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张飞斌:青瓦塘
    张飞斌:青瓦塘
    • 作者:张飞斌 更新时间:2020-06-08 08:13:21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373


    我们心中,总有一些地方,总有一些地标,还有那里我们昨天的记忆,会时刻萦绕在我们心头,无论看多少风景,历经多少风雨,总不会改变这些记忆原始的模样。——题记


    (1)


    去年,青瓦塘的几间房子被用来养兔的地方了,大伯杨治学也突然去世了,他入土的那天早晨来了很多送葬的人。我出生的两年前青瓦塘的房子拔地而起。终于充当了二十多年小学角色的地方,如今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还有我的大伯杨治学也在自己一生的教育生涯上画上了一个未知的标点!

    听爷爷说,青瓦塘那里原来是一片小树林,尤其是夏天看起来格外美丽舒逸,后来村子里建小学,选不出一片像青瓦塘那样有灵气的地方,就把树木伐倒一大片,外围树木保留,这片房子就这样在树丛中诞生了,精致的青瓦铺就的房顶和白色的墙构建了这些新房子,村里人还要给这个地方起一个名字,大家便想起来了杨秀才,杨秀才想了一天,观察了一天,提笔写下“青瓦塘”这三个字。并在那里立了一块大石头,上面是杨秀才写的“青瓦塘”。从此,村子里便有了文化的圣地,文明的火炬也从此点燃!

    后来,我渐渐想明白了大人没有说的秘密,在这里建学校,不是木材的问题很好解决吗?也不用占用村民最钟爱的土地就地取材,当然这里是有灵气的地方了!


    (2)


    小时候,喜欢青瓦塘里传出的书声,歌声,孩子的欢笑声……或许是喜欢那里面的热闹,而不是喜欢规规矩矩的当学生,上学前,那是一个孤寂的时段,比我大的孩子上了学,比我小的孩子除了吃奶,就是抱在怀里,摇着当‘小老爷’。所以每天希望自己马上就长到6岁去学校读书。

    每次放学时分,我老是等不住二哥杨远志回家,听他讲学校里的故事。听邻居的刘小聪说,二哥笨的如同一头猪,每天的课文也背不过,作业也不会做,歌唱的老是跑调,但是他这人很倔强,作业从来不抄袭,背课文也不会在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看上一眼,唱歌唱到后来就连气也没有了,老师批评他时,他低着头,两眼红红的,问他问题,他也不回答,老师就生气了,给他几巴掌,但是他动也不动,老师就会说一声:“墙角呆着去!”他便一个人站到校园的一个墙角,和一棵大树为伴,一站就是整整的一个下午,听到这里一种莫名的耻辱便油然而生,再也不会咨询刘小聪二哥为什么没有按时回来了。但是回家前,二哥就会背过所有老师要求的课文。

    直到我上小学时,二哥还停留在小学,我知道二哥比我大了整整十岁,村子的小学里他是年龄最可观的。这一年,我的20岁大哥结婚了,父亲给他盖了新房子,另立门户,他从家里带走了很多东西,当我发现家里穷的只剩下炕、方桌和火炉时,大哥结婚时开心的心情如同烟花和鞭炮一下子散了光尽。随着父亲越来越老,房子越来越破败,日子过着日衰一日,大哥的日子却是红比一日!

    突然有一天,二哥不再读书了,要回家种地了,连同二哥一起辍学的还有邻村一个笨女生,和二哥一般年龄相同班级的富女生。后来,就是这个女人成了我二嫂,她成为我二嫂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家里一下子富裕了起来,二嫂过门的时间,我的父亲和二嫂的父亲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谈判,终于是二嫂除了二哥谁也不嫁的坚强意志下,最终达成了结婚协议,听说二嫂过门时,她的母亲哭的天黑地暗,她的父亲一天也没有笑容。


    (3)


    我到青瓦塘读书的时间,杨家湾小学在大伯杨治学的管理下,已经是附近最好的小学了,校舍新,老师多,每年的全乡考评中,杨家湾小学年年名列前茅!当地人说这是我大伯治学有方,但是大伯当校长时可得罪了不少人呀,首先就是我大爷杨秀才一家,杨秀才找到杨治学说:“大侄子,你看你侄子杨远志今年二十几岁了,在家里什么也不会做,也读了不少书,就到我们村的学校当个老师吧!”

    两袖清风的杨治学当然拒绝了,我们村子里人都知道杨秀才是个读书的,还算是半个秀才,村子里的春联每年都是杨秀才写的,虽然他很老了,但是每年找他的人很多,还有他写的字,随着杨秀才的年龄而愈加苍劲了。他的儿子听说得了什么肺病死的很早,留下一个儿子,我的一个堂哥,自幼受到爷爷杨秀才的溺爱,如今长大了却不成人,成天和村子里和外村的赌徒在一起赌钱,大伯怎么可能让一个赌徒来教书呢?最后,杨秀才留下一句:“就是个代课教师,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挽回被拒绝的面子。

    不过,杨秀才让刚从高中毕业的外甥来到杨家村教书,虽然他的外甥所带的班级成绩在全乡也是前茅,可不知道为什么大伯还是被人骂成任人唯亲!


