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秦中原:乡愁情节与笔墨抒情
    秦中原:乡愁情节与笔墨抒情
    • 作者:秦中原 更新时间:2020-05-21 07:58:0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148
    [导读]谈段文华小说集《那梦、那人、那歌》散文化写作风格


     段文华的中、短小说集《那梦、那人、那歌》可说属于散文化小说之类。他认为,写小说应该有一点散文诗的成分。这本小说集吸取散文雅致神韵,以轻淡的文笔写平常的人物,笔墨抒情,文风宁谧厚重,仿佛管弦丝竹,空灵飘远,悠扬悲情。

     也许,由于惯于静观、谛听,段文华总能用优美素朴的文字,在喧闹的当下辟出一方宁静的空间。如《野村的故事》《五月的河》《远村》《春夜》《西宁河畔的木屋》《小镇无故事》《山那边,飘来一片云》《怪屋》《追花人》等篇什,都不是以书写当代农村的伟大变革和山乡面貌变化为主题,而是以凡人小事为切入点,将小说的题材和内容拉至烟火十足的世俗人间。《西宁河畔的木屋》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省水电勘测队的陈维,为了兴建一座水乡水电站,来到巴山脚下的西宁河畔,在一幢孤独的小木屋里,遇上了丈夫外出打工的素云,两颗干渴的心渐渐贴近,撞击出火花,寻觅已久的灵魂在彼此间找到永恒的归宿。他们真正相处只有十几天,这段不了的情缘,因世事的羁绊而无奈分离。于是,素云的每年生日,都能收到陈维从遥远的地方寄来的不同小礼物。年复一年他们缠绵思念,漂泊感伤的情怀从未中止。普通农家的日常生活,特别是远游灵魂的孤独,对“家”的向望,对“爱”的渴求,徐徐道来,随事曲折,自然动人。通过这个故事,作者告诉人们,灵魂需要住在爱里,灵魂需要一个家。《那梦、那人、那歌》聚焦凡人小事,悲欢离合,世俗风情,对普通人的生活抱有歆羡之意。小说人物大都是农民、乡村少妇、村姑、教师、小商贩、木匠、养蜂人、乡村干部……芸芸众生组成段文华笔下的形象系列,尤其是那一个个柔弱、善良、美丽的女性形象,鲜活、生动。他们的休戚痛痒、悲欢荣枯,乃至一笑一颦、一日三餐,都是段文华小说表现的内容或主题。他对这些小人物充满了温爱,充满了同情。他曾说,普通人的生活总是有着相当的诱惑力和感召力。因为普通人的生活是全部的生活,而写作者的生活往往是很少的一部分生活。段文华的小说是对生活的概括而不是临摹。但生活中的那些细致的东西和有滋有味的东西,却成了他的关注和兴趣所在。如《小巷秋雨》讲述的是一个乡村少女被人拐走卖掉、不堪虐待、进行抗争,后又逃出来寻求生计和生存的故事。作者避开俗套,从这位少女逃出后隐匿在古镇一条小巷卖冰棒还债的异样神态、异样行径、异样的叫卖声,来窥探她内心藏得很深很苦的隐情。还有对那少女不自然的甜甜一笑的描写,更深凝了人生世态的内涵。作者对讲述过程极为用心,力图还原乡村人的习俗、爱好,还原乡村的情味,从中让读者感到他对乡间热闹的生活似乎有着特别的感受。值得一提的是,书中那些女性,如痴情的小芸,善良的枝子,敢爱敢恨的小夜子、不幸的秀枝、充满爱心的“豆腐西施”……将痛苦内化为温柔,化为对他人苦难的感同身受。这些在书中出现的人物,没有什么伟大壮举,也没有离奇的故事,但他们和每个卑微者一样,在现实和命运中挣扎沉浮,却印证着个体生命在困境中可以达到的韧度和纯度。写下他们的故事,不仅是对平凡生命的敬重,本质上还是出于对“人”的关心。作者对他们的凝视,带着血肉相连的真诚,从卑微处看到真正有情的众生。

