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须弥:花女(10)(11)(12)
    须弥:花女(10)(11)(12)
    • 作者:须弥 更新时间:2020-10-12 08:58:20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373



    尚雨赶到那边的时候,只见对方是一个衣着华贵的人,身穿一身高级丝织品的衣服。坐姿虽然显得很随意,但是还是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洋溢出的那种雅致来。


    “这就是我所说的那位茶道师傅,尚雨。”主人说。


    “原来还这么年轻啊!我还以为三十多岁了呢!真是不简单啊!小伙子。”那人说道。


    “这是康吉先生。”


    尚雨施礼,说:“康吉先生,您好。”


    康吉也对着尚雨回了礼,然后说:“就座吧!”


    待到尚雨沏完了茶,康吉点了点头,当他品了一口后说:“果然不错,不过,你的姿势以及沏出的茶的味道,还显得有些稚嫩,没有达到完美的地步。以后随着你年龄的增加,这一点你或许会做得更加好的。”


    “谢谢康吉先生的教导。”尚雨说。


    “你得到这样一个小师傅,真是你的荣幸啊!”康吉对对方说。


    “是啊!尚雨是个难得的人才呢!不仅有很好的茶道基础,而且花道也很了不得,搭配而来的室内设计,堪称是绝美呢!我家中的一切,都是尚雨来打点的。”


    “是吗?你还懂得花道?可以一并展示给我看吗?”康吉说。


    “就是略懂而已,没怎么受过师傅的教导,都是自己随便学的。”


    “尚雨,你就不要谦虚了,展示一下给康吉先生看看嘛!康吉先生也是一位花道的爱好者呢!”


    “确实,我一直遗憾自己对花道没有特殊的感知能力,你就展示一下吧!”


    “那么,我就献丑了。”


    尚雨说着后退了一步,然后站起来走进了内室,拿出了一把剪刀和一些常用的花道装饰工具,然后再院子里采了几束百合花。


    尚雨半蹲回座位前,对着两位展示了花道。格调显得比以前更加高了。


    康吉鼓掌道:“太美了,你的花道简直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是所从事花道的人毕生追求的目标,而你这么年轻竟然就能达到了,这实在是令人惊叹。”


    “你过分赞誉了。”尚雨低着头说。


    “不是赞誉,而是实话。倘若一个从事花道的人站在你面前的话,一定会显得自见形秽,会被你那无形的光芒所伤害的。”


    “真的吗?”


    “是啊!我的女儿就很喜欢花道,前段时间去一个花道师傅那里学习,可是没几个月便不愿意学了,我问她为什么放弃了花道,她说,再学也学不好。在这之前,我认为我女儿的花道是很了不得的,可是这次见了你我才明白,在高雅的花道面前,粗俗的花道是不堪一击的,花道是靠天赋的,没有天赋的人,是很难达到你的境界的。而一个人喜欢,又不能达到此种境界,所以她就只能选择放弃了”


    “那真的蛮可惜的。”


    “下次有机会的,我可以向你引荐一下我女儿。说不定你们还会成为好朋友呢!”


    利用两人谈私事的时间,尚雨退了下来,正当返回家中的时候,外面却下起了雨。但他还是冒着雨返回了家中。


    其实,在返回家中的时候,尚雨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该请辞这份工作嘛!这份工作固然是他所愿意的,可是因为一想到这份工作他便会想到阿雪,所以使他无法正面面对这份工作。


    粉红色的芙蓉花嘀哒着雨点。显得可爱极了。尚雨还专门凑上去仔细看了看,那是一种很清新的感觉。


    还没走到家中,雨就停了。当尚雨迈进自己家的门槛时,正巧看到西边出来的太阳,照在树叶上残留的雨珠上,闪闪发光。


    晚上,母亲做的鲜鱼汤。满屋子全都弥漫了鱼的香味。父亲尚然回来的比较晚,也许是在外面有什么应酬。


    吃饭的时候,父亲对尚雨说:“最近的工作怎样?”


    “挺好的。”尚雨低着头回答。


    “虽然是你喜欢的工作,可是我看来你似乎并不怎么高兴啊!”


    “也许是刚开始不习惯的缘故吧!慢慢就好了。”


    “哦!要是这样的话就好。”


    但是,一返回自己的房间,尚雨就又开始愁闷了。他感到心里怪闷的。


    他就那样呆坐着,身边的书看了一会儿便看不下去了。雨后的空气显得很清新,但是,蝉声较以前显得更响了。


    就在这会儿,小美来了。看到小美的笑容,尚雨总算觉得自己像是抓住了什么似的。


    但是他的脑袋还不怎么清醒,所以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小美在一边说笑,他只是很勉强得赞同。


    “尚雨哥,你家里有没画纸啊?”


