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须弥:花女(4)(5)(6)
    须弥:花女(4)(5)(6)
    • 作者:须弥 更新时间:2020-10-10 09:42:29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641


    记得那次离别的时候,秀珠对尚然说了一句令他感到吃惊的话:“我的爱是永远也不会变的,哪怕到死亡的那一天。”


    但是尚然一想到家中身体虚弱的妻子和那刚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便仓促地对秀珠说:“那么,就送你到这里吧!我就此告辞了,再见。”


    说完便匆匆忙忙跑回了家,然后紧紧得闭上了门子,一个人躲在了房间里。


    当天他当然想了很多问题,想到了自己以前和秀珠恋爱的时候,想到了秀珠的父母阻拦将他们分开时的样子。他本来以为秀珠早已获得了幸福,可是如今知道事实的真相后,他感觉到一种滑稽感。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命运彻底玩弄了,陷入了一种荒唐的境地。甚至可以说,他陷入了这个事先早已为他准备好了的圈套,而且越陷越深,终于到了今天,让他明白了所有的事实真相,可是一切都晚了,都成了不可改变,不可逆转的。时间、命运就是这样无情地在人的面前施展自己的威力的。


    更让他觉得无可奈何的事情是,自己的儿子尚雨长大后却偏偏迷上了花道这种女孩子的玩意。他和妻子都竭力反对,想过各种办法来使尚雨放弃花道,可是都不能。妻子对尚然说:“既然不能让他放弃,就让他去系统地去学习一下花道吧!”


    于是,尚然找到了秀珠,然后拜托让尚雨到她那儿去学习花道。没想到秀珠却意外地爽快地答应了。这多少有点出乎尚然的意料。


    就秀珠而言,她也许是想从尚雨的身上,找出更多尚然年轻时候的样子吧!也许她从尚雨的身上,看到了往昔的自己呢!自己当初的青春。自己当初的梦想,还有那美好的爱情……


    ……如今的秀珠和尚然更已经没有面对往昔的心了。他们走在走廊上,直到走了一半,还是没找到任何可以说的话题。尚然最后问道:“尚雨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来我就看到他的精神不是很好,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中间我还找他谈了几次,可是……那孩子好像有什么心情吧!”


    “心事?”


    “我猜想可能是感情的事。”


    “他喜欢上某个女孩子了?你们那儿学习花道的吗?”


    “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喜欢一个人有错吗?再说,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本来就处于感情的敏感期,对少女有幻想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


    “难道你忘记当初的我们了吗?不是一样。身处青春期的人,是不由自主的啊!也许现在我们想想感觉那时候很幼稚,很可笑,可是倘若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那么选择。”


    “秀珠,你这又是何苦呢?”


    “没关系,这是我的选择。而且我从来没为此感到后悔过。你不用为此感到内疚的。”


    “……”


    尚然不知道如何面对秀珠的这份感情。不过,事到如今,他也无可奈何了。


    天气不算热,但是尚然的脸上却出了一头汗。像是被雨淋过了一样。


    “这也许就是我们的命运。当初父母反对我们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不顾父母的反对和你在一起的,要么我们可以私奔,跑到一个无人找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可是,我那时候太懦弱了,简直一点反抗父母的心都没有。那时候我太傻了。”


    秀珠说着,似乎显得有些后悔之意。


    “不过,时间一眨眼过去了二十年,我的爱竟然脱离爱的本身,成了我精神中的一部分。也许这便是爱情的力量吧!”


    “精神的一部分?”


    “是啊!正因为如此,我才可以执着得守护着自己的爱。这么多年了,回想起来却如同一瞬间一样。也许到死的时候,我的爱如同当年一样炙热呢!”


    尚然的爱却已经融入了世俗,变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当初那份爱恋之心早已经随着为生活的奔波消失殆尽了。


    面对仍旧怀着炙热的情感的秀珠,尚然感到很内疚。时至今日,他很难想象秀珠的爱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


    这时候,秀珠的一个女弟子从远处跑了过来,喘息不定地对秀珠说:“秀珠师傅,尚雨说是要出院。”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啦?”


    “我也不知道,我们在那里聊天的时候,尚雨突然从床上站起来说:‘我没有病,让我出院吧!’我们怎么奉劝都不行,他将东西都准备好了呢!”


