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 网站首页
  • 文化中国
  • 诗歌高地
  • 小说• 散文
  • 理论在场
  • 主编评诗
  • 图书出版
  • 字画收藏
  • • 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散文 >>  小说 >> 须弥:花女(13)(14)(15)(16)(17)
    须弥:花女(13)(14)(15)(16)(17)
    • 作者:须弥 更新时间:2020-10-13 10:43:33 来源:原创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1543


    十三


    秋后的时候,尚雨和阿雪就举行了婚礼。


    在火车上做结婚旅行的时候,车上有卖鲜花的工作人员。那人停在尚雨的面前,看着尚雨和阿雪的打扮说:“你们是刚刚结婚吧!先生,这么美丽的新娘,你该送给她一束美丽的鲜花啊!”


    尚雨看了一眼阿雪,只见她没什么特殊的反应。便对那人说:“给我来三只吧!”


    “三只?好的。”那人从花束从抽出三只,递给尚雨。


    阿雪的眼睛望着尚雨手中的花束,并没有感到多少吃惊。


    然而,尚雨却没有直接将玫瑰花送到阿雪的手中,而是将话放在桌子上,然后从背包中拿出了一把细长的剪刀。就在这时,阿雪的皱了皱眉头,可是尚雨并没有发现,他右手拿起剪刀,左手拿起玫瑰花,咔嚓咔嚓地只能听到剪刀的响声。满车厢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快速显得娴熟的细碎的剪刀声,所以都将注视的眼光移到了尚雨的身上。只见在片刻之间,那三束玫瑰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样子。虽然还是花,但是美丽的程度却明显发生了改变。就像是月亮有光亮和没有光亮的区别一样。那三束花的美超过了原先不知道多少倍,就在这个移动的狭小空间内绽放着光芒,虽然周围坐着的什么人都有,而且基本上都没什么花道修养,但是当尚雨落下最后一下剪刀时,还是传来了热烈的掌声。


    做完这一切后,尚雨收起了剪刀,满怀愉悦地望着阿雪。


    然而阿雪并不显得怎么高兴。也就是刚开始尚雨拿出剪刀的时候她显得有些吃惊,她原本以为他会像日常的那些男人一样,将鲜花送在自己的手中,不过三束玫瑰花显得有些过分小气了,所以阿雪很容易就想到了他会用那样的表现手法。可是她讨厌尚雨在自己的面前展示花道,特别是当着这么多人的时候,当尚雨在游刃有余地展示他那完美而娴熟的花道时,阿雪的脸上显出了痛苦的表情,但是慢慢地,她却沉浸在尚雨所营造的那种氛围中了,直到尚雨将剪刀收起,她才回到了正常状态。


    尚雨没有得到阿雪的掌声,感到有些遗憾,阿雪甚至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的目光落在旁边那个细长的剪刀上,在她的眼中,那就是尚雨花道美的源泉,但是她却觉得那把剪刀使自己受到了侮辱,于是,她伸过手去,将剪刀拿起来,拉起了窗户,把剪刀扔到了铁轨外面。


    尚雨没有料想到阿雪会有这样的举动,所以感到很吃惊。


    “我不愿意看到你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示花道。”阿雪说。


    尚雨忙说:“那以后我只在你的面前展示,这总可以了吧?”


    “不要,我要你以后永远不再展示花道。不再对任何人展示花道。”


    “阿雪……”尚雨一时显得不知所措。因为花道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中,见到花自然有想展示花道的欲望。他不知道阿雪为什么一下子变成这样,而在此之前,阿雪还是那么喜欢花道。


    “因为我已经彻底地放弃了花道,所以我也不希望你从事任何与花道有关的事情了。”


    阿雪这样说。


    两个人陷入了僵持状态,只见阿雪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尚雨发现这一切后,忙答应道:“我答应,我以后再也不碰花道了。”


    这件事情是他们结婚旅行中遇到的唯一的小矛盾。之后两人倒是非常融洽,只不过在旅馆的时候,看到外面的院子里有花,他还是想忍不住去摘几株练习一下花道。可是当他想起阿雪在火车上的样子,便转过弯朝另一侧走去。


