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揭国生:你不该爱上我
    揭国生:你不该爱上我
    • 作者:揭国生 更新时间:2020-06-27 10:51:08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04



    她问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贱?会不会看不起我?”

    她问这话的时候已经喝了好几杯红酒,那瓶打开的葡萄酒快见底了。她看我的眼睛有些迷离,脸色像极了熟透的苹果。

    她平时是不喝酒的,像中午我在她家吃饭时,也只是我喝了一点,她喝的是汤。今晚是个例外,我知道,她很难过。

    门没有关,露出了一条缝,我闻到酒味才知道她喝酒了。我不知道她是忘记了关门还是有意不关的。

    因为晚上我到外面应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我闻到酒味后,见她没有关门,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们住的是两对门,同一个单元,同一层楼。她在右边,我在左边。我们都是来这个城市打工的,都在一个名为“水语自然”的小区租房。我之所以选中这里,是因为我的名字里也有个“水”字,我叫李一水。

    我们一开始是不认识的,我不算开朗,本不善与人打交道,尤其是不善与女孩子打交道。我原先跟女孩子说话都会脸红,会结巴。当然,正因为这样才导致我至今都还没有女朋友。

    我搬过来的第一天就见到了她,她比我先来,至于先我多久,我没有问过。见到她的时候我很惊讶,觉得她长得太漂亮了。多漂亮呢?像杨幂吧:身材好,脸蛋美,气质佳。总之,我看到她既想多看一眼,又不敢多看,怕她怀疑我有不轨之心。我是个要面子的人,尽管我长得很一般,也没有特别的本事。但被人误会总是不好的吧?所以我没有像别的男人那样,用崇拜的眼光或者是色眯眯的眼光去看她。

    她是准备去上班的,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留下了一缕清香,缭绕在我的周围。我舍不得挪步,生怕一走,这味道就没有了。

    第二次见她的时候,她竟然朝我笑了。当时我不敢相信是在对我笑,待我确认周围没有别的人后,才知道人家确实是对我笑的。我马上回之以笑,表示礼貌。

    她朋友多,男的女的都有,经常有人到她的出租屋来开派对,有时候他们会在客厅唱歌,虽然她会关门,但那些好听的难听的声音还是会执拗地跑出来,到我耳朵边来骚扰。大概一个月后吧,她又约了朋友来玩,不一会她敲开了我的门,问我过不过去唱唱歌。我说不会唱,唱得很难听。她说没有关系,我们又不是音乐家,再说又不是比赛,怕什么,就唱着玩呢。我见她那么热情,又那么真诚,就一起过去了。说实话,她那些朋友真的不会唱歌,声音难听都算了,还老是跑调。但她的声音很好听,柔柔的,能把人的骨头都化了。

    她之所以会叫我过去,其实是缘于我帮过她几次忙,忙不大,对我而言都是举手之劳的事,但她却记下了。比如昨天中午,她炒菜的时候突然发现酱油没了,问我有没有。我正好从超市里买回了一瓶,还没有开,就把这瓶给了她。她说要给我钱,我说邻里邻居的,就一瓶酱油而已,算那么清干嘛。见我这样说,她也没有再坚持,说了声“谢谢,有空过来玩”,就回去炒菜了。

    这一来二去的我们就熟了,慢慢的我在她面前也不会那么腼腆了。有时就算她家没有朋友我也会过去“呀拉索”几句。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我竟然可以像在自己家那么自然。

    原来她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高傲。有一回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叫连语柔,语文的语,温柔的柔。我心下一惊,想到我们小区的名字,怎么会那么巧,我叫一水,她叫语柔,水语自然,莫非这是上天冥冥之中的有意安排?我的小心脏突然跳得厉害。



    一次我下班回家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出去,一个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士牵着她的手,登上一辆非常豪华的黑色轿车(什么牌子我不认识),缓缓离开了小区。我本想跟她打个招呼,但她好像没有看到我,我也就算了,没有走过去。

