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念人:《外滩情》第五章:惊喜
    念人:《外滩情》第五章:惊喜
    • 作者:念人 更新时间:2020-08-27 09:52:11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96


    一九七七年六月,夏日下的上海外滩,阳光灿烂,南风阵阵,万里无云,天空晴朗,天气显得有些酷热,使人动不动汗流浃背,令人退步自慰。

    这天上午七点半钟,早上天气晴好,胡韵霞骑着自行车往公司上班去。刚进入公司大门口,值班室周师傅看到胡韵霞,他就在室内大喊:“小胡,你有信啊!”

    胡韵霞听到自己有信,心里立即振奋起来,一下子就想到是王之之的来信。她喜出望外地奔过去,接过周师傅从窗口递过来的信。

    当她接过周师傅的信一看,果然是从海南岛寄来的。她急不及待地在值班室转弯角处,急急地打开来信,一个字一个字认真读起来:

    韵霞姐姐:

    您好,广州一别,至今已有十年之久了。惦念!

    我返回长征战校后,学校已经放寒假。我到校长室领取了初三毕业证书就回到乡下。上高中就读要由贫下中农推荐,我因为出生于中农家庭,从而失去了上高中的机会。失去读高中就等于失去上大学的机会。农村劳动辛苦,我不甘心十多岁就在农村劳动一辈子。于是,在我亲人的帮助下,到外县的龙楼附中求读高一班。这是一间村办附中,交通条件不好。不久,我又转学回原东山中学(长征战校恢复回原校名)读高中。高中毕业后,一九七七年六月,我抽调参加县农业学大寨教育运动工作队,安排在县委社队企业办公室工作。经过十年的艰苦生活奔波,终于有了自己的可以通信的地方。

    姐姐,尽管我暂时安定下来,有了自己的生活依托。今天,才赶紧给你去信。但是,另一个问题,又令我日夜难安。我爸爸劳动过累艰苦,患了十二脂指肠胃溃疡病,整天叫痛不安宁。有医生说,如果吃虎骨酒滋补身体就会渐渐好起来的。我一听到是虎骨酒名称,以前是听说过连见也不见过,在我的眼里是一个神奇的东西,要买到虎骨酒,简直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为了爸爸的病,确实使我很为担心。我知道虎骨酒是一种贵重奢品,只有高层才能品尝得到的。据说,上海有这种奢品卖?为了救治我父亲的病,我鼓起人生最大的勇气,向您倾说,如果有的话,我筹备钱给你寄去。

    姐姐,我知道第一次给您写信,就给您提出这样一个不该提的奢望。真不好意思!好了,今天说多了,不过,我有好多话要向您说。今天就说到此为止。紧握住您的双手!祝您幸福快乐!

    此致

    敬礼

    王之之


                                  一九七七年六月三十日


    胡韵霞一边看着信,一边激动无比。看完信后,她把信纸叠起来,整整齐齐重新放进信封里。然后,她高高兴兴推着自行车向仓库办公室走去。

    王之之的来信,犹如一片静静的湖水掀起一片波浪。在胡韵霞的心里如获至宝一样,感到畅快安慰。是的,尽管是一封普通的信件,但是,在胡韵霞心里视如宝贝。

    工作空余时间,她想起信提及的话题,很引起关注。一、王之之出生于农村,在艰难的环境中,他从小就有追求有斗志,很好;二、社队企业办公室是做什么的?难道是农村的生产队?三、骨虎酒难买吗?回家叫哥哥去帮忙,相信应该没问题。一定要帮助之之解决父亲患病的问题,使他安心工作。

    今天,胡韵霞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心情舒畅,脸上露着笑容,连走路都显得轻松多了,工作越来越起劲,遇到人都以一个微微一笑。

    中午,她到公共食堂匆匆吃完饭后,回到自己的单位宿舍,又拿出之之的来信看。她尽量不放过每一个字,担心漏掉一个字就会理解不到之之的意思。对此,她像小学生上课读书一样,对信中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要认真地读懂。

    王之之的信犹如一把万能锁钥,终于敲开了胡韵霞封闭十年之久的情感大门,把一天天凋谢的心点燃起炽热的火花。

    是的,人生的情感好坏,是衡量人生的幸福花园。透过人生的情感变化,可以使人从中看到生活的幸福指数。

    本来,像胡韵霞所处的家庭环境,生活在大都市,吃不缺穿不愁,有住房,有工作,应该说生活环境十分惬意。尽管她父亲被劫持台湾,但是,此事并不影响到家庭成员正常工作生活。其哥哥胡韵正任上海市外滩区副区长(副厅级干部);嫂嫂何丽丽任街道办事处妇女主任(科级干部),母亲胡女士也是退休职工,自己在公司当仓库管理员,全家四位大人一位小孩,不缺吃不缺穿,有自家房产,这种生活环境,在上海依然是属一流家庭生活环境。对此,在人们的心目中,她就是一位美丽的上海小公主。

    众所周知,上海与海南岛相比较,那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天壤之别。人常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胡韵霞这种值得自豪的工作生活条件,为何不往高处走,却偏偏往低处流,向往一位农民儿子,令人不解。