    对之前的尚雨来说,花道是他的一切,可是现在他选择了爱情。原本他认为在生活之余自己还可以干些与花道无关的事情,可是他不知道阿雪为什么这么抵触,他也只好作罢,但是一看到花,他的心里还是有种异样的感觉,就像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欲望一样。


    但是看到阿雪那美丽的身影,他还是决定放弃花道,虽然这于他来说是相当困难的。


    结婚之后,尚雨和阿雪搬出了父母的房间,利用父母给予的钱付了首付,然后贷款买了房子。


    每天拥抱着阿雪入睡,这让尚雨感到很幸福。这是以前他所不敢想的事情,然而现在确确实实地变成了现实,阿雪变成了自己的妻子,成了自己生活甚至可以说是生命的一部分,他很难想象,如果再失去阿雪的话,自己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结婚后,尚雨开始出去找工作,但是他除了花道之外,没有像样的本事,所以屡屡遭到拒绝,这让尚雨觉得伤心极了。原先从事花道的时候他显得那样游刃有余,可是换了别的工作却像是一个低能儿一样。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拒绝的声音。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他怀着沮丧的脸回到家的时候,阿雪都会沏上一杯热茶端到他的面前,并且安慰他说:“工作总会找到的,一开始干谁会啊!慢慢地熟悉了不就好了嘛!”


    十四


    一个周末的时候,尚雨接到了康吉先生的邀请,去原来他工作的地方闲谈。


    其实,在和阿雪交往不久,尚雨就辞去了那份花道的工作。而且更让他吃惊的是,阿雪将尚雨介绍给她的父母时,才发现阿雪的父亲竟然是康吉先生。


    当时康吉看到阿雪的男朋友是尚雨,并不怎么感到高兴。此后,康吉也曾经专门找尚雨谈过一次。他直言不讳地说:“你和阿雪并不怎么合适。”


    “为什么呢?”尚雨感到非常疑惑。


    “你是个花道少年,倘若从事花道工作的话,是很难养活一个家庭的。一般从事花道的都是三十四岁的人,他们都有稳定的工作和富足的生活基础,可是你才二十多岁,虽然你的花道确实显得很有才能,可是,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在这方面立足,甚至可以说,我不知道你这中间用什么来养活家庭。”


    康吉的这番话严重的挫伤了尚雨,当时他低着头说:“我可以放弃花道的,我可以找份稳定的工作,认真工作,好好养家的。您放心,我不会让阿雪受苦的。”


    “你难道真的可以为了阿雪放弃花道吗?”


    “当然。为她放弃生命也在所不惜。”


    听到尚雨这么说,康吉的疑虑才消失了,同意了尚雨和阿雪的交往。


    这次叫阿雪前来,自然令他想起了之前的那次对话,所以他感到很担心。


    当他赶到的时候,只见两人依旧在那里喝茶。见到尚雨来了,前主人忙说:“请坐吧,尚雨。”


    “谢谢。”尚雨小心翼翼地就坐了。同上一次在这里的心情截然不同。


    “尚雨,你辞职的时候我还感到无法理解,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就不干了。可是,我没想到,原来你同康吉先生的女儿恋爱了。原来我还以为是康吉先生介绍你们认识的呢!我甚至还认为康吉先生故意想抢走你呢!没想到你们原来就认识啊!”


    他说着爽朗地笑着。


    尚雨望着他身后的藤树,藤树高大成荫,已经将这个石桌的周围彻底覆盖了,但是由于修整的好,看上去显得很清新自然,没有一点多余的成分,表现的恰到好处。


    康吉问道:“尚雨,听说前段时间你在找工作,现在找到了吗?”


