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高海涛:运河扁担
    高海涛:运河扁担
    • 作者:高海涛 更新时间:2020-04-22 09:53:21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81


    一条扁担,一条河。扁担与河流的量词均为条。想扁担这个条时,河流便显得小了。反之,扁担却被想象成一棵大树都嫌小。直到去泊头扁渡里看到那一望无际的海棠花,意识里的那两个条字才融为一体。


    扁渡里,一个西倚江江河,东望大运河的古老村庄。


    江江河最多长50公里。这个名字是在三岔口村开始叫的,是清凉江与黑龙港河并流后的新名字。到了大白洋桥一村,在大运河底穿越后,江江河就摇身变成了南排河。


    看一下地图,就有意思了。江江河东南岸边的村庄,除了大白洋桥,扁渡里离大运河最近。江江河努力往东,大运河竭力向西。正是扁渡里让江江河往西绕了去,大运河使尽力气,还在大地上留下一个“Ω”,最终也未能与江江河合二为一。在文庙镇,人们介绍村里的土地时,总是把壤地与黏地分开。扁渡里村也不例外,竟然有三分之二是黏地,在村东。黏地硬,不怎么长庄稼。有分别,就有喜恶,可见壤地在这一带人心目中地位的重要性。这也让人从侧面想象出,这条黏土带正是古黄河流经的地方。扁渡里是古黄河西堤的一部分,坚硬的黏土让江江河往西绕去。


    扁渡里,看上去就有故事,并充满传奇色彩。扁渡里村名来历,缘起对岸的李码头。很久以前,在李码头,一个壮汉往船上挑梨。一脚船板一脚岸边时,突然狂风大作,船大幅度摇晃。壮汉无法控制平衡,连人带挑子掉进了滔滔江江河。


    多亏了那条救命扁担,被冲上岸时,壮汉一点力气都没了,可双手仍紧紧地攥着扁担。缓过神儿来,壮汉发现这里不是李码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江江河水啃食着扁担,雨点儿疯狂往壮汉脸上砸。看不到对岸,风雨悉数占领了世界。壮汉只好拄着扁担上岸,远处那一望无际的森林放大着风雨声。到达森林时,风雨骤然停歇。天不再那么阴沉,有一束奇异的亮色漫漫游走一般,照亮了森林里的地面。壮汉发现了神奇一景,地上像铺了厚厚一层古铜色棉被,棉被上绣满了金黄花朵,不,更像闪闪发光的金子。一闪念间,壮汉浑身发热,来了十足的劲头儿,淋湿的衣服蒸腾出白白的热气,壮汉向森林里跑去。原来地上是熟透的梨,今年的,还有往年的。壮汉仰望树上,梨与树都是舒展的姿态,摘下一只,咬一口,比自己刚担的梨甜好几倍。


    太阳出来了。壮汉发现不远处有一片高地。在高地上,他看到了江江河对岸的李码头,看到了江江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弯,像一条弯曲的胳膊,抱着这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壮汉看了看手中紧握的扁担,会心一笑,顺口就把这个地方叫了扁渡里,并生下要到这片高坡上居住的强烈想法。


    有了运出去的条件,扁渡梨便与三岔口梨齐了名。


    神奇地方产神奇果实,这样的例子非常多。比如,娘娘河畔聚馆冬枣;比如,肃宁老唐河畔尹庄梨、东光县大运河畔的霞口梨与青县徒骇河畔的盘古梨;比如,泊头老盐河畔苟鲁道与献县老唐河畔孟各庄黑桑葚等,都在古老河畔,都与古黄河故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来的这个地方是中林科技园,承包的扁渡里东两千亩黏地上,种下海棠、国槐、栾树、白蜡等多个树种,用于观光与城市绿化树的孕育。到达时,东西两片海棠林里,分别散落着两群文艺青年。白海棠林里,有一位红衣少女席地抚琴;红海棠林里,有一黑衣少年弹吉他。我在远处望着,红白的落花像两只扬帆的船儿,随乐声飞舞。走近了,才发现,抚琴少女与她身边整齐的白色花片,似乎组成了一朵大大的莲花。而少年弹了几曲后,就好像站上了一片硕大的荷叶中,红色花片向四周堆积,中间留下一个洼,供少年扭腰摆胯。少年前面的茶艺表演,在这动与静中有些尴尬。我在想,茶艺表演定是错落了地方,应该去少女面前表演才是,那样莲花旁边就会多出几枝莲苞。


    如今公路就是扁担。扁渡里西边有廊泊路,东边有文泊路。正因为有了公路扁担,才有了这片林子,才有了林下的文艺青年。这一片树林,也是一条扁担,连通了城市与乡村、人或者城市的绿化。


    回来时,走的是村西江江河大堤。说是大堤但是用眼睛看不出来,但是那些树、那些草、那些高低错落的黑土,会在人闭上眼睛时,用沧桑的碎片拼接出一条宽广的江江河。


    有人说,扁担也有论根的,一根扁担。我说,根是树根,条是枝条。或许真的论根,因为树根做的扁担柔韧性要比枝条强。条的根是扁担,河的根呢,是运输,是沟通,最起码要把高处的水运往底处。如果说,扁担代表着承载与输送,那么扁担就是人类运输工具的鼻祖,河是大自然运输工具的鼻祖。


    没走出多远,上了运河大桥。回望扁渡里,大河纵横的交河县、泊头市似乎又复现了千年前的模样。一条扁担有时候就是一把钥匙,勾联出无限的可能,不是吗,那些纵横交错的河流,就是开启地球的钥匙,让生命有了无限的可能。运输只是其中功能之一。路取代河的仅是运输功能,取代不了生命的成长。


    运河就是一条长长的扁担,两岸的村落与城市就是挑担的壮汉,用力的不统一,致使运河扁担弯弯曲曲。尽管弯弯曲曲,还是担起海河、黄河、淮河、长江和钱塘江五大水系。水断流了,可是扁担没断。扁担不只是挑水,还可以挑粮、挑菜,挑任何东西。如今,运河扁担挑起了各个地域的景观带,形成一条现代风景扁担雏形。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