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离离:天使
    离离:天使
    • 作者:离离 更新时间:2020-02-03 11:45:16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455


     我向下看去,海滩已经离得很远了。水面反射着太阳光让我睁不开眼睛。透过红树林还可以依稀辨别出其他天使的身影,但我觉得我很快就能看到传说中的大陆了。

     突然我感到什么东西滴落在头上,热热的,顺着我的脸流了下来,有一股腥味——是他的血。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他扣着我肩膀的双臂在颤抖。

     我可以感受到他要坚持不下去了,但他依旧努力地扇动着翅膀。我不安地转头看。

     他说不出话来。更多的血从他的嘴角滴落在我的头上。

     “我们回去吧。”我闭上眼。

     我听到他长舒了一口气,接着柔软的羽毛包裹住了我。我们飞速下落。


     在红树林里,我是唯一一个没有翅膀的人。我不知道我的身世,不知道我是变异了还是根本不属于这个种族。但因为身处孤岛,没有其他的出路,我只能和所有天使们一起生活。在他们练习飞行的时候, 我就在海滩边上坐着,看着他们一个个掉进海里,再爬上来晾干羽毛后继续起飞。他们的翅膀实际上非常脆弱,尽管幼年长全羽毛后就开始被严格地训练着,没有十年八年也不能完成长途飞行。

     没有办法与他们分享飞行的快乐和艰辛的我自然地落了单——倒不是说会有人嘲笑我,只是根本没有人在乎我。没人在乎我在哪儿,在做什么,也没人在乎我说的话。我曾经假装自己没什么不同地参加每一个集会日,即使能做的也只有被挤在羽毛中间,看着他们兴致高昂地讨论。现在我也不去了。

     于是在他们集会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岛上走着,石板路凹凸不平——反正除了我也没有多少人需要走路。接着我就在一个转角遇到了他。

     他和我大概同龄,所以我平时在飞行训练时不少见他。从精致的短袍看得出是良好家庭出身的孩子,个头精壮,肩膀和额头被晒得红红的,短发让他看上去过于贵气而有些冷漠。但他在看到我的一瞬间,露出了与他样子不符的一丝慌乱——说不清是慌乱还是惊喜。

     我们擦肩而过,我感到他想要说些什么,但又没能开的了口。其他天使在会堂门口叫他的名字,催促他加入集会。

     半夜的时候,我被他敲打窗户的声音吵醒。

     “你想不想离开这里?”我们坐在海滩上,他急切地问我。

     “怎么离开?”

     他展开了他的翅膀。

     “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没有翅膀。”我感到十分荒唐。

     “我带着你一起飞。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的生活,对吧?你已经好几次没有参加集会了!”

     我疑惑地看着他,月光下他的脸看起来十分真挚。“那是我的问题。你倒是为什么想离开?”

     他腾的一下站起来,愤愤不平地说:“翅膀是用来干什么的?所有人都说,没有足够的训练你们不能长途飞行;可是你见过任何人,即使是训练了几十年的人飞到过很远的地方吗?没有!我们就一代又一代地守着这个孤岛!”

     “可是你没有必要带着我。”

     他绷紧的下巴一下子松了下来,轻轻地后退了一步,显得有些迟疑:“我不知道……只是我一个人没办法做到吧。没有其他人愿意和我一起离开。”

     我转头看着海面,海浪温柔地拍打着我的脚。我知道向着某个方向一直前进,终究会碰到大陆。但没有人知道那有多远——因为尝试飞向大陆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我日复一日地听到年长的天使告诫包括他在内的年轻人们:没有足够的训练不要尝试长途飞行。大概是因为那些挑战者都是像他一样的野心勃勃的年轻人,还没有因为永远都得不到“足够训练”而丧失了斗志的年轻人。两幅画面在我的脑中同时浮现:水面上漂浮着的丧失了生机的一双双翅膀,还有遥远的大陆上,人们——大概是和我一样的没有翅膀的人们,惊喜地把远道而来的天使拥入怀中。

     那天晚上,他勾着我的胳膊,带着我飞到了小岛上空很高的地方。我甚至感到星空触手可及。高空宁静得只能听到他扇动羽毛的声音。我突然也好想拥有翅膀——我没有这个念头已经好久了。


     他在白天训练时更加努力了,而晚上又会带着我一起飞行。有时候我会感到他累到已经有些保持不了平衡,但他却显得越来越有希望的样子——虽然这点希望在我们正式开始尝试远距离飞行之后一点点消耗殆尽了。在寒冷的晚上,他甚至不能舒展开他的翅膀,没飞出去多久我们就掉进海里。久而久之,唯一长进的恐怕只有我的游泳技术。

     而我——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过逃离小岛念头的我,突然开始梦到奇异的场景:我站在一个陌生的小镇里,所有人都跟我一样没有翅膀,甚至没有人知道天使的存在,但所有人都快乐地生活着。有时我也梦到我才是那个拥有翅膀的人,而他则让我勾着他的胳膊,让我带着他到高空,即使我们依然不管怎样努力也远离不了这片红树林。


     掉进水里的他失去了知觉,血渍在水面上散开。我一只手勾着他的胳膊,一只手努力地划着水,一瞬间惊讶于自己居然丝毫不感到吃力。一个念头在我的脑中闪现:我完全可以一个人离开。

     他说的没错,没有必要死守着这个孤岛。特别是对于我来说。我甚至都不属于他们中的一员,更别提有什么害怕失去的了。

     我把他拖到了沙滩上,岸边的灯光不寻常地亮着。不一会儿后。年轻的天使从树林里钻出来,吹着尖利的口哨呼唤其他人。年长的天使指挥人们把他抬走,一边焦急地念叨着:“都说了没有足够的训练不要尝试长途飞行!”

     没有人注意到我。

     所有人离开后,我在树林边呆站着,身上他的血迹早已被海水冲得一干二净。所有痕迹——我们伟大出逃的痕迹就这么消失了。我回到房间里躺下,却迟迟不能入睡。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想着。我们两个没办法这么一起离开。


     在入水时我没有犹豫。我知道没有人在意我的消失。而他——我不知道这一切后他会不会打消离开的念头。如果他坚持下去的话,我也算是帮了他一把——他不是唯一一个离开的人,而这次他也不用拖着我这个负担了。

     我在月光下划着水,背上的皮球承担着很大一部分体重,以至于我很久都没有感到疲倦。我朝着那个传说中的大陆的方向缓缓游去,庆幸于自己没有翅膀——这倒是有些讽刺,因为我一直以为翅膀意味着自由,而现在我才是拥有自由的那个人。


     那时的我没有想到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时不时地会因为梦见他的血滴落在我的头上而惊醒。我到达了大陆——传说中的大陆,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没有翅膀的大陆,没有人惊喜地迎接我 。我挣扎着找到了一席之地,但终究也没有因为合群而感到更加快乐。想着追寻更好的生活却又患得患失了。梦中的他依旧带着我艰难地飞行着,一次又一次地掉进水中,又一次又一次地用手臂紧紧扣住我的肩膀,重新起飞。我有时会想象,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带他游回岸边,而是向大陆游去,结局会是怎样——当然很可能是我们两人一起丢了命。

     我站在人群中,没人注意到我——这倒是一点都没变。脑海中他的脸,他因为过度劳累而变得沉重的声音,他的翅膀羽毛柔软的触感被忙碌而无谓的生活一点点冲淡了。没人知道曾经有个天使为了我的自由——当然还有他自己的,但他向我也慷慨地伸出了手——几近付出生命。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