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任文:霜降之夜
    任文:霜降之夜
    • 作者:任文 更新时间:2020-07-16 09:59:37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08



    10月份的最后一周,我和几位同事又到城郊北塬村去扶贫。北塬村位于陕西省洛南县。


    从城西上北塬村有条公路,不时有来往的车辆缓缓从身边驶过。晨雾笼罩着天空,能见度较低。上北塬是一条盘旋的路,骑自行车上坡吃力,我便推着自行车上塬去。走上塬顶,出了一身汗。眼前的雾霾逐渐退去,天地有了亮色。远望连绵锦绣的秦岭山,云雾茫茫。站在塬上俯视塬下,一条绵延的弯弯的洛河绕村而过向东流去。


    秋分过后,连绵的秋雨从未间断,三天两头下雨,温度下降,路边的小草逐渐枯萎了,渐渐地变黄;田地里遗落的玉米杆子在秋风中孤零零地兀立着,不经意间望见收获遗漏下的玉米棒子,已霉变发芽了。骑着车悠悠地走着,这边看那边眺,不觉就到了村委会。


    北塬村委会虽说是由原村办小学合并后的校址改造的,从大门进去,对面是一幢两层的楼房,左边是一排教室改造的八间住房,楼上楼下,窗明几净。每周来村上的九位帮扶干部就住在左边的房间,二人或三人一个房间。一楼是大会议室和信访接待室,二楼是村支书和第一书记、驻村干部办公室和小会议室。日常工作会就在二楼小会议室召开。


    8点30分,所有驻村的帮扶干部集中在二楼小会议室参加例会。会上,北塬村村支书王为民传达了县委扶贫攻坚促进会精神,县委要求全县上下集中力量,完成年度贫困户退出任务。第一书记赵辉具体安排当前扶贫工作任务。会后,要求帮扶干部深入所包贫困户核算年度收入,年度退出的贫困户要做好退出的思想工作。


    会后,村委会王支书对我说:“你接手的五保户老董,原是城关镇一名干部的包扶户,此人调动,现安排你包扶,要做好思想工作,说话注意分寸。”


    王支书是一位年龄40出头富有朝气的人,浓眉大眼,说话不拖泥带水,办事干练,步履稳健,保持着退伍军人的气质素养。通过一年来的接触,我心中的这位村支书形象愈来愈美好。


    北塬村有11个组,有80多户贫困户。这些贫困户人家,分布在北塬村的各个组内,涉及方圆十多里的地界。


    前半年五六月份,全县开展“大排查、大整改”的火热工作,我们分组跑遍了全村的每家每户,重新核实农户的实际现状,发现了许多被遗漏的问题亟待解决。这些工作任务落实在村干部和帮扶干部的工作中,几个月来所有帮扶干部奔赴在脱贫攻坚的第一线,出主意,想办法,排除困难,至目前基本解决了遗留的问题,为深入开展脱贫攻坚工作打好了扎实的基础。


    例会后,我们分别入户核算年度收入,征求贫困户意见,确认同意后签字。


    到老董家,我与老董拉家常。他顺手取出中医院住院诊断病历及上月住院报销单,我翻看了老董递给我的材料,询问了他住院治疗的情况,他说:“我这慢性病,医生说需住院观察一段时间。”老董住院一个多月了,每天早上8点半挂吊瓶,10点半结束,11点回家做饭,吃了饭又返回医院,如此反复。老董是五保户,住院全报销。他对我说:“我这病多亏了国家的政策好,要不早……”他边说边哽咽着。我接过他的话茬儿:“是啊!好好珍惜这份温暖。治好病,过好晚年幸福生活。”老董点头,用毛巾擦拭眼眶。


    从与老董的闲聊中,得知他除了国家规定的五保户补助金外,别无收入。生活还算过得去,就是有了小病或住院无人照看,一切得靠自己。他说,有次住院深夜里发高烧,起床小便眼前一黑,差点昏倒在地,好在扶着墙壁才避免了跌倒。虽说如今政策愈来愈好,养老不是个问题,但对孤身一人的老董来说,他内心仍有种说不出的心酸与苦楚……


    入夜,村委会二楼会议室正在开会,入户的帮扶干部分别汇报工作。王支书主持会议。大家分别汇报入户情况,尤其谈到一些棘手问题,经过讨论,提出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汇报中,一名干部提到贫困户王家旺的大棚换新篷布缺人手帮忙。王支书不由得朝窗外看了一眼,想到当晚霜降,便决定暂停汇报工作,带着几名驻村干部冒着寒霜去王家旺家。


    来到王家旺家中,大家说明了来意。王家旺激动地拉着王支书的手说:“让你们操心了,大老远大晚上来帮我,太谢谢了!”


    北风吹着,破损的大棚塑料布在空中呼啦啦直响。月光下的菜棚基地,大家一起动手,拆下旧的破损篷布,换上新篷布,一亩地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将篷布固定好。虽然夜深风寒,大家却干得热火朝天,还出了一身汗。


    返回途中,月光伴随。你说我说,一片笑声。说到大棚菜的收入情况,让我想起了之前的一件事。夏天的时候,我们几位帮扶干部来到王家旺家,老王和他老伴正在捆绑小青菜,一捆小青菜约一斤左右,整整齐齐地码放在塑料筐内,每把小青菜都清洗得干干净净,绿生生的朝一个方向摆放着。老王说,小青菜供不应求,城里两个大超市与他签约,每个超市10筐,每日按时保质送到。小青菜丰收的季节,王家旺和老伴每晚加班洗菜、捆绑、装筐。次日清晨五点起床,装车,趁着雾气,开着小四轮,哼着小调进城,送到定点的超市,然后与老伴吃早餐,返回北塬村。这样的日子,让老王心存灿然如花的美好。


    从王家旺家返回后,村干部们在会议室又继续商讨工作。坐在会议室前边的赵书记,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点起一支慢悠悠地抽着。我知道,几个月来他几乎没有睡好觉,往往半夜起来坐在办公桌前,不是记录当天所思所想,就是规划制定全村扶贫措施。有时候,他干脆叫醒正在酣睡的王支书,一起讨论当前的工作。有几次,我半夜醒来都看到他房间亮着灯,有时还能听到他和王支书交谈的细微声音,他们尽力压低声音,以免影响在村委会住宿的帮扶干部。想到这儿,我有意识地看了一眼正在吸烟的赵书记,一支烟快要吸完了,烟雾慢慢弥漫了半个房间。好在窗户开着,烟雾扩散而去。


    赵书记掐灭了烟头说到:“刚才听了各位帮扶干部的汇报,眼下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做好贫困户的思想工作,尤其是扶志工作,增强贫困户自身内在脱贫动力,扶贫和扶志、扶智结合起来,才是扶贫的精髓……”赵书记的讲话还在继续,在场的人听着记着,个个精气神十足。


    透过窗外,天那边有了丝丝的亮光,愈来愈敞亮。此刻,已是凌晨5点多了,好一个霜降的不眠之夜啊!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