     淡化故事情节、着意民俗乡情、注重营造情调,是段文华散文化小说的又一特点。《那梦、那人、那歌》所收入的中、短小说有故事性,但不注重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在情节上没有刻意的经营设计,没有悬念与包袱,推崇不事雕饰,顺其自然。

    《雨祭》几乎没有完整情节,如果要作归纳,也只能说其叙述的是三个“陌路相逢”的人,无意于旅途中,在一座寺院内避雨的片刻中,由“视同陌路”而渐渐削除隔阂,终于挤在一偶,产生了近似“患难与共”的同情心,并有了朦胧的谅解、体贴和友谊的过程,其实就连这个过程也写得若隐若现,而跟“雨祭”相关的内容只在文中描写了一位身穿白裙在雨中祈祷的年轻女子,且没有告诉读者其确切的身份。小说不是通过故事情节,而是通过合理的有机的沉默和人物简短的对话,来展现用语言难以表达的人与人之间那种色彩极为多样、感情极为丰富的内在的含蓄的交流,使人物之间的友爱、团结、互助、体贴和照顾,在无言和少言中反映得更真挚、更深厚、更动人。

    《远村》以众多细节和三个新婚少妇下河“野浴”盼望外出打工丈夫归家的风俗画面,展示了赣东水乡犹如世外桃源,充满了野趣和欢乐,展现出她们身上美好的人情、人心的存在。

    《追花人》以优美的笔调描绘了南方山乡一年四季的秀丽风光以及山里人纯净的情感世界。花是真善美的象征,“追花人”是怀着执着的信念追求真善美的人,作品中的主人公王炜最终却成了悲剧中的角色。莫测的命运,使他有了与乡里人完全不同的生活日常。段文华尽力描绘的是赣东的那片看似无拘无束任意而为的自由天地。

    《山那边,飘来一朵云》的情节主线应该是村姑秀枝与一个走乡串户的小商贩罗明的爱情史,但秀枝早已由父母许配了她心里并不喜欢的小木匠。后因罗明见义勇为牺牲,秀枝不得不从这个山村嫁到另一个山村。作者对山村的生活景况,山民的饮食、生活习俗和婚嫁仪式,都写的洋洋洒洒,意兴盎然。段文华小说可谓充满诗意的乡风民俗画卷,有着浓郁的乡村色彩和人情味,读来亲切感人。

     因为淡化情节,不以塑造典型形象、刻画复杂性格为追求,所以段文华小说中人物形象相对淡化。《春夜》中一对生活在那片诗意水乡的新婚夫妻,在春夜发生感情纠葛,妻子怀疑丈夫与初恋情人旧情复燃,因此引起夫妻间的斗嘴、赌气、闹分手。直至妻子在现实面前,冷静地面对丈夫感情方面的“历史遗留问题”,夫妻重新和好。小说写了一段山村小夜曲,展示了夫妻之间的真诚理解的可贵,其美就美在情感的纯洁和人性的健康、天地之间的明净和谐。《五月的河》中的汉基和小芸,是遭逢生活碾压仍然顽强求生的一对平凡夫妻,他们的性格都不是那么丰满,而情感却展现得十分丰富。

     作者敏于感悟,乐于静思,山乡的一滴水、一朵花均有可能触发作者的文思,或为偶然的邂逅而感动,或为生命的张力而赞叹……作者在描述诗情画意乡村风光时,凝视生活日常,营造诗意情调,在追求审美品格的基础上融入故事性,倾心于乡村人物命运的讲述,着意表现这些平凡人物身上所共同拥有的精神和情感世界,其主要内涵就是善良、勤劳以及对生活的热爱和信心。

     在不同的处境中,人能否保持本性的纯明和品格的坚定,真正做到屈中有韧、曲中有锋、直中有柔,是需要大智慧的。段文华的《那梦、那人、那歌》,将遍及的平淡平凡,书写出贵重的喜悦与哀伤。那些世界平凡的生命,因着文字的记录,留下的不是哀伤与怨怼,而是柔软智慧、生机盎然。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