    “好的。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那个传话的少女又匆匆地离去了,来去都宛如一阵风一样。


    “尚然,你了解你的儿子吗?”


    “这个……我确实不怎么了解。”


    “你也太马虎了。作为一个父亲,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怎么能算作是一个好父亲呢!”


    “我本来就不算是一个好父亲嘛!尚雨从小就是他母亲带大的。”


    于是,两人返回了病房。只见那只个少女正在阻拦尚雨,可是尚雨拿着包执意往外走。


    见到秀珠师傅进来了,那些少女都松开了手。尚雨也停止了动作,他施了个礼,说道:“秀珠师傅,爸爸。”


    “你真的不愿意呆在医院里了吗?”尚然问。


    “因为我根本没有病。”


    “那好吧!你就先随你父亲回家呆上一段时间吧!等什么时间有所好转了再回来上课。”


    秀珠师傅说。


    “好的。”尚雨答应道。


    秀珠师傅转过身对尚然说:“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将尚雨带回家照看一段时间吧!”


    “好的。谢谢你这段时间来对尚雨的照顾。”


    秀珠师傅带领着那几个少女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了尚雨和父亲。


    尚雨将头侧过去,望着医院下面的风景。那里许多病人在散步,显得很怡然。不过,尚雨的心却并不怎么高兴。


    在尚然看来,儿子像是故意躲避自己的视线。他走过去,将手搭在儿子的肩上,问道:“尚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那你怎么生病了呢?”


    “我说过了,我没有生病。”


    “……”


    “我只不过精神状态不好,仅此而已。”


    回答着,尚雨从父亲的身边走过,走出了病房。外面是一脉绿色的景象。



    回家之后,尚雨总是呆在房间里默默发呆。有时候望着远处的山峦静思。


    正在尚雨望着远处山峦上的景象发呆的时候,只听外面的母亲喊道:


    “尚雨,小美来找你。”


    小美是尚雨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家的女孩。如今在省外的一所高校上大学,此时大学暑假放假。每次放假,小美都来找尚雨聊天。


    母亲又喊了一遍,尚雨才喊了声:“让小美进来吧!”


    立即就传来了敲门声,尚雨说:“门没上锁。”


    小美推门进来,满身显得青春洋溢。尚雨仍旧回头望着外面,没有直视小美。


    小美坐在床上,望着尚雨那在光线中显得柔美的下巴,她想道:“简直比女孩子的都要美呢!”


    “尚雨哥,你似乎有什么心事啊?”


    “没有。”尚雨此时才回过了头。


    “那你的样子怎么显得不高兴啊?”


    “年龄大了的缘故吧!小时候我不是这样的,是不是?”


    “是啊!小时候你可爱极了。无论什么时候,都见你笑嘻嘻的,我还是头一次见你这样忧愁的样子呢!”


    “心事多了,自然忧愁就多了啊!”尚雨说,“对了,小美,你什么时候放的假?”


    “昨天,我今天上午刚回来的。”


    “你总是这样,一来到家就先到我这里。”


    “呵呵,我惦记着你嘛!”


    “你干嘛不去找别的女孩子玩呢!”


    “我才不去呢!找他们多没意思啊!我还是愿意和你聊天。”


    “从小到大,你一点都没变啊!”


    “是吗?那样多好啊!我最讨厌变化了。”


    无论什么时候见到小美,她总是一幅活泼可爱的样子。这一点上了大学也没有改变。


    “尚雨哥,你干嘛不上大学呢!我一直想不明白。”


    每次回来,小美都这样问。尚雨也已经习惯了。她仿佛对尚雨没上大学这一点感到相当遗憾。


    “我不是都说过了嘛!我对大学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去还不如不去呢!我只对插花感兴趣。”


    “尚雨哥,听说你去一个花道学校专门学习花道了?”


    “是啊!那个师傅是爸爸的朋友,所以才……”


    “那一定大有进步了。尚雨哥,你给我演示一次,好不好?”