    “找到了。虽然现在刚刚起步,不过,我相信以后会逐渐有起色的。”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啦!”康吉说,“这次叫你来,是为了让你依旧充当上一次的角色,给我们俩沏茶。”


    “可是——”尚雨有点为难,因为他已经答应阿雪不再从事与花道相关的工作了。


    “我知道。最近你一定感到相当愁苦吧!所以我才让你来释放一下。至于阿雪,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她的。”


    尚雨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茶具。


    “尚雨,我还以为你结婚了之后沏茶的功夫下降了呢!没想到反而更加娴熟了啊!”


    那人说。


    “见笑了。”尚雨低着头,尴尬地说。


    “年轻人嘛!拘束太多,要是你活到我们这个年龄,你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尚雨谦虚地说:“也许吧!”


    康吉和那人谈起了往事,并谈起了人生。尚雨便在一旁安静地跪坐着。之后两人又谈到了艺术和美。


    “艺术展现的永远是美,哪怕是丑恶,通过艺术形式这一特殊的方式,展示出来的也是美丽。可以说,艺术的最高形式便是展示最完美的美丽。”


    “我反而认为大自然才是美的。因为大自然不呈现任何恶性,哪怕是自然灾害,显示的反而是一种壮美。也许只有到了人类的身上,才变得不是那么美丽了吧!”


    “所谓的美,是一系列的感觉的集合体反应在我们的心中呈现出来的直觉反映。要是人的感觉错误,那么呈现出来的肯定就是错误的美感。而且每个人的美学观点都是不同的,就像是自然主义和唯美主义表现的美丽肯定是不一样的。但作为艺术,它呈现出来的是美的讯息,而且那种讯息是不具有任何不同性的,也就是说,在任何人的心里呈现的都是美。要是不美的话,那么只能说明那是伪艺术,或者是个人的感触美的能力太弱,无法感受到那样的美。”


    谈到这里的时候,对面的人朝一直不做声的尚雨问道:“尚雨,在你的眼中,艺术和美是什么样子的呢?”


    尚雨看了康吉一眼,似是为了表示请示。


    “这个就不用请示康吉先生了吧!”


    “是啊!你就说说你的理解吧!”康吉说。


    尚雨坐正了刚才稍微偏了的身子,他的视线落在后面那古旧的房子上,那栋房子是两百多年前的,据说之前的主人是个文雅的儒士,喜欢诵文写字,所以直到现在,还弥漫着一股之前残留的书香气。


    就一栋房子来说,能存在几百年,是很了不起的,人世间的房子,充其量只能存在几十年,不是被风雨凋零得不成样子了,便是遭遇什么事故毁掉了。而这样的房子,却可以超越那一切的不可能性存在,维持它存在的动力是什么呢?刚才的时候,尚雨一直在思考那个问题。


    就是艺术和美!维持房子可以存在下来的,除了艺术和美之外,没有别的东西。因为极力追求艺术性,所用的材料和设计方案才是极为讲究的,因此它才可以长久得经受风雨的凋蚀,光靠这些还是不够的,房子要存在下来,并且维持几百年不动的样子,是因为经常修葺,而修葺的动力便是维持房子原先具有的美丽,以便散发原有的艺术气息。所以说,房子存在下来的可能性不是侥幸,也不是人为,而是由于纯粹的艺术和美在支撑。