    (4)


    我进入青瓦塘的那个秋天,青瓦塘上面天空很蓝,蓝得如同童年的纯洁的心灵。青瓦塘四周树木的叶子红红的,如同节日一般喜庆。青瓦塘又迎来了一群孩子,其中包括杨远文,也就是我。

    进入青瓦塘我便忘记了以前喜欢这里的期待,每天要背很多句子,要认识很多字,要写很多字,尤其是语文课,首先要在院子里写熟练了再誊写到作业上,我们当时用的是树枝,我们便把干净的院子画的很乱。但胡明明却是用废旧电池里的碳棒,村子里只有胡明明家里有台收音机,安上电池便会有说话的声音,全村的天气预报就是来自胡明明家,听爷爷说,胡家以前是地主,后来被打倒了,但家里肯定有老本,如今胡家依旧是村子里最富有的人家!用碳棒写字整齐好看,全班孩子都想借胡明明的碳棒,但他只借给和他关系好的孩子,和他关系最紧密的孔凡告诉大家,听胡明明说,他家里有很多废旧电池,他答应明天给我带一个。于是班里很多孩子就和胡明明拉关系,一下子,胡明明有了很多朋友,我便很早起来从牛高桂的果园偷了几个苹果和梨送给他,作为换取电池的货币。

    很快全班同学看到胡明明格外热情,帮他扫地,帮他檫黑板,帮他洒水,一下子他成了班里的大哥大了,把牛高桂班长也冷落了!

    不出几天,胡明明家的废旧电池全部分发到了班里孩子们的手里,虽然写字的时候会把手染的黑黑的,但我们还是愿意用它,用它写字,画很多不艺术的画。

    写满字的院子,轻轻一扫,又干净如新,我们又开始在上面涂鸦,日复一日,直到我们上了二年级,但是每一年的一年级学生就这样在自己的童年里留下深深地一道黑色却精彩丰富的涂鸦记忆!


    (5)


    我二年级那个秋天的下午,天灰蒙蒙的,山头上笼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雾,就是那一种千里烟涛的画景,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大伯家的老狗躺在门口坐卧不安,一会儿乱叫,一会儿又是刨土。

    我的堂妹小娇跑到学校哭着给我大伯说:“爹,我娘倒在院子里了,叫也叫不醒……”正在上语文的大伯丢下课本,便一口气跑回了家,发现大娘鼻子里流了黑色的血,不省人事,瘫倒在冰凉潮湿的院子里,似乎只有一丝气息在鼻子里进出,大伯想到村子里只有杨秀才家里有一辆三轮车,便跑去借三轮车。

    “大叔,把你家的三轮车借给我吧,他娘病倒了,好不好?”我大伯急切的等着杨秀才回复,杨秀才睁了睁眼睛,咳了几声,慢悠悠的又吸了几口烟,吐了几个烟圈,屋子里到处充满了旱烟的怪怪的香味,他便说道:“哎哟,他娘病了,杨校长,你不是公家人吗?没有车呀……”“大叔,娃他娘病得很严重,你就痛痛快快地借给我吧!”

    “娃他大伯,这不是我不借你,车是远志买的,你去问他吧!”

    大伯知道杨远志肯定在外面赌博去了,这分明是杨秀才不借车,故意为难。

    大伯也没有说什么就返回了家,背起大娘,叫上我爹就往镇上赶,虽然在路上还搭了一趟便车,但是还是去晚了医院。

    大伯在医生的一句“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你送来他晚了”话中瘫坐在了椅子上,整个晚上也没有说话,从医院回来的父亲也沉默了好几天,什么话也不说。大伯只给父亲说了一句话:“全怪我,没有提前给他娘看病!”父亲也对大伯说了一句话:“这就是你把精力全部放在学校的结果,上天就这么不公平!”

    第二天早上,大娘被送回了村子,大娘回村子的时候,全村的树叶一下子全部落完了,光秃秃的树丫,萧瑟的破败!路上厚厚地铺了一层,五彩斑斓,再加上一层厚厚的霜,白茫茫的,让你一看便想哭!

