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高地 >>  新诗 >> 于贵锋:轻歌(9首)
    于贵锋:轻歌(9首)
    • 作者:于贵锋 更新时间:2020-09-02 08:49:38 来源:于贵锋的雪箱子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938


    轻歌


    睡在仙人球里还是
    绿萝里?仅仅为了
    拥有奇异的外表:
    长着一根根刺的
    或碧绿柔软的?
    闭上眼,一下睡进
    光明的黑暗
    又能看到这
    身体中的身体。
    穿透人世所设的阻碍
    与一层层比喻。
    都是本体。是肉身
    睡在夏夜的风里
    什么也不挂。
    黄昏的咕咕等
    在八月初
    用早晨的白云擦过
    自己的喉咙。
    尾音短促。中间音
    延长,控制着忧伤。
    耳朵顺势长出。
    衰老的绒毛
    那么透明。
    黑暗中动了动。
    猫与鸽子
    也走出噩梦
    在干净的车棚
    和轻晃的核桃树枝。
    平复下来
    岸边爬藤绕树的
    触须。与满满的
    大河。在外面。
    在内外不分的
    咔咔均匀的秒针
    那红红的尖上。
    破碎从旧里
    淬炼出来的新。
    触碰的手与唇
    还没有借道星光
    来宣示。
    不属于谁。词根
    不属于词。
    像,结束不属于开始。
    属相不属于生辰。
    爱的刷子
    胡乱涂抹。
    一物。又一物。
    命名穿着魔术服。
    舞台在时间的腰上
    有了轮廓。
    追光灯追着影子。
    大小,动静
    嬉闹着飞离矛盾。
    天空那么深。
    黑那么远。凉爽
    空阔,黎明就要到来


    夏日风景


    挖倒,锯断,剥皮,剖光
    取直,成为构筑梦想的
    一部分。身边躺着数根。
    或结节在骨头里
    彻底表明态度,劈成碎块
    在火焰、灰烬中变换形态
    完成一生。在看不见的林区
    或已经看见过的院落里。
    因此在区分与被区分中
    还原为种子,枝条,身躯。
    一棵树。有名有姓。普通而
    平凡。生出叶片与阴凉。
    旱柳。垂柳。新疆杨。
    已经描述了地域性。风吹着
    风,人类无非运载的车。
    公开的,密闭的。
    重复使用。用来质变的量变。
    现场的核心是倾斜而依然
    在扑倒与站立之间形成的
    张力,以及不得不现出
    激流的形状而又碧绿地
    坚守着夏天。是喧响与寂静
    玫瑰美与时间暴烈。
    片段在整体中的漂浮与牺牲。
    是近处的确切唤醒远方
    坚实的虚空。早晨风景。
    给物赋意,给己赋能
    怀揣得自时间的这两门技能
    不觉间已经从水车博览园
    沿斜梯上到了桥,仿佛认定
    对岸有更平静而深入的生活
    ━━自我举例,不在例外。
    河流,经约定,也自动
    成两岸事物的出发点
    “相看两不厌”,北山南山
    已经是时候了,虽然它们
    从里到外早不是最初的模样


    灰鸽子


    一只。后来有三、四只
    踱步在铁栅栏的另一侧
    啄食虫子、草籽,以及
    晨阳投射在地上的影子

    轻风晃动的,它们交替
    晃动。安静控制着不安
    今年的大丽花也在旁边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憔悴

    停落分洪道南边、北边
    在分洪道上空飞来飞去
    一个人也多次站在桥上
    两三寸厚的半弧形青色
    水泥挡墙上,落下三只
    距它们灰翅膀三四米的

    低处,混浊走出黑夜后
    水珠依然在轰响在溅起
    明亮的腥味被瞬间穿透
    泥土和空气吸纳了震动

    一道光连同撕开暗影后
    斜斜疯长的地锦花以及
    在音乐中升起的建筑和
    它没有方向的一片忧伤

    这些场景被时间带走了
    又突然带着时间回来了
    把灰鸽子带到风景中的
    小木屋,夹杂在一大群
    白鸽子中间,更加低调
    再也分辨不出几声咕咕
    是不是来自那些灰鸽子

