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诗评 >> 黄志强:网络文学:新问题与新挑战
    黄志强:网络文学:新问题与新挑战
    • 作者:黄志强 更新时间:2020-07-23 08:24:3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272


    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在今年的两会上,“就业”成为了政府工作报告里的高频词。与此同时,根据有关数据显示,我国网络文学的相关企业注册量从2013年的133家增加到了2019年的2253家。目前约8000家的网络文学企业中在业存续的就有近7000家。这意味着,当下全国至少有近10万的网络文学从业人员。作为兴起于世纪之交的一种新的文学样式,网络文学行业已成为很多人的就业选择。


    还记得1998年第一部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的接触》开始流行时,我还在老家开诊所,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因为喜爱这部小说,我从网上将这部作品下载并打印成册,翻阅过无数遍。没想到的是,跟网络文学的这“第一次亲密接触”也彻底地改变了此后我的人生轨迹。


    回顾我的“触网”历程,从电脑游戏、光盘看书、追读盗版,再到加入西陆论坛,在“翠微居”网站上传文章,于起点中文、幻剑书盟、鲜网发书;从出版网络小说,到兼职培训网文作者的主编,加入百度的“熊猫看书”,到最后自己组建了“云阅文学”……作为网络文学界的一个“老兵”,我从单纯的网文读者变成作者、编辑,再到成为平台经营者,不同身份的转换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网络文学行业20多年来的发展变迁。


    读书改变命运。网络文学的20年改变了我以及无数从业者的命运。“笔下出奇迹”的网络文学行业给无数有梦的年轻人一个“触手可及”的机会,让他们可以通过努力创作故事,从而改变自己的人生命运,通过键盘践行文学理想,让自己的未来因此而不同。


    网络文学的时代变迁


    根据阅读方式的不同,我对网络文学的发展历程曾做过一个自己的大致划分,将其分为3个时代:1998~2003年的实体书分享时代,这是以分享和尝试创作为特征的前“线上”阅读时代;2003~2008年,是作者自主创作并可通过读者订阅获得盈利的时代,是以VIP收费制度的运行为特征的后“线上”阅读时代;2008~2016年,移动互联网兴起后,便利的手机阅读又带来了新的移动阅读时代。


    我是于1998年开始“上网”的。那时在网络上可以看到很多已出版的由读者整理成TXT格式并在网上传播的小说,如黄易的《大唐双龙传》等。那时我也开始在“西陆BBS”等社区“混迹”,但并未开始网文创作。2004年,读写网等网站开始尝试“付费阅读”,我在读写网后台看到很多读者在付费看书,虽然网络小说看一章只需三五分钱,但这对我的激励却非常大,从此我也开始了自己的小说创作之路。


    我的第一部网络文学作品《灵幻奇侠》发表在读写网,总收入虽然不多,只有几十块钱,不过当时我把《灵幻奇侠》也发在了中国台湾的上砚文学网,在那里接触到了专门做网络文学在台湾出版的中介编辑方圆,他帮我把小说推送给了台湾的出版社。2004年底,台湾鲜鲜文化出版了我的第二部网络小说《梦灵》,作品当月即在台湾地区热销。后来,尽管我更多转向了网络文学网站的经营管理工作,却一直没有放弃网络文学的创作。2009年,我开始受朋友邀请给网络文学写作者讲课,并进行网络文学创作的培训,总共做过100多堂线上讲座,后来还将我的网络文学创作经验谈整理出版,书名为《别说你懂写网文》。


    作为一个由科技进步、阅读方式转变而促生的新事物,网络文学因作品发布方式的便捷,读者阅读及沟通交流方式的直接等特点,在新世纪得到了飞速发展。原本以原创文学网站的小流量获取稿酬的作者,在其作品接入三大运营商的手机阅读基地及各大小说阅读APP后,流量收入大幅增长,读者的阅读界面也从“大屏”转为“小屏”。2012年,网络文学进入移动阅读时代,而我也于彼时成为了一名网络文学编辑。


    在我看来,网络文学的发展进程中其阅读方式的转变共经历过3次较大变革,分别为电脑PC端的“宽屏阅读”、阅读器的“窄屏阅读”以及智能手机的“小屏阅读”。阅读方式的改变对网络文学的行文方式及内容选题可以产生巨大影响,那种一个段落成百上千字的行文节奏迅速被网络时代所“淘汰”,短句、短段成为一种新的主流,而这种行文方式在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不少传统作家通过网络发布作品的热情。