    年底的一天,来了一个小女孩,说是来找她姐姐的。当时语柔还没有下班,我在楼底下见到了这个小女生,就问她姐姐是谁,她眨巴着漂亮的眼睛说:“我姐姐叫连语柔,她在一个大公司上班呢,我没有告诉她我来了,我想给她个惊喜。”

    我说:“哦,连语柔啊,她就住我对门呢。”

    小女孩说:“哥哥,你是新来的吧?我放暑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你呢。”

    我说:“是的,我是前不久来的。”

    小女孩像她姐姐一样漂亮,一样的活泼开朗。一张嘴叽叽喳喳的,很会说话。我想,可能人家的遗传基因比较好吧。

    小女孩告诉我说,她姐姐好厉害,经常打钱回家。现在,她们家不仅把欠人家的债还清了,还做起了全村最好看的房子,村里人都很羡慕呢。

    小女孩说这话时很骄傲的样子。

    其实,我也觉得她姐姐很厉害,她姐姐应该是公司的白领,要不然买不起那么多好看的衣服。连语柔每天穿的都不一样,有时候一天要换好几次。有一回连语柔告诉我说她换了一个新的包包,花了八千多呢。当时我听了差点连下巴都惊掉了:八千多,我三个月不吃不喝才够买一个包包!

    连语柔在我的心中突然神秘起来。

    我们认识了差不多也有小半年了,我一直不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她的工资有那么高。都是出来打工的人,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我替自己的无能感到惭愧。其实我也是大学生,当初选专业的时候没有选好,结果毕业找工作的时候老是碰壁。我本来想去大城市进大公司的,但人家不要我,我只好来到清河这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城市,勉强落了脚。几次碰壁之后,我对于那些肯接纳我的公司很是感激,薪酬高不高我不会太计较。做人不能太贪得无厌。

    我的生活是一湖静水,没有波澜。

    朋友有几个,都是公司的底层。生活境遇的相同,我们容易连通彼此的感情。



    跟连语柔做邻居有点偶然,正好我要找房子,我就看到了招租启事。上一个租户找了新的工作,退了房子,结果马上就被我碰上了。这年头有房子的人就是好,不用工作都有花不完的钱。有时候我想,人跟人没得比,有人累死累活勉强糊口;有人逍遥自在,日子滋润。

    我就是那个累死累活的。

    语柔在我的印象中还是很本分的,她本来有条件天天吃好的,但是她愿意买了菜在家自己做。我欣赏本分的人,只是奇怪她为什么那么讲究穿,讲究外表,会买那么多好看的衣服,买那么贵的包包。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吧,就像有人喜欢唱歌跳舞打球登山,而我喜欢喝酒发呆看电视,我跟自己这样解释。

    我原以为她会看不起我这样的人,事实上那是我的错觉,说到底是我的自卑。我以为漂亮的女孩都很高傲,眼睛都是向上看的。

    语柔跟别的漂亮女孩不一样,她很尊重我,也很信任我,她会委托我办事。她委托我办的事我都办到了,虽然都是一些小事。但在我的认知里,人家既然求你,再小的事也是事,得给人家办好。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睡得正香。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语柔打过来的。她说,很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我肚子疼得厉害,你能不能帮我去买点药。我一听,睡意全无,赶紧起床,穿好衣服,问清是买什么药,便马上打伞出门。我不知道这么晚了还能不能买到药,管他呢,碰碰运气吧,万一有个把药店还没有打烊呢?