    大娘有五个孩子,最大的也有孩子了,最小的就是小娇了,大伯打算让她下一年秋天开始读书,还有一个女儿,今年春天便嫁人了,一个儿子在读初中。

    又过了几天,大娘便入土了,那一天早上,不知道为什么霜也格外重,四处白茫茫的如同刚刚下过小雪,大娘的墓坑慢慢地被黄土填起来了。

    大伯嘴里不停地念叨:“是我害了你!”小娇和那个上初中的哥哭地很厉害,尤其是小娇,我不知道为什么也哭地很伤心。

    自从小娇的哥上了初中,大娘就把我叫到身边说:“远文呀,小娇还小,村子里也没有其他孩子和她玩了,你就带着她去玩,不要惹她,有人欺负她时,你要保护好她!知道吗?”然后给我一块糖,那个时间我还小,哪里知道大娘这话如同交代后事,我只知道每天保护好小娇,不要惹她,就会有糖吃。我当然是点点头,大娘就抚摸着我的头说:“远文真乖,将来会有一个好媳妇的。”我似乎明白媳妇就像我大嫂那样的坏女人,将来要带走父母很多东西,或者像我二嫂那样的好女人,会给家里带来很多东西,小娇还不懂,便问道:“娘,媳妇是什么?”大娘微微笑了一下说:“你长大了,也要给人当媳妇的,不过你可要当一个好媳妇!”小娇便撅起嘴巴说:“娘真坏,我才不给人当媳妇呢,我要和我远文哥一起玩!”大娘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头轻轻的用双手拂了拂,最后说:“你们出去玩吧,娘要休息一会!”那个时候,大娘的病应该很严重了,只是大伯似乎不知道。

    我隐隐记得,我上一年级时,就听小娇说她娘老是头疼,我说:“告诉大伯吧!”小娇说:“才不能,他老板着那张脸,才不喜欢和他说话呢!”我也不敢随意和大伯说话,因为他还是我们学校的校长,是一个很严肃的人!

    奶奶说:“他大娘是一个好人,他大伯也是一个好人,你们看那霜多么重,多么白!上天为什么不可怜好人呢?”她眼角就挂满了泪珠,还说:“自己这个当婆婆的,没有照顾好儿媳,上天为什么不先把自己召唤回去?”我母亲就在一般一边安慰,一边流泪。

    后来,当有人说起大娘时,奶奶就会悄悄躲开,然后一个人流泪,那个时间我还不太明白,就会说:“奶奶又哭了,不知道为什么?”

    慢慢的,我才知道,我们那里要是有人走了,入土哪天早上,要是天下雨,下雪,或者霜很重,那便是上天也在可惜这个人!


    (6)


    大娘走了以后,大伯就变得更加孤单和严肃了,似乎就是一夜之间,大伯的头发一下子白了很多,小娇也不愿意回家,便要睡在奶奶身边,这样一来,她便占据了我的位子,我便去和妈妈一起睡,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和我母亲之间总有一层莫名其妙的墙,我不喜欢和我妈妈在一起,也许是计划生育塑造的这样一堵说不清的墙吧!听家里人说,我刚来到世界的时间,计划生育抓的格外紧,我很少和母亲在一起,我主要由奶奶喂养,当有人问起来时,家里人就说:“这是我外乡女儿的孩子!”似乎为了掩上面人的耳目,我记得很小的时间很长一段时间叫我母亲“舅母”,后来我就和母亲有了莫名其妙的隔阂!

    大伯家里现在就只有大伯一个人常常居住了,他一个人老是忘记做饭,忘记喂鸡,忘记出门锁门,忘记按时上课,忘记批改作业……上课时讲着讲着就会停下来想一想自己讲到了那里……

    大伯家的院落不知道为什么在大娘走了以后就萧瑟了起来,以前温馨的院子,我喜欢和小娇捉迷藏,如今却是一片残败的景象,尤其是黄昏时风,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怕,奶娘说:“那家是大娘一手经营起来的,自然那庄园会随着大娘一起老掉,再也不会复活了,世间的很多事和人是一样的,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也在我大娘死去不久,我大伯杨治学再也不是校长了,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师了,新来的校长是外村的,胖胖的,一脸吓人的恶容,他也和大伯一样有能耐,我们的小学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好声誉,好声誉的后面就是我们孩子没完没了的作业,我和小娇就快要骂死那个校长了,我一直说:“大伯是校长的时间就是好!”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大娘在的时间就是好!”之后小娇就哭了,哭得很伤心,我就花很大的时间把她逗笑,然后一脸泪痕,奶奶看见了就说:“远文这个坏家伙,以后不要在惹小娇了!”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赌气的把她的夜壶悄悄藏起来,让她在院子里找很长时间,我再告诉她在哪里,或者悄悄的拿到奶奶的屋子,小娇就会喊起来:“奶奶,远文哥找到了!”她准备用拐杖打我,我早溜开了!

    我和小娇有没完没了的作业,也就有了短缺的练习本,起初是大伯给我门给练习本,后来他把自己的教案也给我们了,他在正面写满字,我在反面写满字,再后来,大伯就给我们买白纸订作业本。


    (7)


    我很快就要小学毕业了,小娇也开始上二年级了,但是大伯似乎还是那么颓唐,衣服很久洗一次,失去的英姿似乎再也找不回来了!