    随着“新媒体文”的流行、网络文学的“出海”、免费阅读的兴起和付费阅读的衰退,移动阅读时代的网络文学也在发生着变迁:2012年至今的变革可称之为渠道、流量为王的流量变现时代。在这个时期,网络文学20多年来积累的作品以自媒体推广的方式进行了多渠道的流量变现,大量精品网络文学作品经翻译传播至世界各地;与此同时,免费阅读则直接拉低了用户门槛,激活了“四五线”城市及广大乡镇农村里的新用户,扩大了网络文学的读者群体。网络文学用20年从免费走向付费,建立了一套令影视、音乐、动漫产业都“眼馋”的付费生态体系,然而这些年,随着资本的大量入驻,这个体系又再度被重新兴起的免费阅读所打破。


    在这段时间,我自己也实现了职业生涯的再度转折。2015年我创立云阅文学,成为一名网络文学平台经营者。在这个单部网络作品就能吸引千万用户关注的时代,平台能持续不断地挖掘出好的内容,我也算“吃”到了这个时代的红利。


    流量变现的可观利润同样也吸引着许多新玩家的入场。他们中有做公众号的,有做站群流量的,还有做APP分发的,甚至一些做“灰色”广告的也都一拥而上。网络文学行业因此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新现象,一些充满了暧昧、色情与暴力描写的低俗作品开始在自由的互联网环境下滋生并传播开来,不少普通读者乃至一些上级监管部门也因此误认为,这就是网络文学。问题是,此类作品的内容提供商并非那些早已纳入政府部门管理的正规网络文学平台,而多是一些打一枪换个地方的“游击队”,因此也很难从根本上解决相关的监管问题。


    新问题与新现象


    流量变现时代虽然使很多优质的网络文学作品得到了更多变现机会,但相比内容的优劣,平台更看重的却是作品单个章节的用户留存率、作品“上架”章节的付费转化率等等。以新媒体渠道为例,按常规,流量方如微信公众号主、群主等拥有流量的人可拿走约90%的收入分成,平台和内容方均分剩下的10%;而免费阅读渠道则是通过免费模式吸引用户,内容方靠平台展示的广告费用获取收益。


    对于免费阅读,我个人还是比较看好的,因网络文学现有的版权、广告、流量等已足可支撑免费模式的延续了。免费阅读获取“下沉”用户,可使网络文学的用户群体急剧增长;同时,网络文学20多年来积累的足够多的“完本”作品,也为免费阅读提供了海量选择,使网文行业获得了新的效益增长点。网文阅读用户经长期阅读的熏染,品位提升,对精品内容的需求亦会提升。这些都是好事。


    其实,网络文学的免费模式并非新生事物,当初并未获得成功的主要原因在于,那时的广告效益差,其收入远低于付费时代所能获得的变现收益。然而,免费阅读模式对网络文学的冲击也的确存在并已开始显现。如,从内容角度看,大量“跟风”作品因转化“效率”高,更“适应”系统的算法规则,从而更易占据相关榜单,也更易出现“规模化”生产。比如一些以广告营利的免费阅读平台上,其排行榜上的作品往往类型单一,常可见大量成熟的“套路文”及抄袭文。


    在免费阅读的冲击下,曾被认为是主流的付费阅读模式已元气大伤,除了提质扩容、加速蜕变外,平台也并无太多良策。那些粗制滥造的创作,那些单纯为字数而“灌水”的内容,是很难在免费大潮中生存下去的,曾经以“量”取胜的网络文学已度过了最初的成长爆发期而进入了沉淀期。未来的网络文学原创作品不会再单一片面地追求数量、产量和点击量,而走精品化、短篇化、个性化、高端化之路则将成为大势所趋。


    危机同样也意味着转机。免费阅读也为海量的优质内容增加了充分展示的平台。网络文学作者在适应了免费阅读的规则后,将吸引更多的潜在用户,并获得比付费阅读稿酬更高的其他收入。免费阅读快速获取用户的时代即将结束,随着其自身“进化”需求的愈发强烈,有着千万级、亿级用户量的免费阅读平台有望为网络文学行业带来更多新的机会。


    可以预见的是,在加强正面引导、坚持创新创作、传承中华文化、追求精益求精的前提下,免费阅读定将促生更多的精品佳作。随着网络文学的“出海”传播,中国的网络文学已成为中国文化输出的一个重要方式,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能让世界更好地了解崛起中的中国,而这些精品佳作亦将成就网络文学的明天。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