    因为是深夜,又是下大雨,街上行人十分稀少,偶尔能见一两个上夜班的人匆匆而去。

    除了路灯,没有几家商店还在亮灯。连夜宵摊都不见几个。我找了好多条街,没有看到还在营业的药店。说实话,来到这个城市我很少夜晚出来逛街,一来我没有这样的习惯,二来我囊中羞涩,有限的几个钱是要寄回家里去的,我不能浪费。而逛街少不了要花钱,否则逛了也没有什么意思。

    我像一个傻子一样在风雨中寻找,两条裤腿全湿了。我几乎走遍了全城,才在一个超市的隔壁看到一家还在亮灯的药店。原来这是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我终于帮她买到了她需要的药。

    回到出租屋,我见到了因疼痛弯曲成虾米状的语柔,她头发凌乱不堪,形容憔悴,流了一身的汗。

    一刹那间我有点心疼的感觉。

    我倒好热水,把药递给她。她吞了药后,对我说了声谢谢,辛苦你了。

    我问她,你怎么不去看医生。

    她说,看医生也这样,他只是给你开点药,没有别的法子。

    我说,你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

    她看着我说,谢谢,我会注意的。那眼神很温柔,像有一缕清风拂面而来。

    吃过药后,她的神色好多了。见她没有什么问题,我就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她依然很精神地去上班了,与平时一样。



    三天后,语柔对我说,中午你过来,我请你吃饭。

    我问还有谁,她说没有别人,我就是想感谢你一下。

    我说,不要这么客气,我又没有帮你什么大忙。

    她说,朋友间吃点饭总可以吧,你不要嫌我做得不好吃就是。

    我说,哪里会哦,我只是想别那么麻烦。

    她说,能有什么麻烦。那就这么说定了,中午一定要过来。这语气很坚决,有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我只好说,好吧,我过来。

    她笑了,说,这就对了,中午见。然后一个转身,像一个仙女一样飘出了小区。

    中午,我如约来到了她家,她已经把饭做好了。小桌子上,摆满了她炒好的菜。

    喝酒么?她问。

    会一点。我说。我不敢告诉她我喜欢喝酒的事。

    红的还是白的?她又问。

    我想说黄的,话到嘴边成了红的。从我内心来说,我最喜欢喝的是米酒,因为我是喝米酒长大的。但是现在喝米酒的人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在这个城市,很难看到有纯粹的米酒卖。现在的人普遍喜欢喝白酒了。再说,她家也没有准备米酒。

    她倒了一杯葡萄酒给我。

    你不喝?我问。

    我不会喝酒。她回答后,盛了一碗汤。

    女孩子不会喝酒好。我顺着她的话说。

    她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我以汤代酒,敬你一杯吧,感谢你对我的帮助。她把碗举起来,说。

    我用杯子与她的碗碰了一下。

    吃菜吃菜,尝尝我的手艺。她夹了一块肉给我。

    我尝了一口后说,哇,你炒的菜太好吃了。

    她噗嗤一声笑了,说,你可是第一个说我炒得好吃的人。

    我想,当然要说好吃了,难不成实话实说啊。

    她继续说,其实我不是很会炒菜,这技术还是来打工后学的,我就是想对你表示一下感谢,让你尝尝我亲手做的菜。

    我哦了一声,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接听。

    手机里说的是什么我不知道,语柔只是说她中午不出去吃,家里有客人。说完便挂了电话。

    她手机刚放下,铃声又响了。她按下接听键说,我不是告诉你说我不去吗?你怎么还打?然后又挂了电话。

    她这边刚挂,他那边又拨了过来。

    我说,你要有事就去吧,我回去吃也行。

    她说,别理他,我们吃吧。然后关机了。

    我们差不多快吃完的时候,门铃响了。我跑过去开门。只见我上次见过的那个男人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并推了我一把。然后迅速走到语柔的身边,抓着她的手厉声质问:“你拒绝我就是要陪他?”

    “你放手,你抓疼我了。”语柔道。

    “疼?我还没打你呢。你可是越来越放肆了啊,竟然敢关机,不接我的电话!你胆子肥了不是?他是谁?你竟然为了陪他而拒绝我,你给我老实交代!”