    突然有一天,大伯把自己打扮的格外精神,小娇说:“爸爸,今天看起来很年轻。”她还告诉我,大伯今天早上几乎照了一早上镜子,大伯也格外开心地告诉我们:“我带你们去见一个人!”小娇问:“爹爹,那个人,我们认识吗?”大伯说:“你们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以后就会天天见面了!”我感到大伯给小娇找了一个后妈了!我便说:“是不是去见小娇的后妈?”大伯说:“看来,还是远文年纪大些,聪明些!”

    小娇听到这里,就撅起嘴说不去,因为我们心里后妈是世界上最坏的女人。

    我便问大伯:“那又不是我的后妈,为什么带上我?”大伯不知道用什么逻辑说:“你是小娇的哥哥嘛?”

    那一天,我们见到了那个女人,听大伯说也是一个教师,只是去年和自己的丈夫离婚了,似乎是她的丈夫外面有其他女人了,在我们胖胖的校长介绍下,大伯便认识了这个女人。

    那个女人还带有一个和小娇一般年纪的男孩,一个干净文弱的小男孩,白白的脸蛋,整齐的衣服紧紧地穿在他的身上,更加显得很弱小,说话温儒尔雅。来到青瓦塘的时间显得很小心和陌生。

    大伯和那个女人结婚的哪天,小娇问我:“后妈都很凶是不是?”我说:“不知道。”小娇便不和我说什么了。我们沉默着,听青瓦塘里的鞭炮声,和一群大伯和那个女老师的同事的说话声。

    后来,我想到我快要上初中了,那个小男孩一定会欺负小娇的,便和小娇带着那个小男孩到了一处偏僻的破房子里,我一把抓住他的脖子说:“臭小子,你听着,你现在是我们杨家的人了,你不可以欺负小娇,但我是你哥,我有权修理你!”谁知道那个城里的孩子被我这村野匹夫一恐吓,便放声大哭,我和小娇一下子慌了手脚不知道怎么办?我还给小娇夸海口说:“小娇,我们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他,要不以后就没有办法了!”小娇问我怎么收拾他,   我说:“就像前些日子村子里放的电影里,像那个武侠高手那样呗!”

    我们花了很大时间才让他停止了哭泣,小娇还叽叽咕咕的说:“大男生,哭起来羞死人了!”后来不知道说了什么,却成我和小娇共同保护他,不让他在青瓦塘里受欺负。他还告诉我们:“我很小很小的时间,父亲就和母亲吵架,有些时间他们两个人还打架,我很害怕,我慢慢发现我的哭声可以让他们停下来!”

    奶奶在大伯结束了婚礼的晚上给全家说:“治学命苦,现在家里人全了,希望可以过得幸福些!”奶奶的话总是很有预见性,从此我就发现大伯的脸上有了笑容,似乎一人重生了!


    (8)


    杨秀才在大娘去世以后还是那样的过清高日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天比一天消瘦,他的儿子杨治仁死得很早,我的记忆力还似乎没有杨治仁这样一个人存在,孙子杨远志又是一个赌徒,听说欠下了赌资便跑掉了,有人说被人杀了,有人说跑到外面去了,总之肯定不会再回来了!

    杨远志出逃的时间是冬天,这个冬天下了很多雪,四处白茫茫的,树木光秃秃的立在田野,怪萧瑟的,偶尔,会听见几只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说着什么!到了夜里,更没有人出入了,全村都在雪里沉睡。那夜风雪交加,杨远志输得很惨,他跑回家,似乎觉得很对不起养育自己的爷爷杨秀才,便在临跑前跪在杨秀才的床前磕了几个头,半睡半醒的杨秀才还隐隐约约听见远志说:“爷,您一定要等我回来,我从今以后绝对不在赌钱了,我要到城里去找活干,发财了再回来孝敬你老人家……”第二天,人们就发现雪地里留下了一条歪歪斜斜的仓皇脚印消失在青瓦塘的大路上。

    他的那一群赌友就到杨秀才家里把一些值钱的东西一洗而空,还带走了村子里唯一的三轮车,满载一车东西,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杨家湾。

    那个时间冬天已经过去了,一场春雨过后,青瓦塘四周绿油油一片,油菜花一片一片的盛开,田野里开满了无名的野花,空气里是说不出的香!

    这支队伍刚刚到村口的青瓦塘时被大伯挡住了,大伯知道是从杨秀才家里出发的,大伯说:“你们好歹要给我大叔留点东西呀!他儿子死了,孙子跑了,你们让他怎么活?”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有本事去找我的侄子要去,你们要给我大叔留点东西吧!”大伯似乎在祈求他们。

    “既然杨校长这样说了,就留一点吧!”他们队伍里一个人丢下了一块砚台,我大伯便发火了,不知道用什么逻辑说下了这样一句话“你们的孩子课全在青瓦塘读书,你们敢胡来,我也敢胡来,我就让他们全部滚蛋!”

