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吴利强:易逝的青春
    吴利强:易逝的青春
    • 作者:吴利强 更新时间:2020-03-04 09:36:06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02

     

    十几年了,我从来没有想起过她,也从来没有梦见过她。不知为何,那一夜,她却突如其来地走进了我的梦里,这样的梦让人吃惊不小。

    回想起来,我确实对她心存愧疚。上小学五年级时,我们曾是同学,我坐前排,她就坐在我身后。她叫雅芳,水灵灵的大眼睛,圆乎乎的脸蛋,梳着两条乌黑的马尾辫,是个很腼腆、很可爱的小女孩。与她同桌的是我们班里出了名的坏小子吴刚(化名)。我、雅芳和吴刚不仅是同学,也是一个队里的,平时我们三人几乎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正因为彼此很要好,我们之间谁做了什么事,或说了什么话没有不知道的。但唯有一次,我们三人之间却发生了一件极不愉快的事情。说来,那件事也怪我。

    有一天中午来校,现在我已记不清究竟是学校收钱,还是雅芳要买东西,第一节课后,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雅芳把2元钱折叠后放入文具盒内。当时,他的同桌吴刚也看见了。之后,我们都出去玩了,等第二节课铃声响后我们再次回到了教室准备上课。当雅芳打开文具盒要拿笔时,却发现2元钱不见了。她连忙到书包里找,在抽屉看,在书本里翻,东找西找,可就是不见钱的踪影。她吓哭了,大大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接着,便“吧嗒吧嗒”地流到了桌面。上世纪80年代初,一个大作业本才2毛钱,想想看,2元钱也不是个小数目。钱不是刚才还在吗?是谁顺手牵羊的呢?立刻,我就怀疑是吴刚偷去的,但我又没看见他作案的过程,再者,他可是谁也惹不起的刺头儿,谁如果得罪了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上完课之后,班主任老师叫我去问话,问我有没有拿雅芳的钱,我说看见过,可我并没有拿。老师又问我:“你看见谁拿钱了?”我直截了当地说:“我谁也没看见。”不用说,当老师再叫吴刚去问话的时候,他一口咬定自己从没看见过雅芳带钱,也不可能去拿。老师调查不出来钱的去向,只好安慰了雅芳几句,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初中时,我们都要去5里远的邻村上学。一天下午,因为午饭吃的迟,我狼吞虎咽地吃完饭,就火急火燎地往村口跑。远远地,我看见有个人在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当我跑近她时,才看清是雅芳,她泪眼朦胧,一边走一边哭。我问她怎么呢?她说被一只黑狗咬伤了腿。我一想就知道是村口那家敞院子的黑狗,平日里,这只黑狗总是被主人拴在一棵树上,不知今天怎么突然跑出来伤人了。还好,我路过的时候,那只黑狗已经不见了踪影,否则,我也在劫难逃。

    我劝她别哭了,如果腿疼得厉害就不要去学校了,我可以帮她请个假。她听了我的话,哇地一声哭得更伤心了。我不知道怎么劝她,也不知道怎么帮她,只好说:“我们今天去学校迟了,你回家吧,我去学校了。”说完,便一溜烟儿跑了。

    上完初中,雅芳和我姐都去周原职中学了苹果栽培技术。那些年,苹果畅销,苹果种植在我们渭北旱原成了一阵风,村上要求家家户户腾出二亩地栽种苹果树。所以,职业中学专门开设了一门苹果栽培与病虫害防治的课程。正因为如此,雅芳又跟我姐成了同学,也成为了好朋友。我姐比雅芳大一岁,雅芳比我大一岁,雅芳称呼我姐是姐姐,我叫雅芳为姐姐,我们成了亲密友好的三姐弟。