    “他是我表哥,也在这里打工的。”语柔回答道,语气中有点惴惴的味道。

    “表哥?你有几个表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吃饱了就想溜?你以为我是客栈啊?”那人语气很是傲慢,几乎是咆哮着说的。

    “表哥你先回去吧。”语柔对我说。

    我也觉得待在这里很尴尬,于是我带上门出去,回到了自己的租屋。



    那男的到底是什么人?怎么那么凶横?是语柔的老板?男朋友?还是……不,男朋友是不可能,他那年纪差不多是语柔的爸爸辈了。不过也说不定,这个社会已经变了,只要有钱,哪怕你五十六十了,或者长得像武大郎一样,照样有人往你身边蹭,有的女孩子是没有任何底线的。但语柔是这样的人吗?感觉不像,从跟她接触的这段时间来看,她不是那么物质的人;而从她妹妹的口中更是得知她是一个很有孝心的人,很顾家的人。

    回到租屋我一直在胡思乱想。平时我是要午睡的,但这些心事就像一根棍子,在我思维的大海里拼命地搅,我的内心正翻江倒海。

    我承认,我喜欢语柔。又漂亮又温柔的女孩没有人不喜欢吧,我认为。

    但如果要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我真的说不清,也许是从见她的第一面开始吧,而我真正会常常想起她并牵挂她却是最近的事。我没有对女孩子动过心,语柔是让我动心的第一个人。

    有一天我找她借钱,她啥话都没说,直接问要多少。我想开口说一万,但觉得有点贪心,就说,如果可以就先借我五千吧。她问,你借钱干什么。我说我爸爸住院,可能要做手术。她一听,大声地说,五千哪够哦,拿五万过去,不够我再想办法。我说,那怎么好意思呢?她生气地说,救命要紧,别说那么多废话!我马上打钱给你。把我感动得差点给她跪下。

    由于资金筹措及时,我爸爸的手术得以顺利进行。

    从此,我对语柔的感觉完全变了,我觉得她就是我的亲人。

    每天,在下班后,如果我发现语柔还没有回来,我就会在小区闲逛,不像以前那样直接上楼。没有见到她,我会心神不宁;见到了她我才会心安。

    我会很自然地装着也刚回来的样子说,哟,这么巧,我也才回来。我可不能让她感觉到我在有意等她。



    现在,语柔怎么样了?那男的有没有打她?我心里有一百个担心,想过去看看却又迈不开步。那男的确实把我吓着了。

    我贴着猫眼,瞄着对门看,想看到点有用的信息来。但那边的门紧闭着,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体验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我坐立不安,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肚子里像躲进了一只大猫,四处抓我挠我。

    突然我听到一丝响动,我再次贴近猫眼,看到那个男的已经出了门,正要下楼。过了一会,我估摸着那男的已经离开后,就打开门过去,想看一看语柔。但语柔没有开门。



    晚上,我的朋友约我出去喝酒,我问有什么好事,朋友说,没有好事就不可以喝酒啊。我说,不过年不过节的喝什么酒嘛,你又不是很有钱。朋友说,看不起我不是?我说,不是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好好好,我去还不行吗?到了酒馆才知道,人家发奖金了,因为高兴,所以请几个朋友乐一乐。说实话,跟情投意合的人在一起是最开心的,这一晚,我很尽兴。

    等我回到小区时,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看到语柔喝了那么多酒,我知道她肯定喝醉了。当我把她手中的酒杯拿开时,她突然问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贱?会不会看不起我,嫌弃我?”

    我坐在她的对面,说:“怎么会哦。语柔,你那么优秀,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你觉得我很优秀?”她有点不相信的样子,看着我问。

    “你觉得我像会撒谎的人么?”我反问后,又补充了一句,“语柔,其实我已经把你当亲人看了,亲人,懂吗?”

    “真的吗?你真的把我当亲人?可是,我讨厌我自己,我觉得我不配做你的亲人。”说完,她又想端起酒杯来喝酒。手一伸,碰到我的手了。

    我触电般地把手挪开了。

    她突然怔怔地看着我,表情有点奇怪。我不知所措,很尴尬。

    “你还是嫌弃我。”她缓缓说道。

    唉,我该怎么解释呢?她已经醉了。还是先让她去休息吧,明天我们都还要上班呢。我把她扶到了卧室,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语柔的影子像粘在我的眼睛里一样,总是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我满脑子都是语柔,一幕幕,放电影一般不断显现。

    该死!我可能爱上她了。

    我为自己的这种感觉吓一大跳,突然坐了起来:我不会真的爱上语柔了吧?