    “杨老师既然这样说话了,就再留下些东西吧!”

    但他们还是开走了村子里唯一的三轮车。后来,村子里三轮车就多了起来,直到我上初中父亲也给我买了一辆二手的三轮车。

    那一晚,大伯杨治学买了一瓶酒带了些肉来到杨秀才家里,聊了很多,大伯说自己小时候是杨秀才带着识字的,杨秀才说自己那个时间就很喜欢大伯,小时候大伯很聪明。大伯说要是几年前把远志留在学校教书也许不会有今天,杨秀才说要是那天把三轮车借给大伯,大伯也不会过的这么苦……

    那一晚,大伯和杨秀才说了很久,第二天上课时,大伯却不再神情恍惚了,还给我们讲了很多成语故事,似乎在把心里的重负一点一点放下!


    (9)

    我上三年级的时候,那个秋天的雨格外多,水沟里,水渠里,小溪里,小河里尽是浑浊的水,成熟的庄稼在田地里也被雨下的发霉了,父母天天抱怨可惜一地庄稼了。

    邻村的校舍也许因为古老了,不是漏水就是倒塌了,青瓦塘便光荣地接收了其他村子的老师和学生,那一段时间,老师是四个人一个宿舍,教室里站着的学生总比坐着的多,学生渐渐就分成了三个派别,张家湾派、李家庄派、杨家湾派,自然我属于杨家湾派,我们这一派要和其他两派作斗争,其他两派也不是很团结。

    上课时,老师强调无论是那个小学的,今天就是同一个教室的同学,必须团结。杨家湾的学生要主动给其他村子孩子让出一点桌椅。但要考试的时间,每个小学就把自己学生集合起来说:“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人家,否则很丢人!”杨家湾的老师这样说:“别人在我们学校学习考试,你们输了,你们觉得光彩吗?”其他村学的老师这样说:“我们在人家学校学习考试,你们输了,人家会看的起我们吗?”

    小娇在听完‘誓师’之后,回家的路上告诉我:“远文哥,万一这次我们输了,真的对不起我们的老师!”没想到刚上一年级的小娇也被老师鼓舞成这样斗志昂扬!

    牛高桂便和班里几个孩子秘密的制定了一个要打败其他学校的“藏书”计划。他们最后也真的把班里其他学校的孩子的书本藏了起来,但不出一早上时间,却真相大白了。

    这件事让我们青瓦塘的师生觉得很丢人,尤其是其他学校的老师说:“你们杨家湾的老师可真的很阴呀!不就是一次考试吗?有必要吗?”

    但是牛高桂在交代事情的时候,还把我拉了进去,说主意是我想出得,他们只是可怜的行动者而已。似乎我是下棋人,他们是棋子。

    校长和大伯不知道为什么很相信他的话,把我带到一个角落,大伯说:“你怎么不好好学习,通过诚实打败别人?”我只能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小娇可以证明我在回家的路队上没有给他们说过!

    后来他们还问了小娇,但是他们对我还是半信半疑。只有大伯说:“无论什么时间,打败别人只能靠诚实的光明的行动!”他让我记住一辈子不要忘了!

    我找牛高桂为什么要诬陷我,他说:“你大伯是老师,出事了,你出去顶一下就过去了!”我狠狠的想揍他一顿,但是班里的同学却说:“为了打败别人,牛高桂也不是故意的嘛!为了我们的荣耀你也没有牺牲什么,这么小气!”我无奈的放弃了,但心里从此种下了仇恨的种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腐烂,却慢慢发芽着!

    放学后,回家的路上恰好路上遇见了牛高桂的父亲卖水果回来了,一个人推着自行车很吃力的上一段坡路,他见了我便高兴的叫道:“远文啊,快过来帮帮叔,叔这里还有没有卖掉的苹果,给你一些。”

    “牛家的烂苹果谁稀罕!”说完我便扬头从他的车子边走过了!一股甜醇芬芳的水果味穿过小路,来到一个饥肠辘辘的人的鼻子里,没有很大的仇恨是不会拒绝这样的诱惑吧!

    一路上迎着微薄的夕阳,柔柔的阳光斜斜的照着歪歪的村路,落在几户人家的屋顶上,明亮而温暖。不远处还有几户人家的炊烟开始袅袅升起,随着微微秋风慢慢飘散开,头顶还偶尔飞过一群归巢的麻雀。树叶也快要落完了,踩上去软软的,发出和脚步很相配的声音。

    一路上,我想回家了,一定要父亲明年栽很多果树,再有几年就陪父亲去集市卖水果,看牛家还神气什么?

    晚饭时,我告诉家里人,牛高桂今天如何败坏我的名声,以后不要和牛家的人来往了。母亲说:“你鬼主意很多的,谁知道你参与了没有?何况这是你们孩子的事,与大人有什么关系?”小娇说:“二娘,远文哥真的没有参与!”