    初中毕业,我上了县城高中,每到周末,我都会回家。每周回来,我都会看到雅芳来我们家玩。时间如白马过隙,一转眼,我们都已经十六七岁了。几年里,雅芳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仪态大方,村里人谁见了都不得不称赞她长得乖巧、漂亮。那个年代,农村几乎没有什么文化活动,除了过年唱大戏,就是每隔一两月放映几场露天电影供村民们消遣娱乐。年少轻狂的我们不在乎电影演得好不好,而是很乐意与伙伴们凑一起打打热闹。年轻的我们,似乎很看重朋友之间的友情,尤其是我们很少有机会在一起的玩伴,见了面之后好像特别的亲热、兴奋。我们时常在一起,好像有谈不完的心事,说不够的见闻。

    记得有一次,姐姐可能被她的同学叫走了,只剩下我和雅芳两个去看电影。那晚的电影演的什么,我一点也不记得了,但我清晰地记得,那晚的月亮很明亮,月光很柔和,每个人的影子都清晰可见。我们站在月光下谈得不亦乐乎,她问了我许多学校的事情,我向她打听了最近村里发生的新闻,我们回忆了儿时的故事,谈论了对现实生活的看法,以及个人对将来的打算等等,没有哪一次,我们能聊得那样随心所欲、轻松愉快。电影结束很久了,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回了家。

    我上了大学之后,听说雅芳去了宝鸡一家服装厂打工。两年后,经我姐的介绍,她与我姨妈家的表哥定亲了。但过了一年,我又听说她被退婚了,原因是姨夫听到了一些谣言,说是雅芳居然和她的室友、室友的男朋友三人同宿了一夜,这让姨夫一家颜面扫尽,他们以此为借口非要退婚不可。到底是因为同居的丑闻,还是表哥傍上了大款的女儿,她们退婚不久,表哥就跟一位大经理的女儿结了婚。退了婚的雅芳伤心欲绝,她辞别了亲人,和弟弟一起去了西安打工。每到过春节,她们姐弟俩都回家一次,我们又可以聚在一起说说笑笑了,只不过,此时的雅芳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总也高兴不起来。再过了一两年,经西安的亲戚介绍,她嫁给了一个西安市民,听说是个出租车司机。结婚后第一次过春节,她们夫妻俩曾开车从西安回到了老家—宝鸡。也就是那一次,我见到了她的丈夫,一个身材魁梧、诚实稳重的小伙子。我听姐姐讲,她的丈夫很爱她,他们在市区还开了家饭店,由雅芳做老板管账,家里是三层的楼房,还有一些出租房,一家人衣食无忧,过得很美满。

    第二年,居住西安的雅芳有了一个小宝宝,孩子满月的时候,我的母亲和我姐也都去了西安。回来之后,母亲就说:“现在的雅芳跌进福窖里去了,全家人都把她当做贵妇人伺候着哩!”听了这句话,我长嘘了一口气,为她几经周折之后终于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而感到由衷的欣慰。

    谁料,好景不长,突然从西安传来噩耗,雅芳和她的孩子晚上睡觉时中了煤气,经过抢救,孩子脱离了危险,她却惨遭不幸,从此离开了人世。乍闻此事,我被惊呆了,我不敢想这就是真的?!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这简直就是危言耸听、无稽之谈!事情过去十几年了,到现在一想起这件事,我就觉得格外蹊跷,疑惑不解。再后来,又听闻,是遭第三者谋害了。但她的丈夫因为失去爱妻也痛苦万分,发誓不再娶妻。以后的几年里,每逢过春节,雅芳的丈夫还会开车带着她的孩子一起到宝鸡老家来看望岳父和岳母,让姥姥、姥爷也看看自己的外甥。时过境迁,这么多年了,我们也不愿再过问此事,怕一提起此事,就令她的父母痛不欲生。

    青春啊,一个憧憬幸福人生的开始,一个孕育希望走向成熟的季节!青春啊,对每一个人来说,是多么的珍贵和美好!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逝者已去,生者如斯。


    吴利强,教师,陕西陈仓人,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宝鸡市作协会员、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中国散文家》《中国青年作家报》《延河》《华夏》《百花》《散文选刊》《教师博览》《教师报》《文化艺术报》《西部法制报》《西安晚报》和《宝鸡日报》等。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