,一天下午,老哥哥把一个塑料袋交给我,说,这是你要的葡萄藤。回家浅埋在土里即可。这时我才想起几个月前跟老哥哥说过的话,他竟然一直记在心上。

           而今,20年过去了,老家门前的葡萄藤已经盘根错节,叶大枝粗了,远在夜郎的老哥哥,你还好么?还喜欢看书喝酒么?还喜欢歪着头哼小曲么?——还健在么?

           想到这个问题,突然悲凉的想起余秋雨先生的《酒公墓》,老哥哥,你与酒公有几分相似,故有几分不幸,你与酒公有几分不似,这更增添了你的不幸,酒公不幸,终有秋雨先生为之立传,百年之后,老哥哥,谁是你的立传之人?

           老哥哥,你若安好,寒来暑往,请闲看庭前花开花落,两地相隔,我与你共赏一轮明月;你若长逝,林中清幽,请细品山中鸟语花香,穿越时空,我与你共酌浊酒一壶。

           老哥哥哟老哥哥,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