    尚雨收了收视线,说道:“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说过:‘唯有美能拯救这个世界。’这句话乍看很难理解。大部分人认为,拯救这个世界的是和平,是善良,而不是美丽。但是,要是考察一番的话,便可以发现一些问题。永久的和平,是不可能的,再说,世界上总存在一部分向往战争的人,即便是和平了,人们会因为受不了这和平再度挑起战争。我们都知道,为什么人人都能吃得了苦,但是却无法适应永久的享乐。因为享乐的过程会将人类最本质最原始的东西显现出来,人会陷入精神的恐慌中,他们找不到任何寄托,也失去了任何动力,所以他们便感到社会制度的不合适和随着时间暴露出来的使他们无法忍受的法律漏洞、生存方式、思维方式、精神模式……这些都迫使他们希望社会变革,出现一种新的模式,产生一种新的精神,那么他们才回到原先的状态,正常生活。可是社会变革通过言语和谈判是永远不可能的,即使制定的一种新秩序再美好,也不可能实现,一方面是因为还有许多守旧的人阻碍新秩序的实现,另一方面是因为这种情况下新秩序在阻止自己去显露出来,因为不是在特定的情况下,是无法显现出新的秩序来的,除非已经到了哪一天。任何事情都是防范于未然,但是实际上都是问题发生了之后才学会的防范。也就是说,在旧的秩序中,只能产生反抗的力量,而不能出现新的秩序,只有反抗成功了,新的秩序自然会出现。这一切都说明,这个世界,至少只要是人类统治,就不可能永久是和平的。人们对和平的期盼就像是对长生不老的渴望一样,因为他们的寿命都很短,所以才渴求长生不老,可是一旦真的长生不老了,他们会更加痛苦的。至于善良,每个人都可能是善良的,但是每个人必然有欲望,必然欲望是利己的,所以就难免产生一些对别人不利的邪恶思想。而且人们都说,老好人在这个世界上是最可怜的,只有那些心智极为差劲的人,才会去同情别人,将别人和自己等同,从而善发自己的怜悯之心。可是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有的是险恶,是阴险、毒辣。地位的不平等、贫富不均……这些都是导致邪恶的原因。但是诸如此类的问题是永远无法达到解决的。就像是尼采所言的权利意志,那是人天生的,并不是说教化就可以达到的,因此也就永远无法摆脱贫富不均和地位的不平等以及权力的不等同。而美呢!只有美丽是永无止境的,人类可能死亡,这个宇宙可能消失,但是人类(不仅仅是人类)对于美丽的追求,却是永无止尽的。感受美的能力无论是高或者是低,都不影响他们对于美丽的渴望。他们心中可能没有上帝,但是他们的心中一定会有美,纵使他们有邪恶的思想,但是化作纯粹的感觉都是美,只有美才能在人的心底萌生感觉,产生一种永久的动力。别人会说丑是美的对立面,其实并不是,丑并不美的对立面,而是美的一部分,只有美才能衍生丑,甚至可以说也只有丑才能衍生美,它们两个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体的,我们无法将它具体分开。但是他们都能达到美的效果,即使是丑恶,也能引起美的效果,这一点可能很令人吃惊,可是事实上,当我们在认知到那时丑的同时,美也会浮现出来,它们的形象会合在一起,最后完全化作美丽,所以说,人会追逐美,也会追逐表面的丑,甚至有的人追逐最变态最残忍的方式,其实那潜在的动力都是对美的向往,因为只有美,才能在人的心底形成一道涟漪,使人们有所反应,产生永恒的动力,而那种动力恰好就是保留自身的生命意志,也是一切事物的始源。艺术呢!则是作为美的表现形式,是美的载体,倘若没有艺术,人们就感觉不到那各种各样的美,也可以说,艺术是人在探索美丽,追逐美丽的必然结果,因为只有通过艺术,美才能深化,才能达到新的高度,而人们正是为了追逐那永恒的美丽,才将艺术和美丽结合在一起。可以说,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和艺术成为一体的了,直到现在,人们还是在苦苦思索,怎样才能达到美和艺术最完美的境界。”


    尚雨是一口气说完的,中间虽然有停顿,但是似乎并没有做什么思考,也就是说,这些话其实他早已经都想好了的。说完之后,他对着两人施了礼,然后说:“这便是我对美和艺术的观点。说的不好请见谅。”


    两人却陷入了刚才尚雨的话语中,还没能醒悟过来。尚雨才二十几岁,可是对于美的感悟能力已经超过了他们。他们感到弗如不及。


    “不,你说的太好了。真的,在此之前的时候,我真的不曾有过这样的观点。今天你让我受用匪浅。”


    “您太客气。其实我只不过是随意说的。”


    “尚雨,你说的确实不错。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康吉也说。


    尚雨又在那里坐了一会儿,但是没有再开口。其后两人开始谈私事,尚雨便先离开了。


    等到尚雨离开后,那人望着尚雨的背影说:“他的骨子里,果然隐藏着一股非凡的才能啊!”