    它们是不是在怀念那些
    雪地里落入套圈的同类
    至少生存作为理由似乎
    不那么丢人?哦灰鸽子
    情绪紧紧捆住的灰鸽子


    白云玩偶


    蹲在童话的红边白墙楼顶,越晒越白,越白越轻。
    飘过现实的楼顶,谁家小孩儿,只耍了一小会儿。
    疯跑,翻跟斗。
    藏在晒过的棉花儿堆里,白羊白兔白马,满心欢喜。
    蚂蚱叫蚂蚱绿,丢杏核猜单双。
    雨下了多次,一场比一场大,赌它厌倦了北方。
    旁边银楼晚变蓝,拉起家常,忧伤,一波一波。


    立秋:记事


    女人的注视下
    男人微跳着想打下梨子

    满树的梨子
    晨光中渐渐金黄

    挥舞了一阵
    白色的羽毛球
    还夹在梨叶间

    一棵时间养大的梨树
    安静地看着

    梨树下
    鹤发与童颜

    “想打下梨子
    想打下羽毛球”

    他这样自语着
    穿过了公园

    桥过了一半时
    忽然落下一阵雨

    疏疏朗朗的
    雨滴很大很舒服
    过桥就停了的雨

    他抬头看了看
    那些灰云,白云,蓝
    也看着他

    也侧转身子
    低头看了看
    水位回落
    黄浊与宽阔
    依然在完整的奔流中
    接近汛期的急流





    过滤就是把脏东西
    留在这边或那边,留在
    过滤网。时不时

    雨水会来清洗。不会一直
    脏下去,但也不会
    去除隐喻,恢复本体。

    模仿天空的阴晴,身体
    也有一套自己的生态系统。
    心好像可以除外。

    被过滤物淹没,被脏
    浸泡的心,在搏动
    一直试图从脏里提纯干净

    那些离开锋刃的光亮
    那些离开枝头的花朵
    回来时都戴着面具

    再没有推心,也没有置腹。
    无用的网会被替换掉。
    面积更大。网线更结实。

    如何对待有病的心?
    不发一言,干净利落处理掉
    或,“过于私密尖锐,无应答”


