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杨昌文:在蒜地里种辣椒
    杨昌文:在蒜地里种辣椒
    • 作者:杨昌文 更新时间:2020-04-22 10:56:2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138


     四十年前,曾干过类似的农活。那是在秧版田里拔稻苗。光着脚,裤腿卷老高,拿个小马扎,往泥水里一放。秧版田里的稻苗也像这样,一畦很长,绿油油、密密匝匝、笔直幸福的生长着。它们根本不知道,一会儿,人类的那双手,就会硬生生的把他们从母体上和兄弟姐妹分开,然后抛向另一片田地,开始独立生长。

     在秧版田里拔苗的往往都是些老娘们,年轻的妇女和壮老力都去插秧,那活更累,当然挣得工分也更多。我们这些十岁多点的半大孩子挣大人的半个工,只做运输秧苗的活。老娘们拔下的秧苗,一把一把散落在她们身后的泥水里,我们一把一把把它们提到沟渠旁的田埂上,准备装“船”运到插秧的地里去。天上,毒日头明晃晃照着,我们穿着粗布做的裤衩,肩膀上披一块粗布包袱皮儿,在泥水里啪嗒啪嗒,跑过来跑过去,一趟趟把秧苗运出来。渴了就游到旁边没被搅混的水沟里狂饮一通。沟渠里的水真清,是从几里远的河里抽上来,通过沟渠灌溉到这里的。沟渠里长着柳叶藻等水草。有一种我们叫做扎藻的,边缘有细密的刺,能吃,脆脆的。它们都在清澈见底的水里摇摆,小鱼儿也看得见,在藻荇里穿梭,你一动不动,明明看着小鱼儿朝你游过来,你伸出手准备去捉它,手的影子在水面上一动,它就倏忽不见了。热了就在沟渠里扎一个猛子,泥猴似的身子就一下子清爽干净了。

     地里到处是欢腾的,像天气一样沸腾。老把式在耙田,青壮年男女在插秧,老娘们在拔苗,臭小子们在运苗。田地里的沟渠都是相通连的,所以运送秧苗都是水运。把板车的轱轮卸下来,车身扔到沟渠里,就是运输秧苗的“船”。我们把一把把秧苗码在“船”上。码秧苗也要技术的:根朝外,苗朝里,码一层里面要压一层,防止脱落坍塌。码成长方棺材形,上面再坐上几堆秧苗,老高,就可以启运了。

     一群臭小子,前呼后拥,顺水推着这艘“船”,一边欢腾打闹。你烀我一脸泥,我砸你一捧水;有从“船”底钻过去,抓住船那边的臭小子的脚,一使劲,拽入“船”底。

     运到插秧的地块,还要把秧苗一把把均匀的撒开在田里,便于插秧的人顺手就能够得着,这才算完成任务,顺利返航,去运下一趟。

     在水田里干活,我还有一个让小伙伴们惊羡的“技术”——抓蛇 。水田里的蛇特别多,大都是无毒的,它们以田鼠、青蛙为食,多是有益的。但涩乎乎、阴森森的身子,小火苗样的蛇信子一吐,多数人都害怕它;更有人说,蛇的报复心特别强,说是有这么一个人,伤了一条蛇,到晚上,这条蛇带领一大群蛇,呜呜泱泱的,围住了这家人,火红的蛇信子吐成一片火焰 ,这家人吓得杀猪样嚎叫,呼喊救命。邻居赶来,一看这阵势,一动也不敢动。有人出注意:快烧香求饶。这家男人赶快点上香烛,跪下祷告:蛇大王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蛇群才渐渐退去。还有人说,蛇有一种本领:能查清人的头发,一旦查完,人就没命了,所以,我们小孩子一见蛇,就没命的胡拉头发,唯恐被蛇查清了头发。

     我属蛇,天生就不怕蛇。

     老娘们拔着苗,恍然间,一条蛇滑过来,老娘们一声没命的叫唤,起身就跑,拔苗的众人“呼啦”都从秧版田里跑出来。有人就喊:果子!快来!这有蛇 !我就像将军一样,从泥猴样的伙伴们中间走出来。哪里?有人就指给我看。我拨开秧苗,一条红花蛇果然盘踞在那里。我伸手捏住蛇的尾巴,把蛇提溜起来,蛇拼命挣扎,蛇头向上“鹅”(动词),想够我的手,我一抖动,蛇头耷拉下去,再抖动几下,蛇像抽去了骨架一样,整个身体软下来。我提溜着它,扔到远远的沟里。

     那时,生活清苦,农活繁重,却藏不住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和憧憬,欢乐时不时就迸发出来。有时我就在想,假如社会发展的再慢点儿,整个世界都回到农耕时代,不要互联网,不要超音速导弹,不要卫星监控,不要别墅……不要把“利”当作人内心的驱动力,人们的幸福度是不是可以提高一点。

     要把辣椒苗从畦子里拔下来,装到箱子里,运到蒜地边。蒜地里先按行距、株距各约三十公分打好孔,把辣椒苗按到孔里,再用打孔退出来的小泥柱按到孔里,然后,浇水、施肥。辣椒苗在蒜叶的阴凉里成长,正好防止被太阳灼伤。等到辣椒苗长壮的时候,蒜,就该拔了。这真是一个奇妙的程序。

     种辣椒的辛苦自不必说,要使劲弯下腰在纷披的蒜叶里找到事先打好的孔,还要用打孔的母土按上。我只干了不到半小时,腰就受不了了,他( 她)们却早上六点多就吃完早饭下地了,十二点多下工,匆匆吃完午饭,一点多又下地了。一直干到天黑才回来。

     敬畏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敬畏劳作和那些劳作的人们,辣椒这么想,蒜地也是这么想……  (济宁市育才中学)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