    说着,小美情不自禁地牵着尚雨的手,乞求着。


    若在之前的话,小美的举动算是很正常的。可是,此时的尚雨觉得,似乎有一股电流顺着小美的手传到自己的身上,他不自觉得向后退了一下,摆脱开了小美的手。小美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便恢复了严肃的神态。


    “可以是可以,不过,家里没有花……”


    “我们可以到外面去啊!那山上有好多花呢!而且什么样的都有。”


    小美指着从窗户看到的对面的山说。尚雨的视线也停留在上面,仿佛自己的心已经飞到那边去了。


    “那好吧!我们就到山上去我给你演示一次吧!”


    尚雨的父亲不在家。母亲正在那里绣什么东西。看到尚雨和小美出来,便问道:“要出去吗?”


    “是啊!出去一下。”


    母亲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东西。


    “尚雨哥,我们快走吧!”


    小美说着拉着尚雨的手,这一次,尚雨没有摆脱。因为在小时候,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手牵着手走路的。


    尚雨和小美拾级而上,小美在前面,尚雨走在后面。这条道路他们已经走过无数次了。每次走的时候小美都显得特别高兴。


    四周的树木高大葱郁,有些已经上百年了。这十几年中,它们甚至一点都没有成长呢!也许是树干太大的缘故,所以察觉不到细微的变化了吧!


    花香味飘了过来。太阳光很强烈,照的地面明晃晃的。可是看到小美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天气炎热的样子。各色颜色的蝴蝶和蜜蜂在上空飞来飞去,像是在演出一场盛大的表演一样。


    “尚雨哥,你快点走嘛!”


    “小美,你还记得我们之前走这条路的景象吗?”


    “记得啊!我们总是比谁用的步子更少,可是我每次总是输。”


    “你是女孩子嘛!步子当然显得小一些了。”


    “也是。但是你还是哪一次都和我比,真卑鄙啊!”


    “那也是你自己自愿的嘛!”


    这样说着,尚雨的心情逐渐爽朗起来。似乎将刚才的不快全部抛诸脑后了。


    走到花丛中的时候,原先俯在花朵上的蝴蝶都翩翩起舞,飞到了半空中。它们被尚雨和小美的突如其来吓得飞离了原先栖息的花丛,在半空中飞了一会儿,然后朝不远处的花丛飞去了。


    “好了,就在这儿吧!”说着尚雨停了下来,“不过这里没有水和剪刀,就勉强凑合着吧!”


    “嗯!”


    小美点了点头,然后朝四周看了看,她对尚雨说:“尚雨哥,你等一下。”说着便朝一侧跑去。原来那儿有个红色的塑料桶,小美拿着塑料桶到湖水边取了些水来。


    “尚雨哥,这是从湖中取来的水。”


    “哦!”尚雨应了声。他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来,叠好放在自己的左侧,然后双膝并拢跪在地上,将手指伸进去洗了洗手,他洗的时候只是用另一只手的四个手指蘸了水去润湿另一只手的手指,然后轻轻得将手上的水拭去。小美从花丛中拿过几束花来。


    一旦沉浸在花道的天地中,尚雨就像忘记了这个世界一样。也似乎忘记了身边小美的存在,他贪婪得用手摆弄着花朵,将多余的枝叶一点一点掐去,随着纷纷落地的枝叶,一朵别具风格的花便展现在了眼前。


    他用手蘸了几滴水,滴在花色正鲜艳的花朵上,花朵立即呈现出一种鲜活的气息。似乎那花朵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朵单纯的花了,而是变成了美的象征。在这里,除了美丽之外,别无他物,阳光、蝴蝶、湖水声、炎热的天气……都消失了,变得无足轻重了。当尚雨将花插在地上的时候,小美已经看得惊呆了。


    尚雨身上呈现的美丽,已经远远超越了少女身上的青春之美。而且,那是一种让人感触更深的美丽。


    “尚雨哥,太美了。”


    小美赞叹道。


    在花道中,尚雨不仅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神,他就像是在神界一样,享受着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尚雨站了起来。这时候头上才出了汗。


    “没有工具,也就只能这样了。”


    小美点了点头。她发现,周围的蝴蝶和蜜蜂都飞到了那棵花上,莫非蝴蝶和蜜蜂也懂得美,也向往美吗?