    我没有谈过恋爱,只是我一想到语柔,我的内心就会觉得特别温暖,感觉特别甜蜜。我不知道,这是否就是爱情的滋味。

    可是,当我想到中午的那一幕时,我又觉得酸酸的,尽管我未经证实,语柔与那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关系。我很难想象万一语柔真的是传说中的那类人时我会是怎样的感受。

    现在,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喜欢语柔。但喜欢与爱还是有距离的,喜欢是浅浅的爱,而爱则是深深的喜欢。那么,我对语柔到底有没有爱呢?我们知道,一个人一旦爱上了另一个人,是不会去计较他的过错的。

    我问自己,我会不计较吗?好像做不到。

    但是,如果因为这一点,我不再对这段感情做任何努力,恐怕也很难做到。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是放弃还是继续前进?谁能给我答案?

    没有谁能给我答案,这注定是一个令人纠结的命题。

    我没有谈过恋爱,可我一爱就是一道选择题。

    如果放弃,我甘心吗?语柔除了那件事,几乎没有可以让我挑剔的地方,她善良,热情,聪明,活泼。跟她在一起,我会很开心。

    可是,如果要继续,我能保证不介意吗?我好像做不到,因为我毕竟是男人。如果证实语柔与那个男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我很难说服自己去接受她,那就是一根刺啊,会永远地扎在我的心上。

    放弃做不到,继续又很难,我该怎么办嘛?

    我的头像要爆炸了。



    迷迷糊糊中我进入了梦乡。当我睁开眼睛时,我发现天已经亮了。我拿起手机一看,发现语柔发来了一条短信。读完短信后,我突然觉得有一块巨石堵在我的胸口。

    她说:“哥,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如果有缘,我们还能再见;如果无缘,经此一别,就是永远。祝你快乐!妹语柔。”

    她要走?怎么以前没有听她说过呀,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不啻于一个炸弹,把我炸懵了。

    我脸也顾不得洗了,直接来到对门,按下了门铃。

    没有人开门,语柔已经走了。

    我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缓缓蹲下,眼前模糊一片。

    原来,我的生命里已经离不开语柔了。我突然觉得我的心里空了一大半,就像是谁抽走了我的一半血肉。

    我现在才知道,我爱语柔竟然爱得如此之深。

    我不停地拨打她的手机,可得到的答复是“你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我的第一个念头是去车站,万一她还没有走呢?如果能见到她,最少我得问清楚她为什么要离开。

    我打了个的直奔车站,在候车厅挨个寻找。转了一圈后一无所获。

    难道她已经走了?

    我去窗口询问最早的一班车是几点,发往哪里。人家告诉我说是五点半,发往省城的。我不敢肯定语柔是否乘了这趟车,但我知道找到她的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了。

    好像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种执拗的脾气,那就是明知没有希望,却还是会期待奇迹的发生。我也如此。走在大街上,如果我看到有如语柔般的背影的女孩子,我一定会过去“验明正身”,希望有惊喜发生。结果,惊喜没有赚到,骂名倒赚到一堆:色狼,变态,流氓,神经病……我想,骂就骂吧,如果骂一下能骂回一个人来,倒也值了。真实情况是我的期待一直没有兑现,我总是兴奋而去失落而归。

    这一天我感到特别漫长,几乎像过了一个世纪。脑子里一直转动着语柔的影子,她的音容笑貌占据了我全部的思维空间。

    我第一次体验到思念一个人的痛苦。


    十一


    晚上八点,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当时我正准备去洗澡,接通电话的一刹那,我差点跳起来:是语柔。

    语柔,真的是你吗?我迫不及待地问。

    是我。你在干嘛呢?她问我。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在跟你打电话啊。

    她笑了一下,说,贫嘴!你没有看电视啊?