    “没有专业的画纸,只有一些写字用的稿纸。”


    “那也可以啊!反正闲着无聊,我给你画幅肖像画怎样啊?”


    “还是不要了吧?”


    “不嘛!我学了这么多年绘画,还从来没有画过人物呢!今天就让我画画你吧!”


    “怎么可能呢?我见别人画画都是主要画人物的。”


    “我喜欢画风景画嘛!也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物作画,所以一直没有画。”


    尚雨便赞同了,小美便在他的房间里用一块木板当作画板然后照着尚雨画起来。


    但是,画了一会儿,尚雨的动作就变了,小美便提醒他一下,这样两三次之后,尚雨干脆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改天再画。”


    “可是画了还没一半唉!”


    小美反过来,只见画纸上只是画了一个脸型和眼睛,其余的东西都是空白的。


    不过,那样反而让尚雨感到更好,他认为,只有眼睛,别的东西自己都可以从容想象,从而让自己置身美的海洋中,一个人美的能力有多少,就能感受到多少美。


    十一


    周末的时候,又是一个雨天。但是雨下得很小,从尚雨刚睁眼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了。只见外面偶尔有人打着伞从马路上走过。


    雨中的世界和晴天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虽然毫无疑问的是,这是同一个世界,只不过环境不同而已,但是在人的心中的感觉却是大不相同的。这就像是两种对立的心情一样,无论怎样也无法靠拢在一起。


    尚雨家不远处,便是一座海拔四五百米的山,这座山除了修葺了一条水泥道路之外,别的诸如寺庙之类的都没有建造,只是有些上百年的树木,所以此山一般作为当地的人散步的场所,但是它上面没什么特殊的风景,全是自然形成的。


    晴天的时候,山下的沟中只能看到杂草丛生,可是一旦小雨,特别是大雨过后,山上的雨水都汇集到这个小沟里来,便形成了一个小湖。尚雨小时候经常在那里游泳,每当下雨,其他地方的鱼都会游到这条湖里来,有的时候,还有水蛇呢!


    但是,这座山,也许用不了多少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高大的楼房。尚雨面对着山经常有这样的感慨。


    尚雨以为下雨小美就不会来找自己了。可是没想到刚吃过早饭她就打着伞来了。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尚雨说。


    “怎么会呢!你瞧,这么小的雨,和不下没什么区别嘛!”


    小美的家在存在的最前面,离尚雨的家有段距离。


    不过,每当看到小美,尚雨都还认为她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当时尚雨在湖里游泳时,小美就拿着尚雨的衣服在岸边看着尚雨和小伙伴游泳。


    令尚雨想不清楚的是,为什么小美不喜欢和别的人玩,只是和自己玩,从小便是这样。不过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早已忘记了。反正在他有记忆的时候,身边就有这么一个小女孩。到后来小美逐渐长大,身边的朋友全换了女朋友,但是,时不时地,她还是来找尚雨说话,散步。


    “下着雨,我们就不出去了吧!”尚雨说。


    “可是你答应我的啊!”小美似是撒娇地说。


    “但是,我当时没有想到会下雨啊!”


    “下得这么小,根本没什么事嘛!要不我们就去山上玩,还近,雨大了我们可以直接跑回来。”


    “那么好吧!”尚雨说,“你等我一下,我回房间去换件衣服。”


    因为尚雨本来就没有打算出门,所以穿着得很随便,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


    而小美呢!则是经过精心打扮的,她今天穿了一件黄色的拉链衫,下身是一件白色的裙子,脚上穿着一双粉红色的高底凉鞋。


    山上显得雾蒙蒙的,一个人都没有。要是晴天的话,还会有些情侣跑到山上幽会,可是因为阴雨,四处很潮湿,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了。


    要是小美不在身边的话,尚雨早就抛弃雨伞了,可是在女孩子面前,他就像是躲避着什么一样,一直小心翼翼的。


    越往上走,雾气显得越大,两人的身影都隐映在了雨雾之中。


    “尚雨哥,一想到我们俩现在这样走着,我就感觉好奇妙啊!好像在梦中一样。”


    “在梦中?怎么会是梦呢?”


    尚雨也没有思索,随口问道。


    “就是梦啊!有时候我会想,现实和梦究竟有什么区别呢?现实是事情的表象呈现在我们的意识中形成的感觉,而梦呢!则是我们纯粹的感觉。这两者都同样是感觉,只不过现实的感觉是以具体的事物折射而成的,梦的感觉则是不以实物作为标准的,即使有实物存在,也是经过幻想、夸张后的感觉,那么,梦和现实的区别在哪里呢?也许,它们在某个地方,还是结合在一起的呢!”