    阳明巷是什么巷


    有没有一千米
    离我曾经上班十年的费家营
     
    与王阳明有关吗
    阳光望文心生义
     
    网上说兰州人梦见了夜巴黎
    黄河流成塞纳河
     
    新如刚刚出生
    老街分明前身
     
    从未听说过
    三十余年在兰州算是白活了
     
    会改变吗
    知识进入旁边高校去镀金
     
    而采撷转换手法
    人生一次又一次被培训
     
    违规不违规
    未来建在排洪沟
    有人提起
    很牛的金牛街
    和已被拆除的港联
     
    蓝天公寓
    装着云朵般的学生
     
    两座大学很著名
    一座大楼未解封
     
    不止学人
    和生意人
     
    林荫深入
    爱的幽径
     
    不意间
    灵魂长老枝

    公开搂着隐秘
    书立方搂着书
     
    气温
    沿雨水滑下
    又随血压升高
     
    头顶飞过过山车
    八月
    落叶不再尖叫
     
    几张店铺的面孔上
    亲切活了过来
    门后沉睡的人还在吗
     
    脚只一双
    依然在丈量
    快越来越胖
     
    这次
    虚词更管用
     
    那个再三回头的人
    到底认出了走过去的谁
     
    石头铺径
    宽窄如灯
     
    创造夜
    醉了光
     
    早晨
    轻是另一种声音在微笑
     
    测温后用住房卡一刷
    闪开合上
    两只三角形的小手不允许停留张望
     

    雨和鹰的戏剧


    鹰依然在盘旋。仿佛
    两年后的一场大雨中
    被时间从自己的胃里
    一一吐出。又合体为
    旧县城上空的那只。
    没有什么能消化它。
    荒野在白天尝试过
    在夜晚迷恋于突然
    出现的一点灯火
    低处那可抚摸的温暖。
    也或者是完整地穿过
    坚实或迷茫的胸腔
    印证自己就是故事里
    无可更替的主角。
    ━━自佛教起飞
    就具有了被喂养的
    资格。死亡喂养着
    战争,生命喂养着
    革命,牺牲喂养着
    日常和超常的生活。
    没有尽头,也没有
    边界。甚至天空开始
    变着花样讨好。鹰,
    忍着疼痛成为一次次
    重生后更坚强的榜样。
    穿越世代,它的饥饿
    依旧分明可见。不,
    一开始,它就具有
    扑杀的愿望和吞噬的
    能力。造物主造出来
    被激活后很快就有了
    超强的适应性以及
    繁殖力,仿佛人间世
    原本就为它所准备。
    雨在不停地下
    空气中的轰鸣声如同
    昨日树林中听到的
    大河奔流,强力地
    用不安再次控制了
    八月的一天。碰到
    每一件物,雨都碎了
    但又聚拢来,形成
    水流,结成声波
    淹没街道,控制耳朵
    冲毁山林。天空
    把自己喂给了一层
    厚厚的云。言行像
    一种新物质,被雨神
    所控制,诗歌不觉间
    模仿着鹰叫。
    晴空?意思是有机会
    逃进鹤,白羽化仙
    “希望”本质上
    发生改变,即便那是
    出于对鹰的反抗
    以另种形式在喂养?
    或彻底摆脱雨的追捕
    投胎大漠,购得
    一匹跑得比鹰快的
    命运的良马,并终究
    架鹰走马,陶醉于
    所过处寸草不生的
    气势;雨和他像是
    只偶然相遇在记忆
    带着天赐的喜悦,
    成为疗治寂寞和
    焦渴的药引。
    渗透楼顶边墙水泥
    三十四十厘米不等
    雨还在继续。似乎
    鹰打着饱嗝,飞回
    崖壁上的巢。从来
    它不想流露自己
    任何的恐惧。它重新
    发明了自己的眼睛
    搜集更多的资料,自
    现状分析趋势,封死
    结构上的裂纹。雨
    并不在大数据之外
    包括它的亮度和力度。
    云隙里一缕单纯的光
    也被劝了回去
    如同想象被告知
    再无用,再不切实际
    最好别出门。
    预报已经发布
    现实很快到达未来。
    雨依然在下
    固执地以为不同地方
    依然可以用不同面目
    把洼地升到峰顶
    完成一场伟大的爱。
    意外像只飞出山洞的
    蝙蝠,扫描几圈
    就去按照自己的逻辑
    组织一大群进行
    深刻的分析,提供
    生命的一种参照
    甚至在万物的身体中
    植入黑暗的结构
    向来是它公开的大愿。
    闭一只睁一只
    鹰培育着宽容
    也培育着无从得见的
    泪水,“明亮的黑”
    这就是它身体里
    早已发芽生根的咒语。
    唯一事不明:按剧本
    演出,还是边演出
    边完成剧本?而如此
    的发问者,显然觉得
    观众之外还有局外人。
    “从不曾穿过雨中”
    鹰抱着自己的卵
    像秘密把美的变种
    困在戴着阴沉面具的
    干燥里,暗中渴望
    泄露有一天解救它:
    崇高与崇低之间,全是
    技术制造的一群幻觉。
    轰地一声,先是云后
    接着半空,最后泥土里
    光次第爆炸。光点。
    光束。光雨。一只
    带着人世所有素材的
    光的鹰,━━时光
    它总是有多个坐标
    或明或暗,不停移动


    水灾


    8月23日
    花十多个小时
    雨带来
    干净的天空
    干净的云朵
    让我在兰州
    像一个闲人
    在干净的
    青砖路上
    饭后散步
    内心满足也干净
    路边的蜀葵秋英
    似乎长高了些
    也更散淡
    知人间确有赠
    云根在天上
    不免由衷感谢
    但不敢说出来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