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须弥:花女(7)(8)(9)
    须弥:花女(7)(8)(9)
    • 作者:须弥 更新时间:2020-10-12 08:57:56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579



    尚然因为尚雨的事情不得不又和秀珠见面。不过,在他的心底里,也许期盼着这样的见面吧!


    见了之后,秀珠像是关心自己的儿子般问道:“尚雨好点了吧?”


    尚然摇了摇头。


    “尚雨让我告诉你,他已经决定放弃花道了。”


    “什么?”秀珠的吃惊显然比当时尚然听到时显得更为吃惊。“他为什么要放弃花道?你可知道,尚雨在花道上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他对花道有着一种得天独厚的感觉,要是发展下去,他一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花道师傅。”


    “这个我也知道。我和他谈过了,可是他执意要放弃。如同你所预料的,他是为了一个少女才变成这样的。”


    “……”秀珠似乎感到无可奈何。“当初我是为了放弃爱情才来从事花道,而尚雨如今却要为了爱情放弃花道。爱情啊!真是无坚不摧的魔鬼。”


    “对了,你知道尚雨喜欢的是哪个女孩吗?”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尚雨从来没有说过,我也没注意到。”


    “尚雨说那个女孩已经离开这里了。”


    “离开这里了?那就是阿雪了。”


    “阿雪?”尚然问道。


    “是啊!阿雪是一个比尚雨早来几个月的少女,可是,上个月的时候,举行了一次花道比赛,她表现的还不错。不过,就在那次比赛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来过了,后来她家人来给她办了退学。我问为什么,她家人只是说,她不想学了,想放弃。”


    “她也是主动放弃花道的吗?”


    “是啊!我真是不明白这群孩子。为什么自己在花道上有着异样的才能却又这样轻易得舍弃呢!”


    “世间的事情也许都是这样吧!越是自己的优势,才越是容易放弃,因为害怕会受到伤害之类的。”


    “但是,尚雨真的是因为她吗?”


    “你们这里就是她一个人离开了吗?”


    “是的,在尚雨来到这里之后就她一人离开了。”


    “那么就应该是她。”


    “尚雨以后要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所以这不是才来和你商量的嘛!”


    “可是……”


    秀珠说着。对于她这样一个终生未婚的人来说,似乎认为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是问题。当初她和尚然分手之后,自己也是这样一直生活过来的,直到今天都是这样。


    显然,尚然为自己儿子的事情显得很焦急。秀珠还从来未见尚然这样的神情。


    秀珠说:“倘若尚雨真的是为阿雪才变成这样的话,我可以去阿雪家和阿雪谈谈,至少告诉她情况,看看她怎么决定,尚雨老是这样单相思也不是办法。”


    “嗯,也只能这样了。”


    谈完尚雨的事情之后,两人似乎变得很尴尬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时隔这么多年后见面,他们都是由于尚雨的原因。对于过去,两人似乎都在刻意地躲避。


    盛夏时节的山上也并不凉快,但是因为山多,所以自然得显得清新很多。从远处吹来的风经过密密麻麻的树林的过滤,已经变得凉爽了。


    由于送尚然下山,秀珠一起跟着走了下来。当走到山下辞别的时候,尚然突然提出了一个很唐突的请求,他请求秀珠为他表演一次花道。


    “让我表演花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请求呢?”


    “我就是想看一下。人们都说从花道中可以体验到另外一种特殊的感觉。我也想感觉一下。”


    “是因为你儿子痴迷于花道,你才想感受一下的吧?”


    “我也说不清是什么缘由,就在刚才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强烈。好像某种东西在诱惑我一样。”


    “那好吧!不过,在你眼前表演,一定会显得逊色很多的。”


    “为什么呢?”


    “因为是在你的面前啊!当然没平时显得自然了。”


