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方阵 >> 刘丽莹:到赫图阿拉(组诗)
    刘丽莹:到赫图阿拉(组诗)
    • 作者:刘丽莹 更新时间:2020-05-11 11:45:2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049


    1、赫图阿拉古城


    赫图阿拉叫起来比横岗更有味道,一座古城

    城门,像一头佯睡的雄兽

    隐藏起来锋利的牙齿,将内外

    隔成两个世界


    踏门而入,我不敢高语惊扰

    而内心却被安静震慑,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将视线模糊一些,将阳光遮挡一些

    这里,就回归到了四百多年前的

    原始部落。疏落而古朴的几池建筑

    大片的草原和荒地

    永远交由老人和妇女开垦

    羊群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人类

    ……在羊的眼里

    每一个壮年都是身披战甲直立行走的兽

    他们都有斑斓的野心,他们要征服的

    不仅仅是脚下女真族的河流和草

    还有整个的世界


    顺风而听——

    古道上嚓嚓的马蹄和树丛间的厮杀尤在

    长得荫盛而惊觉的草木下面,一定

    横卧染满血迹的尸体。男人们累了,女人们也累了

    就一个个倒下去

    羽化万物的太阳神呀,没有恩断意绝

    将他们,化成沙,石和标本

    夹在一本厚厚的历史里。他们蜷伏其中

    慢慢地睡着……

    (注:“赫图阿拉”是满语,汉意为横岗,即平顶小山岗。)


    2、废城

    (题记:导游指着一块版图,轻描淡写说,这是佛阿拉城,废墟都已不在,地道的废城……)


    我的思绪恍若被重器击钝

    ……有清晰的名字,有后人的铭记

    就不能说废弃。望着远处那片高地上面

    长满树木,玉米和向日葵

    郁郁葱葱。淹没它几百年前的繁华


    一样的香车宝马,碧瓦青砖

    一样的一宫两城,高阁楼宇

    可如今它废了。包括朝权,阴谋,以及

    机关算尽。欲擒故纵。暗度陈仓

    杀伐,一次次蘸血的杀伐

    涂抹着历史淡去的一丝痕迹


    时间,总是最大的赢家

    深埋于地下的故事不会腐朽,给人美丽的

    追溯。忽然,想起了那眼永不枯竭的古井

    也许正在地下养育着一方太平

    看那些存留下来的建筑,它们伫立

    几百年都不知疲倦,以渐渐苍老的干朽

    极力地昭示

    前世的辉煌……


    3、给夜一方灯盏


    从未想过打造一颗星星

    现在我就想,把它放在古城的夜空

    尽管夜幕两手空空。我却期冀

    在这里永恒,既看前朝,也看来世


    我也想打造一盏马灯

    虽然我不相信世间有魂魄游荡

    但夜的深处,那些早逝的

    亡灵

    因为缺失了阳气,一定

    渴望一方灯盏的光明来看一看

    它朝思暮恋的故地

    如同金字塔下面的符咒,需要

    破解的暗语


    我还想打造一尊神龛

    将那些战败者,流放者,殉葬者

    及奴役者的名字都刻上去

    让心存不甘的人,不再含恨九泉

    让屈辱者,不再在地下忍气吞声

    也让独裁者看一看,曾经金戈铁马的战场

    现在应该是怎样的盛世与文明


    4、太子河


    俯瞰太子河畔,葱茏的土地像一张绿色的

    棋盘,棋子一样的村庄

    遍布其上。不过,看不到楚河汉界

    也看不到战争和狼烟


    饮下太子河水,土地和它上面的生命

    不知疲倦地变换,或者初生,或者

    饱满圆润。云朵,树木和村人

    经太子河水沐浴而更白更绿更心明眼亮


    此时,我想,太子燕丹正捧着那颗柔而软的心

    面对谗言,蜿蜒水中

    以水为骨。他的英明与无畏

    拱起了背后的青山

    我也想起他的父亲

    一位气短噬情的庸才,一国的君王

    经不起千年风雨的吹打

    化骨为烟,随风而去

    燕丹神化为太子河水,流淌在后世人凄美的爱里

    佑一方子民和水土……


    5、努尔哈赤


    现在看你,端坐在阴矮的屋子里,不是朝堂

    衣袍和肌肤都是铜铸的

    我有一点点心疼

    他们,怎么不给你一点血色和体温

    好让我触摸一下,你的英武和睿智


    而这里不是战场,周围没有旌旗猎猎

    遥想当年,你斜跨战骑,风吹不动的手掌

    将所有的女真部落揽入怀中

    炯炯的目光,逼死无数只苍鹰

    脚下的土地,城池,臣民

    都被这股暗流淹没,席卷。就连躲在暗处的邪恶,以及

    你之后的世事沉浮

    也被一一识破


    冷气浮起,我移开目光

    作为写诗的女性,我却不想被你看穿

    我不得不想,你冒充佟姓的忍辱和折戟沉沙的凄凉

    不得不想你窃取城池的狡诈和诛杀同族的残酷

    还有,你阴冷暗腐的后宫,和

    涂抹政治脂粉的妃嫔


    这个时候,我想,也只想敲一鼓晨钟

    带着我内心的慨叹,穿过阴阳

    在进退维谷的路上

    响一路苍茫,召回遍地英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