    “这一点我也发现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让尚雨放弃花道呢?”


    “那不是我的主意。而是我女儿的。”


    “阿雪?她不是很热爱花道吗?为什么要让尚雨放弃花道呢?”


    “阿雪是我的女儿,我很清楚这一点,那是她的性格所使然。之前的时候,我甚至担心他们俩结婚后会过得不好,因为我害怕女儿是为了报复才嫁给尚雨的,可是能看到尚雨放弃了花道,这一点我就放心了,不过,尚雨放弃这样的花道,我还是感到蛮可惜的。”


    “报复?”


    “是啊!我很明白阿雪要的是什么。但是我却无能为力啊!要是不遇到尚雨的话,她或许到现在还天真的满怀希望呢!也许遇到尚雨是命中注定的吧!使她幡然醒悟了,至于她具体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总之,我希望他们能和谐幸福就行。”


    “那你干嘛不帮助一下他们呢?你看尚雨过的生活那么艰辛。”


    “我也想帮助,但是,那种生活正是阿雪所渴望的。”


    “阿雪希望清贫的生活?”


    “不是,是阿雪害怕富足的生活。富足之后她或许比现在更加痛苦吧!”


    说到这里,康吉缄默不语了。他望着空中飞过的一群大雁,才意识到原来已经是深秋时节了。


    十五


    春天来的总是格外迟,冬天早就结束了,可是还未见到春天的影子。直到树叶开始生长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春天到来了。可是几天没注意,树上的叶子已经显得茂林一片了,季节也进入了初夏。


    阿雪眺望着远山,心里发呆着。她还记得一年多前在山上学习花道时的情景。


    如今,她早已放弃了花道,将花道当成了一种美好的幻想。虽然放弃了花道,但是她觉得自己的花道技巧却在无意之间增长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也许是她天天想着花道的缘故吧!正因为天天想着,所以即使她在现实中不再从事花道,可是在心里却一直在从事,这是不同于现实中的花道的,因为现实中的花道所达到的境界是很不相同的,要看从事花道者的心情和才能,可是幻想中的花道,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最美的,就如同人生最光芒辉煌的太阳一样。所以每次想到花道,阿雪的心里都会有一种崇高之感,觉得现实中的一切都是鄙俗的。


    不过,尚雨如今也放弃了花道,而在办公室安心的工作。只是在偶尔有时间的时候,他才在办公桌前拿起剪刀剪些纸花,一些同事见了都会赞叹:


    “太美了,简直比女孩子的手还巧。”


    可是,尚雨却感到很惊奇,因为每次都是在无意识之间剪的。当他看到眼前的花时,才发现刚才自己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不过,他已经有半年之久没有动过一株花了,花道才能也显得有些荒废了。


    阿雪认为自己学习花道的那段时间简直像是梦境。当时她很认真得认为自己将来会从事花道,可是她的理想被尚雨的到来完全毁灭了。她的这种心理是极为矛盾的,因为她既不想放弃花道,可是又不想见到在别人身上出现的终极花道境界,所以她也只有放弃花道,固然含有自暴自弃的成分,但是却再也找不出更好的办法。每当想到尚雨为自己放弃了花道她都会觉得是一丝安慰。


    一下班,尚雨便匆忙离开了办公室。他站在站牌下,同众人一起等待公交车的到来。


    他总觉得自己很悲哀。但他马上扭转了这种想法。


    “这种想法太荒唐了,我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家庭。”


    为了让阿雪过得更好一些,他可谓想尽了一切的办法。不过,他们的日子过得既不好又不坏,每次生活有所好转的时候,总是一下子又陷入了困境,他不得不立即再付诸努力,将自己的精力全部用在工作后。


    在公交车上时,一个女子对他说:


    “你不是尚雨吗?”


    “是的,您是?”


    “我是同你一起学习花道的阿红啊!”


    “啊!原来是你啊!”