    说着,秀珠从背后拿出了一把粉红色的小剪刀。原来她的身上随时都带着剪刀,尚然为此感到很吃惊。但秀珠没有理睬尚然,从路边的花丛中剪了两束百合花,在尚然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她已经剪去了那些多余的枝叶,使百合的仅留的那几个叶子显得上下左右相称,显示出比例和匀整的人工技巧,那手艺简直比数学家计算的都要准确,那数学上的比例,在百合花上显示出活的旋律来,概念和实物的统一结合,就在这一瞬间完整地展现在了面前。那是自然界的一种奇观,是实与虚的一种完美结合,甚至使人感觉不到丝毫的不自然。在秀珠的手中,百合花的本质被显示得更为彻底了,原本尚然以为百合花就是那样的花,根本不知道它还有另外一种怎样的本质,可是,在这一下看来,百合花简直成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美的代表。其中一朵百合花还含苞待放,那更突出了一种潜伏的美丽。就仿佛巨大的冰山一样,我们看到的虽然只是表面的一小部分,但是却可以感触到它水下部分那更巨大的部分。秀珠做完这一切后,将花插在一棵绽放着粉红色花瓣的芙蓉树上,然后将芙蓉树的叶子稍微剪去些许,使得百合花和整棵芙蓉树融合在一起,外人简直看不出百合花是脱离芙蓉树之外的鲜花,而是感觉那也是芙蓉树上开出的如同粉红色的芙蓉花一样美丽的鲜花。


    “美极了。你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尚然这样说道。


    “你太客气了。”秀珠不好意思地说,她将剪刀收回到自己的腰间。然后整好自己的衣服。


    “现在我明白尚雨为什么痴迷于花道了,也许他是受到了另一个世界带给他的诱惑吧!”


    尚然这么说。其实,在他的心里,感受了自己多年已经消失了对秀珠的情感。


    “那么,就此告辞了。”


    秀珠说着,便朝山上走去。


    这时,尚然的手落在了秀珠的肩膀上。秀珠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正巧落在尚然的怀里。


    尚然感到了夏天的炎热,那响声令人烦躁的蝉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让人感到万分厌倦。尚然已经有数十年没有这样抱过秀珠了。


    在尚然怀里的秀珠,也感觉情不自禁了。尚然正要将颤抖的手去抱秀珠的时候,只听到山上传来呼喊秀珠的声音:


    “秀珠师傅,您的电话。”


    于是秀珠匆忙从尚然的怀里站起来,然后施礼说道:“就此告辞了。”


    望着秀珠匆匆忙忙那个离去的身影,尚然不知道怎么地,心里咯咯直跳。



    对于自我的亵渎不仅可以获得残忍的痛苦,同时也能获得一种剧热的美感。这是放弃花道几个月后的阿雪所感受到的。


    她认为,倘若没有尚雨的到来的话,那么她会将花道学好,然后朝着自己的花道之路前进。可是,尚雨的到来将一切完全改变了,她以前的单纯之心不知道怎么地被尚雨那天真的表情所改变了,那是她最讨厌的面孔,甚至在随意之间就将自己所有的心血击垮了。这让她原本善良执着的心感到了一种不可挽回的绝望。与其这样下去,所以她认为自己还不如放弃花道。但是,她明白,在放弃花道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放弃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这样的自我亵渎,在某种程度上使得自己陷入了绝望的境地。但是,在过度的残忍之中,她寻觅到了一种特殊的安慰。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她一直为此而苦恼。哪怕是她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尚雨的存在,那么她也会像生活得很好,可是这一切终究是不可能了。在别人看来或许觉得那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可在阿雪看来,尚雨的花道才能已经将自己送进了地狱,因为那是她这一生也不能再逾越的了。


    所以说,与其说阿雪放弃了花道,倒不如说阿雪显得比以前更加执着了。虽然她表面上不再接触花道,可是心里却无时无刻地不在想着花道。最让她痛苦的就是,她每天那样辛劳地练习,用尽全部心思去琢磨花道上的境界,竟然还不如尚雨那不花费心思甚至可以说是像是玩耍一样的花道。在她看来,尚雨是亵渎花道的行为,可是,当看到尚雨的插花时,她又感到一种自己力不能及的境界。那是最让她困惑的地方,为什么尚雨这样的举动却可以诞生这样了不起的花道呢?难道说尚雨就是花道的天才吗?无论他怎么做,做什么,产生的结果都是最好的。与其说气愤,倒不如说为此阿雪充满了强烈的嫉妒感。


    放弃花道,并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是阿雪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尚雨就像是横在她眼前的一道屏障,使她无法逾越,所以她只能放弃这条道路。


    在家里的这几个月,阿雪一直没有出门,就是在思索这个问题。但是始终没有相通。


    这一天,阿雪又在思索尚雨当时在花道比赛上的表现,这时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阿雪,秀珠师傅来找你,说是有话跟你说。”


    “我不想见她。”阿雪说。


    “哦!那我就告诉她你不在家,让她改天再来吧!”