    人们不禁要问,胡韵霞是否像天上的仙女,在天宫中生活久了,从而厌倦了天宫生活,下凡人间寻找新鲜生活。不是,她绝对不是仙女,是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对自己的终身不是以金钱以面子为条件,不管在人生中遇到何方何人,只要有情感,互相互爱,互相理解,情投意合,愿意离开上海,到农村去当一位农民。这就是她对纯真、浪漫、原始的人生追求。

    然而,这样的追求,冷想起来,使人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胡韵霞就是这样想这样做。没有这种坚定信念,是不会长期坚持每年除夕到外滩放飞白鸽,表达多年对之之的等待与牵挂。

    有人说,胡韵霞傻乎乎;有人说,胡韵霞狂热。这都不是胡韵霞的性格人品。然而,她真正的性格人品是,不怕困难,不恋地位、不恋金钱,追求一种情真意切、互相互爱、纯真浪漫的原始世界。

    傍晚,胡韵霞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小声地哼着南斯拉夫《我的朋友》小调,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中。

    “妈,我回来了…”胡韵霞一边放单车一边叫母亲。

    “噯…”母亲在厨房里应了一声。

    胡韵霞走入室后,只见小宝在大厅里自己玩游戏,她走上去问:“小宝,你爸爸妈妈还没有回家?”小宝说:“姑姑,爸爸妈妈没有回家。”说着,他又自己玩去了。

    于是,胡韵霞往自己的房间放下小挂包。然后,她脸带着笑容走向厨房,大声问:“妈,今晚,有什么好吃的?”

    “你想吃的都有!看你今天这么高兴,有啥事?小公主!”母亲不回头地回答。

    “真的很高兴。妈妈,你猜猜何事?”胡韵霞故意地说!

    “公司领导表扬你哦?”母亲说。

    “不对!”胡韵霞笑眯眯地说。

    “买新衣服?”母亲说。

    “还是不对!妈妈,我告诉您,他…他来信了。”胡韵霞笑盈盈地说。

    母亲一听,马上高兴地转过身来问:“是海南岛来信?”

    “是的!”胡韵霞说完,她又接着说:“之之,他这几年都是为求学奔波。因为,他出身中农,贫下中农没有推荐他上高中,他只好到外县村办附中求学。读完高中后,参加县农业学大寨教育运动工作队,留在县委社队企业办公室工作。”说到这里,她稍停一下问:“妈妈,县委社队企业办公室是什么单位?是干什么的?”

    “这个问题,我也不了解。你哥回来后,再问你哥一下。”母亲回答说。

    “妈妈,他在信中说,他家当农民的父亲,患了十二指肠胃溃疡病,他问,在上海是否能够买到虎骨酒?”胡韵霞说。

    “买虎骨酒是用来喝还是用来治病的?”母亲打断话题问。

    “用来治病的。”胡韵霞说。

    “虎骨酒是一种高档商品,一般人是喝不起的。这种高档商品是属于国家短缺商品,价格昂贵,不容易购买。烟酒公司都是有计划供应,凭证购买。此事,你哥哥回来后,再问他一下,能否帮忙解决。”母亲热情耐心地说。

    “好!我相信哥哥会有办法的。”胡韵霞一说完,门外就响起一声男人有力的回应:“小公主,叫哥哥办什么事?”

    胡韵霞转身就见到哥哥、嫂嫂都先后跨入家门口时,高兴地奔过去,拉着胡韵正的手说:“是的,这次哥哥嫂嫂一定要帮我了。”

    胡韵正见到妹妹这么高兴劲,指着妹妹的鼻子说:“看你这么高兴劲,哥就猜到有好事。”

    这时,母亲在厨房里接着说:“是的,好事!”紧接着,她就转话题说:“饭菜好了,大家一起吃饭,再说!”

    不一会儿,全家五口人在大厅,围着一张大圆桌吃饭。这时,胡韵霞迫不及待地说:“哥哥嫂嫂,今天确实有件好事。刚才,我已经向妈妈说了。妈妈说,等哥哥嫂嫂回来,再向您们说,哥哥嫂嫂一定有办法帮忙的。”

    说到此,母亲接上话题,代替女儿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

    哥哥听母亲这么一说,又看着母亲那副热情洋溢的表情,他们心里也暗暗高兴。哥哥对着韵霞说:“终身大事,你要郑重其事考虑。哥对王之之不认识不了解,一切都是听你的一面之词。对于你的婚姻问题,我们不干涉,只要你愿意,达到你的追求,我们都与你站在一起,支持你,帮助你。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妹妹,也是我十分疼爱的妹妹。关于购买虎骨酒问题,尽管其商品属于高档商品,不对外销售。内部购买还要凭内部计划供应证或者副区长以上领导干部批条,才能购买。此事,哥尽力而为吧!”说着,他叫妻子何丽丽到房间中拿来一张上海市外滩区人民政府办公室用笺,自己从上衣口袋中取出笔,向外滩区烟酒公司张经理写了几个字:

    张经理:

    现需虎骨酒两瓶,请给予解决为荷!