    “你现在还从事花道工作吗?”


    “没有。”尚雨低着头,“我现在做别的工作,在办公室里天天做些无聊的东西。”


    “那太可惜了,你的花道可是我们之中最好的,比起来,我简直差远了。不过,你为什么不从事花道工作呢!凭你的才能,应该能将花道带进一个全新的时代,你理应能找到一份很好的花道工作的。”


    “因为一些事情……”


    “不过这也挺好的,坐办公室也很好嘛!悠闲自在。”


    “你现在还从事花道工作吗?”


    “是啊!我现在在一个女子学校教授花道,那些女学生真是笨死了,老惹我生气。不过,我很满意现在的工作,因为我喜欢嘛!”


    “是啊!女人嘛!从事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是最重要的。”


    车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阿红指着树木很多的一处说:“我工作所在的女子学校就是那个。如果你想练习花道的话,可以来这边的。房子、工具一应俱全。你家中没有专门的花道室吧?”


    “是啊!不过,我已经不再从事花道了。”


    尚雨干脆地说。


    不过,阿红在那边下车以后,尚雨又朝那边看了看。那个地方很幽静,看上去是个从事花道的地方。


    虽然说是放弃了花道,可是一想到花道,尚雨还是感到很痛苦,心里觉得一阵阵不安。


    返回家中的时候,阿雪正在做饭。看到厨房中阿雪的身影,他的心才好受了点。


    阿雪做好饭后,看到坐在沙发中面带愁容的尚雨,说道:“已经开始有蝉鸣声了,真烦人呐!”


    “是啊!我回来的路上,见好些少女都已经开始打着遮阳伞走路了。”


    “你看上去不怎么高兴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阿雪问。


    “没有。”尚雨回答说,他将报纸放在桌子上,“对了,今天回来的时候我遇到当年和我们一起学习花道的阿红了,你还记得她吗?”


    可是,阿雪的脸色立即变了。她转过身说:“当时的事情,我都忘记了。”


    尚雨似乎没有注意到阿雪的表情,还是继续说道:“她在市里的一家女子学校任教,教授学生们花道,还说叫我有空的时候去练习花道呢!”


    阿雪走进厨房里,端出了饭菜。她说道:“明天妈妈要来这边。”


    “是吗?”


    “我要妈妈陪我去趟医院。”


    “医院?你怎么了啊?身子不舒服吗?”


    “我可能怀孕了。”


    尚雨感到阿雪的话实在是对自己的一种冲击。他还根本不曾想过要孩子呢!再说,现在房子贷款都还没有还清。


    “怎么?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吗?”阿雪似是逼迫得问。


    “没有,怎么可能呢!我最喜欢孩子了。只不过你突然这么说,使我感到非常吃惊。那我明天请假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有妈妈陪着就行,反正她在家里也没有事情。”


    “噢!”


    尚雨低下了头,似是对阿雪的怀孕没有发现而自责。但是,刚才心里因为花道而洋溢出来的热情,却被这一消息驱散得无影无踪了。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阿雪的母亲便来了。尚雨本来想陪着一起去,但最后还是没有去。


    但是,即使在上班的时候,他也感到心不在焉一直担心着。


    没到下班时间,尚雨就给阿雪挂了电话。


    “阿雪,你还好吧?”


    “嗯,还好。”


    “那结果呢?”


    “和我预料的一样,我怀孕了。”


    “真的吗?那晚上你不用去买菜了,我回去的时候直接去超市买吧!”


    尚雨本来想和阿雪商量一下自己是不是可以利用空余时间去从事业余的花道工作,那样也可以获得一些额外的报酬,可是这样一来,尚雨的希望又落空了。因为以后要照顾怀孕的阿雪,更没有那么多的空余时间了。


    十六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尚雨每天下班都及时回家去打理家务并照顾阿雪。但是,萌生的花道之心却折磨着他,就像是心里总是悬着一样,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感觉若有所失的样子。


    阿雪发现了尚雨这一点,便对他说:“你要做你的事情就去做吧!我现在还可以照顾自己的。”


    尚雨回过神来,笑着说:“我没有什么事情。”


    一天下班回家取信的时候,尚雨发现信箱里有一封花道活动的邀请函。尚雨很纳闷,这是谁寄来的呢!当他打开后,才发现原来是阿红寄来的。她也许是从秀珠师傅那儿要来的自己的联系方式吧!不过自己已经放弃花道了,她干嘛还要送邀请函来呢!