    望着眼前的花,尚雨蓦然想到了当初阿雪在他面前展示花道的形象。立即,那种烦躁的心情又重现占据了他的思想。


    不知道怎么地,一做与花道相关的事情,尚雨就会强烈地想起阿雪来。可是,也只有他从事花道的过程中,才能返回自己应有的愉悦心情,除此之外,他都丝毫感觉不到高兴或者是别的感情。他变得既非忧伤又非痛苦了,而是介乎与麻木和徒劳之间。他的脑子总是感到不清醒,犹如始终生活在梦境中一般沉重。


    于是,尚雨沮丧地转过身,对小美说:“我回去了。”


    还没等小美回过神来,尚雨已经匆匆忙忙地下了山。



    尚雨对自己身上产生的感觉感到不可思议。可是,渐渐地,他已经熟悉了这种感觉。那是痛苦的煎熬和瞬间的喜悦所组成的。每逢深夜的时候,他都会感到无限的痛苦,思想上几乎是不堪重负,他甚至感到自己快要疯掉了,可是在某一瞬间,也许是山上观望月亮的时候,也许是梦中,总之,不分什么时刻,那种愉悦的感觉就降临了。但是在他身上存在的时间只不过如同电光一闪,他还未体验到是怎么一回事,它就突然消失了。


    尚雨自从开始这样思索后,也开始明白一些美学上的观点。他之前所向往的,就是那种健康的、透明的美丽,那是人人可以体验得到的,而且是靠周围的许多因素所堆积而成的,甚至可以说,是靠境界来创造的,其最高成就便是大自然的美丽。而自从那种感觉跟随自己后,他的心中开始萌生出另外一种美来,那是一种由丑恶衍生出来的美丽,也就是说,在极度的丑恶之中,或者是一望无际的丑恶之中,经过漫长的等待,就会由一种由这些邪恶的种子组成的美丽之花成长起来,那朵花需要经过许许多多的煎熬和许许多多的鲜血、阴险,才能成长,才能绽放。但是当它绽放的时候,它的美丽却是让人感到惊颤的,那是恶之花,所以比善之花显得更为美丽。


    那恶之花就如同尚雨现在心中的感受,他是在受着极度的煎熬和痛苦,而其结果,就是为了那一瞬间的美好,甚至那种美好什么时候出现自己都不知道。


    在一个深夜里,尚雨从梦中惊醒,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爱上了阿雪。所以说,阿雪的一切都可以影响到他的状态,听到别人说阿雪和别的男人恋爱的消息,他感到绝望,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而不得到阿雪的消息,他会感到焦躁不安。这便是导致他现在处于病态的原因。可是,他只知道了这一点,根本找不出解决的办法。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他对自己的母亲说:“妈妈,我想放弃花道了。”


    “放弃花道?”母亲感到很吃惊,但继而神情就恢复了。“放弃花道好啊,我本来就不希望你去搞那些女孩子的玩意。”


    实际上,尚雨想放弃花道,是因为他害怕一想起花道就想起阿雪来。对他来说,阿雪现在已经是遥远的往昔了。留给他的只有那痛苦的回忆。


    小美每天都来找尚雨玩。听到尚雨说要放弃花道,她为此感到惋惜:“尚雨哥,你在花道上的天赋那么好,干嘛要放弃呢!”


    尚雨笑了笑,没有回答。


    小美继续说:“你将来如果一直从事花道工作的话,说不定将来会成为一代花道大师呢!推动中国的花道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也许真有那个可能,不过,我已经准备放弃花道了。”


    “你真的那样决定了吗?”


    “是的。”尚雨坚决地说。


    “既然这样,那也好,毕竟花道是女孩子从事的工作。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我准备去找工作。”


    “去找什么样的工作呢?”


    “这个嘛!我还没有想好。到时候再说嘛!”


    晚上,父亲回来的时候,照例没有说话便返回了房间,直到吃饭的时候才出来。


    吃饭的时候,父亲对尚雨说:“好得差不多了吗?”


    “嗯,好点了。”


    “秀珠师傅说,你随时可以回去。”


    “我已经打算放弃花道了。”尚雨低着头说。


    “什么?”尚然感到很吃惊。他望了妻子一眼,可妻子根本没有在意。


    “你真的打算放弃花道吗?”尚然又问了一遍。


    “是啊!所以请你转告秀珠师傅,说前段时间给她造成那么多不必要的麻烦,真是对不起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放弃花道呢?”