    我说,看啊,边看边打呗。——喂,语柔,你去哪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你知道我找你找了一天吗?

    她说,我回老家了啊。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又不会丢了,干嘛要找我哦,我不是给你发了短信么?——喂,哥,我问你,你找我干嘛啊?难不成想请我吃饭?嘻嘻。

    你还笑,我都急死了。我真以为你丢了呢,差点发寻人启事,满世界去找你。你怎么关机了呀?我打了你一百个电话,一直打不通。我抱怨说。

    第一我手机没用充到电,昨晚我糊里糊涂睡着了,忘记了充。第二那个号码我已经不再用了,你当然打不通了。喏,我换了新号码,就是这个……

    好的,我记下了。——语柔,你怎么突然回老家了呀,弄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不等她说完,就把话题抢了过来。

    怎么说呢?一言难尽吧。我以后再跟你聊。

    为什么要以后啊?现在说不行么?

    唉,你叫我怎么说啊。……一阵静默后,她问我,在你的心目中,我是不是很贱的那种女孩……

    她怎么又问这样的问题,我赶紧拦住她,不让她再往下说。我说,我从来就没有那样看过你,我真的把你当成了我的亲人。

    她又叹了口气,说,如果你听完我的故事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我说,不一定,你先跟我说说吧。

    于是,语柔就跟我聊起了她为什么会跟成知桐在一起的来龙去脉。



    十二


    成知桐是语柔在大学找兼职的时候认识的,他是语柔的老板。语柔的爸爸是专门给人家钉模板的,一次在拆模板的时候,因操作不当,被模板砸成重伤,急需一大笔钱治病。语柔找了很多人借钱,可依然不够,于是她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找了成知桐。不料成知桐二话不说,立马就借了两万给她,后得知两万不够,又给了三万。语柔的爸爸因为受伤,差不多有半年多都没有办法出去做事,家里的经济一下子陷入困境。成知桐对语柔说,语柔,要不你大学毕业后到我公司来上班吧,我给你五千一个月。听说有五千的工资,语柔当然同意了,于是她在毕业后来到成知桐的公司,做了总裁助理。成知桐的事业做得还不错,他很关照他的员工,逢年过节要么发慰问品,要么组织公司聚餐,经常举办各种活动,丰富公司员工的业余生活,所以员工们都很喜欢他。但有一件事常常让语柔觉得很为难,就是成知桐好像特别关照语柔,发慰问品语柔的最好,发奖金语柔的最多,尤其是成知桐每次出差或者参加一些重要活动,总喜欢把语柔带在身边。

    有一次成知桐通知语柔准备去云南出差。语柔曾犹豫过到底要不要答应:拒绝吧,好像张不开嘴;去吧,又担心别人说闲话。语柔知道,在一些人的心目中,云南之游常被称为浪漫之旅,因为云南是情人们度蜜月的理想之所。考虑来考虑去,语柔还是去了。大概是水土不服吧,加上轻微的高原反应,语柔到达云南的第三天开始感到身体不适。成知桐见她身体不舒服,到药店里买了药给她服下,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细心照顾她,直到语柔身体好起来。这让语柔很感动。

    语柔欣慰的一点是成知桐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利用他手中的权力强迫语柔做她不愿意做的事。他甚至可以说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礼,举止得体,没有半点逾矩之举。所以语柔对成知桐是很有好感的,慢慢地会想他,会牵挂他。

    她记得成知桐好像跟她聊过他的家庭,说他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后来婚姻破裂,两人被迫离婚。她想,这么优秀的男人他老婆怎么不懂得珍惜呢,太傻了吧,她就甘心将优秀男人拱手让人?要是我,绝对会好好珍惜,好好呵护的,哪会轻易放弃哦。想到这里,她突然为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一大跳:我不会爱上人家了吧!