    邀请函中写道几个女子学校一起组织了一场隆重的花道比赛,其中不乏各个学校的老师,还有那些年少的学生。上面写道特邀嘉宾是秀珠师傅。


    尚雨思索这个该不该告诉阿雪呢?毕竟花道也是阿雪曾经喜欢的东西。但是走进大厅的时候,尚雨还没下定决心。


    正巧阿雪坐在那里看电视,尚雨认为这个消息会令阿雪感到高兴的,便将信件放在桌子上说:“这是封花道的邀请函,说是邀请所有的爱好花道的人去参加几个女子学校组织的花道盛会,特邀嘉宾是秀珠师傅,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上面竟然有我和你的名字,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没想到阿雪竟然没有说话,她站起来走进了卧室,丝毫没有理睬尚雨的问话。


    看到阿雪是这样的反应,尚雨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将邀请函收了起来,没再提花道比赛的事情。


    虽然尚雨没有决定去赴这个花道比赛,但是他却无时不在想着花道。甚至在走路或者是工作的时候,手都在无形地做着花道的动作。


    到了比赛的那天,尚雨坐车走到那个学校的时候,心里感到一阵迟疑。但他还是下了车,朝阿红说的那个女子学校走去了。


    学校里的人已经很稀少了,兴许因为放学的原因差不多都走了吧!难道花道比赛已经结束了吗?尚雨渴望在比赛上看到那优美的花道,可是没想到花道比赛已经结束,所以感到一丝遗憾,但是他的心里又想到,这样也好,要不然见到那些人展示花道,自己更受不了那种诱惑了。即使比赛结束,这样观看一下花室也好啊!那样心情也会舒畅很多的。


    他顺着栽植着冬青和樱花树的小路走着,只见路边站着一个少女,在对着广场中间的雕塑作画,他便走过去问道:“请问一下,你们的花道比赛结束了吗?”


    “是啊!刚刚结束。现在在收拾会场呢!”少女回答说。


    “你们的花室在那边啊?我想去看一下。”


    “花室啊!在那边。”少女放下手中的画笔,朝不远处的一栋淡黄色的楼说。


    “谢谢了。”


    尚雨说着朝那边走去。那边果然还有一些进进出出的人。那栋楼显得很别致,虽然外形是西方式的,但是一走进去,便可以感受到一股浓厚的中国古典设计摆设的气息。


    那个花室很大,比赛搭建的场地还在。地上铺的红布还没有撤去。大厅是呈半弧形的,一侧是由玻璃镶嵌而成的,有一大块空地上栽植满了各色的鲜花。有些人正抬着桌子往外走,尚雨还是第一次来这样正式的花室,所以感到心情有点激动。


    就在他观赏的时候,有一个人朝他走了过来。那是秀珠师傅。


    “啊!秀珠师傅。”


    尚雨施礼,但是显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来了。不过花道比赛已经结束了。”


    “我已经放弃花道了。我过来只不过是想看一下的。”


    “那样啊!其实,你收到的邀请函,是我寄给你的。因为这次的花道比赛是几个女弟子举行的,而那些老师都是当时和你在一起学习的那些人,所以她们就商量着要我来做评委,我推辞不过,便来了。但是我一想到你和阿雪是当时我教的人里面最有花道天赋的两个人,我想你们或许有兴趣来参加的,哪怕是见见这些长久不见的同学也好啊!所以便给你和阿雪发了邀请函。”


    “哦!阿雪因为怀孕了,所以不便动弹,就没有来,她让我给您带来她的问候。”