    我心里便很难受,找奶奶撒娇,奶奶说:“改天见了牛家的大人,告诉他们,让他们管管自己的孩子!”我赶紧给奶奶夹了一块鸡蛋。

    说完这事,便拼命的建议明年要种一些果树,春天开花,秋天有果子,连冬天也会有果子吃,二哥听完说:“原来是为了种果树,还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二嫂旁边笑了笑,唯独父亲没有表情,吃完便出去了!

    他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偶尔还有一片叶子落在他身边。

    这个时间月亮已经上来了,秋天的院子很冰凉,通常父亲是不会坐在院子里的。

    父亲叫住了准备去胡家听收音机播小说的我,他告诉我自己小时候就斗不过牛家的孩子,老被他们欺负,父亲说:“我们杨家人世代老实,你以后就小心提防牛高桂吧!”

    第二天我早早的到了学校,这次利用牛高桂学习不好,真的秘密组织起了班里的同学,我告诉班里的同学:“大伯听校长说,以后谁的作业被抄了,就把桌椅让给其他人!尤其不让牛高桂抄!”这个消息很快便在班里传开了,半班喜悦半班愁,但是后来就成这样了——“校长说,以后不许牛高桂抄作业!否则就把桌椅让给别人。”

    牛高桂这次傻眼了,你一个人孤单的愣在教室的一个角落,他的数学作业交上去错误很多,老师便撕了作业扔给了他。

    放学以后,牛高桂一个人还在教室里满头大汗的写自己的作业,看着他孤单可怜的样子,我内心里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

    很快,树叶落完了,每天的霜重了起来,西风刮来,如同刀割,我的阴谋也如同这叶子,渐落渐稀,而这个时间已经完全没有了。牛高桂又恢复了往日快活的神情。

    春节也慢慢临近了,村子里的人从家里出来,经过青瓦塘,去小镇上买些年货回来,准备迎接这一年最盛大的节日。

    寒假到了,张家湾小学和李家庄小学突然离开了,教室一下子空阔了起来了,连同院子也大了起来,这个时间大伯也会到村子里住了,学校里也没有其他老师了,下一场雪,田野里白茫茫的一片,青瓦塘就沉睡在一片厚厚的雪中,等待春天和孩子们的到来。


    (10)


    杨秀才还是那样的坐在一副很高的椅子上,一坐不是一个上午就是一个下午,嘴里偶尔骂一句:“这两个不肖子孙!”

    小娇最恨杨秀才了,村子里的人都说是他害死了我大娘,每次杨秀才要叫住小娇时,小娇便骂道:“老不死!”就跑开了。

    杨秀才就这样伶仃的过着自己的晚年,天天朝村口望去,望望青瓦塘,或者更远的地方,日复一日,他似乎快要成为塑像了,但是杨秀才还是等不下去了,最后他一个人把自己挂在村口的一颗老树上了。据杨秀才的足迹,人们发现他在青瓦塘立的石碑前面转了很多圈,似乎很舍不得自己书写的这三个字。害的小孩子一个人不敢去上学了,他们说杨秀才的鬼魂天天在那里等待孙子远志回来。

    后来远志回来了,进村转了一圈,给杨秀才烧了些纸钱,便离开了。可惜的是杨秀才没有等到这令人羡慕的一幕,远志回来的时间还带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和两个可爱的孩子。但愿杨秀才的在天之灵能够感受到这一切!

    村子里的人又开始议论起了杨远志了,有的说远志在外面赌钱发财了。有的说远志是识字的,在城里一家工厂做事,由于改掉了以前的坏毛病,勤劳进取,老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有的说远志找了一个很富有的老婆,像我二哥一样。

    不久,远志的故事便在村子里淡了下去,如同秋天的叶子,看起来美丽了一树,一整秋风过去,便不会留下太多!


    (11)


    乡下小小的村,有说不完的事,道不完的理。

    四年级的那个春天,一条公路从青瓦塘旁边穿过,这条公路穿过田野如同一条直直的大河,消失在远方的麦田边。偶尔公路上还会有轿车经过,我和小娇一看便是从开始到消失,我便告诉她,长大了,也要开一辆漂亮的车,带着母亲,父亲,小娇,还有很多人去远方。

    秋天总是不知不觉的来了,冬天也随在后面,一刻也不会停留,村子里的家家养的猪一到这个时间就肥壮了起来。

    我把欺负小娇的牛高桂的鼻血打破了,牛高桂就一路哭着回家了,谁知,当天夜里他家的猪就被人偷走了,牛高桂他妈就来到我家破骂一通,他娘说:“猪蹄印就到你们家附近消失了!肯定猪在你们家!”我娘便让她进院子寻找,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她便大骂道:“你们杨家个个就是混蛋,远文昨天打破了我儿子鼻血,你们大人又偷走了我们猪。鬼才知道你们转移到哪里去了?”二嫂闻讯便出来了,牛高桂他妈见状就骂:“肯定是转移到你娘家去了,虽然你们家很富有,但主要是靠偷富起来的!现在到了杨家湾又偷东西了!”

