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阿甑:三国英雄赞(组诗)
    阿甑:三国英雄赞(组诗)
    • 作者:阿甑 更新时间:2020-03-09 02:01:45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132

    桃园结义

     

    为争谁做大哥,张飞三下五除二,噔噔噔地爬上树尖:我最高

    我是大哥

    刘玄德趴在地上,抱住树根:树从根脚起,我是大哥

    关羽无所谓

     

    论年纪,刘玄德年长,张飞最小,他是老二;论财富,张飞是卖肉的

    刘玄德是卖草席、草鞋的,他是卖枣的,水果贩子,他还是老二

    一个铁定的老二

    他只抱桃树,中间的那一段

     

    桃花运、桃花命、桃花眼、桃花流水、红颜薄命,桃花

    注定只能,昙花一现

    本就是个草鞋命,却总标榜自己皇族血脉,龙子龙孙,博取一方百姓拥戴

    只可惜,桃枝柔弱,根须已枯

     

    枉费了一番,三英战吕布,火烧赤壁时的,豪情壮志

    桃木,也是把双刃剑,成也桃木,败也桃木

    自荆州一别,弱水三千,到火烧连营八百里,白帝城托孤

    皇叔,刘玄德走的,都是背时运

     

    花开花落,桃木难弃,终有锦囊妙计,也救不了大汉

    六百年的锦绣江山,祖宗霸业

     

    三顾茅庐

     

    小小一把鹅毛扇,几斤几两,兀自在卧龙岗长啸待时

    牧童遥指时

    一壶清茶,三、四个瓦杯,几粒蝉鸣声

    又焉能,三分定天下

     

    卧龙本是躬耕人,出水再看两腿泥,只不过凭一腔热血

    谱写出师表

    虽说也曾装神弄鬼,借东风,唤雷电,入益州,制木马流牛,七擒孟获

    火烧藤甲兵,初定南中蛮夷之地

     

    终归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和大司马,作了一对死冤家

    一出失街亭,空城计,挥泪斩马谡

    演得是,如火如荼,大梦方醒,就算是摆阵八卦,火烧铁笼山

    也难掩其,六出祁山,无功而返之悲剧

     

    天下事,本应顺势而行,又岂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能为之

    哀叹八百里秦谷途中

    如能巧定乾坤,又焉会一盏小小的七星灯,失算于魏延的鲁莽,一阵风

    扑灭在帐后,天命如此,哀莫能助

     

    火烧赤壁

     

    却原来小小周郎,也是个钓鱼高手,任凭一叶片舟飘浮于江中

    愿者上钩

    钓来了个偷书者,蒋干,一个装醉,一个装睡,一张薄纸,火烧了连环船

    杀得百万曹军,哭爹喊娘,溃不成军

     

    小周郎,一战成名,保住了六郡八十一州的,黎明百姓

    免遭刀剑荼毒

    也保住了,小乔初嫁时,英姿飒爽,共泛赤壁,任月光涟漪

    一展少年意气风发

     

    怎奈是,一山要比一山高,钓鱼郎,也有失竿的时候

    一曲美人计,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条鱼,就是又猾又溜的刘皇叔

    不由得,周大都督

    一声空叹:“既生瑜,何生亮”,响彻长河数千年

     

    七星宝刀

     

    在世人眼里,一副白鼻、白眼、白脸、奸臣相;在文人笔下

    永远一副狼狈相

    董府献刀,捉放曹在逃;潼关之战,割须断袍在逃;火烧赤壁,华容道在逃

    倒真成了个,屡战屡败的,跳梁小丑,无能鼠辈

     

    其实,堂堂曹孟德,也算得上是个,长髯飘逸、顶天立地的

    美男子

    何曾不有过振臂一呼,叱咤风云,灭袁术,诛吕布,伐乌桓,战官渡

    关中大捷,一统半壁乱世江山

     

    只不过,人云:诸葛孔明,三步一计;小周郎,七步一计;曹孟德

    一步三计,谋多难断,才失去了天下先机

    这就是命乎,运乎,就好像七星宝刀,失而复得,如不能扬名立万,冲锋陷阵

    雪藏鞘中,又怎能尽现其神器锋利

     

    更何况,一代枭雄,生性猜忌多疑,一句:宁肯我负天下人

    不可天下人负我,寒了多少天下读书人

    终落得个,东讨西伐,南征北战,呕心沥血三十年,三马共一槽

    只作了他人新嫁衣

     