    “小美,你怎么会想这样的问题呢?”


    “你是不是觉得有点狡辩的味道啊!呵呵。”


    “确实富有那么一点点哲理,你的学果然没白上。”说着尚雨笑了。


    “尚雨哥——”小美迟疑了一下,“我听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你听谁说的?”


    尚雨吃惊不小,他猜想也许是自己的母亲告诉她的。


    “那也不算是,总之,我现在的处境,很难说——至少是没法说有。”


    “那么你的意思是——没有了?”


    尚雨没有回答,大步朝前面走着,小美从后面赶了上来。


    不知不觉地,两人已经走到了山顶,可是雨却在这时候下大了。两人不仅下不了山,而且雨伞也丝毫不管用了。


    好在山上有些可以躲避的类似山洞之类的岩石,小的时候他们便经常躲避在下面捉迷藏。


    可是,两人的衣服却全湿了。


    尚雨走在后面,小美在前面,当小美的脚踩在岩石上的时候,因为高底鞋站不稳,一下子朝后面仰去,雨伞也掉了下去,幸好后面的尚雨看到了,赶紧从后面扶住了她。


    尚雨扶着小美的背部走到山洞中,然后去捡刚才小美掉在半路上的雨伞。返回来的时候,衣服已经贴在身体上了。


    一阵风吹过来,尚雨打了个寒颤,虽然是夏天,可是空气已经被雨冲刷得很凉爽了,这样吹过来,实在显得冷极了。


    穿着衣服反而比穿着衣服更冷,可是身边有小美在,尚雨也不好这么做,他只是用眼睛望着外面滂沛的大雨,希望雨赶紧小一些好下山。


    这时候,尚雨突然感到一股热气传到了自己的身上,原来是小美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身子,他可以感受得到小美的体温,还有她胸前乳房的形状,在他们俩之间形成的弹力。


    这是尚雨所没想到的,所以他迟疑了一下子,但是没有动弹。可他的心跳却明显加快了,甚至超过了外面雨的速度。


    “尚雨哥,不要动好吗?”


    尚雨的心情激动,想摆脱开小美的手臂,但是回过身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却令他的脸绯红了。


    因为眼下的小美赤裸着身子,一丝不挂。也许就是在他观望远处的时候,她脱下的衣服吧!黄色的拉链衫,白色的及膝裙,粉红色的鞋子,都放在一边的岩石上。也许是雨水声太大了吧!尚雨一点也没发现这一点。


    尚雨是个没来没有结识过少女的少年,对于男女之事更是知之甚少。他只不过有时候会偶尔感到青春期的躁动。直到遇到阿雪之后,他才学会了有意识地去想女人,想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可是小美一直是自己小时候的伙伴,两个人甚至还在一起洗澡……但是那些小时候的回忆竟被眼前的一切掩埋了,他根本没想到,小美已经成了一个少女,一个真正的女人,那对乳房有弹力的舒张着,随着小美的气息而浮动着……尚雨是第一次见到少女的裸体,所以显得不知所措,但是在慌张之中心里却感觉到一种难得的愉悦,他甚至很回味刚才小美的乳房贴在他的后背上的感觉。当他意识到自己的这点思想时,脸上立即露出了羞涩的神情,然后低下了头。


    尚雨迟疑了片刻,小美似乎在等待着尚雨的反应。只见尚雨俯下身子,捡起岩石上的衣服,然后拧了一下其中的水,递给了小美。


    小美没有接衣服,显得万分尴尬,她望着尚雨的眼睛,可是尚雨却躲避着她的眼睛。


    “小美,我们不是这样的关系。”


    尚雨递在半空的衣服停顿了一会儿,小美才接过去,然后背对着尚雨将衣服穿上,因为刚才拧过,衣服上显出些许褶皱。


    实际上,尚雨这时候心跳的厉害,一想到小美那美丽的如花瓣般的乳房,他就仿佛身处在冬季的雪地里一样有种不可抑制的激动,刚才小美乳房的触感直接映在尚雨的后背上,这让他的后背萌生了一股热量。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只见小美拎着鞋子跑进了雨中。


    十二


    尚雨拿着伞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吃过晚饭后,尚雨去给小美送遗失的伞,顺便问问她的情况,可是她没有出来,只是小美的母亲接待了尚雨。


    “小美怎么了?她今天去找你了吗?不知怎么地,她一跑回来便躲进了房间里,以后再也没出来,晚饭也没吃,尚雨,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尚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问道:“小美还好吧?”