    二嫂一听就火了,准备收拾牛高桂他妈,我还不知道两个女人打架是怎么个样子,这个时间父亲出来了,父亲便说道:“天理昭昭,牛高桂他娘,我们都是半辈子过去的人了,你怎么还很糊涂?空口就误人家清白,我们杨家人一向正直,什么时间干过这天理不容的事了!”父亲让二哥把二嫂带进了屋子,我才知道父亲也跟着杨秀才大爷读过书,怪不得杨秀才死的那一天,父亲和大伯都流泪了,两个老男人的脸上挂满了泪珠,有皱纹的脸庞煞是让人心酸。

    牛高桂的娘在我家胡闹了一个早上,母亲便陪着说了一早晨好话,一会儿替她难过,辛苦一年的年猪就这样被偷了,一会儿替我赔不是,说自己没有管教好儿子。

    后来牛高桂的父亲来了,说猪消失在青瓦塘附近的路上了,他给我们家赔了不是,但是离开前的牛高桂的母亲还诅咒我们家的猪会不明不白的死掉!当然我家的猪是在临近春节的一个朗朗冬日里死在‘刽子手’的刀下!

    我下午回到家,父亲就狠狠把我收拾了一顿,他问我是不是忘记了不要去惹其他人的教训。我也不知道这个时间的父亲为什么不像早晨那样讲道理了!

    没有想到牛高桂家的猪只是村子里猪丢失的一个开始。村子里有很奇怪的消失了几口猪,似乎也是消失在青瓦塘旁边的大路上。但是村子里狗格外凶的人家的猪就没有丢失,自然我家的狗是很凶的,冬天里下了几只狗仔就被村里的人一抢而空,不过这些狗仔是忠于他们的主人的,那些和我玩过的小狗,到了别人家里就不认识我了!

    大伯自从大娘走了以后就很少回村子住了,小娇也偶尔住在青瓦塘。一次大伯回村说:“又一天夜里,听见外面有猪叫,便出去看,一头猪刚装上三轮车,大伯就喊了一声,那车便轰轰的一股黑烟跑掉了,他追了几步,最后消失在夜幕里!”


    (12)


    我修理了牛高桂,父亲收拾了我,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牛高桂经过几天的策划,准备找一个好时机在好好修理我。

    终于他等到小娇没有和我回家的一个下午,在路上,牛高桂很挑衅的说:“杨远文,媳妇今天怎么不在了?”

    “小娇是你娘!”路上的孩子们一下子大笑了起来。

    “嘴硬什么?今天路上是我牛家的天下,我要你给我当孙子!”

    “牛高桂,按照村子里的辈份,我是你父亲的爸爸!不是你小子的孙子!”路上的孩子们又是一阵大笑!

    “给我揍他!”牛家的几个孩子在高桂的指示下,四个牛家的孩子便把我围了起来,在牛高桂率先的一脚下,几个拳头和几个脚便落在我的身上,村子里其他姓的孩子,什么胡家的孩子,什么高家的孩子,什么张家的孩子,便围起来看热闹。

    “打得好,消消杨家的气焰!”

    “打得好,消消杨家的气焰!”

    ……

    我当然是寡不敌众,就是拼命地胡乱还手,似乎对对方没有一丝威胁!不知道什么时间扔过来一块石头,还伴随着一个声音:“你大伯在学校收拾我,我要报仇!”

    这话一出,全村的孩子几乎全被杨治学大伯批评过,我就被牛家四个孩子扭着胳膊,抱着腿,就这样光荣的替大伯挨批,有的孩子过来在我脸上一巴掌,或者在肚子上一拳头,还有小小的拳头握在一起,使尽全身的力气在我身上一下,真不知道大伯的仇人这么多,连小小的小亮才六岁也有仇。

    不知道多少久,牛家的孩子看太阳快下去了,便放开了我,这个时间我恨不得把牛家这几个兄弟全部处理掉,恨不得把大伯狠狠骂上一顿!

    “杨家的孩子被人收拾了!”他们喊着这句话,兴冲冲的回家了,奶奶听到还以为小娇被人欺负了。哪里知道被收拾的是我,我鼻青脸肿的回到了家,满身污秽,母亲见了便要找牛家闹事,父亲却责令道:“这是远文自己惹的祸。”母亲就一边默默地给我换衣服,让我去洗脸,也不说什么了。

    似乎我保护小娇收拾牛高桂做错了!我想,自己再也不理小娇了。

    第二天上学时,心里满是怨恨,小娇见到我这样便问:“远文哥,是不是二叔收拾你了?你做错了什么?”

