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散文• 随笔 >> 杨改朝:散落在黄土坡梁上的云彩
    杨改朝:散落在黄土坡梁上的云彩
    • 作者:杨改朝 更新时间:2020-09-14 11:01:33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638


     秋雨洗过的渭北黄土高原,山朗润了起来,沟坡铺上绿色的地毯,特别是围绕着台塬的层层梯田,绿里泛着浅红,似天上的云彩落在整个黄土坡梁上。那是渭北黄土高原上的花椒熟了。微风拂来,椒香十里。每年适逢採摘花椒之季,纷至沓来的摘椒工便涌向这里。

     云霞嫂每年要去一个叫焦坪村的地方摘花椒。她招集了十几个姐妹,专门为焦坪村的兴隆叔家摘花椒。兴隆叔在焦坪村是个种植大户,经营着四十多亩花椒园。云霞嫂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在兴隆叔家,她和姐妹们吃住干活很顺心。

     天刚麻亮,村子里的人便走向了田间。中午,兴隆叔把饭送到花椒园子里,这样不耽搁採摘时向,天黑的时侯,田里的人才纷纷走回村子里。这已成为花椒採摘季的一种生活模式。

     採摘花椒是一项慢功夫,得同时间赛跑。但却不能心浮气燥,需静心静气,同时还要眼尖手快。花椒树浑身长满了尖锐的刺,稍不留神便扎破手指,或划伤手臂。有时椒汁溅进眼晴,灼烧的痛刺激的眼泪直流,半天不能睁不开眼晴。植物界就是这么奇怪,它们都会呵护自己成熟的果实。你看那玛瑙般一朵朵鲜红的花椒掩映于绿叶间,令人陶醉,但採摘起来,还是不很方便。云霞嫂的姐妹中,有个人被椒刺扎破手指,皮肤感染了,十几天痊愈不好!特别是带露水的花椒,採摘起来须格小心,刺破手指,可能患感染并发的过敏症。云霞嫂是个摘椒行家,大家给她起了个绰号‘火箭手’。这个称号不是浪得虚名,是用几年的经验磨炼出来的。她的手指,手背上不知愈合了多少道伤口。中午的花椒园里,闷热异常,汗流夹背,但却不能擦拭,因为手上染有椒汁,抹到那儿,便火辣辣地烧痛。蚊子,蚂蚁上下围着她们的肌肤叮咬,尽管有时身上洒满了风油精,花露水,但也难防它们偷袭。

     兴隆叔的花椒园管理水平很高,树形如伞壮,向外伸展,大枝空间大,小枝距离合适,人,手採摘花椒方便自如。这让云霞嫂和她的姐妹们极为称赞。亦加快了她们的採摘进度。兴隆叔的花椒园子,打药,施肥,浇水,除草,皆为机械化。他的花椒穗粒饱满,颗粒数多且色泽红亮,上门收购的客商赞不绝口。任何一个产业要做强做大,离不开它的产品质量,质量是产品生存和发展的保障。这是兴隆叔的口头禅。在花椒市场日益强大,竞争激烈的时下,兴隆叔亦多方取经学习先进管理技术,并加入了西北地区的花椒联合会,成为一名新型的职业农民。

     末伏的渭北黄土高原,阳光洒满沟坡山梁,一望无际的花椒园里,笑语鼎沸,音乐播放器传来高吭的大秦腔,流行歌曲。云霞嫂在兴隆叔的花椒园子里,採摘已近尾声。再过几天,云霞嫂和她的姐妹们将要离开兴隆叔的花椒园子,离开这个黄土高原上,一个叫焦坪村的小山村。站在黄土坡梁上,云霞嫂望着绕着台塬似花椒园,她的的心里感到无比亲切,因为在她和她的姐妹们的心里,装着许多个花椒园子,散落满黄土坡梁上的云彩。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