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丁子:走在小河边(外二首)
    丁子:走在小河边(外二首)
    • 作者:丁子 更新时间:2020-08-31 08:40:34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881


    总想趟着走。褪去浑身的尘埃

    小河羸瘦,就像母亲额头的一条青筋

    让我隐隐作痛但不敢轻易抚摸

    只能在河边坍塌成一汪泪水


    我竭力在寻找柳青河当年的清澈

    还有我那个清澈的年代与小河的最后一道

    没有算出结果的算术题

    至今仍不想填上结果  


    不仅找不到小鱼小虾小贝壳

    就连我当年割草的铲子箩头和那个破书包也找不到

    小河边,站着一个不停抽烟的中年男人

    而今的烟火味儿很杂乱


    故乡,有座明福寺塔


    故乡,很远也很近

    一座塔。很多时候就是时针

    书上说,明福寺早就没有了

    为转世修塔建寺的那个太守

    也死去好多年了  只有一座塔

    依旧钉在滑州的地图上


    滑州人。一代又一代地擦拭着一种善念

    明福寺塔或许就是那虔诚的一炷心香

    让这片土地的断代史生生不息地衔接着

    在外的游子,梦中总想伸展四肢


    不管这座塔以什么身份站着

    我总是把它想象成村头的那棵老树

    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中回乡时

    总是想起老树上的鸟巢

    那座老塔,谁在用乡情为它梳妆


    树,抑或可以是一个人


    人站在高处,也许会花开

    大树招风。也可以招来

    蜜蜂蝴蝶,酿诗。味道长短皆可

    一树花开。或能酿酒,也可以结果

    除了穿梭在后宫的宝玉在忙

    闲花只能随意落下

    酒,饮者流泪。花,酿后成蜜


    树与树牵手

    就是一片森林。北龙湖畔,灵气

    一群为树而来的分行文字

    揉搓一地花瓣,水湄袅起烟火

    为一棵树。树下有个踩花的少年

    又是谁。顺着少年的脚印

    轻轻举起葬花的玉锄

    人从锄头边路过


    摆弄文字的少男少女们

    也摆弄宝玉帽子上的飘带

    诗,不讲门当户对。飞鸟和秋虫不懂

    只有三两只想参悟的野蛙

    被宝玉收作记名弟子,偶有几个修辞

    顺着落花。凑了个热闹

    仰望高处的人顾不上读诗


    前半程是雨,后半程有风

    只有这个午后有阳光白云

    一棵树在雨里,一片树在风中

    就是这个午后最适合。种树,摇落闲花

    风。继续为那个少年壮行

    在风的目光里。树和人

    都能听到掌声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