    胡韵正 敬上


    胡韵霞兴奋地拿到了哥哥的批条后,她又问胡韵正,说:“哥哥,请问一下,县委社队企业办公室,它是干什么的?是否农村生产队?”

    “你的朋友就在县委社队企业办公室工作的吗?那很好啊!该单位是县委专门成立的一个行政机构,负责领导管理全县社队企业管理工作。社队企业就是指公社办企业,大队办企业。我们外滩区也设立一个区街社企业办公室。负责街道办、社区两级集体企业。”胡韵正认真地解释说。

    这时,坐在大哥身边的嫂嫂何丽丽,听母亲说出胡韵霞已找到男朋友,心里有点不快。于是,她责怪妹妹不应隐瞒此事,使自己白白忙一场。同时,她对胡韵霞的婚事,也另有一种看法。

    “小妹,为何上海的科长、处长,你为何不同意?”何丽丽问。

    “大嫂,爱情这东西,不是以当官来衡量的。”胡韵霞说。

    “那么,你以什么来衡量?”何丽丽追问。

    “爱情爱情,就是要以爱与情来衡量。没有爱没有情就不能称为爱情。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快乐不幸福的婚姻。”胡韵霞说。

    “当官有权,当经理有钱啊!”何丽丽说。

    “当官、当经理,这都不能代表爱情。爱情就是双方互爱而产生起的一种特殊感情。正像你与哥哥相结合一样,当时,哥哥既不当官也不当经理,您以感情为重。”胡韵霞回答说。

    何丽丽以一片好心来劝说,妹妹却仍然坚持自己的见解。她看到妹妹对王之之一片情深,自己的丈夫、母亲都没有意见,自己也没有话可说了。

    第二天,胡韵霞拿着哥哥的批条到外滩区烟酒公司,找到了张经理。

    张经理一看是胡副区长的批条,面前站着小公主。于是,他便引领胡韵霞来到销售门市部。张经理对销售人员交代一下,转身就走了。胡韵霞拿出三百六十多元,一下子提走了两瓶虎骨酒。接着,她走出烟酒公司销售门市部后,立即骑上自行车往外滩区邮政局奔去。

    胡韵霞给海南岛王之之寄去了虎骨酒两瓶。如果说两支虎骨酒十分珍贵的话,此刻,胡韵霞的心情更为珍贵。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能够及时为王之之寄上两瓶虎骨酒,不仅为王之之父母献上一颗滚烫之心,更是寄上自己对王之之眷恋之情。

    时隔不久,胡韵霞收到王之之的来信。在来信中,她无意中得知,之之每天要走一段很长的路去上班。于是,她又向哥哥提及这件事情,要求为之之解决一辆上海牌凤凰自行车。

    胡韵正心里明白,凤凰自行车是一种高档商品,也是市场上紧俏商品。凤凰自行车与虎骨酒一样,都是凭内部计划供应证或者区级以上领导批条,才能购买得到的。于是,为了这位疼爱的妹妹,胡韵正第二次提起手中的笔,为妹妹再批了一次条子。

    第二天,胡韵霞又拿着区领导人的批条,走路来到外滩区百货公司找到严经理。她现场交了一百多元钱,然后,从百货公司仓库推走了一辆崭新的上海凤凰牌自行车。

    胡韵霞把自行车推回家时,母亲见上海牌凤凰自行车又新又漂亮,劝女儿把新的与自己那辆半新半旧凤凰牌自行车对换,将半新半旧凤凰牌自行车寄给之之,留下全新的自己用。胡韵霞不同意这种做法。这样做会损伤对方的情感,也体现不出对对方的爱。爱一个人,就要送给对方好的,自己留下差的。

    中午,一吃完饭,胡韵霞想起,一般新自行车都要先调井组装才能使用。于是,她想到这个问题,为了减轻王之之的负担,她再推着自行车,到街道修理店进行调井组装。

    可是,她推着自行车连续周转了一个下午,走了好几条街道都没有找到这样的组装维修店。好心人告诉她,这种组装维修店,在郊外才开店。

    于是,她顾不上艰苦,第二天一早,她推着自行车一边走,一边打听自行车组装维修店。一直走了二十多里到了郊外,临近中午,才找到了自行车组装维修店。

    此时,她尽管仅仅是推一辆自行车,但是,她从未干过这种推着自行车走这么远的路。此刻,她感到又累又渴,于是,她在路边小店买了一瓶矿泉水,一边喝着一边看师傅,对自行车进行组装维修。

    她耐心等待了两个多小时,自行车才组装调井好。下午三点钟,她骑着自行车赶紧返回市区。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在返回途中,跌了一跤,擦破了手皮。她忍住疼痛,包扎了一下,然后,在小食店匆匆忙忙吃了一碗面,五点钟赶回到外滩邮局。在下班前,她终于把上海凤凰牌自行车从邮局寄往海南岛。

    胡韵霞办完此事,心里感觉到非常的开心舒畅。尽管忙了一整天,可是,她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心情舒畅。此刻,胡韵霞感觉到,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为自己所牵挂的人办事,那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