    “看来你也不知道啊!没事,那丫头一直就那样,有什么事情总不和我说,也许过段时间就好了。”


    尚雨又问了几句,得知小美没事后便离开了。


    晚上回到家中,他又想起了白天的事情。那一刻确实令他感到怦然心跳,甚至说是不能呼吸。但是他一想到阿雪,就讨厌起自己来,他感觉自己太对不起阿雪了,虽然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


    到了第二天,小美没来找尚雨。过了一星期也没有再来,当尚雨去问的时候,小美的母亲回答说是:“在那之后的第二天小美就返回了学校。”


    “我也许伤害她过大了吧!”尚雨心想。但是,他确实对小美一点那样的感情都没有,也怪他太愚笨,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小美对自己的感情。而且,他现在正处在自己感情的单相思中,哪有时间去顾及小美的感受呢!


    从小美家返回的时候,他感到有点沮丧。他担心自己和小美的关系就这样恶化了,也许以后两人会变成陌生人那样,这正是他所担心的。


    就在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己的家门前,走过去一看,原来是阿雪。


    “阿雪。”他喊了一声。


    阿雪回过了头。


    “原来真的是你啊!”


    “是啊!我说过要来拜访的嘛!”


    “可是,你干嘛不说一声呢!”


    “怎么?我来得太仓促了吗?”


    “没有,没有。”


    虽然刚才尚雨还惦记着小美的事情,可是很快就洋溢出了异样的感觉。


    当尚雨和阿雪走在不算宽阔的马上上时,阿雪说道:“其实,我这次来,是秀珠师傅拜托我的。”


    “秀珠师傅?”尚雨感到很吃惊。


    “是啊!秀珠师傅拜托我好久了。可是我一直没有想清楚,我不知道见了面该怎么和你说好,所以一直就没来。”


    “秀珠师傅拜托你什么呢?”


    “她说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放弃了花道,让我来看看你,顺便奉劝你一下。”


    “其实,我放弃花道是因为……”


    “这个你不用向我解释了,我也不想知道。”


    “哦!”


    面对阿雪的这番话,尚雨不知道怎么说好。此次见到的阿雪,似乎和之前见到的有些不同,她好像显得很孤傲一样,以前阿雪不是这样的。


    “我希望你放弃花道不是因为我。”


    阿雪又像是突然袭击似的说了这句话。尚雨显得很尴尬,他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在一棵松树下面,有许多孩子在玩耍。他们将松树枝子折下来,然后再地上写着字。


    尚雨其实早就想问一些问题了,可是在这一路上他一直被阿雪的气势所压,开不了口,终于这时候,他才鼓起勇气说:“你为什么放弃花道了呢?我知道,花道是你的最爱,可是,为什么你会突然放弃呢?难道是因为……因为喜欢上了别人吗?”


    “喜欢别人?这是谁说的?”


    “那些学习花道的少女说的,她们说你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准备和他结婚,所以才放弃了花道。”


    “那些女孩子一向竟会瞎说的,这个你怎么能信呢!她们甚至还说,你是秀珠师傅的私生子呢!不过这一点不是针对你的。”


    “这么说来——那些都是假的了?”


    “是啊!本来就不存在嘛!”


    听到阿雪这么说,尚雨的心情觉得舒畅多了。


    “那么你为什么放弃花道呢?”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想放弃了。”


    “可是……”


    “你为我感到惋惜吗?”


    “是啊!你的花道才能那么好。”


    “那你自己放弃学习花道,难道不感到惋惜吗?”


    “我即使不去学习了,也可以自学嘛!最近我就在一个人家工作,帮忙室内设计,从事茶道之类的,虽然没有专业的指导,但是,能干从事花道的工作,我已经很满足了。”


    “看到你现在的状况很好,我就放心了。”


    尚雨本来想说:“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可是他毕竟没有说出口。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尚雨显得很不自然。


    阿雪在拐弯的地方对尚雨说:“那么,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事你可以找我的。”


    “真的吗?”


    “当然了。我们怎么着也是有着共同的爱好啊!”


    虽然尚雨还是感到依依不舍,但还是目送阿雪离开了。


    第二天的时候,尚雨就收到了阿雪的一封信,里面诉说了自己的爱意。


    尚雨不知道,原来阿雪爱着自己,这个消息来得太快了,他竟然高兴地流出了眼泪。他对着信笑了哭,直到把信都看褶皱了,还拿在手里不能释怀,当他抬头望着外面山上的风景时,他早已经将小美的一切统统忘记了,他觉得炎热的夏季,还是很美丽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