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江戎天:九月 请在云朵上等我
    江戎天:九月 请在云朵上等我
    • 作者:江戎天 更新时间:2020-09-01 01:40:1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18
    [导读]赏读蒙古族女作家布木布泰的《云朵屋》


    草原妈妈打来电话(1)

    让我乘一朵顺风的云去看看科尔沁

    云的绥带印着“中国诗词的故乡”

    刚刚主持了“上海国际诗词论坛”


    可是我在哪里下车(云)呢

    我甚至不知道您的长相和门牌号码

    我江南的母亲摇了摇头

    孩子 你这么热爱诗和草原

    报上布木布泰的名字

    每一个蒙古包都将欢迎你这个儿子


    九月啊九月

    我将真的背上行囊 从上海赶来

    只带一支笔和一个本子

    我一定万分小心的避开那些金黄的果实

    草原妈妈说了 它们的腰太沉重

    行走的风声 都会让它们洒落一地


     北京作家周庆荣向我推荐了布木布泰刚出版的散文诗《云朵屋》,我委托出差的同事专程到通辽市新华书店时书已卖完。留下联系方式,不曾想10天后,作家本人亲自从内蒙给我寄来了签名的新书,而我与她素不相识。一个月后我从外地回上海,终于捧起了那本满是彩云和草原味道的《云朵屋》。分享辽阔的内蒙古如诗的四季和诗人的精神家园,以及沉甸甸的科尔沁金黄的九月。

     我难于用恰当的语言,评价一位蒙古族诗人对家乡有多么深沉的眷恋和挚爱,就像我无法描写我江南的母亲有多么爱我。诗人用博大的胸怀装下了整个草原,那草原的爱在她心中流淌和疯长,抑或如我与江南生生不息的血脉。江南和草原都像丝绸一样柔滑、温暖和美丽。不同的是,江南是清新的秀美的小桥流水;草原是辽阔的彪悍的腾飞的骏马和弯弓射箭。纯朴的布木布泰用女儿的触角,把故乡妆扮得如天堂神话,本原地用那支稚童的彩笔,把草原的天空描绘得湛蓝无止境,圣洁如白玉。那白玉上无数的星星,一定是作家的灵魂。灵魂用绚丽的词句和生命的全部,虔诚地颂扬着生机勃勃的故乡;记录着从诗人生命里掠过的50个春夏秋冬。

     《云朵屋》以浪漫的草原情愫,书写了故乡的前世今生;描写了她钟爱的16位姐妹,同是诗人的闺蜜们。她用《童年的岁月握着一双开满茧花的手》,浪漫的、心酸的描写了她幼年时牵着她小手上学邻家哥哥,后来娶了邻居家的女儿做媳妇。“我多想把两颗眼泪放在你的手心”。诗人还以罕见的历史学家的眼光,穿越了5000年前的哈民忙哈遗址和久远的蒙古文化。这是蒙古族后裔的独有情怀。

     《云朵屋》以最质朴的语言和晶莹的心地,怀念着她与友人们的珍贵情谊。在《春天,将你安放于此》献给齐桂荣姐姐中,“那些春天或许不记得你皎好的面容,但我记着;春天将你安放于此,十万朵桃花拥挤在春天的路上,我只记得最美丽的一朵,那是你安静的开在西拉木伦河畔”。 这壮美的撕心的怀念,叫人不忍朗读,令我想起西拉木伦河盆地中百泉争涌,涌泉喷向空中,漩涡涟涟、白浪逐天汇成水泊,顺峡谷东流而下。她把爱斐儿、娜仁琪琪格等16位闺蜜比喻为“科尔沁草原夜晚的花,都是我的姐姐”。我仿佛看到这些花仙子的精灵,是那样快乐的在云朵屋上珍藏和分享今生今世的手足深情,诗如涌泉地享受着草原的子民平凡而又幸福的时光。

     诗人用《呼吸 离村庄更近》描写了草原的巨变。“头发花白的莫蒂格啊,牙齿脱落的莫蒂格啊,指着前面一座政府刚给盖好的新房子给我看,脸上开出幸福的花朵。儿子说那些古朴的家具是你最值钱的嫁妆,你说家里最值钱的就是这个儿子。老屋距新房子只有30米,你却走了80年”。

     《云朵屋》用云朵一样的诗章描写了故乡最雄壮的九月和坝上草原。如一个聪颖的女子,颂扬和感恩她生命中最善良的母亲、祖母和祖先。“为什么我的心会停留在九月?大地的璀璨归还我的仓廪,如果我在坝上,看到马群趟过的那条蓝色河流,我一定相信那河水是甜的,那是从红山上流淌的圣泉啊”。“九月,金灿灿的玉米优雅的倒在时光轴上,仿佛秋天的大幕忽地被扯下,一些美好的事物在匆忙打理行囊。我要感谢时光,帮我收藏了九月的最后一粒粮食”。“九月的云雨雾霾,九月的山川江河,九月的雏菊蝉声,九月的草原大漠,九月数不尽的星星,九月吹不熄的灯火,其实那些都是你给我的欢乐。全部的,所有的”。

     我不知道诗人是在怀念海子时,我的泪水会滚落而下:“十个海子酣睡于花丛,九个是他的灵魂。每一个走过的人都不忍心叫醒他,只有春天在撩弄他的头发和衣袖。这个春天海子要赶往远方,并祝福我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不知道27岁的我为什么迷上了海子的影子。海子说,诗歌是永远的无奈和寂寞。虽然我把美丽的诗词写在彩色的云朵和叶子上,虽然云朵流浪异乡。我知道诗人的《云朵屋》和她的《经过一只鱼的海》将会久远的驻在我心房,倾听我敲字的声音,倾听我的钢笔在诗行间沙沙删改的沉思,甚至听我忧伤和一声叹息。我江南的母亲鼓励我给草原妈妈写信,请教她年轻的时候,是否像我一样在诗的道路上迷茫,以及怎样才能成为最坚强的诗人。我在网上还认识了一位在东风汽车公司写诗的著名诗人蔡峥嵘,也像草原妈妈一样给了我很多写诗的鼓励。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在专题采访她的时候,她在厂区、在机床前、在那些闪闪发光的如精灵一般闪耀着光芒的小螺帽面前,是那样地可爱可亲。而我的母亲却很坚决:“如果江南的妈妈不够严厉,如果江南的风情不懂你心,你可以选择辽阔的科尔沁,做一个草原的儿子或者女婿。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机会到美丽的草原探亲了”。


     注(1)草原妈妈是指内蒙古科尔沁文联主席、蒙古族女作家布木布泰。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