    “没有任何理由。”


    尚然望着没有任何表情的儿子,明白再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缘由来的。但是,他知道,尚雨将花道视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的,尚雨的这番话使他想起了他当年和秀珠的分手来。自己和秀珠分手,和今天尚雨放弃花道,难道不都是在放弃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吗?


    尚然不能忘记,自己当初和秀珠分手后的痛苦,虽然在秀珠的面前他都竭力伪装,好像从来没有后悔的样子,可是秀珠刚走,他便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哪怕在尚雨出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尚然都没有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妻子虽然知道丈夫的心中似乎存在着另外一个女人,可是从来没有开口问过。


    尚然也不知道妻子为什么从来不开口问自己的过去,倘若问到的话,那么尚然就会轻松得说出来,那样自己也会感觉好受一点。可是妻子从来不问,甚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也许妻子是怕一旦问了两人之间会出现某种危机所以才不问的吧!


    如今,尚雨放弃花道,而且他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而放弃。当初自己和秀珠分手至少是遭到了阻拦,可是尚雨没有遭遇任何事情,为什么会这么做呢?他望着沮丧的尚雨,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


    吃过晚饭后,尚雨便返回了自己的房间,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来看。但是一点都看不下去,随手翻到一页,看完了,其中有什么内容自己都不知道。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了,热的空气一股股得涌进窗户,还有那暧昧香味的花香,甚至还有水藻的味道。这一切都是那么得清新自热,可现在在尚雨看来,却都让自己感到难受。不知怎么地,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阿雪的形容来。


    阿雪那玲珑的面庞,想来与别的少女的没什么区别,可是在尚雨看来,却有着一种无穷的魅力,她那如同窗帘般美丽整洁的眼睫毛,在阳光下显得平和而温柔的下巴,还有那双仿佛含着水果一般令人感到无限的诱惑的嘴唇,她的眼神在看东西的时候自然地会流露出一股特殊的哀愁,这一点是最让尚雨觉得着迷的,他不知道阿雪都在想什么,为什么眼神中总是流露出这样的情感,难道她遭遇过什么不可思议的变故吗?所以才导致她时常这么忧伤,可是在尚雨看来,她好像是天生便这样子的,而且作为一个少女,她那微微隆起的胸脯,也具有特殊的美感。不同于刚发育的少女的乳房给人一种坚硬感,更不像成熟的女人的乳房给人一种柔软感,它给人的是一种朦朦胧胧的类似于梦中的感觉,那是介于坚硬和柔软之间的,具有强烈的触感,也具有直觉上的美感。总之,尚雨已经完全被那幅景象给迷住了。


    传来了敲门声。将尚雨的幻想打断了。


    父亲在外面喊道:“尚雨,还没有睡觉吧!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尚雨走过去开了门。父亲走了进来,但是没有开灯,径直地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外面的月光照在屋子里,一点也不显得黑暗,那点点的星光,仿佛在燃放的烟花一样美丽闪耀。


    “尚雨,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


    “没有啊!我很好。”


    “尚雨,你不用瞒我,有什么话尽管可以和我说的。从小我对你照顾就少,现在希望你能对我敞开心扉。”


    “其实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的,爸爸。”


    “我听秀珠师傅说,你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那是秀珠师傅说的吗?”尚雨感到很吃惊。


    “是啊!她说你生病可能是因为那个女孩子。她是跟随秀珠师傅学习花道的吗?”


    尚雨沉思了一会儿,回答道:“是的。”


    “是哪一个?”


    “可是她现在已经不在那儿了。”


    “那她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


    “我明白了,你是因为她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吧!可是,你没有必要放弃花道啊!”


    “可是,只要我一想到花道,就会想起她来,那样我就会感到十分痛苦。”


    尚雨说着哭泣了起来。在月光的照耀下,他脸上的泪看的很清楚。


    “难道你真的要那样做吗?”


    尚雨点了点头。


    父亲站了起来,用手在尚雨的肩上拍了拍。然后离开了他的房间。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