    “哎!”秀珠感叹道,“你和阿雪要是从事花道的话,不知道比那些人强多少呢!看到今天的花道比赛,我真伤心,那些学生只是将花道当作消遣时间的方式或者是向别人炫耀的工具,一点都看不花道真正的精神所在。”


    这时候,那些老师们,也就是当时尚雨的同学们走了过来。她们看到是尚雨,都感到很吃惊。问尚雨这两年都去哪里了,现在干什么。尚雨笑着勉强回答了。看到这些女子现在从事花道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工作竟是那么得丑陋。


    “尚雨啊!你可是我们当时之中花道最好的一个啊!你放弃了花道,真是可惜呐!要不然你再给我们展示一下你的花道吧!怎样?”


    那些女子都说道。


    “还是不要了吧!我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不曾拿起花来了,花道一定都生疏了。还是不在你们这些专业的老师面前丢人了。”尚雨推辞说。


    这些女子还都不知道尚雨和阿雪结了婚。其中的一人说道:“没事呐!你就展示一下嘛!反正现在也没别人,学生都已经走了。你和阿雪可是当时师傅最器重的两个人,没想到你们两个先后放弃花道,为此师傅可伤心了。”


    说这话的时候,言语之中或许多少透露出一丝对尚雨的讽刺来,可是尚雨也不好回应什么。


    秀珠师傅望着尚雨,却没再说什么。也只有她知道,尚雨为什么放弃花道。


    众人还是奉劝尚雨上台表演一下。因为她们都想看一下尚雨现在的花道实力是怎样的。固然当时尚雨的花道才能是远远超过她们的,可是两年没有触碰花道,不知道他的花道究竟变成什么样子了。再者那些人都是天天从事花道教学工作的专业人士,虽然她们将花道工作当作挣钱的方式,但是她们还是暗暗地在互相比较。试问,有哪一个人,希望被别人远远地抛弃在后面的呢!


    尚雨经不住劝,还是上台表演了一番。因为心情不怎么沉稳,所以动作姿势都显得有些生硬。果然,他已经不再是两年前的他了。当表演完的时候,虽然众人给了他掌声。但是他从她们的脸上已经看不到她们两年前的表情,那表情似乎在说:“不过也就如此嘛!”


    秀珠师傅什么也没说,直接走出了花室。外面的空气很清爽,秋高气爽,一些树木的叶子已经开始凋零。


    当尚雨出来的时候,他还是从秀珠师傅的表情中感到了失望之情。


    “师傅,让您错爱了。”


    “不过,你已经两年没动花道了嘛!只要经过一番练习,自然还会回复的。”


    “其实上,这两年我一直等待着机会在工作之外从事业余的花道工作,可是如今看来,我已经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了。我的心态变了,所以我再也无法从事花道了。”


    尚雨的手颤抖着,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拿起剪刀来面对着那些生动的鲜花就感到一阵恐慌,日常面对纸花的时候他是没有这种感觉的。他的手一点都不听使唤,脑子里也不再像两年前那样呈现出鲜明的思路,他的手甚至不知道在哪里下笔,而且一点准头都没有,本来想剪这里,却生怕剪不好,但是一下剪刀,却真的出现了问题。这些都说明他的心理已经不再是那个澄净如水的少年了。面对自己的这番行动,他恨不得扔下剪刀逃到一个无人的地方。


    当他沮丧地回到家中的时候,阿雪显得很生气的样子,也许她早已经知道他去花道比赛现场了吧!但是当她看到尚雨的表情时,自己竟然不再生气了,出奇地谈到了花道:“你今天去花道比赛了吧?”


    “我本来不想去,可是下班的时候,还是情不自禁地去了那边。可是花道比赛已经结束了。”


    “她们是不是让你展示花道了?”


    “嗯。”尚雨说道这里,似乎显得极为痛苦。


    突然,尚雨扑在了阿雪的怀里。他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痛失一切的人一样。


    “阿雪,现在我只有你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较少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您的大名: * 您的email: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    
  • 资讯导航