    我红着眼睛大声吼道:“是因为你呀,是你爹呀,我大伯杨治学呀!”这一声音可把周围的其他孩子吓了一跳,他们便议论道:“杨远文今天怎么了?敢喊杨老师的名字!”

    小娇听完变哭着跑开了,一整天我也没有见到她。

    杨治学大伯给我上课时,提问我时,我毫不犹豫的站起来大声道:“不知道!”不知道这一次大伯很和蔼的让我坐下,以前班里其他的孩子可以回答不出来问题,但我必须回答出来所有的问题!否则就要把那些问题和答案抄十遍。大伯挥挥手说:“放学了到我房子来!”

    自然想发泄心中怒火的我想找大伯闹事,没有想到这次是大伯先找我了。

    放学以后,我连门也没有敲就进去了,恰好小娇的后妈也在,我便很大胆的坐在沙发上,大伯坐在写字台前,没有开口,那个女教师便先说话了。

    “远文,告诉婶娘,你怎么了?脸被打成这样了。”

    “因为小娇和大伯!”

    “奇怪了,大伯没有打过你呀!”

    后来,我便红着眼睛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说了一遍,大伯给我送来一杯糖水,那个女教师给了我一个苹果,大伯开始给我讲道理,什么是他脾气不好批评太多孩子了,大丈夫要成就事业就会饱受折磨呀……渐渐地我的火也没有了,便回家去了!

    回家的时间那个女教师给了我一块肉,还说:“给家里人带上,这是你大伯赔不是了!”想到今晚有一顿晚餐,心里乐滋滋的回家了。

    孩子的心情如同雷雨天气,一会儿便是阳光灿烂!

    小娇却是早先一步回到了家,还给我奶奶说:“我远文哥今天很凶,还骂我了!你一定要帮我出气!”奶奶笑了一笑,母亲不知道为什么应和着说:“等这个家伙回来,我要好好收拾一顿!”

    我回到了家,高举着大伯送的肉说:“今晚有肉吃了!”小娇见我回来了也不理我,家里人也各忙各的事,不像我拿着奖状回来,他们会围过来争着要看。我怪尴尬的和小娇说话,小娇头一歪便出去了。我想以后再也不理她了。

    可是一夜过后,我便又和小娇上学去了,一路上说着说着就到了青瓦塘。

    孩子的心情总像雷雨天,一会儿便阳光灿烂了!


    (13)


    很快,我要离开青瓦塘了,小学就这样毕业了,毕业那天,全校的老师出现在教室里,二十一个毕业的同学和其他年级的代表坐满了教室,外面的阳光格外灿烂,六月的青瓦塘被树木环抱着,这个地灵的学校又送走了一届毕业生。

    毕业典礼上,首先是校长发言,他让我们记住这所学校以及各位老师的培养,他让我们在未来的路上奋发图强,他祝福我们前途似锦。

    大伯杨治学坐在老师中间,平凡的谁也想不起来他就是青瓦塘的第一任校长,和其他老师在一起,他坐的地方如同塌了半堵墙低了下去,唯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注视着坐在前排准备发言的我。

    很多老师都轮流发了言,大伯却推辞了,接着我代表毕业生发言。

    “尊敬的各位老师,想起五年来您的谆谆教诲……”

    说道这里我抬头看了看大伯,听完我的发言,大伯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如同雨后新月!

    毕业后,小娇再也不找我玩了,上三年级的她也马上就要升级到四年级了,再也不会写童年趣事这样的作文了!


    (14)


    上初中的那一天,二哥把我送到青瓦塘旁边的路口,我们看着青瓦塘里的房子,透过树缝的房子,墙壁显得有些斑驳,青瓦已经变成黑灰色了,这个时间屋顶上长满了青苔。他突然感叹道:“真快呀,转眼间已经五年了,你也毕业了,我认识你二嫂也快十年了。”二哥还告诉我,当年他也很聪明,只是看到二嫂读书那么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陪她一起笨,也许是班里很多人都嘲笑她,他却没有,于是她给他一个本子,那个时间家里很穷,很少花钱买这些学习用品。

    后来我二哥就喜欢上了二嫂这样的女生,最后,他们也许就是青瓦塘最早爱情的幸运者。


    (15)


    后来,小娇告诉我,青瓦塘的房子开始漏水了,一到秋天,绵绵阴雨一下就没完没了,教室就会漏水,上课的时间要找一块没漏雨的地方放置桌椅,村子里也没有人负责修缮,很多老师也离开了,只有大伯和小娇的后妈留在这里,坚持每天上课,批改作业,尽管他们都快六十了……

    来这里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少了,全校也只剩下了两个年级了,大伯和小娇的继母负责着全校的事务,终于有一天杨家湾小学和附近的一所小学合并了,青瓦塘也便存在我的记忆里了,大伯和小娇的继母也光荣地离开了学校的岗位,这就是我后来才弄明白他们都是代课教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