    母亲的声音落地之后,阿雪突然改变了主意。她从床上下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妈妈,不用了,我去见她。”


    秀珠师傅在门口等待的时间望着门口的花束。那一定都是阿雪精心设计的,自然美中透着一股令人难以觉察的人工美,如果没有学过花道的人可能看不出这一点来,但是以专业的角度来看,秀珠师傅一眼就看出来了。


    “秀珠师傅,您来了。”


    秀珠师傅的视线从那些花束上脱离开。


    “阿雪,好久不见了。”


    阿雪低着头,说道:“秀珠师傅,真是对不起了,辜负了你对我的厚望。”


    秀珠师傅没有接阿雪的话,她指着门口的那些花束说:“这些花都是你亲自处理过的吧?”


    “嗯,虽然做得很自然,可是还是瞒不过师傅的眼睛。”


    “阿雪,在我看来,你具备很好的花道才能,你干嘛要放弃呢?”


    “对不起,师傅,这是我自身的原因。”


    “那么好吧!关于这一点我就不问了。其实,我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尚雨的事情来的。”


    “尚雨的事情?他怎么了?”


    秀珠师傅说了声:“那边有棵芙蓉树,我们到那边去说吧!”


    秀珠师傅迈着矫健的步子。这么多年以来,她的步伐已经逐渐接近男人的。阿雪则在后面悄悄地跟随着。芙蓉树下面有几个石凳,秀珠师傅和阿雪在芙蓉树下面坐了下来。


    粉红色的芙蓉花花瓣落在了地上好多,黄褐色的蝴蝶,在树之间飞舞着。天空湛蓝,呈现一片安静的优雅感。


    秀珠师傅沉思了一下,问道:“阿雪,难道你不知道尚雨喜欢你吗?”


    “什么?”阿雪感到很吃惊,她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作为一个敏感的女孩子,她理应能感觉到这一点的。从尚雨和她说话的语气和看她的眼神中,或许是可以看出来的。可是她和尚雨在一起的时候,想到的只有花道,所以对此完全忽略了。她只是感到尚雨的存在对她的才能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讽刺。因为尚雨的到来,她的花道成了粗俗的不堪一击的东西。


    “现在尚雨想为你放弃花道。这个还不是我最担心的,我更担心尚雨就这样消沉下去,一蹶不振。”


    “尚雨放弃花道了?”这一点令阿雪感到更为吃惊,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阿雪的心里竟然感觉到了好受一些。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一下子你们两个都放弃花道了。而且,你们两个都具有特殊的花道才能。我是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怎么想的了。难道你一点都不喜欢尚雨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


    阿雪的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潮。不过在她的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爱情这种事情,谁也不好拿捏。不过,无论你是喜欢尚雨还是不喜欢尚雨,我都希望你能好好地和他谈谈,让他恢复对生活的希望。”


    秀珠师傅的表情显得很严肃,阿雪不知道秀珠师傅为什么如此关心尚雨,她心想:也许真如当初那些少女所说的,尚雨是秀珠师傅的私生子吧!


    不过,对于阿雪来说,她的立场一下子发生了变化。她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逾越了尚雨那道屏障。


    “好的。师傅您拜托我的事情我会去做的。”


    阿雪的脸上现出了愉悦的神情。她从石桌上捡起一个凋零的芙蓉花,用手撕去了上面毛绒绒的细丝。


    秀珠师傅站起来施礼说:“那么,谢谢你了。”


    阿雪也忙站起来,朝秀珠师傅施礼,说:“这是作弟子的应该做的。”


    最后,秀珠师傅说:“你在花道上有着很好的潜质,倘若哪一天想回来了,我照样会欢迎的。”


    “谢谢师傅的厚爱。”


    “你就此留步吧!我有事,就先告辞了。”


    “师傅慢走。”


    这样目送师傅远去,阿雪的心里莫名其妙地兴奋了起来。



    已经进入了盛夏时节,雨水也随之多了起来。几乎隔个一两天便会下雨,使得人觉得很沉闷。


    从山上流下来汇集在一起的雨水,形成了一条小溪。在小溪边上,有许多翩翩飞舞的蝴蝶,顺着水面低低地飞着,夕阳西下的时候,还可以看到蜻蜓那矫健的身影。它们一个个朝天空中飞去,仿佛是飞去了天际一样。


    尚雨在前几天的时候找了份有关花道的工作,是在一个贵族家中担任茶道以及兼职室内设计的工作。


    主人对尚雨的手艺很满意。看到那清新朴素却不失文雅的房间,谁都会感到舒畅。现在的人追求的往往都是那种堆砌起来的繁华,似乎用越是珍贵的东西装饰,便显得越加美丽。他们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懂得美的真正含义。即使他们用黄金装饰房间,可是不懂得如何发挥出美的最佳效果,也一样显得粗俗。