    挂印封金

     

    好一个美髯公,身长九尺,声如巨钟,曾几何时,以区区一马弓手,温酒斩华雄

    一刀震诸侯,名扬天下

    本应该就此手提,青龙偃月刀,气吞山河,力挽狂澜

    除董贼,横扫三军,择明主,鼎立天下,方显出一番龙吟虎啸,英雄本色

     

    可偏偏,关老爷脑子里,只有一根筋,自己明珠暗投还不算

    还非高喊什么,降汉不降曹

    硬要来一个,刀挑锦袍,过五关斩六将,古城兄弟相会,千里走单骑

    白浪费了曹孟德,上马踏金,下马铺银的,一片良苦用心

     

    俗话说,看红楼,讲的是一个“情”字,看水浒,讲的是一个“义”字

    看三国演义,讲的就是一个“计”字

    历经上下五千年,哪一朝,哪一个王,哪一场争斗,不是

    尔虞我诈,巧取豪夺,血雨腥风,你方唱罢我登场,用尽了阴谋机关

     

    怪只怪关圣人,身陷迷雾中,看不清,佛祖之金身,悟不透,人心之真谛

    刚忙乎完,水淹七军,单刀赴宴,却壮志未酬

    凄惨惨,走了麦城,空留下,一个武圣大帝的美名

    倒成了千百年来,一帮啸聚山头,笑傲江湖,匪盗侠士们的,崇拜偶像,和金字招牌

      

    乐不思蜀

     

    人都道,扶不起的刘阿斗,自长板坡一战,于百万军中酣睡不醒,一觉

    睡了四十年

    整日里,醉生梦死,蠢笨痴顽,世称刘二胖

    临了临了,兵困危城,风雨飘摇,无奈何面缚舆榇,白白断送了蜀汉一片锦绣河山

     

    可这事,能全赖阿斗乎,蜀汉之地,本就是山陡路险,国弱民穷,人才凋敝

    就连诸葛亮、姜维、蒋琬、董允之辈

    历经几番折腾,尚不能攻城掠敌,夺取吴、魏一二,建立奇功

    更何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乳臭未干之刘阿斗

     

    细思量,阿斗还算是个明白人,刘家本是外来户,如战,不能一呼百应

    众志成城;如降,则保全了一城百姓,免遭生灵涂炭,玉石俱焚

    一生一死间,君以民为贵,刘阿斗

    不战而降,且不失为,一次明智之举,虽昏庸无能,也呈现了一代帝王之风范

     

    自故,帝王将相本无种,代代君王轮流做,民心思变,民心思和

    民心思安,焉能仅凭

    小小蜀汉一国之力,挡得住,十万虎狼吞并之师,若非

    装聋、装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又焉能避其锋芒,全身而退,窃居中山寨

     

    尔说,刘禅,阿斗,傻,也是不傻;蠢,也是不蠢

    笨,也是不笨;痴,也是不痴

     

    三国归晋

     

    只可惜,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算是三国不亡,也不过是

    司马家族桌上的,一盘菜

    从老奸巨猾司马懿,装疯卖傻,韬光养晦四十年,逼太后,杀曹爽,无愧为一

    鹰视狼顾之,天生家贼

     

    到心狠手辣司马昭,弑曹髦,诛成济,立幼帝,威震朝野,炙手可热

    给曹魏王朝,彻彻底底,干脆利落地做了一回,不肖掘墓人

    学魏王,曹阿瞒父子

    篡位夺权,一步一趋,一招一式,依样画葫芦,学得是有模有样,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什么,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不过是,王和王们之间,一脉相承

    天道循环的,一种借口

    任曹魏篡汉也好,还是三国归晋,司马家族,取而代之也罢

    全都是,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的,饕餮大盗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杀无赦,以窃天下为己任,是他们的本性

    管百姓几多沉浮,生离死别,哀鸿遍野

    到头来,八王争斗,五胡乱华三百年,又怎见得有一个好下场,这真是

    长江东流不复回,一场欢喜一场空

     

    2020.1.3

     

    注:

    ①中山寨:是刘禅亡国后,受封“安乐县公”的住地,人称“阿斗寨”,刘禅亲自改为“中山寨”,倒过来读,就是“在中山”,以示再无谋反越规之心。

    ②面缚舆榇:面缚,反绑着手,以示放弃抵抗;舆榇,把棺材装在车上,以示自请受刑。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