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孔立文:把手给我
    孔立文:把手给我
    • 作者:孔立文 更新时间:2020-09-11 10:28:12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489


    他们的爱情开始于1950年夏天的那个中午。

    那个中午,女兵徐志先给留守盐碱滩的副连长林二黑送饭。她看到他时,他正坐在一丛芨芨草旁悠闲地吹着口哨,他吹的是苏联歌曲《喀秋莎》。她不知为什么就特别地激动,陶醉了一般,脑子里几乎成了空白,于是也就忘记了绕开前面的沼泽地,她的两只脚就中了邪似地踏进了沼泽里。

    “站住!”林二黑一声断喝。

    这一声喊简直把整个草地都震了个颠倒,徐志先手上的饭盒和水罐被甩了出去,三个大洋芋蛋眼见着掉进了沼泽里。那三个煮洋芋可是他的午饭啊。

    徐志先本能地蹲下身去捡掉在眼前的饭盒、水罐和洋芋。

    “别动!”他又是一声吼。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下沉。她看见身边的沼泽冒着一个又一个的气泡,气泡由小变大,如无数魔鬼的眼睛。

    林二黑三步并作两步,出现在她面前,此时污脏的泥水已经没过了她的腰。一股一股的脏水向外溢,连同恐惧也一同溢了出来。

    “傻丫头,别怕,把手给我。”

    他把她从沼泽里拉了出来。

    之后,她便投入他的怀里哭了起来。她放肆地哭,这个18岁的女兵,把入疆当兵以来的所有苦和委屈都化作了哭声。

    就在这个国庆节,连队举办了一个特殊的集体婚礼。

    四个新郎官,分别是副连长、副指导员、一排长,还有二排长。没有洞房。四个新郎还是和男兵们一块挤地窝子。

    利用两个中午的空档,新郎官们带着几个兵在离驻地稍远一点的地方挖了个地窝子,用胡杨枝、蒿草杆横遮竖盖,一个“公共洞房”就建成了。连长说这地窝子每对夫妻轮流住,一对住一周。

    林二黑和徐志先排在最后一轮。他对她诡秘地一笑,我21年都过来了,这21天,不多。

    可是到了第20天,连队接到了去南山增援机炮营伐木的通知。

    林二黑带着49个身强力壮的男兵去了。

    6个月之后,林二黑他们回来了,时间已是1951年的3月。那一年春节,他们都是在南山过的。

    就在林二黑他们回连队的当天,指导员的家属竟犹如从天上掉下来一般出现在了官兵们的面前,这个可怜的女人春节前一个月就开始出发,一个人奔波了两个多月才找到自己的丈夫。

    久别胜新婚。指导员他们理所当然地住进了“公共洞房。”

    指导员一住就是一周。

    7天之后,徐志先和林二黑终于迎来了他们的新婚夜。

    这一夜有一点来之不易。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对这个新婚之夜看得特别重,林二黑也是。马提灯的光摇曳着柔情。

    天快亮的时候,林二黑才轻声地对她说,今天我们还要去南山伐木。

    还是你带着去吗?她的双眸盈满了泪水。

    这次只有一个月。连长昨晚上和我说了,等我下次回来,把这次剩余的6天给咱们补上。他有些歉疚。

    她轻轻地吻他,一串串泪水滴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个月后。其他伐木的兵都回来了,林二黑却没回来。男兵张雷嚎哭着对徐志先说,嫂子,我对不起你呀,副连长是为了救我才被大树砸伤的。

    又过了一个月。林二黑被一辆军车送了回来,但他的下半身已完全瘫痪。

    看到躺在担架上的林二黑的那一瞬间,徐志先的眼前一阵晕眩。

    但她没有倒下。

    四十年,我的奶奶徐志先侍候瘫痪在床的爷爷林二黑整整四十年。

    爷爷走的那个晚上,屋外面下着大雪。那个晚上,爷爷好像特别清醒,只是,在他行将离开的那一刻,他的手突然抖动得特别厉害。

    “老头子,别怕,把手给我。”奶奶轻轻地说。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