    从云南回来后,语柔对成知桐的牵挂越来越厉害了,有时候一天都是他的影子。她知道,自己有点中毒了;成知桐就是她的毒药。

    有一天,成知桐单独请语柔吃饭,语柔竟然不仅没有感觉到尴尬,反而有一丝丝期待。成知桐开车带着语柔来到一个名为情缘馆的山庄吃饭。情缘馆山庄是新开的,坐落于风景秀丽的清源山山谷中,前有清溪,后有翠竹,环境清幽,景色怡人。山庄建了十几套独立的小别墅,每套别墅都很精致,且互不打扰,非常适合情侣来此度假。当汽车缓缓进入景区后,语柔就被这种清幽的景色迷住了,一下车她就兴奋得差点大叫起来,她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才没有显出乡巴佬的样子来。他们被山庄里面的接待员带至一套名为桃花渡的别墅前,成知桐牵着语柔的手走了进去。整套别墅装饰得既古朴典雅,又温馨浪漫。悠扬的轻音乐如和煦的春风般吹拂在每一个角落,给人阳光般的温暖;又如穿过林间的涓涓细流,缓缓流淌在语柔的心田。语柔被这种温馨的情调感染了,一刹那间有一种幸福的滋味从心底涌起。但这样的幸福感仅维持了几秒,她很快就清醒过来,她明白,对于她而言,这一切都只是昙花一现。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令刚跌落谷底的语柔再一次萌生出一些希望来。成知桐从口袋掏出一个手机,告诉语柔说,他很喜欢语柔,喜欢很久了,所以,今天特意带她过来,并把这个手机送给她。号码已经选好了,今后两人的联系就用这个手机。

    语柔接过手机一看,是诺基亚5310,这是刚上市的最新款手机,市面售价接近两千。

    接着,成知桐又掏出一枚戒指,小心地套在语柔的手指上。这是一枚定制款,非常精致漂亮。

    语柔说到这里,停了一会,好像在喝水。喝完水,她继续告诉我说,我是女孩子,免不了有虚荣心。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既忐忑,又开心。后来的故事想必我不说你也知道,我和成知桐在一起了。也许我明知故事是没有结局的,但那时候就是鬼迷心窍,在孽情的泥淖中越陷越深。

    随着了解的加深,我发现成知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美,他是个不喜欢受束缚的人。我后来听说成知桐之所以跟他老婆离婚,就是因为他老婆会管他。离婚后,成知桐获得了真正的自由,他不想再踏进婚姻。我曾经试探过成知桐的意思,成知桐对我说,宝贝,这样不好么?快乐就好,我们还是好好享受生活吧。说实话,我一开始是耿耿于怀的,有种受骗的感觉。后仔细想了想,我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如果不是有那么一丝贪欲,我也不至于让自己陷入到这段不清不楚的感情里而不可自拔。

    喂,一水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贱呀,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很贱。

    说到这里,语柔突然问我,我有点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回答。

    唉,语柔又叹了口气,接着是喝水的声音。不一会她说,你的沉默告诉了我,我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人。但是,请你相信,我不是坏人。

    语柔当然不是坏人,至少在我的心目中,她不是。尽管她跟我说了这么多,但我还是喜欢她,毕竟她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

    现在,我所犹豫的是,要不要告诉她我喜欢她;我不指望会有什么结果,我只是想让她知道,有一个人已经深深爱上了她。最后,我的勇气战胜了我的犹豫,我把憋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语柔听我说完后没有说话,手机里传来一阵抽泣声。我心一紧,不知道她会给我一个什么答案。

    我握着手机,在等待语柔的回答。

    过了一会,语柔说话了,她说,一水哥,谢谢你喜欢我,但是我不能答应你,我这次回老家是准备结婚的,他追了我八年,等了我八年,我辜负了他太多,现在我想好好珍惜。我知道你是真心的,但是,你不该爱上我。你是个很好的人,我不值得你爱。你会遇上比我好的女孩,祝你幸福。好了,已经很晚了。就聊到这吧。

    话已至此,我知道,我们的感情已经画上了句号。

    放下手机,我望着天花板发呆,泪流满面。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