    这便是美与不美的区别,美是人人都可以感触到的,可是制造美的能力,却并不是人人都具备的,那需要天生的才能,以及个人的欣赏角度,再配之以合适的表达方式,才能展现出最完美的效果。诚然同样是美,但是境界是相差很大的,有些人无论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制造俗美,哪怕是用再名贵的东西,也改变不了这种现状,而尚雨呢!即使再普通的东西在他手里,也可以通过一定的组合搭配显示出璀璨的高雅美来,这便是人身上所谓掌握的美的能力的不同。


    从事这份工作,尚雨同时发挥了自己的花道和茶道,使得自己的才能显得更加明显了。连日常不是很熟悉的茶道也都娴熟了。主人接待客人,都让尚雨跟随在身边。


    “我这位茶道师傅,可不一般的呐!”主人对客人说。


    “怎么个不一般法呢?”客人问。


    “一会看了你就知道了。”主人说。


    尚雨从事茶道的时候不像花道的时候那样考虑光线,就是正对着主宾。他下半身跪坐在地上,上半身直立着,形成一条坚硬的直线。他从茶盒中用拇指和食指捏起一小些清新的茶叶,然后像是点水一样放进紫砂壶中,倒上刚开的热水,然后快色地轻轻摇匀,将水完全倒到准备好的杯子里,立即一股强烈的芳香味道弥漫了开来,之后他又将热水倒进去,捎待片刻,将不清不淡的茶水倒出来,颜色显得很中正,倒完之后,尚雨的身子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请您品尝一下吧!”


    客人拿起小杯抿了一口,点了点头,说道:“果然是好茶。”


    “茶嘛!都是同样的,关键是看煎制茶叶的方法以及泡茶的方式了。”


    “对,对。”客人笑着应道。


    但是,尚雨每当从事花道或者是茶道的时候,都不会情不自禁地想到阿雪,这一点让他觉得很痛苦。


    即使在家里,他的手法也充满了茶道的气息,也许已经完全熟悉了,以至于将花道和茶道完全融入了日常生活中。


    小美还是照例来找尚雨玩,可是最近这些天尚雨都很忙,小美抱怨道:“尚雨哥,你何必这样呢!那样的工作是女孩子干的嘛!”


    “小美,我不是对你说过的,那是我的爱好,再说,什么工作什么人做,难道有个固定的要求吗?你不是也说,我从事花道的时候是最富有魅力的时候。”


    “可是……你就没有空余时间了啊!”


    “我现在正不需要空余时间呢!因为一旦空下来,我就会想许多没必要的事情。”


    小美感到些许遗憾,她对尚雨说:“那我们周末的时候出去玩,好不好?”


    “我看看有没有时间吧!只要那边没什么工作,我就和你去,怎么样?”


    “好极了。”小美的眼中绽出了光芒。


    而此时的尚雨却在想:阿雪都在干些什么呢?她难道真的放弃花道了吗?


    茂盛的树木,密密麻麻的,遮住了太阳光线。尚雨正在那里发呆的时候,母亲朝他喊道:“尚雨,你的电话?”


    “是谁打来的?”尚雨没有站起身子,就地问道。


    “好像是一个叫阿雪的女孩。”


    “什么?”尚雨愣了一下字,忙站起来,说道:“我马上来。”


    他怀着激动的心情从母亲的手中接过电话,只听电话中传来阿雪的声音:“好久不见了。”


    “你还好吗?”尚雨急匆匆地问,但是话语难掩他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激动。


    “还好,你呢?”


    “我,我当然也很好了。而且,最近我找了一份花道的工作。”


    听尚雨这么一说,阿雪的心中马上出现了在比赛那天尚雨从事花道的场景,她压低声音说:“改天有时间,我会去亲自拜访你的。”


    “这怎么好意思呢!”


    还没等尚雨说完,阿雪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尚雨茫然地拿着话筒,不知道自己的心里究竟是一种什么心情。


    这时电话又响了,尚雨忙拿起电话喊道:“阿雪,刚才……”


    “尚雨,你现在可以来一趟吗?”


    原来是尚雨工作的主人。说是有个贵宾,正好喜欢茶道,让尚雨一同去。


    “可是……”尚雨看了看表。


    “你就来嘛!算你帮我一下,那个人真的很想见识一下你的茶道。”


    “那么好吧!”


    尚雨应道。但是,一种失望之情却涌了出来。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